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十九章:“假师傅”的真本事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1-06 09:04      字数:3389
热门推荐:
    “你怎么来了?”一见是甄嘉,牛晨瞬间便瞪起牛眼,一脸的不善。

    相比之下,甄嘉却淡然的多,不紧不慢的点上一支烟,深吸一口,方才瞥了牛晨一眼:“这里又不是你家开的,你能来,我怎么就不能来?”

    “我来是因为橡胶捻缝做得好,你能比嘛?”牛晨不忿。

    “能不能比,你自己不会去看?只要你不是瞎子就应该明白,这些日子咱们两个班组谁好谁差早就一目了然。”

    “你……”牛晨还想说什么,可憋了半天,除了跟之前的贺城一样憋得脸红脖子粗外,愣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没办法,自从甄嘉舍掉脸面去跟蒙建业求教橡胶捻缝的工艺后,其所带领的班组就跟开了挂似的,一路狂拽酷炫的就把牛晨的班组给碾压成渣。

    以至于牛晨见了蒙建业都会抱怨他为什么把橡胶捻缝全都教给那个“假师傅”。

    蒙建业每次也就是左耳朵听,右耳朵冒,人家甄嘉真心实意过来讨教,他还能甩脸子把人赶出去不成,更何况橡胶捻缝工艺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不传之秘,教也就教了,权当结个善缘。

    至于效果,那便是在无意间形成甄嘉与牛晨两个班组的竞争,反而让渔船的维修效率提高了两三倍,所以蒙建业就更不把这事儿放在心上。

    可既便如此,甄嘉的突然出现还是让蒙建业有些意外,正准备问下情况,甄嘉却越过牛晨直接来到蒙建业跟前,先酷酷的拿了根烟递给蒙建业,被拒绝后也不在意,而是自顾自的将烟别再耳朵上,这才语气淡然道:“电工方面交给我吧,应该没问题。”

    “怎么哪里的热闹你都想参合一下,还应该没问题,船用电力玩得转嘛你。”蒙建业还没答话,牛晨就抢先跳出来,直接开怼。

    这已经是两人的见面常态了,班组间的竞争,让两主事人见面不互怼几下,都觉得浑身不自在。

    甄嘉连牛晨的正眼都不瞧上一下,把嘴边的烟蒂吐到地上,用脚狠狠一踏,就仿佛踩在牛晨的大圆脸上一样,还用力的扭了扭:“我玩不转,那你个牛粪二蛋儿就能玩得转?”

    “那是当然,船电我也搞过!”

    “可以,待会儿咱们就找几个配电设备好好掰扯掰扯,谁不会谁就是孬种。”甄嘉也不含糊,直接来硬的。

    这下牛晨有些坐蜡了,他是搞过船电不假,可那都是一百吨以内的小船供电,充其量就是接几个线,根本没啥技术难度,要是换成复杂的配电设施他牛粪蛋儿再厉害,也要抓瞎。

    可就这么认怂显然又不是他牛晨的性格,于是干脆耍无赖:“搞电算什么本事,有难耐跟我比液压系统,接管、泵油还是传动,你随便挑。”

    甄嘉都没等牛晨把话说完,就直接把他给无视,只跟蒙建业自顾自的说道:“我刚进厂时的本职是电工,因为我的师傅就是电工,他老人家是被当做臭老九下放到堪东,后来奋进厂筹建又调到这里来。

    我跟他学了三年的船电和一年的船舶修造技术,所以严格来说我应该是个电工,只可惜奋进厂一头扎进了水泥船这条不归路,对船电的要求并不高,久而久之我三年的船电没怎么用上,反到是一年的船舶修造技术成了立足的本钱,想想也挺有意思的。”

    嘴上说着有意思,可甄嘉的脸上却带着难以言喻的苦笑,蒙建业这些日子也跟这位“假师傅”有过几次接触,知道甄嘉是个很爱面子的人。

    做人做事就讲究个有里有面儿,要不然他和甄嘉无仇无怨的,却偏要针对自己,就是因为1143船的事让他很没面子。

    至于之后主动找上门讨教捻缝工艺,也是因为时候自己没有特意针对和打压他,让他保存了脸面,觉得有些过意不去,这才过来化干戈为玉帛。

    总而言之,这位“假师傅”的思维逻辑比孙宏杰还要操蛋,不过抛开这些操蛋的奇葩三观,甄嘉的自身能力还是很出众的,至少牛晨这个技术狂就没有人家甄嘉吃得透。

    蒙建业原先还以为甄嘉之所以能快速的吃透技术,是因为他自身的领悟能力强,说白了就是有天赋,直到今天他才搞明白,原来除了天赋外,甄嘉还有个好师傅。

    “那位老师傅还在咱们厂吗?”

    “还在!”说着伸手指了指厂东边的山丘:“就埋在那个山坡上,他说他搞了一辈子船,死了也要守着这片海,好看着他的徒子徒孙造出万吨巨轮,扬帆出海。”

    刚听到“还在”,蒙建业不禁满心的兴奋,顶着臭老九的名头那都不是一般人,很有可能是某位大牛,若是能得到他的帮助,清淤船的事绝对会事半功倍。

    哪成想甄嘉这货说话大喘气,直接就把自家师傅给说死了,这让蒙建业很有种想揍人的冲动,可当他听到最后,却又莫名的震撼。

    无论那位大牛曾经的遭遇如何,他的那颗赤诚的心却从外改变,哪怕是死了,也要静静的守着这片海,看着后人完成他未尽的夙愿。

    这就是奉献的一代,无怨无悔,死而后已!

    “这就是你为什么接私活的原因吧!”蒙建业忽然意识到什么,忽然开口问道。

    甄嘉却有些所问非所答:“拨乱反正后,我才从师傅的家人哪儿得知,他老人家以前是某大学船舶专业的教授,名声很大,我作为他的徒弟,不想给他老人家丢脸。”

    蒙建业明白了,点点头:“那行,电工的事儿就交给你了。”

    甄嘉没说什么,只是认真的点点头。

    “我还想去宿舍找你们呢,没想到都在这儿呢。”就在蒙建业跟甄嘉敲定电工的事情之时,孙宏红领着一位梳着两个麻花辫的文静少女来到众人面前,旋即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初中同学,叫任霞,现在正在汉鄂船舶学院读书,这次放假回来便来咱们厂实习,听说要造清淤船,就跟过来看看。”

    话音未落,孙宏红便冲着蒙建业一伸手:“快把你那鬼画符的施工图纸拿过来,让人家专业人士把把关,我可告诉你,任霞可是他们班绘图课的第一名。”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