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十九章:一张虎皮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1-09 17:59      字数:2513
热门推荐:
    唐琛身心疲惫的依偎在房间的木板床上,隔着白色的蚊帐,看着窗外如海一般湛蓝的天空,苦笑着叹了口气,这都叫什么事儿呀!

    作为桂省,G市旅游部门的党办主任,竟然被委派到各地考察和接洽船舶订购事宜,这事儿怎么看怎么不靠谱。

    或许有人说,船舶这种大型的固定资产,负责采购的应该是个美差才对,怎么唐琛跟死了亲爹一样,满脸的不愿意?

    这就得从桂市5月时的一起涉外风波说起了。

    作为举世闻名的旅游胜地,G市以独特的喀斯特地貌和风景如画的山水享誉全球,令中外游客趋之若鹜。

    其中不乏风云一时的各国领导人。

    特别是自打中美关系正常化以来,来华访问的西方领导人更是将G市定为访华的必经一站。

    而中方对此也很上心,因为乘船顺江一路游览下去,不但可以领略两岸独特风光,更能在轻松惬意的氛围中敲定不少在谈判桌上难以解决的重大国际问题。

    就比如说七十年代末接待新加坡总理***,双方便是在游览江上美景时定下吸引新加坡投资的基本基调。

    正因为有这层缘故在,G市旅游部门下属的船队便成为极紧要的存在,不但要承担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待任务,还要应对身份紧要的外宾,所以不出事则已,一出事那就是顶了天的大事。

    而5月份那场风波便是顶了天的大事。

    因为负责接待卢森堡首相皮埃尔堆尔纳游览江景的船突发故障,无法正常行驶,而作为备用船舶2号游船也莫名其妙的中途熄火。

    接连两艘船全部抛锚,而剩下的船由于设施及环境原因,无法承担接待外宾的任务,于是整个负责接待卢森堡首相的G市相关人员集体抓瞎。

    好在当时的一位外事干部极为激灵,跟负责首相的国务秘书一番沟通,将首相原本游览江景的形成改为参观喀斯特溶洞这才避免了一场不必要的外交尴尬。

    然而接待外宾的事虽然过去,但上级对G市的表现却提出严厉的批评,说来也是,如果没有那位外事干部的灵机一动,卢森堡首相依旧按形成游览江景,那丢得可不是G市的脸,而是整个国家。

    于是乎G市向中央及省里做深刻检讨的同时,也做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决定——换新船!

    唐琛就是在这个大背景下,被临危受命到各地船厂考察和接洽船舶订购事宜的,至于为什么选他,G市党委考虑的自然是是充分的,因为唐琛在担任旅游部门党办主任前,就是船队某型船的船长,对游览用游船的业务知识非常熟悉。

    G市党委如此界定,唐琛就算再不愿意借这个烫手的山芋,也要捏着鼻子担下来。

    等唐琛正式进入角色后,却发现这颗烫手的山芋竟然比想象的还要滚烫,因为G市列出的建造指标实在高得吓人,特别是在船舶上的设施和舒适度上还提了及其严苛的要求,如此也就罢了,在交付时间上也定得令人抓狂的一年。

    因为丹麦女王明年十月中旬访华,G市听说已经在女王参访的候选地点之中,为了有备无患,G市党委已经下了死命令,务必要把这才接待工作做好。

    唐琛都快疯了,如今已不是他懂不懂行的问题,而是G市党委的要求实在太苛刻。

    一年的工期,或许盖房子勉强能做到,造船,简直做梦,设计要不要时间?出图纸要不要时间?放样要不要时间?建造要不要时间?舾装要不要时间?最后的系泊和测试要不要时间?

    几项工序加在一起,好家伙,两年能完成就算奇迹了,这还没包括豪华和舒适两个硬指标,若是都算上的话两年的时间都挡不住。

    正因为如此,唐琛还没等离开G市就把这次形成定义为“苦旅”,事实上也正如他所料,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他从位于长江的汉鄂,再到靠近出海口的金陵、中都;进而北上去了旅大、津门、鲁岛,大大小小二十几个船厂,结果没一个承接的。

    就在他四处碰壁,有些走投无路时,一位在火车上认识的汉鄂船院教授告诉他南方的LH市的卓越造船厂对内河船舶很擅长,可以去哪里看看。

    于是唐琛便星夜南下,刚抵达LH市便拿着介绍信跑到卓越船厂,结果还没说上几句话就吃了闭门羹,理由是卓越船厂在接待外宾,领导都忙,让他改日再来。

    无奈之下唐琛只能先在市招待所住下,等待那个所谓的“改日”!

    “希望卓越厂能解决这个棘手的问题吧!”

    想着那天在卓越厂船台上看到的热闹的生产场景,唐琛崩溃的信心稍稍恢复了几分,于是便望着窗外湛蓝的天空半是感叹,半是祈祷的嘟囔了一句,旋即便打了个哈欠,就准备睡上一觉。

    结果他的眼睛刚闭上,正准备跟老婆在梦里相会时,房间的门便被“咚咚~~”的敲响,被打扰美梦的唐琛满脸的不情愿,连G市本地化都冒出来了:“那个哦?”

    然而门外的人似乎没有听见,依旧咚咚的敲门,唐琛的起床气也消了几分,见没人回应,只能胡乱套上衣服裤子,跑到门口打开房门。

    结果一位长相斯文,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色中山装的青年,笑着向他伸出手:“您好,我是奋进船厂厂办干事贺城,听说贵市想订两艘内河游船,我们厂得知后极为重视,特意派我过来跟您见见面,不知……”

    一听是船厂的,唐琛的跟老婆私会的美梦立即就醒了,连忙客气得把贺城让进屋子,亲自倒上两杯水,热情的递给贺城一杯,这才有些困惑的问道:“真对不起,我对临海不熟,所以只听说过卓越厂,这奋进厂……”

    “没听说过很正常,我们厂以前主要是承接军用船舶建造的,民船这一块做得很少,所以知名度没有卓越厂那么响亮,这不?就在半个月前,我们还接了堪东水警区四艘清淤船的订单……”

    蒙建业和焦大林还在想怎么用海军这张虎皮,结果人家贺城想都不想直接把虎皮给披身上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