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百八十一章【酿造厂】(上)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19-04-20 18:54      字数:5282
热门推荐:
    程玉菲道:“算了,你送我回侦探社吧,你也早点回去,太晚了,不怕叶青虹吃醋?”

    罗猎笑了起来,不过他和程玉菲的目光马上对到了一起,两人同时道:“醋!”

    生产米酒后的酒糟通常用来做醋,这种醋被称为酒糟醋,就是利用酒糟中残余的糖分在利用醋酸菌发酵产生醋酸。程玉菲因为从陆如兰的指甲缝隙中发现了酒糟,所以认为陆如兰遭受折磨的时候应当在一个储存酒糟的环境中,首先将疑点锁定在沿江的酒厂,所以她和罗猎整个下午都围绕着这一重点进行调查。

    程玉菲刚才无心的一句话,让两人同时灵机一动,想到这种酒糟不仅仅存在于酒坊,也大量存在于酿造厂这样的地方,而整个法租界最大的酿造厂就是浦江酿造厂,这间厂的后台老板正是白云飞。

    罗猎和程玉菲来到浦江酿造厂的院墙外,程玉菲准备趁着夜色悄悄进入其中调查。

    罗猎道:“你考虑好了?”

    程玉菲点了点头道:“这种事可不适合张扬,如果张凌峰没死,十有和陆如兰关在同一个地方,咱们如果打草惊蛇,绑匪就会马上将张凌峰转移,到时候再找他就难了。”

    罗猎看到程玉菲手中拿着雨伞,不禁笑道:“这是干什么?求雨啊?”

    程玉菲道:“我的武器。”

    天已经黑了,两人选了一个僻静无人的地方,程玉菲拍了拍罗猎示意他蹲下来,罗猎只好蹲下,程玉菲踩着他的肩膀,罗猎慢慢站起身,程玉菲抓住墙头,双臂用力爬了上去,然后在墙头上转过身,向下面伸手,要把罗猎给拉上来。

    罗猎向后退了几步,助跑之后,腾空一跃,双手已经攀上了墙头,一个凌空翻,直接落入了院墙内。

    程玉菲看得目瞪口呆,没想到罗猎的身手那么灵活。

    程玉菲从墙头上溜了下去,两人藏身在树丛后,看到负责巡视的两名工人从前方走过,等他们经过之后,两人才迅速通过小路。罗猎道:“这厂子不小,咱们从何找起?”

    程玉菲道:“找到仓库再说。”

    两人四处摸索,在厂子里摸黑寻找了二十多分钟,方才找到仓库,程玉菲看到四处无人,快步向仓库走去,冷不防一道黑影从旁边扑了出来,却是一头狼犬早已在黑暗中潜伏多时。

    程玉菲吓了一跳,扬起雨伞准备迎击。可没等她的雨伞击中那狼犬,一颗砖头飞了出来,砸在那狼犬的鼻子上,狼犬被砸得咦唔一声翻滚着倒在了地上,却是罗猎关键时刻出手为她解围,一砖就将狼犬砸晕。

    程玉菲向罗猎点了点头,表示感谢,自己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

    两人来到仓库前方,看到大门紧闭,程玉菲从手袋中取出kāi suo gong ju,一会儿功夫就将门锁打开。拉开一条门缝,两人进入其中,这里是用来储存酒糟的仓库,里面的空气里弥散着一股刺鼻的酒糟味道。

    程玉菲确信没有人在里面值守,这才打开了手电筒,她在周围寻找着,程玉菲还没有什么发现,罗猎却从地上捡到了一只耳环,耳环做工精美,价值不菲,他将耳环递给程玉菲,程玉菲借着手电筒的光芒看了看,虽然无法确定这耳环就是属于陆如兰的,可在她的印象中,陆如兰的右耳的确少了一只耳环。

    程玉菲小心将东西收好,她又在地面上发现了一些血迹,利用手头的工具小心采集了样本,起身向罗猎道:“这里很可能就是关押陆如兰的地方。”

    罗猎的意识已经在周围蔓延出去,他并未在这座仓库内感知到其他生命的存在,低声道:“这里应该没人,张凌峰不在这里。”

    程玉菲点了点头,虽然张凌峰没有被关押在这里,可至少找到了线索。

    罗猎道:“有人来了!”

    程玉菲此时才听到外面繁杂的脚步声,她递给罗猎一只口罩,两人刚刚戴上口罩,大门就被人踢开,外面数道雪亮的手电筒光束照射进来。

    “抓住他们,千万别让他们跑了!”

    程玉菲率先冲了上去,她凌空跃起,一脚踹在首当其冲那名工人的胸膛,将那名工人踢得倒飞了出去,然后手中雨伞舞动,左右开弓挡住攻向她的两支木棍。

    罗猎跟着程玉菲的脚步冲了上去,罗猎的动作干脆利落,他每出一拳一脚必然要击倒一人,他和程玉菲两人相互配合,很快就从这群工人中杀出一条血路。

    两人沿着原路跑了出去,来到院墙处,罗猎先跳了上去,然后伸手抓住程玉菲递来的雨伞,用力一扯,将程玉菲连人带伞给拉了上去。

    他们翻越墙头之后,沿着那条小巷一路狂奔,好不容易才摆脱开那群穷追不舍的工人,确信回到了安全的地方,他们才扯下口罩,彼此看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

    罗猎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叶青虹一直都在等着他,看到罗猎平安回来方才松了口气,柔声道:“怎么这么晚?是不是虞浦码头的事情很麻烦?”

    罗猎道:“巡捕房没找你麻烦吧?”

    叶青虹摇了摇头道:“刘探长打了个电话过来,被我一句话怼了回去,我说码头的事情我从来都没有问过,外面的那些生意我也一概不问,反正就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推个一干二净,我估计他们会找你麻烦。”

    罗猎笑道:“推给我就对了,男主外女主内,外面的事情当然应当由我来处理。不过你也不用担心,这事儿跟咱们没关系,怎么也不会赖到咱们的身上。”他将刚才和程玉菲一起查案的事情说了,叶青虹听完道:“这个程玉菲还真是有些本事,居然能够从尸体指甲缝隙的酒糟这么点线索一直追查到……咦!你们怎么会想起去酿造厂?”

    罗猎笑道:“本来是查酒作坊来着,可我担心回来晚了,万一让你知道我和程玉菲一起查案可能会醋意大发,于是就灵机一动。”

    叶青虹啐了一声道:“你才是醋坛子呢。”不过若说一丁点想法都没有也是不可能的,她揪住罗猎的耳朵道:“你给我听着,你生就沾花惹草的性子,如果让我知道你敢背着我跟其他女人眉来眼去勾三搭四,我……”

    “你怎样?”

    叶青虹道:“我就阉了你!”

    罗猎被吓了一跳:“够狠的!”

    叶青虹笑道:“反正我不能让小彩虹没有爸爸,我也离不开你,可真要你对不起我,我又咽不下这口气。”

    罗猎道:“有没有想过你这么做最后苦的还是你?”

    “我苦什……”叶青虹话没说完脸就红了起来,在罗猎肩头捶了一拳道:“坏蛋你!”

    罗猎挑起她的下颌,正想吻她,却听到楼上传来小彩虹的声音:“爸爸回来了吗?”

    两人吓得赶紧分开,真要是被小孩子看到了可不好,罗猎起身笑道:“小彩虹怎么还没睡,来!让爸爸抱抱。”

    穿着睡衣的小彩虹开心从楼上冲了下来,却被叶青虹被拦住,她抱起小彩虹道:“妈妈抱,让爸爸去洗澡,他累了一天,身上臭死了。”

    小彩虹赶紧捂住了鼻子。

    罗猎这才想起自己在外面奔波了一天还没洗澡,今天经历了那么多的晦气事,是应当好好洗个澡再抱女儿。

    罗猎洗完澡换上睡衣,来到女儿房内,却看到小彩虹又已经睡着了,叶青虹向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生怕他吵醒了女儿。

    罗猎来到床边,看到小彩虹虽然已经睡着了,可小手仍然抓着叶青虹的手不放,她对叶青虹这位后妈的依恋甚至超过了罗猎这位父亲,当然这也和她们母女两人整天相处在一起有关。

    叶青虹等她睡熟了,方才小心掰开她的手,和罗猎一起悄悄退了出去,叶青虹就住在小彩虹隔壁的套房内,罗猎住在另外一间,他们虽然已经订婚可是却没有夫妻之实。

    叶青虹踮起脚尖在罗猎的嘴唇上吻了一记道:“晚安,早点去睡吧。”

    罗猎道:“你不打算一起啊?”

    叶青虹俏脸一红:“别忘了信仰。”她信奉基督,遵守教义,在婚前需要禁欲的,而且罗猎曾经是个牧师,无论真假,他们都应当遵守教义,不可以做太出格的事情。

    罗猎点了点头,距离他们的婚期还有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他应当尊重叶青虹的信仰。

    罗猎准备离开,叶青虹却又伸手牵住他道:“不过,只要你乖乖的,我今晚可以陪你。”

    月光透过窗纱照射在床上,罗猎躺在床上,叶青虹偎依在他怀中,罗猎发现这样更是备受煎熬,搂着叶青虹软玉温香的娇躯,却要控制住底线,这对他的意志绝对是一个严酷的考验。

    叶青虹道:“你在想什么?”

    罗猎道:“我在想冬天掉到冰洞的经历。”

    叶青虹马上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螓首埋在他怀中吃吃笑了起来。

    罗猎道:“我想回去了。”

    叶青虹抓住他道:“不许走,今晚就要你陪我。”

    罗猎道:“我是担心万一在你床上睡习惯了,成瘾了,以后一个人睡岂不是要辗转反侧,夜夜失眠。”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