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百五十三章 不该渡江
作者:更俗      更新:2019-04-18 14:49      字数:8864
热门推荐:
    不大的棠邑城,此时已经彻底变成一座忙乱有序的大军营。

    韩道铭他们也是走进棠邑城,才陡然发觉城里的兵马,要远比想象中多。

    叙州水营的主力战船不能通过浅窄的河道,直接驶抵棠邑城下,目前水营大寨设于三十余里外、位于大刺山东南麓山脚下一座名青浦口的江湾里。

    即便青浦口江湾北侧及两翼不设营寨驻以步卒防备敌军从北面接近,照道理来说棠邑城里最多也就周惮所统领的三千江州兵,以及陈景舟前两天押运粮秣物资过来的千多广德兵而已。

    不过,韩道铭他们从东门进入棠邑城,发现仅东城门附近的驻兵就超过两千人,兵甲武备皆是精良,城头还放置二十多架蝎子炮、床子弩,儿臂粗细的巨弩箭在冷咧的空气里闪烁着慑人的寒芒。

    当然了,城里更多是躲避战乱逃难而来的饥民。

    赈济灾民之事,乃是韩道铭所领户部管辖之事,十八日宣旨确立棠邑行营之后,户部也遣郎中官带吏丞渡江进棠邑城都管其事。

    说是都管,但户部仅派遣一名郎中官带着几员小吏渡江过来,哪里还能管得了数以万计的饥民安置?

    说到底还是棠邑行营这边遣人负责操持赋济粥场、整顿秩序,户部官员仅仅是负责监督,确保这边没有虚夸án bào,然后如数加拨赋济所需的钱粮而已。

    “大老爷,二老爷,我是韩福啊!”

    韩道铭等人刚进城,正要随冯缭往原棠邑县衙充当的行营牙帐赶去,就听到街旁的人群里有人朝他们声音吵哑的尖叫。

    韩道铭看过去,却是老二道昌派到江北负责圈占田庄的管事韩福,这时候正站在人群后以一副久旱乍逢甘霖露似的样子,正欣喜踮起脚朝他们这边挥手示意。

    只是韩福及身边两名看着面熟的随从都面带饥色,身上的衣裳也都破破烂烂,跟城里的饥民没有什么区别,像是吃了不少苦。

    韩道铭、韩道昌勒住马,等韩福等人走过来,讶异的问道:“你们怎么会变成这般模样?”

    “这说来就话长了!”韩福带着哭腔说道。

    韩福是伺候过老爷子韩文焕的老家人,年岁跟韩道铭相当,鬓发也都霜白。

    常言道丞相门前七品官,作为韩府老资格、受到老家主、家主信任的老奴,即便韩成蒙等子弟看到韩福也得尊称一声福叔,他走出韩府更是大把的人以“福爷”相称。

    韩福这时候看到大老爷、二老爷渡江过来,心里甭提多委屈,恨不得将这十多天里受到的苦,在这一刻都倾诉出来,

    冯缭跟韩道铭说道:“街上饥民滞留,情况复杂,我们还是先去牙帐再说。”示意扈卫分出三匹马给韩福等三人,一起先往行营牙帐赶去。

    赶到牙帐,大厅仅有高绍、洗寻樵等人在处理公务,韩谦与周惮、陈景舟、田城等人午前出城侦察北面的地形去了,此时不在城里。

    冯缭作为行营长史,回到棠邑便有忙不完的事情缠过来,只能先安排韩道铭、韩道昌、韩钧等人到后宅的一栋院子里先暂歇着。

    “你们怎么这般模样?”到院子的小厅里坐下,这时候韩道昌才得空问韩福他们的近况。

    “七公子二十天前就到棠邑了,城里所有的屋舍、粮草、精壮男丁甚至多余的袄裳都被下令强行征用,胆敢私藏者或抗令者皆严惩。韩通最早就认出七公子,还想着求七公子开恩,保留住韩家在城里的宅子,却不想七公子当街下令,将韩通打了十大板,扔出去挖城壕、挖运河。韩通还是前日在挖城壕时累吐血,才被送回城里歇两天,”韩福哭诉说道,“我也是年老体弱,前几天挖了两天运河累晕过去,还是七公子手下人看不过去,才额外开恩,安排小三、小五送我回城歇着,但其他人手都被打散编入民营充当苦力。咱家之前在城里置办的几套院子也都被征用,我们三人每天也只能跟其他十多名饥民挤一间马棚勉强过夜,每天能到粥场混两碗稀粥混个不死——大老爷、二老爷,这城里实在不是人过的日子!”

    韩道铭、韩道昌坐在厅里面面相觑,韩谦上奏疏说他是十二日才随叙州水营赶到棠邑,但听韩福所言,韩谦明明是腊月初二初三就已经在棠邑了。

    这在时间上,跟周惮接管、封锁棠邑全城也是相合的。

    也说不定那时候韩谦就联络陈景舟,动员、召集左广德军旧部北上了,这才使得棠邑城里此时的守军比想象中多出一大截。

    当然,这些事已经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了。

    就像当初韩谦潜入金陵,直接从李普手里夺走兵权一样,最终这事只能说韩谦谋事果断知变通,不拖泥带水,难不成还能用王法治他擅夺兵权?

    而敌骑腊月初四就歼灭右神武军,夺下钟离城,但之后两万敌骑就没有再敢贸然南下,甚至到现在都只是派三千多骑兵从侧翼盯住滁州城,而没有强攻之,这说不定就是因为看到棠邑防守严密才没有轻举妄动的。

    这一切甚至可以说是韩谦果断提前进入棠邑与周惮会合,才为朝廷争取到极宝贵的在北岸整顿防务的时间。

    虽说朝廷最终决议照两万正卒的兵额,给棠邑拔付各种补给,这些天也源源不断有物资从南岸运过来,但除了第一批战船外,这些天前后又有三批商船队运来一百多船、近十万石的物资,驶入棠邑。

    由于韩谦掌握大量不受朝廷监管的粮秣、物资,所以韩谦最终要怎么建设棠邑防线,也就无需事事跟朝廷报备。

    听韩福的口气,韩谦明明是想抢在春季之前,在棠邑与长jiāng zhu航道之间开挖一道能通过主力战船的运河出来,所以这时候就对能征用到的青壮男丁进行极限的压榨,以致韩福这种快到六十岁的人也要被征用出城干挖河床这种重体力活。

    韩道铭他们这次借劳军的名义渡江过来,是赶过来和解的,而不是来问责的,这时候拉住韩福问东问西,也是在考虑他们在朝中给予怎样的支持及配合,才会叫韩谦满意。

    不知不觉间天色渐暗下来,韩道铭刚要遣人去问韩谦什么时候会回城,便听到院墙外有脚步声传过来,听到韩谦在院墙大声责怨:

    “谁让你将他们带过来的,旁人不知道轻重,不知道背后曲折险恶,你怎么就糊涂了,连这么浅显的道理都没有想明白过来吗?”

    “大伯爷渡江来劳军,是请了旨的,我又怎能劝阻?”冯缭的声音传过来,似在辩解着什么。

    韩道铭心里忐忑一跳,脸色难看的看向廊前的老二韩道昌,韩谦不满冯缭带他们过江来?

    韩钧、韩端、陈致庸三个小辈更是面面相觑,都不知道等会儿韩谦走进来直接赶他们离开,他们是直接负气而走,而是涎脸说软话?

    韩福午后遇到大老爷、二老爷还满肚子的怨气,这时候身子也往后缩了缩,连大气都不敢喘,直觉院子里的空气莫名凝固起来。

    不等他们商议什么,便见韩谦一脸阴沉的走进来。

    韩谦走到廊前,眼睛扫过院子里站着的韩福等人以及韩道铭他们带过来的其他十余扈随,沉声说道:“都给我出去。”

    韩福与其他他十余扈随都一脸震惊的朝韩道铭看过去。

    “你们先出去。”韩道铭还算震惊,心想韩谦真要行忤逆之事,他们身边就十多个人也阻止不了什么,示意韩福他们先出去。

    “安排人守住左右,不得让任何一人靠近院子里,”韩谦吩咐过韩东虎,然后脸色阴沉的请韩道铭他们进入大厅里说话,一副悔之已晚的口气,说道,“大伯、二伯,你们实在不该渡江来啊,冯缭他大意了,也怨我没有跟他说清楚,竟然犯下这么大的错误!”

    韩道铭、韩道昌一脸懵逼,想不明白还能对他们以长辈相待的韩谦怎么会有一副大事不妙的样子。

    “我们怎么不该渡江过来?”韩道昌问道。

    “待棠邑防线稳固,我就会率水营返回叙州。二伯,你说你们该不该如此兴师动众的渡江过来?”韩谦问道。

    “你要回叙州?”韩道铭震惊问道,“为什么?”

    他们今天这般“兴师动众”的渡江过来, 实际上是以韩谦重回中枢再也不走为前提条件的。

    而韩谦倘若在战后率兵马再次退回叙州,想想去年春夏季的广德府,便知道朝中君臣所有对韩谦的猜忌,一旦落到他们的头上,会是何等恐怖的情形?

    他们万万没有要到韩谦这次来了,还会回去。

    “为什么?”韩钧也不解的惊问道。

    他实在不明白,韩谦从今之后,明明兵权在握,又与李知诰再次结成同盟,效力太后麾下,为何要在战后返回叙州那个旮旯之地去?

    “为什么?”韩谦看了韩钧说了一眼,说道,“我这是奉太后手诏而来金陵,但战后太后一纸手诏令我返回叙州,我要是胆敢不从,韩家便是灭族之祸!”

    “怎么可能?陛下及太后即便猜忌你,但也顾及你在天下臣民之中的声望,除非他们完全不顾大楚社稷的安危。”韩道铭震惊问道。

    “陛下猜忌我,你们也是知道的,单凭借这个,陛下是不能直接杀我,更不要说灭我韩家满门,但是倘若韩家有人淫|乱宫闱,甚至还生下孽子呢?大伯、二伯你们说这是不是灭族之祸,你们说我有几个胆子不听从他们的命令行事?”韩谦沉声问道。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