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二百二十三章:屠杀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更新:2019-04-15 19:21      字数:7987
热门推荐:
    一场战斗,很快开始。

    那头醉醺醺的白熊,已经无人理会了。

    浩浩荡荡的罗斯人,随即出发。

    他们对于蒙古人,数百年前,心怀恐惧。

    可现在,却视他们为一群待宰的羔羊。

    紧接着,罗斯人的探马开始出现。

    这令王守仁有些不可置信。

    因为对方的反应实在太快了。

    哪怕是轻敌,或是骄兵,难道不应该先不断的派出人马,刺探自己的虚实,而后徐徐的开始相互之间,观察自己的对手,最终,再决定是否投入战斗吗?

    可是罗斯人的反应之快,已经完全出乎了王守仁的意料之外。

    “罗斯人好战成性,难怪,蒙古诸部,竟不是他们的对手。”

    王守仁下了一个评价。

    而后,骑兵开始纷纷上马。

    罗斯人开始列队。

    他们的战马不断的在联军的周围游荡,进行挑衅,与此同时,步兵迅速的开始布阵。

    王守仁举着望远镜,看着那白茫茫的雪原上,整齐如一的军马,不禁回头,对萧敬道:“训练有素至此,果然不可小看。”

    他皱起眉。

    新的武器,还没有完全验证,对方的虚实,虽是从西伯利亚部、阿斯特拉罕部以及阿斯特拉部的败兵口里得知了对方的深浅,可是……毕竟这只是口口相传,未必如实。

    也就是说,这是一场列阵双方,都无把握的仗,关系着的,却是数千万两纹银的内帑。

    萧敬翻身上马,这一刻,他决定像一个太监应有的样子,萧敬打出怒吼:“都给咱拼命的上,咱们的皇上,可等着捷报呢,若是你们贪生怕死,到时,饶不了你们。”

    王守仁上马,他眼睛死死的盯着对方的方阵。

    草原诸部的人马看着罗斯人,有些畏惧。

    显然,有人被打怕了。

    可是……激励还是有的,一方面,是军事学院的学员们个个跃跃欲试,他们混编在队伍之中,起到了主心骨的作用。

    另一方面,幸福集团的规矩,想要好生活,就杀她娘的,临阵脱逃,本是一件可耻的事,而且,打胜了,他们还有许许多多的盐巴,铁锅、毛线衣,还有茶叶。

    “所有人……检查自己的弹舱。”

    队伍之中,学员们恪尽职守的发出了大吼。

    每一个人,都有两柄转轮短铳,这一路,在学员的指导之下,倒也有过一些练习,而且这玩意儿,学习的成本极低,大家都取出了转轮火铳,开始检查。

    对面,罗斯人的骑兵,依旧还在挑衅,而他们的步卒,已开始踏步向前。

    罗斯人已经开始大规模的装备火qiāng了。

    这些从西方定制的先进火绳qiāng,拥有强大的火力。

    他们可以做到有效射程在五十步,而且……威力足以打穿铠甲。

    而若是列队射击,威力则更为惊人。

    安德烈在后队,他押着队伍,眼里露出了兴奋,又是这群该死的蒙古人,一个多月之前,将他们杀了个片甲不留,想不到,他们居然还敢出现。

    哪怕是激动,安德烈也没有莽撞,整齐的步兵,迈着步伐,依旧维持着阵型。

    前三排,乃是火绳qiāng兵。

    此时,在风雪之下,火绳qiāng的威力差了一些,可比起蒙古人的弓箭而言,他们依旧还是自信满满,有着巨大的优势。

    而后排,则是长qiāng兵,长qiāng兵保护着侧翼和后队……

    现在……开始吧。

    安德烈这样想着,因为他看到,对面……无数的马队,已经开始动了。

    愚蠢的蒙古人,居然正面开始飞马冲锋。

    任何人,正面来冲击配备了强大火力的方阵正面,都无疑是找死。

    安德烈高兴的对身边的军官道:“这些蒙古人,永远都学不会投机取巧。”

    “哈哈……”

    许多人笑的人仰马翻。

    轰隆隆……轰隆隆……

    没有丝毫的犹豫,王守仁一马当先,乃人台和张咏人等,也不再犹豫,当他们开始行动,整个联军骑兵队,竟是排成了一字长蛇,漫山遍野的朝着方阵冲杀而去。

    安德烈脸色微微一愣。

    这是什么战法。

    看来,蒙古人还是懂的变通的。

    骑兵冲击,最仰赖的乃是无以匹敌的冲击力。

    因而,进攻起来,他们往往采取的乃是箭矢的阵型,密集的骑兵汇聚一起,直接在对方的阵列里,撕下一个口子。

    可是……现在,对方却是一字排开,进行冲击。

    他们居然丝毫不考虑,这样的战法,会导致他们冲击力的不足,这种零散的战法,固然可能会让火绳qiāng兵的火力覆盖不足,可是……对方的冲击力,也减弱了,根本不足以,冲破方阵。

    安德烈微微勾起,他仿佛已经看到胜利的曙光了。

    “准备!”

    队伍之中,有人大呼。

    火绳qiāng兵们开始装填dàn yào,在这满是雪絮的天气里,他们将防潮的牛皮纸,包着的huo yào迅速的装填进了火qiāng口,

    而后,他门熟练的取出了通铁条。

    再之后,经验丰富的他们,用通贴条将火qiāng管中的huo yào压实。

    紧接着,他们开始装填弹丸。

    之后,他们开始插上了防潮的引火线。

    然后,他们取出了开始预备打火。

    他们训练有素,犹如一台高效的战争机器。

    这尽量的火绳qiāng,现在……终于……它的火绳,被引燃了。

    火绳很长,为的就是有足够的时间进行设计准备。

    火绳上,溅射着火花。

    第一列,三四百名优秀的火绳qiāng兵们,已经齐刷刷的平举起了火绳qiāng。

    黑黝黝的qiāng口,一齐对准了漫山遍野的骑兵。

    而此时,第二列,已经开始准备。

    此后,是第三列。

    轰隆隆……轰隆隆……

    王守仁一马当先。

    而军事学院的学员们,也一个个冲在最前。

    急促的马蹄,也使他们的心脏,加速的跳动起来。

    联军的骑兵们,也开始在这奔驰之中,忘却了恐惧,他们此时,血液依旧还是沸腾的。

    终于……进入了射程……

    五十步!

    安德烈已经知道,自己胜利了,当自己活到国都的时候,将会有无数的贵族少女,朝自己发出尖叫,大公会邀请自己进入他的城堡,组织一场有益身心的沙龙,放一点血,为自己接风洗尘。

    “士兵们,射击!”

    啪啪啪啪啪……

    qiāng声大作。

    一排火绳qiāng开火。

    整个方阵的队列里,硝烟滚滚。

    “准备前进。”

    他们可以看到,许多的骑兵,开始倒下,竟有数十人上百人之多。

    这一次齐射,非常之成功。

    简直是战术上的典范,足以在教科书上,留下浓厚的一笔。

    一枚弹丸,在王守仁的耳畔,呼啸而过。

    王守仁依旧还策马。

    他没有理会。

    身边无论有什么人倒下,他也没有任何知觉。

    他知道,自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主心骨只要还在,那么……骑兵会继续冲锋。

    五十步……够了!

    虽然天上飘着雪絮。

    前方的阵列,看不清晰。

    可是……罗斯人已密密麻麻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王守仁毫不犹豫,掏出了一柄转轮火铳。

    而后……

    不需装填huo yào。

    不需使用通铁条。

    不需要装入弹丸。

    也不需要插上火绳。

    啪……

    第一qiāng,射出!

    前方,有人应声倒下,发出了哀嚎。

    而紧接着,王守仁继续的扣动了扳机。

    啪……

    那后座的撞针,狠狠的刺入铳膛,转轮随之转动,将新的子弹对准了撞针,当撞针装下的一刻,huo yào和雷汞爆发,随着一阵qiāng响。

    又是一qiāng。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此时,四面八方,都已经响起了火铳。

    许多骑兵,有些紧张,他们毕竟第一次,在战场上使用这么个玩意。

    有的人,毫不犹豫的连续六次击发。

    靠近了的骑兵,qiāng声大作。

    这连绵不绝的炒豆声,竟好像没有尽头一般。

    而无数的子弹,在风雪之中,残留下了轨迹,随后,四面八方而来的子弹,将一个个的罗斯人射倒。

    这种密集的射击,是极可怕的。

    尤其是罗斯人还肩并肩的组成方阵的情况之下。

    哪怕是一个瞎子,都有了命中的可能。

    呃……啊……

    无数的惨呼,传来。

    一个个身边的同伴,惨然倒在雪地里。

    滚烫的血液,将积雪融化。

    可是……qiāng声还没有停止。

    后续赶到的骑兵,依旧拔出了火qiāng,他们骑着马,在方阵之外游走,朝着方阵方向,继续射击。

    而已射完了第一支转轮火铳的骑兵,依旧没有冲入方阵之中,也同样游走,取出了第二支早已装填好了子弹的火铳。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雪林之中,qiāng声不决,无数的子弹乱飞。

    整个方阵,顿时千疮百孔。

    这些优秀的罗斯人士兵们,惊慌的看着眼前的一切,第一列,几乎已被射杀的差不多了,第二列,暴露在了qiāng口之下。

    而他们还来不及平举起他们的火绳qiāng进行反击,无数的子弹,便将多数人,直接射倒,地上,倒是都是在雪地里翻滚的人。

    转瞬之间,这齐齐整整的方阵,瞬间,成了人间地狱。

    ………………

    第四章送到。13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