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百七十九章 火神庙安在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6-28 21:22      字数:9301
热门推荐:
    罗猎充满怀疑地望着她,龙天心不害自己已经求之不得,他可没指望龙天心会救自己。

    龙天心道:“你知不知道九鼎真正的秘密?你把它设想成一个时光之轮,顺时针转动,你就会穿越到未来,逆时针转动,就会回到过去,所以无论你做出怎样的选择都会改变。”

    罗猎回想起当初风九青跟自己说过的话,风九青曾经说过逆时针转动是打开星空之门,她和龙天心的说法究竟哪一个才是正确的?

    龙天心道:“你始终认为我在害你,可是你同样害了我。如果不是因为你自作聪明的举动,我和你都不会来到这个时代。”

    罗猎皱了皱眉头,他不明白龙天心因何会这样说。

    龙天心道:“在幻境岛你重创了我,我并不是那时来到这里。”

    罗猎心中暗忖,如果龙天心没有说谎,那么她应当是和自己一起通过时空之门来到了如今的时代,难道她就是风九青?罗猎道:“你是风九青?”

    龙天心道:“一个人的脑域如同一个房间,可以存在一种意识,也可能存在多种意识,颜天心的肉身其实在幻境岛就已经毁去,失去肉身的意识不可能长时间存在于自然的环境下,所以我必须要尽快找到一个新的躯壳。”

    罗猎道:“于是你选中了风九青?”

    龙天心道:“应该是藤野晴子才对,我的意识非常强大,即便是优秀如颜天心也无法承受,风九青是一个吞噬者,她的肉身足够强悍,我本以为找到了合适的身体,可是我并没有想到风九青的脑域还残存着一个人的意识。”

    罗猎暗自吸了一口冷气,他已经猜到龙天心说的是谁。

    龙天心点了点头道:“不错,那个人就是你的母亲,她的意识力并不算强,但是已经给风九青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多年以来藤野晴子和她的意识都在争夺着这个脑域空间,我的意识进入这片脑域之后,轻易就取得了胜利,可是……”她停顿了一下,表情充满了失落:“我很快就发现,和进入颜天心的脑域一样,即便是本体的意识被破碎,我仍然难免会受到影响。”

    罗猎暗想,这就是龙玉公主不经意中会表现出对自己爱意的原因,也就是说她在成为风九青之后,她的意识受到了藤野晴子和母亲的影响。

    龙天心道:“我受够了他们的影响,你不是我,你不了解这样的痛苦,有时候我会同时感受到她们的痛苦,有时候这些痛苦会轮番而来,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那种感觉简直是生不如死!”她大声尖叫道。

    罗猎道:“所以你才想回到过去,找回真正属于你自己的躯体!”

    龙天心点了点头道:“风九青的**不够强大,根本无法独自完成启动时空之门的任务,所以我想到了你,也只有你能够帮我完成这件事。”她将杯中酒一口喝完了,又倒上了一杯:“可是你辜负了我!”

    罗猎道:“你想找回自己就要以毁灭世界为代价吗?”

    龙天心道:“本来你难以得逞,可是我忽略了脑域中存在的另外的意识。”

    罗猎道:“她们阻止了你,所以你才会自杀!”

    龙天心点了点头:“毁灭风九青的**,所有的意识同时得到了释放,我也就真正得到了解脱,我本想回到过去,却被你一手启动的时空之门带到了未来。”

    罗猎道:“有件事我并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同样穿越时空之门,而我却比你来得要晚那么多年?”

    龙天心道:“身体是个累赘,和你相比,我的负担要轻得多。”

    罗猎道:“可是你的外貌为何……”

    龙天心道:“现代的科技可以做到很多事。”她将酒杯放下:“其实我从来到这个时代之后一直都在找你,花费了好长的时间,始终没有你的下落,我也就渐渐丧失了信心,我本以为自己能够在这个时代生存下去,可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发现仍然无法解决过去的问题。”

    罗猎道:“不是你的始终不是你的。”

    龙天心点了点头,她轻声叹了口气道:“最了解我的那个人其实始终是你啊。”她盯住罗猎的双目,一字一句道:“我的生命只剩下不到三年,所以我必须要回去。”

    罗猎直视龙天心的双眸,眼前的女人是少数他看不透的人物之一,龙天心的意识强大得可怕。

    龙天心道:“我创办猎风科技,做了那么多无法用好坏来评论的事情,归根结底都是在为回去做准备。”她指了指屏幕上宾客如云的酒会现场:“我的计划需要巨额的财力作为支撑,如果我不那么做根本无法研制出穿越时空的机器。”

    罗猎内心一动,如此说来龙天心已经研制出了时光机?

    龙天心道:“九鼎已经彻底损坏,残骸被我找到,但是没可能再次使用了,所以我不得不耗费巨资研制出了新的时光机。”

    前方屏幕上出现了一台形如摩天轮的古怪机器。

    龙天心道:“利用这台时光机理论上我们可以返回过去的任何一个时间段。”

    罗猎道:“你已经成功了?”

    龙天心道:“我必须最大限度修复历史,让历史沿着原有的轨迹行进。”

    罗猎道:“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龙天心道:“其实你的出现对我来说算不上惊喜,你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你的死活并不重要,咱们换一个说法,你的父母还未结婚,你却已经那么大,在逻辑上是说不通的,也就是说,你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bg。”

    罗猎没有反驳,可是在他看来龙天心和自己一样。

    龙天心道:“你可能会怪我狠心,在伏魔岛将你们抛下,甚至不惜将你炸死,可你现在的生死对二十世纪初的你没有任何的影响,你明白吗?就算是你死对那个时代来说也只是在纠正发生在未来的一个错误。只要你的父母活着,你在过去时代的存在仍然合理。”

    罗猎道:“我可不可以这么理解,你所在乎的只是过去那个我的死活?”

    龙天心点了点头道:“所以我才会费尽辛苦找到你的父母,我不但自己要回去,还必须要将他们带回去,也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你存在的合理性,才能保证你不会从过去的历史中消失。”

    罗猎并没有觉得龙天心在说一件荒诞不经的事情,他过去一直认为自己的存在并不合理,他不应当属于那个年代,可是当他来到未来,方才发现,过去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地方,父母决定着自己存在的合理性,如果父母没有穿越到过去,那么自己的存在就变得不再合理。

    龙天心道:“利用这台时光机,我会帮助你的父母回到过去,然后你我再回到属于我们的时间点。”

    罗猎道:“什么时间?”

    龙天心道:“你启动九鼎的时候,错误是你一手造成,所以你必须亲手纠正。”

    罗猎道:“让我将你送回过去?”

    龙天心点了点头:“对你和我来说这都是唯一的机会。”

    罗猎在沙发上坐下,抿了一口杯中的红酒道:“时光机已经成功了?”

    龙天心道:“理论上没有任何的问题,可是还缺乏可靠的能源,我做过许多的试验,可是通过计算,无法支持这么久的时光旅行,向后的时间越久,我们需要的能量就越大,目前我只能利用时光机返回二十年以内的时间点,如果时间再长就无法支持了。”

    罗猎想到了紫府玉匣,紫府玉匣可以吸收能量,如果紫府玉匣吸收了足够的能量,在短时间内释放出来,或许就足够维系时光机的运转,也可以将他们送回原来的时代。

    龙天心道:“能源的事情相信可以得到解决,我现在需要的是你的谅解和支持。”

    罗猎道:“帮我救一个人!”

    龙天心咬了咬嘴唇,然后小声道:“林格妮?”

    罗猎点了点头。

    龙天心道:“我做不到。”

    罗猎起身准备离去。

    龙天心道:“除非利用时光机回到过去,在明华阳拿她做人体实验之前救出她,不过……”她停顿了一下又道:“如果那样做,我们就改变了现在的历史,不知会给这个世界造成怎样的后果,也许……后果不可估量。”

    罗猎道:“我会考虑。”

    龙天心道:“救一个人之前,是不是应该先征求一下她自己的意见?”

    罗猎决定原原本本地向林格妮说明一切,她有知情权,而且在这件事上罗猎并没有相信龙天心,毕竟龙天心过去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丧失了对她最基本的信任。

    林格妮听他说完,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情绪变化,她轻声道:“你相信她?”

    罗猎实事求是道:“将信将疑吧。”

    林格妮道:“就算她说得全都是真的,我也不会答应。”

    罗猎有些诧异地望着林格妮,林格妮道:“我不会让她以此作为要挟,我已经活过一次了,这一生或许短暂,或许坎坷,可是我从未有过后悔的想法,更不想从来,我的人生唯有我自己才能决定不是吗?”

    罗猎道:“可是……”

    林格妮道:“每个人都应该拥有自己的时代,回到过去,改变人生,哪怕是能够长命百岁,对我而言又有什么意义?”对于生死,林格妮早已看淡,在罗猎出现之前,她最大的心愿就是找到明华阳为父母报仇,如今虽然无法确认明华阳死亡,可是天蝎会的研发基地已经被摧毁,天蝎会遭遇这次重创,崛起的可能已经不复存在。

    且不说返回过去重塑自己人生的可能性只存在于理论上,就算能够成功,她的人生重塑之后,她将变得成一个完全陌生的自己,或许她和罗猎将不再相逢,她的人生再没有这个名字,对林格妮而言,这样的人生又有什么意义?

    短暂并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庸碌和平淡才是,人只要活过爱过来过,哪怕生命如烟花一般短暂,可只要能有尽情绽放美丽的那一刻对她而言就已经足够,更何况她拥有得并非是短暂的一刻。

    罗猎其实明白林格妮心中所想,他之所以没有当场答应龙天心的条件,就是因为他知道林格妮不会同意。

    林格妮握住他的手,温柔地望着他道:“你不用考虑我,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过去只想有尊严的死去,现在我多了一份奢望,希望我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你能够陪在我身边,我知道这样的想法对你有些残忍。”她叹了口气道:“其实也许你等不到那个时候就要走了。”

    罗猎微笑道:“不会!”

    林格妮道:“是我多想了,其实是我等不到那个时候。”她的内心难免有些难过,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自己的状况,她的生命应该时日无多了,任何人都无法改变,她也不想改变,顺其自然吧,希望当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罗猎还没有离开,自己若是死了,他在这个时空中就再无牵挂了。

    罗猎决定和龙天心合作,没有任何条件的前提下,龙天心对此并没有感到意外,她早就预料到了,虽然她和林格妮不熟,可是她一开始就认为林格妮不会接受自己的帮助。

    在能源问题没有得到彻底解决之前,龙天心的时空机目前还无法实现她的计划,她和罗猎约定一个月后,在甘边相见。

    罗猎从龙天心的话中推测出她的时光机可能就位于那片区域。

    林格妮最近的身体状况不是太好,这段时间除了陪她去医院检查之外,他们多半时间都呆在麻博轩的这套旧宅之中。两人深居简出,罗猎闲暇的时候就翻看一下书房内的书籍,从中他发现了一本笔记,这本笔记他过去曾经见过,说起来还是在麻雀请他们前往苍白山探险的时候随身携带的,这本笔记上记录着麻博轩探险的经历,还绘制了不少他途中所见的速写画像。

    睹物思人,倍感伤怀,昔日的朋友如今全都离去,只剩下自己一个人在这陌生的时代。

    林格妮的身体也每况愈下,她现在只是进行一些对症治疗,疼痛的发作也变得越来越频繁。

    罗猎翻开笔记,看到血狼的画像,想起麻博轩,想起了过往的一切,再联想起现在,发生的事情似乎存在着一个循环,在笔记的尾页上用夏文写着四个字——因果循环。

    罗猎认为这四个字并没有写完,后面还应该有报应不爽这四个字,麻博轩临终之前应该有所觉悟。可是以一个过来人的观点重新看待这段历史,无论麻博轩几人是否深入到九幽秘境之中,异能者的出现都无法阻挡。毕竟早在他们之前,连云寨就出现了多名异能者,记得连云寨将这种异能者称之为黑煞附体。

    可为何连云寨在漫长的历史中都可以将异能者的危害减少到最低,而在连云寨覆灭之后,异能者的出现才变得层出不穷,不断扩展呢?难道是因为日方的缘故?这其中有着太多让罗猎感到不解的地方。

    林格妮敲了敲窗,罗猎抬头看到她不由得笑了起来,他来到门外:“今天装扮得那么休闲?”

    林格妮穿着黑色的运动衣,丝缎般的秀发如瀑布般披在肩头,越发映衬得肌肤胜雪,娇艳可人,她皱了皱鼻翼道:“听你的语气有些嫌弃我的意思。”

    罗猎笑道:“老婆大人,我哪儿敢呢。”

    林格妮挽住他的手臂道:“陪我出去走走。”

    罗猎点了点头,两人锁了门,选择骑车出行,在林格妮身体允许的状况下,罗猎都会陪她骑着单车穿行在京城的大街小巷,林格妮喜欢这种接地气的生活,他们就像普普通通的情侣一样,穿行在人潮人海中,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只有经过大起大落的人才能真正体会到平淡生活的可贵。

    从林格妮的身上看不到任何消沉的情绪,她甚至比起过去还要活波开朗,和罗猎并肩骑行着,两人不停交谈着,说到开心的地方林格妮会发出一串银铃般的笑声。

    罗猎看到她额头上已经渗出了细密的汗水,提议在前面休息一下,两人停好车,罗猎让林格妮原地歇着,自己去马路对面的小超市去买水,买水的时候,忽然感觉一旁的大树有些熟悉,自己好像过去曾经来过这里。

    他向超市的店员打听了一下,方才知道这里过去是火神庙。

    火神庙正是他当年最早遇到吴杰的地方,罗猎拿着水回到林格妮的身边,他指了指不远处树林中道:“过去林子里有座火神庙,火神庙旁边有个回春堂,我就是在这里认识吴杰吴先生的。”

    林格妮笑道:“你来这里找吴先生是为了看病吗?”

    罗猎道:“我那时候深受失眠症的困扰,有朋友介绍我来这里看病。”

    林格妮没想到居然被自己说中了,她小声道:“这位吴先生的医术是不是很厉害?”

    罗猎道:“他是我遇到的人中最神秘的一位。”

    林格妮点了点头,她喝了口水,能够从清末民初一直活到如今,而且样貌上基本没有任何的变化,在这一点上吴杰和自然老去的麻雀不同,吴杰的身体构造上必有与众不同的地方。

    罗猎道:“吴先生是一位猎魔人,在我认识他的时候就以消灭黑煞为己任。”

    林格妮道:“咱们去林子里看看火神庙还在不在?”

    罗猎摇了摇头,经过了那么多年,火神庙早就在破四旧中毁去了,可既然已经来到了这里,罗猎也兴起了寻古探幽的心思,牵着林格妮的柔荑,两人走入前方树林之中。

    林中古木参天,这些树并未在百余年的岁月中毁去,两只硕大的乌鸦蹲在树梢之上,警惕地望着进入林中的这对男女。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