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卷 高达SEED 第2710章 天真?
作者:亦醉      更新:2019-11-08 22:36      字数:5897
热门推荐:
    毕斯特家族的庄园萧然来过不少次,可以说是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地方,但在萧然记忆中的毕斯特庄园即便是在殖民地卫星里也是鸟语花香人来人往,花园的树木花草都相当的繁茂,每天都有不少下人在院子里照顾着那些木植,外间还有不少护卫保护着毕斯特家族的安全。

    可是眼前的这个毕斯特家族,唯一能够感觉到的就是冷清和寂静,没有一丁点的人气甚至连一个下人仆从护卫都看不见,哪怕只是一个小蟊贼都能顺利的从里面进出一样。

    两个世界不同的毕斯特家族同样的人,同样的地方,却是有着完全迥异的差别。

    摇了摇头后站在毕斯特家族大门外面的萧然便按响了门铃,连续按好几次等待了好一会才响起了一个声音。

    “是谁。”

    萧然听出了这个声音,然后淡淡一笑讲出了自己的名字,但除了名字之外就没有在提其他的东西:“萧然。”

    毕竟这是另一个世界,被普罗米修斯赋予的身份和卡帝亚斯的关系到底如何还不好说,所以只能从后续的接触才能进一步的确定。

    “萧然……萧然……是你,你怎么会来这里?不,你怎么会忽然出现了?”

    萧然说道:“卡帝亚斯,我都已经过来了难道你还不准备让我进去?你就不想知道我过来是为了什么?”

    卡帝亚斯那边沉默了一下:“请进。”

    大门无声的打开,萧然带着耀便推开大门走了进去,一路熟悉的走到了同样冷静的客厅里,然后在那里见到了一身笔挺西装背负着手的卡帝亚斯。

    卡帝亚斯的脸上没有太多的表情,看着萧然的眼神也是戒备而不是亲近,从这点就可以看出来这个世界的卡帝亚斯和萧然现在的这个身份关系并不是那么的好。

    在萧然靠近之后,卡帝亚斯并没有邀请萧然坐下而是直接问道:“你来有什么事。”

    萧然笑了笑,不介意的直接坐在了客厅里的沙发上,耀如同一名护卫一样站在萧然身后。

    “拉普拉斯之盒在我身上。”

    卡帝亚斯的瞳孔瞬间收缩,身体也变得僵硬起来,而萧然则说道:“这玩意十几年前,几年前你们不愿意拿出来,现在连吉翁都快要不存在了你们却选择拿出来,现在这个时代你真以为原始宪法还能改变什么?殖民地已经失去了和联邦作对的勇气,你现在准备要做的只是竹篮打水一场空罢了。”

    “更何况你想要做的事情从一开始就已经被泄露出去,从一开始就没有成功的可能,联邦的部队就在外面等着随时准备将你们一网打尽,你决定拿毕斯特家族去豪赌可这个家族的人是否和你就都是一条心呢?”

    卡帝亚斯的脸上僵了僵,走到了萧然面前语气有些着急的问道:“你还知道什么!?”

    萧然淡淡看了一眼卡帝亚斯:“我知道你的儿子因为不满你的选择而出卖了你,而你的妹妹为了保护自己的地位和权势也出卖了你,你的小儿子却是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糊涂,我倒是想要问问你这样真的好么?毕竟我可也是阿纳海姆的大股东,你准备连带着阿纳海姆一起放进去豪赌有没有考虑过我的意见,而且还将未来托付给了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家伙?”

    “那台rx-o严格意义上来说可不完全属于你们毕斯特家族,而是阿纳海姆的资产,你准备把那台机体交给你的儿子,就因为你的儿子是新人类?区区一个新人类能做到什么,就能将整个联邦给击垮?一台机体就能称霸世界?”

    “还是你觉得联邦的那些人脑子都有问题连一个小孩都玩不过?卡帝亚斯你怎么会把局势看得如此简单,我真的很难相信作出这种决定的人会是你卡帝亚斯,更难相信你在作出这种决定之前竟然没有去做更多利于局势的准备,而且还被自己的亲儿子和妹妹出卖,你是年纪大了脑子出问题了?”

    卡帝亚斯脸上已经完全变色,萧然寥寥几句就点到了他内心,也让卡帝亚斯有些失措之余更在强行的稳定着自己的情绪。

    “不要那么紧张坐下吧,如果我真的是抱着敌意过来我又何必亲自前来和你见面,拉普拉斯之盒都在我手里了那台rx-o的也可以在复制出来,你现在最有价值的东西要么在我手里要么我不在乎,你还有什么值得我贪图的。”

    卡帝亚斯点了点头,慢吞吞的坐在了萧然的对面:“那你想要什么,要做什么?”

    萧然翘起了腿微微后靠,笑道:“我想要掌管阿纳海姆,但我觉得我在阿纳海姆的影响力似乎不太够,所以我需要你来帮我然后利用你的影响力来成为阿纳海姆的第一人。”

    “原本联邦的秘密部队是已经准备好让rx-0和你一起消失,但我可以保护你也可以保护你儿子不会受到来自与联邦的任何威胁,不会让你儿子成为联邦的工具,这是我的筹码你可以考虑一下。”

    卡帝亚斯低头沉默思考了一下,然后看向萧然道:“你准备拿拉普拉斯之盒来做什么。”

    萧然懒懒的说道:“那玩意就是一个zhà dàn,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将其引爆都是有讲究的,随随便便交给吉翁残党可不会起到你想要看见的效果,你想要交给吉翁残党让他们公开,但现在的吉翁又能做到什么呢,我也想要公开那份东西,不过在什么时候公开那由我说了算。”

    “联邦已经太过于强势和殖民地的人也过得太苦,我想要创造一个全新的世界,不管是地球人类还是宇宙居民都完全平等的世界,要让新人类能够成为真正可以决定人类未来的引导者,我要联邦瓦解也要宇宙中再无任何独立的势力然后开启一个新的纪元。”

    “因为这份原始宪法吉翁残党要和我合作也好,不和我合作也罢,要成为主导者的永远都不会是他们,至于联邦那边不也得擦干净眼睛好好看看哪些人是需要清除的,哪些人是可以拉拢的,为此阿纳海姆对于联邦的影响力和平台就是我所必须要拥有的。”

    卡帝亚斯深深的看了萧然一眼:“你说我做的事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可是你又怎么认为自己能够做到。”

    “力量,情报。”萧然微微一笑,道:“原始宪法只有落在拥有力量的那一方手里才能拥有它的作用,我拥有的力量远超你能够想象的程度,而情报则可以让我永远先人一步,还能让我提前作出所有的布置并将所有的人引导向我希望的方向。”

    “最后我还需要告诉你一件事,地球圈或许很快就会乱起来了,联邦和吉翁残党都找到了一批拥有着强大力量的机师加入,这些机师的能力或许每一个都将会是一人对军的存在,现在把原始宪法丢出去只会成为吸引两边爆发大战的导火线,可若是在合适的时候再放出去那就会成为让这个世界朝着新纪元发展的大门。”

    卡帝亚斯这一刻是有些焦躁的,他是有点不相信萧然现在说出来的那些话,但是原始宪法这玩意在联邦中的确有不少人知道,也是阿纳海姆和毕斯特家族发到现在这种程度的最大依仗,可是拉普拉斯之盒在哪里,里面装着什么东西那可就只有他们毕斯特家族仅有的几个人知道了。

    萧然能说出拉普拉斯之盒,并点出这里面装着的是原始宪法时卡帝亚斯就相信这确实是落到了萧然的手里,不然不会有人说出拉普拉斯之盒这样的词语更把原始宪法给联系在一起,可是萧然说要推翻现在的联邦创造一个新的世界,这种伟大的梦想让卡帝亚斯感觉有些像是在说梦话,有点太过于梦幻了。

    现在这个时候卡帝亚斯就处于相信和不相信之间犹豫徘徊,一时之间也根本不知道该怎么来接萧然的话。

    萧然看出了卡帝亚斯的怀疑和犹豫,笑了笑说道:“难以做决定?”

    卡帝亚斯直白的说道:“没错,我不知道是否该相信你说的话,你的到来也很突然,而且拉普拉斯之盒已经落在了你的手里,这场博弈你就已经在占据了主动权但这同样也会将各方的目标吸引到你身上,那个时候你和现在的我又有什么区别呢。”

    “原始宪法的出现将会打通现在逐渐闭塞的地球圈,虽然或许会引发更大的混乱,但现在是最后的机会了。”

    萧然点头轻轻一笑:“这件事就只有你一个人知道你不说谁有会知道这点,就算知道了又能代表什么?阿纳海姆从以前到现在就一直都是中立的军火商,最开始联邦需要稳定所以接受你们的要挟扶持你们,吉翁强大的时候联邦惹不起阿纳海姆,更不会主动逼迫你们变成敌人。”

    “但现在对联邦最大的威胁已经没有了,一个原始宪法又能代表什么?他们完全可以说那是伪造的东西不是么,而现在的阿纳海姆对联邦来说也没那么重要区别只在于他们会在什么时候动手罢了,留着你们没关系不留着你们也无所谓但关键是毕斯特家族是否听话,现在你就做出不听话的举动让那边恼羞成怒,已经派出了秘密部队过来准备将毕斯特家族这个在他们严重罪恶的根源彻底剿灭。”

    “所以啊,原始宪法那东西还是要落在真正有实力的人手中才行,就比如我手里,联邦或是吉翁知道了又能怎么样那也不是还得乖乖的接受我的要挟听从我的吩咐,如果我在把阿纳海姆重新发展起来他们就更不敢招惹我们。”

    “我们的区别就是刚才说的力量,我有力量但你没有。”

    卡帝亚斯摇摇头:“不管你拥有什么样的力量,除非能够将整个宇宙的殖民地团结在一起否则都不可能战胜现在的联邦,原始宪法的作用就是这个,它能让宇宙居民真正团结在一起让联邦自省,这样一来因为原始宪法的存在宇宙居民也能够过上更好的生活。”

    萧然笑了笑没有接茬,这个卡帝亚斯可是天真了很多,没有力量的宇宙殖民地就算能够团结起来还不是会被联邦一巴掌拍死,还真以为那台拥有变革性能力的rx-0独角兽高达能够逆转局势,这个世界的巴纳吉不过只是一个即将被爱情冲昏头脑行仿佛差点被ntr的小屁孩而已。

    卡帝亚斯挑选的合作对象更是个深坑,那位公主根本就不想要再继续掀起战争,即便作为新吉翁的公主也根本没有打算过要重塑新吉翁的辉煌,吉翁残党内部现在都不团结卡帝亚斯还想把原始宪法交给这些人也是有趣。

    萧然轻轻抬头问道:“其他的也不多说了,要不要合作,我可以帮你但你也必须帮我就算是为了你的两个儿子,小的不被联邦利用大的不被我处理,你知道现在的阿纳海姆做主的是你的妹妹和你儿子,你如果不和我合作的话那我肯定是要处理掉这两个人的。”

    卡帝亚斯深深的看了萧然一眼:“我会看着你的,但我也有我的坚持。”

    卡帝亚斯的潜台词萧然听懂了,谈不上什么合作但他会帮助萧然掌控阿纳海姆,用自己的眼睛去看萧然接下来到底准备怎么做,如果萧然接下来要做的和他想要达成的目标完全不同的话,那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反水。

    “你不会有机会离开的。”萧然笑了笑,道:“那么现在是否可以告诉我和你交易的人什么时候会过来。”

    卡帝亚斯站了起来:“已经在过来的路上了预计会在下一个工作时开始之前抵达,一会还有一次对rx-0的测试,有没有兴趣亲自去看看。”

    “测试嘛?”萧然挑挑眉毛,道:“我倒是很有兴趣亲自去测试一下那台机体,或许你也想要看看我说的力量是什么。”13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