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十七章:找上门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1-06 09:04      字数:3516
热门推荐:
    蒙建业早就听说甄嘉是个喜欢胳膊肘往外拐的家伙,如今得知内情后,更是打心眼里看不起甄嘉这种人。

    吃着厂里,拿着厂里,却还要厂里当祖宗一样供起来,要是有天大的贡献也行,可偏偏只会打自己的小算盘,却又不敢真正的脱离国营单位的身份自己去闯。

    或许在别人看来甄嘉这类人挺风光,连厂长都那他没办法,可在蒙建业眼里不过是个色厉内荏的怂货。

    所以蒙建业连正眼瞧都没瞧甄嘉一眼,径直的朝着厂办走去,正等着蒙建业反击并借此把事儿闹大,以便争取自己利益的甄嘉突然有种拳头打在棉花团上的无力感。

    因为蒙建业脸上的那种冷漠中带着不屑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那便是对他甄嘉赤果果的无视。

    甄嘉顿觉脸上无光,眼看蒙建业就要离开,于是对着蒙建业喊道:“你不会是心虚了吧,真是如此的话,就老老实实的承认,别成天憋着,把自己给憋出病来。”

    这已经是胡搅蛮缠了,但不明就里的职工们却是哄堂大笑,说实话他们心里也不相信是蒙建业修好的1143船。

    一个成天只会瞎逛的宣传干事,估计连船台是什么样都没见过,怎么可能会修好船?多半之自己给自己往脸上贴金差不多。

    所以这些职工一个个笑得都很开心,大有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意思,只看得贺城和孙宏杰两人脸色极为难看,有心辩解几句,却被停下脚步的蒙建业拦下。

    旋即快步走回来,站在甄嘉的面前,上下打量几下这个约莫三十七八岁,长着一双三角眼,精瘦却健壮的男人,嘴角微微一撬:“我修好就是修好,事实如此,无可争辩,到是甄师傅你,成天跟人说厂子不能再搞造船了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外面那几个乡镇企业的老板给了你多少钱,让你这么听他们的话。”

    “我才没收他们的钱……啊呸~~,我就根本不认识他们!”甄嘉的语气很是气急败坏,可那张脸就跟煮熟的螃蟹似的涨得通红,额头上更是渗出一层的虚汗。

    “你即没收钱,又不认识他们……那你干嘛要气成这样?不会是你睁着眼睛说瞎话吧,啊?甄师傅。”甄嘉话音未落,蒙建业便轻飘飘的丢下一句话,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连甄嘉是什么反应都懒得看。

    至于甄嘉自然是反应大了,然而正当他准备抓着蒙建业继续理论时,忽然觉得周围的气氛变得有些诡异,转眼一瞧,心里不免咯噔一下。

    只见刚才还在嘲笑蒙建业的职工们,此刻正用异样的目光看着甄嘉,或愤怒,或怜悯,或不解,或悲切,总而言之这一刻甄嘉那点仅存的人设算是彻底的毁了。

    职工们虽然老实,但却不是傻子,周边几个乡镇企业开办小造船作坊,以及甄嘉伴着法的跑去捞外快的事,早就不是什么秘密,只是众人从没有把周边的小造船作坊放在眼里,更没想到甄嘉会帮着他们说话。

    结果蒙建业的话以及甄嘉的反应,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明白这里面绝对有猫腻,至于是什么猫腻,稍微动动脑筋就能想得明白。

    “成天鼓吹转型轻工品和副食品,还以为是为了厂子好,结果……”

    “行了,少说两句,怎么说人家也是个技术骨干。”

    “技术骨干个屁,我看都骨干都别人那儿去了,自己的厂子却半点力都不出,还叫什么骨干?让我看申书记的话也不可信,说不定那几个乡镇企业就跟他合伙开的。”

    “少说两句,少说两句,厂办的墙他不隔音……”

    类似的话很快便在职工内传开,听着这些话,甄嘉都快哭了,有心解释,可这事儿是越描越黑,可要是不解释,不出两天自己就没脸再在厂里混了。

    尽管离开奋进厂凭着他的技术不至于饿死,可奋进厂毕竟是正规国营厂,正式工人的身份那还是很吃香的,不到万不得已,甄嘉可不想丢了这个铁饭碗。

    “你们厂长和书记呢?”就在甄嘉呆立海风中,无限凌乱之际,一群人突然闯进了厂办大院,当先的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一脸焦急的抓着一位工人问道:“快带我去见他们!”

    “苗阿伯,鲁阿叔……你们这是……”

    贺城认识来人,正是附近渔村的乡亲,连忙上前,见苗阿伯这群人的阵仗也不禁愣住了,因为苗阿伯和鲁阿叔身后的十几个人,无不是神情沮丧,有几个甚至还不时的哽咽几下。

    “快带我见你们的厂长和书记,快!”苗阿伯也顾不得解释,急急的说了一声,便推着贺城让他带路。

    而此时听到外面动静的焦大林和申达民也停下争执,领着厂领导班子成员来到厂办大院,贺城赶紧告诉苗阿伯来人的身份。

    苗阿伯三步并作两步来到焦大林和申达民跟前,没等说话便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悲戚道:“厂长,书记快救救村里的渔船吧,全都进水了,全都进水了……”

    焦大林一把扶起苗阿伯:“老乡,有什么事咱们起来说。”

    言罢转头看向办公室主任刘浩:“小刘,快去拿几个凳子,再倒几杯水,让老乡们歇歇。”

    “不用,厂长,咱们不累,只求厂里能把村里的渔船修好,我苗阿七代表全村老少爷们儿,求求你们啦。”

    说完,苗阿伯又要下跪,好在焦大林反应快,硬生生把苗阿伯给拉起来,最后还是申达民老成持重,一边跟焦大林扶着苗阿伯坐下,一边开口问道:“老乡,村里的船到底怎么了?您是不是得跟我们说说具体情况,不然我们就是想修也没办不是。”

    “唉,你看我这老糊涂!”苗阿伯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便无奈的叹了口气,将他们海邻村的情况说了一遍。

    原来三个月前,他们村的渔民图便宜,便在邻村新开办的一家小船厂定了四艘木制渔船,本想着新船到手后,趁着洋流变化,出海好好的大干一场。

    结果船刚一出海,船板下就开始渗水,刚开始他们也没当回事,用帆布和水泥进行了封堵,勉强还能使用,可没过几天四艘渔船就开始继续渗水,而且越来越严重。

    这下海林村的渔民们可就急了,要知道这可是他们村吃饭的家伙事儿,如果出了问题整个村都得饿肚子,于是他们便找到那个小船厂,结果发现那个开船厂的老板早就卷着钱跑了,无奈之下他们只能找到奋进厂,希望这个国字招牌能帮他们解决困境。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