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715.与这个世界的重逢(下)
作者:人间武库      更新:2020-02-13 17:14      字数:2896
热门推荐:
    三个多月前,当大洋洲天顶的那一刀落下,沿海空中的大尖飞船群突然集体向远天集结,而后迅速撤离,飞往南极洲。

    之后一个小时不到,全球27城依然在空中集结的大尖飞船群,仿佛突然失去了指挥控制(情报部门的分析,认为也有可能它们是在为南极洲防御的构建提供牵制),陆续向地面发动了全面进攻。

    大洋洲蔚蓝部队因此不得不紧急回援。包括溪流锋锐留在第三固定探索地的战力,也全部就近出动支援。

    后续战况的惨烈,是韩青禹没有参与和经历的,蔓延全球的大规模死战持续长达四日,蔚蓝各方面军皆付出了惨烈的牺牲,才终于将攻势阻住,同时造成大量击杀。

    四日后,27城残余大尖飞船突然全部撤离,飞往南极洲集结。

    至此,1994年的9月22日,人类抵抗大尖侵略百年历史迄今最关键,规模最大的一战,天顶战争,终于正式宣告结束。

    在这场战争中,人类源能武装第一次毫无保留地展现在全世界面前,即付出了难以想象的巨大牺牲。

    应该说,全人类都付出了无比巨大的牺牲。

    整体超过2000万人殉难。

    这样的牺牲换来的是天顶战争的胜利,珍贵的发展时间,全民信念的复苏,以及战后大量的资源收获。

    数量庞大的源能,死铁,各种源能科学的进步和发现,以及大量各级别的大尖飞行器……

    这其中包括六艘“母舰级”大尖飞船。

    之前大尖入侵对城市的覆盖,每一城,都是由大量中小型飞行器,围绕一艘巨大的“母舰级”飞船构成的。

    在全球27城的最后攻势中,它们最终有六艘母舰,被蔚蓝将士用生命留了下来。

    这对于蔚蓝来说无比珍贵。在已经拥有技术基础的前提下,它意味着,人类几乎必然在源能飞船技术上获得巨大的提升和突破。

    就如同普通世界里,一个国家终于拥有航母。

    这样,也许不久的将来,人类就不会再像这次这样,被踩在头上,堵在地上。天顶将不会再是无奈和屈辱,而会是最激烈的战场。

    甚至想远一点,也许有一天,人类可以杀出穹顶……

    所以这对全人类而言,意义都很重大。

    对远航也是……

    远航所谓“火种计划”,或者说太空避难探索计划,最坚实的基础终于出现了——就是这六艘母舰级大尖飞船。

    数十年没有改变过的坚持和向往,这是第一次,他们距离自己的“理想”这么近,一个近在眼前的,无比珍贵的机会。

    所以,折秋泓其实早就应该离开的。只是因为韩青禹一直昏迷不醒,才耽搁了三个多月。

    她刚替青子做了最后一次全面检查。

    三年多快四年的相处,到此终于要划上终止符。这段时间,溪流锋锐欠了折秋泓好多条命,是好多。

    “怎么了?不用这样的,我又不是去别的多远的地方,别忘了远航早就已经归附蔚蓝了。”

    似乎被留恋和不舍了,清晰的感觉袭来的一刻,情绪突然有些混乱,折秋泓目光转去,经过温继飞,小王爷。

    这两个人确定是知道她的身份的,只是暂时大概还不知道远航准备怎么做。他们当时并没有告诉更多人。

    然后韩青禹本来也已经知道,不过他忘了。

    “所以,以后最好都不要受什么大伤,知道吗?”

    折秋泓看一眼傻愣愣的韩青禹,再缓缓看过站在剑鱼级飞船舷梯上的每个人,“然后没事也不用联系我。”

    折秋泓确实不是那种需要联络感觉的人,她的风格不是那样,这里除韩青禹外的每个人都知道。

    而韩青禹在想,完了,我的脑子看来是没救了。绝世唐门fo

    “但是如果真的有事,告诉我,我一定回来。”折秋泓最后低头,看了一眼胸口的粉色飞蛾胸章。

    然后摆手,独自下了舷梯,向侧面一个在等待她的队伍走去。

    那支队伍里有远航的人,也有蔚蓝负责接待的官员。

    实际远航现在在蔚蓝整个科研系统里的影响力,还是很大的,毕竟在此之前,他们是人类唯一长时间专注“源能动力”研究的组织。

    同时在源能医学方面,他们也走在全人类的最前沿。

    一次头也没有回,折秋泓径直走过去,向前排蔚蓝官员伸手。

    “远航领航人,折秋泓,幸会。”她主动说道。

    …………

    准备迎接溪流锋锐,或者说韩青禹的队伍在正面,相比之下阵势和规模都要庞大很多,甚至太庞大了。

    其中人员构成,包括蔚蓝总部议员,将军,各方面军的代表……包括站在最前排的克莫尔议长,以及两个并排站立,看着有些别扭的华系亚老头。

    “早跟你说不要来了。”陈不饿转头,小声向徐晓红同志嘟囔了一句,“我迎接他?呵呵,臭小子扛得住么?”

    “放心,他好像没什么扛不住的。”

    徐晓红郁闷一声,因为刚才明明就是他问陈不饿,你真的要去么?问了不止一遍。

    因为消息的封锁,他们现在都还不知道韩青禹已经失忆了。

    “chua!chua!chua!”军靴踩在地面上发出整齐的响声,韩青禹走在百人队伍的最前面,面无表情,小心观察这个他完全陌生的世界。

    宽阔的机场,阵列在两侧是蔚蓝战士随着韩青禹脚步的前行逐排拔刀,“chua!chua!chua……“

    一丛丛刀锋,斜指天空。

    韩青禹咬牙撑住了。

    现场除去他们,以及正面的那群人外,远处还有很多人在围观。

    不过还好,蔚蓝没有安排一群小朋友涂红脸颊,举着鲜花,喊“欢迎,欢迎。”

    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温继飞在身后小声开口说:“简陋了,他们应该安排一群姑娘的,各国各色,涂红脸颊,举着鲜花,喊相亲,相亲……”

    “……”韩青禹走过去。

    近了。

    克莫尔议长带领总部议员和将军们,准备迎前。

    可是韩青禹并没有看他……

    看见臭小子知道朝自己走来,陈不饿还是满意的,准备这次严肃点儿,接受敬礼,再回礼。

    但是,韩青禹也没看他……

    走到那个远近看着都最像是一个优秀将领的华系亚老头面前,韩青禹平静伸手,“溪流锋锐,韩青禹。”

    “华系亚方面军,徐晓红。”徐晓红茫然了一下,伸手握手,接上说。

    咦,小红?怎么不是饿了那个?韩青禹心里困惑一下。

    身后温继飞几个在憋笑,故意朝陈军团长眨眼睛。

    一旁的人间无敌转身就走。

    “故意的,臭小子故意挤兑我。呵呵……”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