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十四章:牛大发了(33)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1-06 09:04      字数:3247
热门推荐:
    “小蒙,你这下可是牛大发了,看到没,就一嗓子,全厂人就都来了。”

    牛晨领着两名工人,牛气哄哄的走过来,看着四周过来围观的众人,一脸的趾高气扬,就好像他才是主角一样。

    蒙建业单手扶额,他只是让牛晨通知几个厂领导,过来看看效果,哪成想这货居然招来这么多人。

    贺城和孙宏杰也被这场面给震住了,长这么大他们还没被这么多人围观过,一个个紧张的直咽唾沫。

    “小业呀,船真的修好啦?”

    随着一声近乎颤抖的苍老话音,苗阿伯拨开人群,打着赤脚奔到蒙建业跟前,先是大量了一番不远处的渔船,这才连喘几口气犹豫着问道:“这才多长时间,你可别糊弄我这糟老头子呀。”

    蒙建业刚想开口解释,就在这时人群中又急步走过来几个人,当先的焦大林还没等靠近便冲着蒙建业大声问道:“小蒙,船修好了吗?”

    “应该是没问题了。”蒙建业连忙答道。

    “什么叫应该没问题?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说那些模棱两可的话,算什么?”急步走来的申达民闻言脸色一沉,说得那叫一个义正辞严。

    听得焦大林脸色也是变了数遍,可看看走在中间的连副县长,焦大林还是把想说的话给咽了下去,转而冲着蒙建业使了个眼色,便指着连育才介绍道:“这是县里的连副县长,今天特意过来察看渔船受损情况的。”

    蒙建业不是傻子,从厂长的眼色语气以及书记的态度便感觉到,三者之间关系的微妙,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就在赶来露天船坞的路上,申达民借着介绍奋进船厂党政思想方面工作的机会,把修船的一些基本常识也跟连育才说了不少。

    连育才能做到副县长的位置上,那也是多年熬出的狐狸,如今蒙建业等人几个小时修好船的消息早就传到他的耳朵里,再加上申达民的日常科普,连育才只听了几句便心中明了,原来需要两三天的工作量,奋进厂的几个普通工人用几个小时就搞完了。

    这让经过特殊时期的连育才不禁联想到那几年“大干”、“快上”的盲目年代,脸色便不禁沉了下来,直接冲焦大林问了一句很玩味的话:“你们厂的历史遗留问题解决的怎么样了?”

    焦大林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呀,申达民想借机对连育才提出所谓的转型问题,以求得县里的支持,可有没有充足的理由,便借着蒙建业这次快速修船的机会,先打一剂预防针。

    因为只要稍懂修造船知识的人都知道,以现有的技术水平,想把一艘船底渗水的渔船完全修好,至少也要两三天的时间,几个小时简直天方夜谭,所以只要蒙建业的船砸了锅,那就等于让申达民握了一把刀子。

    然而让焦大林郁闷的是,明知道申达民的用意,他却没有半点办法,难道要批评申达民向副县长普及修造厂的基本常识?要是真这么做了,焦大林敢保证,挨批的绝对是他这个厂长。

    所以他除了指望蒙建业没骗人之外,只能跟连育才打哈哈。见厂长是这般态度,一项以工作严谨著称的连育才的脸色能好那才叫见鬼呢。

    别说得了焦大林的暗示,就算没得到蒙建业也得为焦大林说话,谁让申达民没来由的就像他开炮,蒙建业可不觉得自己是可以任人随意揉捏的面团。

    于是蒙建业根本就没看申达民那张故作严肃的老脸,而是冲着焦大林微微一点头,便对着连副县长中气十足的说道:“请各位领导放心,经过我们的技术改良,创造出全新的橡胶捻缝工艺,不但可以完全修复因拼疏漏而损毁的船只,而且将工作效率提高了数倍,几位领导请看这边,这是橡胶捻缝工艺的核心,6712腻子,是用……”

    蒙建业指着桶里剩下的腻子便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起橡胶捻缝工艺的具体细节和操作步骤,听得面前的三位领导都懵逼了。

    特别是连育才,还以为面前的年轻人说些不痛不痒的官面话,然后在放几个假大空的口号,结果人家一上来就开始抖干货。

    一样一样的听下来,连育才除了那种虽不明但觉厉的飘忽感外,也渐渐觉得自己似乎有些先入为主,毕竟人家是有真材实料,在没有了解具体情况前就下结论实在是有违实事求是的原则。

    于是连育才是越听神情就越畅然,就好像大热天吃了一大片冰镇大西瓜一样,酣畅的都想叫。

    申达民一看连育才的变化,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他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蒙建业会来这么一套,直接用真材实料讲解修理的过程,别说是一向看重工作实效的连育才,就连他这个船厂老干部都有些听傻了。

    “说了那么多,有什么用?耍嘴皮子谁都会,有本事把船推进海里试试,不比满嘴跑火车强!”

    就在申达民心里忐忑之际,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句,紧接着围观的众人便开始起哄附和,申达民先是一怔,旋即嘴角微微抿出一丝弧度。

    同样抿嘴偷笑的还有人群中的甄嘉,刚才喊话的就是这位仁兄,本来刚过来的时候,甄嘉跳出来刷存在感的,可却让几位领导抢了先手。

    甄嘉也不懊恼,而是迅速改变计划,准备让蒙建业他们出个大丑,要知道领导里可有个副县长,如果在县领导面前丢脸,蒙建业就算能耐再大,也得灰溜溜的滚出造船一线。

    特别是当他看到蒙建业客串讲解员,开始口若悬河的介绍维修情况后,就更加笃定自己的想法,因为他坚信,只会放嘴炮的蒙建业一定是心虚船的维修质量,负责干嘛要说得那么起劲儿,所以瞧准时机,就喊不犹豫的喊了一句。

    申达民不知道甄嘉是始作俑者,不然绝对会给他点个大大的赞,因为他觉得蒙建业是在打嘴炮,于是在众人愈发汹涌的附和下,笑得异常的和蔼,然而下一刻,申达民的笑容就僵在脸上,只见蒙建业拿着大铁锤起哄的人群晃了晃:“大家伙不说,我也要放船给大伙儿看看情况,既然你们先提出来了,那就睁大眼睛瞧好喽!”

    说完抡起大铁锤,就把渔船的格挡打飞。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