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五五二章 成道功法
作者:宅猪      更新:2019-04-15 17:10      字数:6252
热门推荐:
    “换而言之,太帝的道树是扎根在这件宝物之上,其大道依附于这口圣剑,而我与他的道树融合,变成道树的一部分,同样也是依附于这口圣剑。”

    云天尊笑道:“你们攻击他的道树道果,便是攻击圣剑,而太帝攻击我,也是在攻击这口圣剑。所以我能够生存到现在也不死。”

    秦牧瞪大眼睛,过了片刻吐出一口浊气:“真是妖孽……”

    “换做是你,你也可以办到。”

    云天尊谦逊道:“你毕竟是击败火天尊昊天尊的无双霸体,也是赤明时代的引路人。我在大罗天上,看到你做的很多事情,叹为观止,心服口服。”

    秦牧正色道:“我自然也可以做到,我是霸体,只是没有想到云兄你不弱于我。”

    话虽如此说,他还是有些不太自信。

    面对云天尊、御天尊这样的妖孽的时候,他总有些不太自信。

    云天尊是路当穷处架神桥的存在,在前方没有修行道路的时候,硬生生开辟了神桥神藏,启迪了御天尊开辟天宫!

    与这样的妖孽相比,他着实没有底气。

    但是输人不输阵,嘴上总是还要有场面的。

    “也即是说,太帝的弱点,你补全了。”

    秦牧目光闪动,站在船头走来走去,突然停步,猛地抬头道:“只要有你在,太帝便没有弱点!而你与太帝的道树和太初的帝剑共生,攻击太帝,也是在攻击你。”

    云天尊道:“倘若能够因此而除掉太帝,那么我甘愿舍弃自己的元神。”

    秦牧摇了摇头,哂笑道:“云,你太看轻自己的命了。太帝的命,岂能与你的命相提并论?太帝在神识大罗天中不能亲自下界,危害不大,若非为了救你,我何须大费周章,邀请来这么多的高手,不惜亲自进入神识大罗天?你的命,比太帝的命更重!”

    云天尊心中感动,道:“晓未苏和昊天尊,也是你邀请来的?”

    “没错。邀请他们前来助拳,我也是费了一番心力。”秦牧点头,继续思索该如何解决太帝,解除云天尊与太帝的古怪共生关系。

    云天尊面色古怪。

    秦牧与晓天尊、昊天尊的关系,显然不是那么好,他所谓邀请两人前来助拳,多半是各种阴谋诡计,坑蒙拐骗。

    这种处事风格与云天尊大为不同。

    云天尊处事也有阴谋诡计,如用美人计杀天帝太初,用绝户计杀太帝,这两个计策都很见不得光,他比心狠手辣,杀太帝甚至不惜葬送百万造物主的性命,换做秦牧,便做不到这一步。

    但他更多的是行王道,堂堂正正,大有当年的御天尊的风采。

    而秦牧的阴谋诡计更诡谲,更善于借力打力,借太帝的力量打晓天尊昊天尊,借晓天尊昊天尊的力量打太帝,借昊天尊的力量打晓天尊,借晓天尊的力量打昊天尊,借十天尊的力量打十天尊。

    不过也可以从这一点看出,秦牧所身处的环境,对他太恶劣了。

    十天尊把持天下大权,掌控一切力量,又有神器御天尊镇压各界,比龙汉时代更令人绝望。在这种极度强权的压迫下,任何自己的力量都无法发展,秦牧所能走的路子只有借力打力。

    云天尊当年处事也有阴谋诡计,但往往都是用自己的力量来布局,如杀太帝杀天帝。

    那是因为龙汉时代,彼岸虚空中唯一的敌人便是太帝,而龙汉天庭也只有一个掌权者,便是天帝,他无法分化敌人的力量。

    突然,昊天尊闷哼一声,从上方跌落下来,被太帝打得浑身是血。

    唰——

    无数道树根须将他缠绕,用力撕扯他的四肢和脑袋,将他挂在空中,四肢和脑袋都被拉得笔直。

    昊天尊用力挣扎,却挣扎不脱,他伤势太重,被秦牧将心脏打碎,胸口打穿,至今无法痊愈。

    秦牧留给他的道伤,即便是太素神女也无法治愈。

    突然,他看到秦牧和云天尊,不由怔了怔,随即高声道:“牧天尊,你还不解开我身上的道伤?”

    秦牧正在苦思对策,随手挥了挥,昊天尊胸腔中的道伤随即消失,心脏生长,肋骨重生。

    昊天尊精神大振,疯狂催动天宫宝殿,元神屹立在天庭上催动一口口万道天轮四下切割,将一根根道树根须震得不由自主从他身上脱落。

    昊天尊腾空而起,杀向太帝。

    他刚刚飞起,开皇便从上空跌落下来。

    开皇只修炼剑道,贵精而不贵博,造化玄功他并未修炼过,而是一心一意将剑道提升到最高层次。

    因此他的实力虽强,但肉身受伤越积越多,也是会威胁到他的性命,让他伤势越来越重,最终实力也会大损。

    秦牧挥手,造化神通飞出,在开皇还在坠落下来之时造化神通便已经将他伤势治愈。

    开皇长啸,精神倍增,再度向上空杀去。

    “太初帝剑,不可以落在晓天尊之手,倘若落在晓天尊的手中,只怕他斩杀太帝之后,连我们也一起砍了。”

    秦牧瞥了云天尊一眼,云天尊的后背与道树相连,太帝死亡,会不会牵连到云天尊,这一点他也无法肯定。

    死在终极虚空,即便是秦牧也无法救活,因为无论肉身还是魂魄都会完全虚空化,是无法召回的。

    而且,怎么将太初的伴生至宝取出,也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这口剑藏在道树之中,别说剖开道树取出帝剑,开皇、晓天尊等人就连道树的皮也伤不到半点!

    他不禁大是头疼,而今的太帝,道树扎根帝剑,自己借生天帝肉身,可以说是全无破绽!

    唯一的破绽,恐怕便是秦牧暗藏在天帝肉身中的鸿蒙符文了!

    “云,你将你参悟出的大罗无上神识传授给我!”

    秦牧眼中精光闪烁,压低嗓音:“倘若有变,你一定要得到那口圣剑,万万不能让其落在晓天尊的手中!”

    云天尊默默点头,神识波动,将自己参悟补全的大罗无上神识传授给他。

    秦牧脑海中顿时多出一门无比复杂神妙的功法,大罗无上神识这门功法他也学过,靠的是炼化太帝的神识,剥夺其神识中关于大罗无上神识的记忆,从而得到这门功法的残篇。

    之后秦牧利用自己的才智,将其补全,又融合了后世的神藏天宫体系,结合自己的灵胎神藏,这才修成。

    但是他修补的大罗无上神识,本身便是残篇,不如太帝,再加上神识修为不及太帝良多,因此每次遇到嫱天妃或者太帝肉身,他都无法动用神识与之对抗。

    云天尊传授给他的大罗无上神识却是太帝结合了后世神藏天宫体系之后的功法,有着云天尊自己的领悟,将这门功法的不足之处补全,比太帝所学所悟还要完整!

    他又将自己悟出的没有破绽的大罗无上神识,与自己的紫霄碧落功结合,融入到紫霄碧落功之中,走出了一条自己的独特道路。

    “这是一门成道功法!”

    秦牧不禁对云天尊更加钦佩,心道:“被镇压了几十万年,还能因势利导,将劣势化作优势,借太帝的成道之路参悟出自己的成道之路,着实是天分不逊于我!”

    云天尊与太帝相杀了几十万年,先是云天尊设计,利用百万造物主之死形成的混乱神识和凌天尊残缺的不易神通,击杀太帝肉身,将太帝肉身困在太虚之地的无上神识领域中。

    后是太帝元神投胎,化作天尊明方雨,格杀云天尊于龙汉末年,将云天尊的尸体藏在太帝肉身的眉心镇压,元神则送到神识大罗天中折磨。

    这两人的恩怨纠葛,可谓传奇。

    更为传奇的是云天尊元神借着被太帝镇压,参悟出太帝的功法,并且补全太帝的不足,参悟出自己的成道之路!

    他们二人的是非成败,尚未有定论!

    “云,保护我!”

    秦牧丢下这句话,随即入梦,梦中演化大千世界,无数个小巧秦牧从梦境中诞生,各自参悟完整的大罗无上神识,试图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门功法的奥妙参悟出来。

    他不仅要参悟出来,还要借助自己的智慧来将这门功法彻底融入到自己的霸体三丹功之中,提升自己的修为实力和眼界见识!

    云天尊看着他就这样在船头陷入梦境,心中哭笑不得,他向往与秦牧碰面,向往与秦牧席地畅谈,以为必然是人生中最大的幸事。

    只是在龙汉时代漫长的历史中,这个愿望始终无法实现,最终他身死道消,这个愿望也变成了他最大的憾事。

    他曾经幻想自己与秦牧坐谈论道的情形,想到妙处便忍不住长啸如歌,抒发心中激荡的情怀,他甚至想出不同的场景,他们谈论的不同内容,真是令人心潮澎湃。

    但是真的与秦牧相逢相见,却没想到秦牧竟是这么一个不靠谱的家伙,在这么危险的情况下,竟然还能入梦,全然没有任何戒备防备!

    “牧天尊,就像是、就像是……一个傻乎乎的狍子!”

    他心中暗道:“哪里有传说中的光辉伟岸的形象?”

    突然,晓天尊肉身破破烂烂,从空中跌落下来,伤势极重,比开皇和昊天尊受到的伤还要重!

    太帝对他最为照顾,因此下手最狠!

    云天尊心中一惊,面对这种伤,他也是束手无策。

    就在此时,正在入梦中的秦牧轻轻扬手,晓天尊身上的伤势飞速痊愈,立刻复原,向秦牧遥遥拱了拱手,随即腾空而起,再度向太帝杀去。

    云天尊怔了怔,看向船头入梦的秦牧,露出了笑容:“他并非是傻狍子,相反,即便是在睡梦中他也是无比警觉。”

    过了不久,秦牧突然长身而起,哈哈大笑,渡世金船破空而去,声音远远传来:“云,你等我,看我破太帝的无敌,将你解救出来!”

    “这么快便参悟出我那门功法的奥妙了?”

    云天尊微微一怔,随即露出欣慰的笑容:“不愧是牧天尊!这等天资天分,不逊于我!”

    : :4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