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六十六章:屋漏便逢连夜雨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1-12 17:16      字数:2860
热门推荐:
    是的,自以为神来之笔的宋革廷,在山下林三郎眼里就是个“马鹿”。

    要知道卓越厂淘汰的那批船舶加工设备,尽管是五十年代的产品,但保养的却很好,都不用刻意的维护,只要换个地方就能重新投入船舶的生产序列之中。

    这要是在RB,必然是转给有意接手的其他船厂,最不济也是要公开拍卖,绝不会脑袋一热做所谓的折价冲抵。

    宋革廷并不知道山下林三郎私下对他的评价,此刻他早已离开了办公桌,背着手一脸怒气的在邹波跟前走来走去:“三车间的人简直是胡闹,一台铣床才值几个钱?为了这点东西,把人家山下先生惹恼了怎么办?电视机生产线还没拿到手,三车间的人就这么不顾全大局,简直无组织无纪律!”

    恼怒的咆哮就差把办公室的天花板给掀开了,其实事情真要论起来也不怪卓越厂的三车间,因为就连他们自己都没想到,随着邹波闲逛的山下治三郎看上了他们车间唯一的一台立式铣床,并为此开出两万美金的求购价。

    一直陪同RB人的邹波自然没得话说,当即就去找三车间的车间主任商量山下的求购事宜,结果让他没想到的是,三车间的车间主任一听就炸了。

    要知道那台立式铣床不但是他们车间唯一的一台,也是整个卓越厂仅有的一台,主要用于船用螺旋桨叶面的精加工,说是卓越厂赖以生存的命根子都不为过。

    别说是两万美金,就是二十万,二百万美金也不能卖。

    于是结果可想而知,邹波被三车间的车间主任痛骂一顿不说,还连带着山下林三郎一起给哄出了三车间。

    如此也把山下给惹恼了,他就是提出个求购意向,你们不卖就不卖,用得着大吵大嚷的撵人嘛?

    于是便扯着邹波就是一通的抱怨,说道气急处更是威胁要考虑两家企业的合作事宜,言外之意就是有可能不会把电视机生产线卖给卓越厂。

    邹波一听就急了,他里外不是人到是小,若是因此把电视机生产线给搞泡汤了,那宋革廷不得把他的皮给扒了,于是在安抚完山下后,立即跑到厂办,来找宋革廷汇报情况了。

    电视机生产线即是宋革廷期望的进身之阶,也是他不容人触犯的逆鳞。

    哪怕是被称为卓越厂生产顶梁柱的三车间的车间主任也不行,在发了一通脾气之后,宋革廷果断拿起办公桌上的电话,叫通厂人事处,不容置疑的说道:“立即把三车间的车间主任的职务给我撤喽……”

    ……

    三车间车间主任被突然撤职,一下子在卓越厂引起了轩然大波,而与此同时,身处卓越厂的蒙建业等人却没时间去看热闹,因为他们如今遇到了一个更大的波折。

    就在一个小时前,刚刚在卓越厂三号招待所安顿下来的刘浩就接到由奋进厂转发过来的电报,只看了几眼平日了沉稳有度的刘浩,就变得慌乱起来,连忙把蒙建业几人叫道自己的房间。

    把电报的内容给几人一看,无不是多云转雨,愁眉不展。

    原来在G市进展顺利的焦大林突然被G市要求提供游船建造的相关设备情况资料,以便他们建档保存。

    这个要求并不过分,甚至还很常规,但问题是焦大林上哪儿提供奋进厂的资料?

    难不成要把几个起重葫芦,和厂房里那几台不知道几手货的老机床给拿出来?估计真要这么干的话,人家还没等存档,他们就得被赶出G市。

    于是焦大林只能用一个“拖”字诀来应付,G市的人又不傻子,很快就发现不对,随即就把唐琛单独叫去询问情况。

    也幸亏唐琛对蒙建业所说的平台有着十足的信心,没有把奋进厂的老底给抖出来,可饶是如此G市还是对焦大林等人产生怀疑。

    眼见G市这边有意疏远,焦大林那叫一个急,赶紧向奋进厂拍电报,希望厂子那边能一起想想办法。

    奋进厂不是没找到办法,关键是人卓越厂已经把设备抵给了RB人,难不成要从RB人的手里给抢回来?

    拜托,这可不是抗日战争的那个时候,现如今RB的投资对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很重要,正因为如此,RB客商每每都会成为企业和政府的座上宾。

    至于宋革廷这类哈日的干部亦不占少数,真要去虎口夺食,估计RB人还没怎么反应,宋革廷之流就能用大帽子扣死你。

    “软的不行,来硬的还不行,真是屋落偏逢连夜雨呀,之前在车里商量的全都废了,让我看实在不行咱们就继续承接渔船维修,别造劳什子的游船,耗神耗力的有什么意思?”

    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牛晨第一个就沉不住气了,房间内的几个没法怼,就干脆冲着游船开怼。

    蒙建业几人都没制止,到得如今,谁心里没有点怨气,只不过他们不像牛晨那般心直口快,心里不舒服就怼出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牛晨终于怼累了,靠在床头开始唉声叹气,眼见场面就这么冷清下来,作为屋里职务最高的刘浩就不能再沉默了,于是将手里的烟屁股按在烟灰缸里,这才慎重的开口:“我的意见是还是以拿下G市的游船订单为主展开工作,下一步我准备去趟堪东水警区,看看从海军那边能不能获得些帮助,小蒙,你看要不要跟我去一趟。”

    被问到自己头上,始终沉默的蒙建业也知道这时不说点什么也不行了,于是吸了两口手上的烟缓缓开口:“我同意刘厂长以订单为主的意见,所以我觉得咱们还是兵分几路,刘厂长去水警区,老牛回厂动员其他人一同想办法,至于我和小秋就先留下来,看看能不能有所转机。”

    其实无论是刘浩还是蒙建业所说的都是不是办法的办法,因为每一个有实现的可能,卓越厂这边不说了,奋进厂那边更是如此,至于水警区……如今铁公鸡一般的海军又能指望多少?

    可这道理明白是明白,但就这么干等着什么都不做,必然会遭到厂里其他领导的质疑,所以就得明知不可为也要为上一为,不然日后落得埋怨会更麻烦。

    刘浩是从基层一级级爬上来的,这里面的事情可谓是一清二楚,能同时在三个方向上展开工作,就算办不成厂里的其他领导也说不出啥,于是沉吟了一下:“行,那就这么办吧!”

    ……

    第二天下午,刘浩和牛晨乘车离开了卓越厂,看着吉普车消失在视线之中,蒙建业把吸剩的烟头扔到地上踩灭,旋即从怀里掏出一份用牛皮信封封好的一封信,在手上拍了拍,便冲着梁明秋道:“走,咱们给RB人送信去!”

    “小业,这能行吗?”梁明秋有些踟蹰。

    “行不行试了再说,成了咱们就赚到,不成又少不了一块肉!”蒙建业风轻云淡的回了一句,便拍着手里的信,大摇大摆的朝着一号招待所走去。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