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六百三十五章:齐国公天下第一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      更新:2019-10-09 15:32      字数:5885
热门推荐:
    江彬的内心是崩溃的。

    他自认自己好歹也是一条汉子,而且是一条有实力的汉子。

    野心勃勃,本事自也是有的。

    否则……如何做得这惊天动地的大事。

    是非成败,甚至他都不放在心上。

    毕竟到了似他这等疯狂的人,既然决心干到底,那么……就已有了破釜沉舟的决心。

    可他万万想不到的是……

    自己会败得如此之惨。

    怎么不惨呢?这胜败,只在一炷香的时间内,便已决定。

    那镇守边镇,堪称精锐的蔚州卫,在一群被他们极端看不起的新兵跟前,竟犹如纸扎的一般,如此的不堪一击。

    现在,落入了眼前这太子殿下之手,几个耳光下来,江彬所自认为的英雄气,骤然被打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既有绝望,更有一种无以伦比的羞耻感。

    朱厚照自是不带一丝心慈手软,接下来直接将他按倒在地,随即拳打脚踢,一边狠揍,一边痛骂。

    呃,说实话……太子殿下……实在不是一个有素质的人。

    方继藩见大胜,早已将他的铁喇叭抛了,兴冲冲的下令飞球紧急迫降。

    轰的一声,飞球几乎是摔下,藤筐缓冲了冲击力,方继藩解下了安全绳,便带着十个八个护卫,兴冲冲的与朱厚照会合。

    可怜那张元锡一脸懵逼,没见过这样的操作啊,他的腿一瘸一拐,自是追之不及,只好留在原地,弯弓引箭,免得遭遇混乱的败兵。

    方继藩冲到朱厚照面前的时候,朱厚照还在拳打脚踢,方继藩一把将朱厚照抱住,道:“殿下,别打了,别打了,再打,就打死了。”

    朱厚照这才收了手,还是不免唧唧哼哼:“这狗东西,没有本事也敢反,我最见不得的便是这等人……”

    方继藩苦口婆心的道:“殿下,他毕竟只是第一次嘛,经验不足,也是可以体谅的,比起许多人,已堪称大勇了。”

    朱厚照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于是一个念头冒出来,盯着江彬就问:“你还敢反吗?”

    江彬的勇气早已俱无,只是万念俱灰,如烂泥一般,下意识的摇头道:“不……不敢。”

    朱厚照便又大怒起来,挥着拳头又要动手:“狗东西,这般没有志气。”

    方继藩又连忙拦住他:“殿下,别打了,陛下受惊了,先去见驾,到时再想办法。”

    朱厚照这才神气活现的收了手,却是觉得人生之中,终有遗憾,却不敢迟疑,便要拉着方继藩至高台而去。

    只是……

    突然,朱厚照又想起什么:“且慢。”

    方继藩狐疑的看着朱厚照。

    朱厚照从腰间取出一柄bi shou,塞在方继藩的手里:“老方,砍他一刀。”

    “呀。”方继藩惊慌失措,他可是一个善良的人,杀鸡都有些害怕的。

    “赶紧,给他来一下,你便也算是首功了。”朱厚照不耐烦的抓着方继藩的手,手上用力,bi shou嗤的一下,直接刺入了江彬的股间,江彬啊呀一声,鲜血泊泊而出,随即,bi shou也懒得取出来,朱厚照便哈哈大笑:“齐国公好样的,擒拿贼首,天下第一。”

    众护卫将方继藩围的水泄不通,一个个用神奇的目光看着太子殿下的骚操作,眼里都放出光来,只可惜,这首功已是没了,如若不然,是兄弟的,少不得要拔出刀来将江彬砍成肉泥,也分一杯羹。

    于是众护卫只好跟着一齐喊道:“齐国公擒了贼首,大功一件,天下第一。”

    方继藩还没回过味来,心里琢磨着,这个时候是不是该有一个某某某手机,拍人更美,记录下这美好的瞬间。

    朱厚照却已扯着方继藩,朝高台狂奔而去。

    护卫们一吼,这战场上,便有人默契的此起彼伏大吼:“齐国公擒拿贼首,大功一件!”

    第一军的弟兄,还是很有道德的,他们知道吃了谁家的肉,这令方继藩踉跄的跟着朱厚照疾奔之余,心里暖呼呼的,回去给这些狗东西加伙食。

    …………

    这一战,来的快,去的也快。

    方才还见叛军们气势如虹的冲阵,转眼之间,便见叛军们丢盔弃甲,鬼哭神嚎,惶惶如丧家之犬。

    高台之下,禁卫们趁着叛军混乱的功夫,一鼓作气,重新结阵,将高台围了个水泄不通。

    高台之上,侍驾群臣打起了精神,此刻,只有劫后余生的感觉。

    眼见高台下乱哄哄的局面,弘治皇帝的心……转眼定了。

    他不可思议的看着这叛军兵败如山倒,又见那浩浩荡荡的第一军开始追击,无数的叛贼,随即斩杀,竟是摧枯拉朽,那第一军所带来的压迫,让弘治皇帝也为之心慑,他努力的搜寻太子的踪迹,可混乱之中,也寻觅不见。

    只是……此战给予他的震撼,却令他心头一震。

    蔚州卫,可是身经百战,是一群老卒啊。

    可第一军,不过操练两个月不到,战斗力之强,实属罕见。

    这还是没有装备火器的情况之下,便可以一敌十,如此说来,这天下,若是二三十万新军,莫不是比天下百万卫所军马更强?

    弘治皇帝实在无法理解这些事。

    他所见到的,不过是新军用最简单的方法制胜。

    他们的战法,最简单不过,不过是最简单的动作而已。

    可一旁的张懋,眼珠子却是圆了,不禁啧啧称赞:“厉害,厉害……陛下,这才是真正的精兵啊。想不到太子殿下和齐国公,转瞬之间,竟是……竟练出如此精兵,臣……臣服了。”

    弘治皇帝皱眉:“何以见得?”

    他不懂。

    好在弘治皇帝比起之许多人,有一个极大的优点,弘治皇帝不懂不会乱喷,会不耻下问。

    张懋是武将,对军事自是有见解,面对陛下的问话,他正色道:“陛下,第一军作战的阵法虽是简单,却也是最难的,何也?一个兵丁,若要做出这简单的操作,自是容易,可若是十个人,一百个人呢?十个人,一百个人,到了战场之上,情绪会起伏不定,不同的人,有各自的想法,有人激动,有人胆怯,有人茫然失措,因而……想要整齐划一,便是难上加难,不需交战,阵型就会凌乱。可倘若这样的人数,增加到了数千人时,这数千人……每一个人念头不同,心思不同,在这混乱的环境之下,要让他们随时结阵,整齐划一,随时变阵,彼此之间,相互呼应,这……便是难上加难了,令数千人挥如臂使,将他们拧成一根绳子,这……老臣闻所未闻。能做到这样的军马,进退有方,临危能不乱,胜之而不轻功冒进,这……才是真正的精锐。想不到……只短短两个月,第一军便能这番模样,世所罕见。”

    弘治皇帝听之,这才知道此中原理,却见那方才还看似强大的叛军,风声鹤唳,竟已如死狗一般。

    这高台之下,似乎都弥漫着血腥气,周遭此起彼伏,传出声音:“齐国公擒贼首,天下第一。”

    呼……

    弘治皇帝呼出了一口气。

    不禁为之震撼。

    继藩平日懒散,见了难处,便畏畏缩缩的,可是……今日为了救驾,居然勇悍至此,这个家伙……

    弘治皇帝不在乎谁是首功,对于天子而言,所谓的首功,更多的只是象征意义,因为……这第一军上下,每一个人都是勇悍无比,都是居功至伟,能得首功者,固然是勇冠三军,可其中,只怕运气的成分,却是更多一些。

    可是……令弘治皇帝所感触的,却是方继藩平时的性子,本就懒散,谁料今日……

    “这个小子……”弘治皇帝似想骂一句这个小子如此冒险,理应想一想他的妻儿,可随即,眼眶便又忍不住的红了。

    却见此时……朱厚照和方继藩已脚步的赶到了高台之下。

    高台下的禁卫,全力戒备着败退的叛军,一见到太子和齐国公来,立时大呼:“见过殿下,见过齐国公。”

    说罢,禁军纷纷让出道路,朱厚照理也不理,只和方继藩拾阶而上,登上了高台。

    高台之上,侍驾群臣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盯着二人,目光复杂。

    朱厚照站定,此时豪迈万千,却见方继藩已先拜下,正色道:“臣方继藩,救驾来迟,恳请陛下恕罪。”

    朱厚照这才后知后觉,亦连忙拜倒道:“儿臣救驾来迟,万死。”

    弘治皇帝细细打量着二人,见二人身上都是血污,也不知身上是否带伤,此刻,也不禁心潮澎湃,连忙上前,先将方继藩搀扶起来:“身上伤着了吗?”

    方继藩想了想:“脑壳有些疼。”

    这理应……算是工伤了吧。

    诸臣此刻:“……”

    可方继藩说的极认真,虽然脑壳这等事,难辨真伪,可是……你不得不信呀!

    弘治皇帝露出微笑,不禁摸了摸方继藩的脑壳:“朕这女婿,脑壳可值百万金……”

    后头的话……连弘治皇帝也不知该说点啥了。

    …………

    码字脑壳疼,给点月票,打赏啥的,滋补一下好不。

    1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