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一七八章 蛮荒往事
作者:石三      更新:2020-02-13 18:35      字数:5919
热门推荐:
    如神子化作黑色丝线试图困住宋征等人,被宋征破去之后如神子也随之化作齑粉。这一块碎片,却是由无数粉末拼凑而成!

    弥尔忒古神看到这块“碎片”愕然一下,道:“佩服!”

    宋征笑眯眯的:“一般一般。”

    他在神龛前面搬了一块石头当椅子坐下来:“刚才谈到了一半,咱们继续聊。”一派熟稔的样子,好像两个老朋友。

    弥尔忒古神露出一个惨笑,搭配祂现在木雕的古怪形象,显得无比恐怖。

    “你觉得本神还会告诉你别的吗?”

    宋征扬了扬眉毛:“那也不一定,凡事总要尝试一下,说不定有希望呢。”

    弥尔忒古神爆发出了求生欲:“我都告诉你,你就肯放我走?”

    宋征道:“那要看你说的东西,价值是否足够买命。”

    弥尔忒古神冷哼一声:“一切都拿捏在你的手中,这样的交易不公平。”

    宋征主动发问:“那一位帝王究竟是谁?”

    他在古天门外面看到了两道脚印,一道新的毫无疑问就是天火,另外一道古老的,他一直毫无头绪,现在看来应该就是那一位帝王。

    弥尔忒古神摇头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顿了一顿,他苦笑道:“我承认之前吹牛了,我没有资格跟那一位帝王论道。其实是他擒住了我,逼我为祂去做一件事情,作为回报、其实也是为了让我用心做事,祂告诉我了一些秘密。”

    宋征对此并不意外,一位能够走进古天门的帝王,凭什么和弥尔忒古神“坐而论道”?必定是和自己一样,先把祂打服了,然后再说其他。

    宋征问道:“什么秘密。”

    “祂给我指了一条路,超脱的秘密虽然并不在古天门之中,可是想要真正的勘破无归之地的奥秘,必须走一趟古天门。”

    “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祂并没有对我解释。我们之间只有祂告诉我、我听着,我没有资格发问。”

    “明辨自我——有什么深意?”

    弥尔忒古神忍不住抱怨道:“我如果明白,怎么会还困在无归之地?这些年来我尝试了星海万界各个流派对于明辨自我的各种阐述,可是没有一次成功。”

    宋征想想也是,换了一个问题:“那一位帝王,让你做了什么事情?”

    弥尔忒古神露出了一个疑惑的神色:“祂让我在五十年后去杀一个人。”

    “是谁?”

    弥尔忒古神心思转动了一下,说道:“这件事情十分古怪,我一直看不透其中深意,索性和盘托出,也请阁下帮忙分析一番。”

    “那一位帝王嘱咐了我这件事情之后,便在我体内留下了一个禁止,若是我不按照祂的吩咐在五十年后杀了那人,这个禁制就会发动,我会彻底陨落,再也没有半点重生的可能。”

    “然后那位帝王就离去了,再也没有出现。我自然心中生疑,就提前赶去了祂所说的那个地方——那里竟然是一片莽荒,位置大约在我们现在所处的地方,再向西南方向深入十七万里。”

    时至今日,他们所处的地方仍旧是一片野蛮之地,文明之火不曾点燃,更别说当年十七万里之外。

    “我发现了一个刚刚降生的婴孩,甚至……我甚至不知道应不应该把这个婴孩称之为人。他出生在一个非常原始的族群中,半人半猿,这个族群十分原始,只知道自己的母亲,整个族群都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十分的原始混乱。”

    “整个族群有几百人,可是在莽荒之中他们十分弱小。大约三年后,族群被一条七首巨蛇袭击,族群全部的男性和强壮的女性为了保护孩子们全部成了七首巨蛇的食物。”

    “几个瘦弱的女人带着十几个还没有长大的孩子逃走,而后生活十分凄惨。我在这一过程中并没有插手,他们却十分幸运的活了下来,不过等到哪个男孩子长大,整个族群也死的差不多了,只剩下他和另外一个女孩子。”

    “这个男孩子和族群的其他人有些不同,他生的格外强壮,也比族群的其他人高出一个头。他制作石矛、石刀的水平很高。而且他天生有一些敏锐的感觉,能够发现更好的石材,打造的石矛、石刀格外锋利,捕猎的时候也能够预知一些危险。”

    “因此他和那个女孩子的生活还算富足。几年后他们有了四个孩子,可是某一天他外出狩猎,那一条七首巨蛇又来了,吃掉了他的妻子和孩子。”

    “他回来晚了一步,愤怒和仇恨让他彻底发狂,他追踪七首巨蛇,不顾一切想要报仇。可是七首巨蛇体型庞大速度极快,他总是追不上,也就没能送死。

    某一天,他在追踪之时听到前面有战斗的声音,立刻冲上去一看,那条七首巨蛇正爬上一颗巨大的古树,吞吃鸟巢中的雏鸟。”

    “那是一只数十丈的大鸟,生着蜥蜴一般的巨大尾巴,鸟嘴上长满了锯齿。原本这巨鸟也是一方霸主,可是和七首巨蛇相比就差了不少。

    巨鸟不断扑击,可是七首巨蛇分出四个头和它对抗,剩余的三个脑袋一口一口把雏鸟全部吞吃。巨鸟不断悲鸣十分凄惨。

    他想到了自己的孩子,热血上头毫不犹豫的冲了上去,和巨鸟一起围攻七首巨蛇。”

    弥尔忒古神说到这里不禁赞叹:“这人的力量和那两尊庞然大物相比起来微弱的近乎不存在,可是他杀上去之后,却无师自通了许多战斗的技巧,竟然真的对七首巨蛇产生了一定的牵制作用。

    那一只巨鸟趁机连连猛攻,苦战了大半日,那人重伤濒死,巨鸟也终于将七首巨蛇的七个脑袋全部啄穿,彻底杀死了这个仇敌。”

    “然后更加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巨鸟连连悲鸣哀悼自己死去的孩子,然后将那人衔回了自己的鸟巢,并且啄开了七首巨蛇的身躯,将蛇胆喂给了他。他起死回生,随后的时间,这一人一鸟竟然合作起来,每一次狩猎无往不利。”

    “而那人的气运也是极好,不断地遇到各种天材地宝,吃下之后接二连三的突破极限,短短二十年,他已经长到了十丈高低,并且力大无穷,浑身坚若精钢。更令人称奇的是,他的捕猎技巧十分强悍,已经远远超过了那只巨鸟。”

    弥尔忒古神感叹一声:“如果不是知道二十多年后此人必死无疑,我甚至想要培养他一番,看能不能在莽荒之中崛起一个新的种族。”

    宋征颇为疑惑:“那一位帝王又怎么会知道这样一个渺小的人类存在?”

    “我也不清楚。”弥尔忒古神摇头:“我甚至怀疑过,这人是不是祂转生之身,可是这个世界没有幽冥,没有六道轮回,只靠着琼浆大湖这种地方汇聚魂魄,想要转生也只能在文明社会附近,很难去到这样的莽荒世界中。”

    “不过那一位帝王神通广大,说不定他便能做到,所以我也一直没有打消这种怀疑。”

    “转眼又是二十多年过去,我身体内的禁止蠢蠢欲动,我知道是该履行约定的时候了。我挑选了一个时间毫不留情的出手将他和那一只巨鸟一起杀死。”

    “那人拼力反抗,可是他的实力和我差的太远,哪怕是他在战斗中两次临阵突破,感悟了全新的战技也无济于事。”

    “我一直提防着,这人会不会是那位帝王转世,担心他忽然觉醒反杀于我。可是整个过程并没有什么意外发生。而他死了之后,也没有什么异常情况发生,我在莽荒守候了三个月,直到他和巨鸟的尸体被飞禽走兽吃了个精光,连骨头都被一头狂奔而过的巨型犀牛踩得粉碎……还是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发生,我这才离开返回了文明世界。”

    宋征疑惑:“就这样了?”

    “的确就这样了。”弥尔忒古神说道:“我同样疑惑重重,可是在击杀那人的一瞬间,我体内的禁制自动散去,而那一位帝王再也没有出现,我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祂是不是已经完成了超脱。”

    祂又补充了一句:“我所见过的所有存在之中,若论真有希望超脱的只有两位,一位是这帝王,另一位便是你。”

    宋征对这一记马屁不置可否,想了想挥手落下一道神明牢笼,将弥尔忒古神关在了里面。

    “你怎能背信弃义!”弥尔忒古神大叫,我刚刚还称赞过你。

    宋征淡淡道:“我又没杀你。”然后彻底关闭了牢笼,不理会弥尔忒古神的大声抗议。这牢笼和关押机神祂们的类似,以灵能构造,在其中还加入了时空万法的禁制,以弥尔忒古神现在的实力绝不可能逃脱。

    他之所以留下这老鬼一命,并不仅仅是因为做出过承诺,更因为这老鬼知道的多,以后说不定还要讯问祂。

    关押了弥尔忒古神,宋征看看那空荡荡的神龛忽然露出了一丝坏笑,抬手朝一旁凶河之中一抓,水浪滔天,大大小小的凶鱼们摇着尾巴拼命逃窜,一个巨大的万年阴沉木从河底缓缓升起。

    宋征把这一根巨木竖在了山崖上,却又抓了抓头,这木头几十丈高,可是神龛不过一人来高。想要雕刻成容纳在神龛内的神像……很浪费呀。

    他想了想,既然做了索性就弄大一点。

    他双手飞舞,一道道灵能化作了罡风,伴随着连绵不绝的哗哗声,万年阴沉木迅速的变成了一座巨大的神像,眉眼分明栩栩如生!

    宋征端详了一下,满意的点点头,看来本官还有点匠人的天分。

    他伸手一抹,那神龛就消失了。他双手隔空连点,周围的荒山野岭之中一株株巨木拔地而起,一块块巨石腾空飞起,然后在成片的灵能罡风当中,化作了需要的模样,随后一同朝着山崖飞来。

    当它们在山崖上落下来的时候,已经变作了一座古拙却巨大的神庙。

    那一尊万年阴沉木雕凿的神像正好坐落在大殿之中。

    他拍拍手,转身飞走了。

    这附近的一个部落早已经被山林中的巨大变化惊动了,他们还以为是什么巨兽途经此地,整个部落的人全都鼠窜躲进了部落中专门用来避难的一座隐秘山洞。

    等到一切平静下来,他们才小心翼翼的走出来,发现自己的部落并没有受到损失,于是带着好奇去查看山林中的变化,走着走着便看到了山崖上那一座巨大的神庙。

    这样庞大的工程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神迹。他们目瞪口呆,回过神来之后就只剩下了跪地哇哇大拜。

    然后他们带着恐惧和崇敬来到了山崖上,进了神庙之后更是无比震撼,整个部落跪在神像下不断叩拜,口中念念有词,用他们的语言向神像承诺:会世世代代永远供奉它。

    ……

    远在永安城的丫小燕忽然感觉到有些异样,她还以为是王九那只胖手在作怪,但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咦——”

    信仰和神灵之间的联系,让她的意识能够瞬间穿越数十万里,降临到了神庙中。

    她看到了那一尊巨大的神像,震惊于这座恢弘的神庙——比海边自己所有的神庙都要恢弘庞大。

    “这、这是怎么回事……”

    信徒们还在虔诚的叩拜,信仰之力源源不断。

    而且很快,这些信徒就会将这一片蛮荒之中所有“拔狄拉克”的神龛换成她的。

    她讷讷的跟身边的王九说了,胖子故作深沉的摸索着自己的双下巴,非常肯定的说道:“这种意外之喜的事情……一定是书生干的。”

    宋征没几天就回来了,其实从他独自离开假装去无盐山,到现在回来一共也就是三天时间。

    他回来之后马不停蹄开始征服十二皇城。用“征服”这词显得十分霸气,其实过程极为的平淡。他带着权鹤仪依次拜访了那些皇城,没到一处皇城,他就暗中审问弥尔忒古神一次,将祂之前和这些真皇勾搭的细节问个清楚,然后在真皇当面一说,对方那还能不知道靠山已经被决皇者收拾了,纷纷跪地表示,自己虔诚的接受女帝陛下的领导。

    中间只是在破山城有一些小波折,并非什么麻烦事,而是破山真皇龙耀哲吓破了胆,出城三百里跪地相迎决皇者,并且从家族中选了十二位“美男”,一定要献给权鹤仪。

    权鹤仪勃然大怒,差点当场杀了这个蠢货。

    新旧势力一统,宋征交代的事情,以最快的速度被执行下去。只用了三个月,八十年前天火在无归之地的行踪就大致被调查清楚。

    权鹤仪本来准备一幅地图,将天火的行迹路线在地图上标注出来。但是苏云姬更会做事,她做了一个巨大的沙盘,上面村庄、城市都被制作了出来,一眼就能看清楚规模大小。

    宋征仔细研究了天火在无归之地的经历。他在初期动辄屠村灭城,在这一时间段内,被他烧毁的村庄有十四个,城市七个,虽然都是小城,总体死亡人数也超过了六百万!

    宋征看到这里心中已经升起了浓浓的疑惑:算上天火在各个世界中的杀戮——包括在洪武世界——这魔物只怕已经造成了上千万人的死伤。

    这是多大的因果?

    他被这些因果缠身,还想要超脱?这绝不可能。

    那也就是说天火从一开始的目的就不是超脱,那他进入无归之地干什么?

    无归之地外层时空扭曲,进入此间更是会封印记忆,他冒着这样巨大的风险,所图必然也不小。

    再往后看,第二阶段的天火似乎恢复了一些神智,虽然也经常出手造成杀孽,但已经不是“所过之处一片焦土”的状态了。

    苏云姬已经为他分析过了,指着沙盘上的一座城市说道:“那魔物最可疑的一段经历便在这里,他在这里失踪了大约三个月的时间。”

    “当时先生刚刚在永安城册立了新的真皇向东倾,那魔物应该是听说了您的名号,于是转而向永安城靠拢。但是到了这里却消失了三个月。”

    宋征看着苏云姬指着的那个地方,那里已经是一座大城,名为“飓风城”。

    苏云姬说道:“说来也巧,我们已经在飓风城内找到了当年和那魔物有过接触的一个人。”

    宋征眼神一动:“安排一下,我要去飓风城见一见此人。”

    “他已经在等您了。”

    千里距离对于这个世界的普通人来说十分遥远,但是对于宋征来说,决定动身一个时辰之后,他就见到了这个人,竟然是飓风城城主风百里。

    面对宋征,他表现的礼数有加却不卑不亢,他非常肯定的回答:“我曾经亲手杀死了那人!”

    “你说什么?!”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