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七十七章:解决大问题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1-20 17:30      字数:2422
热门推荐:
    焦大林不止是火烧眉毛了,全身都快烧着了。

    没办法,他们奋进厂的老底还是被人家G市给拆穿了,对此焦大林既感到悲哀,又觉得无奈。

    要是奋进厂的设备进再先进点儿,第一时间提供给G市存档,也不至于让G市产生怀疑后,又派人到奋进厂去了解情况。

    结果奋进厂就跟上了照妖镜一样,一下子就原形毕露了。

    万幸的是G市有一位海军转业的领导,焦大林发动还在海军的关系,跟这位领导取得了联系,再加上前去了解情况的G市工作人员也汇报了关于奋进厂承接海军清淤船的修造情况。

    在这两项利好的作用下,焦大林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是保住继续与G市商讨的机会,但也仅此而已,毕竟G市内部取消与奋进厂合作的呼声是越来越高,所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奋进厂的所谓的机会是越来越渺茫了。

    与之相比,带着焦大林等人返回G市的唐琛就没那么幸运了,由于奋进厂的情况被捅出来,唐琛瞬间就被扣上玩忽职守的帽子,直接就被从党办副主任的位置上撸下来,降为某干休所的副所长。

    得知这个消息的焦大林说不愧疚那是不可能的,于是当天晚上带着贺城买了礼品去唐琛家探望,结果门还没进就被唐琛的老婆给捻了出来,连带着那些礼品也一并扔到路上。

    无奈之下,焦大林只能顺着唐琛家的门缝塞了两百块钱和二十斤全国粮票,算是聊表慰问,便带着贺城返回招待所。

    直到刘浩发来了关于准备接手卓越厂淘汰设备的电报,事情才有所转机,不过这一次焦大林却没有心急,因为他很清楚,G市的耐心已经快被他耗光了,仅靠一封电报说明不了什么问题,除非把实锤砸上去,否则根本得不到G市的赞同。

    所以焦大林便就安下心来等实锤,结果这一等就是一个多星期,也没见到实锤的影子。

    这下焦大林也不淡定了,因为就在几天前那位海军转业的G市领导已经明确告诉他,已经承受不住市里的压力了,如果下周还拿不出能说服其他领导的东西,就建议焦大林他们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一听这话,焦大林当时就急了,一方面恳请哪位领导在拖延几天,另一方面跑到电报局向奋进厂连发三封急电,与此同时命令贺城死守电报局,一旦有奋进厂的来电、来信立即拿回来。

    就这样又过了三天,眼看那位海军转业的G市领导给的“最后通牒”就到到期,焦大林也坐不住了,也跑到电报局跟贺城一起守着。

    不过守着归守着,可他也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所以昨天晚上他就跟贺城把行李收拾好了,实在不行回去就回去吧,全当这次是个教训了。

    想着有的没的,焦大林不知不觉把手里的烟抽完了,准备在拿一根接着抽,却不成想早上带出来的那包烟已经被他抽完了,于是便想着去旁边的供销社买两包烟,可还没等他迈步过去,贺城便从邮电局里急匆匆奔出来,边跑还边叫:“来了,来了,厂长,信来了!”

    一听信来了,焦大林的烟瘾登时就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赶紧转身从贺城手里拿来封厚厚的信,拆开一看,里面各式设备的照片和附带的详细说明,以及后面的情况说明材料,焦大林立即哈哈大笑:“真是及时雨,及时雨,解决了大问题呀!”

    ……

    “你们的材料我们看了,也跟我们派到临海的干部确认了,情况的确属实,不过我们市委还有些疑虑,你也知道接待外宾的船,每一个细节都要严格要求……”

    两天后,那位海军转业的G市领导再次把焦大林叫到他那里去,刚一落座,就一通官腔,把事情说得很严重。

    这要是一般人,早就被市领导的威严和话语给吓破胆了,慌张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可焦大林是什么人,在海军时就是成了精的老狐狸,G市领导的这几句官腔哪里能唬得住他?

    于是耐着性子把话听完后,焦大林连忙诚恳的点点头:“领导说得对,***都教导过我们,细节决定成败,船舶看似钢筋铁骨,可要是不注重细节,也是要吃大亏的,所以我们厂大到整体部件,小到一块钢板都要严格把关。

    所以这两天我接连考察省里的柳风钢铁厂,明晨柴油机厂还有东林仪表厂,觉得他们的产品无论是质量还是性能都非常好,于是立即跟厂里商量一下,觉得两艘游船的钢板、柴油机、仪表等设备就由这几个厂提供。”

    说着焦大林打开自己的“上海”牌的黑色公文包,拿出一份由他亲自起草的货物求购意向书,递给办公桌后的G市领导。

    结果文件的G市领导随手翻了翻,原本一丝不苟的冷脸,终于露出几分真诚的笑意,旋即把文件放到桌上:“这没想到,我们省的几个重点企业都在你们的采购名单上,看来省里这几年狠抓工业的政策很有效呀,连你们这种专门生产军品的船厂都能看上它们的产品,就是很好的说明呀。”

    焦大林真的很想说,不订你们省的工业原材料,你们G市的船还能在我们厂造吗?

    然而这话焦大林只敢心里想想,却不敢说出来。

    没办法这年头地方保护主义实在太强,G市把奋进厂的老底都捅穿为什么还要给机会?不是G市不想找其他船厂,问题是其他船厂除了觉得G市定的指标高不划算,更重要的是G市的船必须要用所在省出产的工业原材料。

    各地船厂那个船厂在本地没有几个上下游的固定供货单位,合在一起都是当地的香饽饽,外地厂根本插不进来。

    G市所在省想借着G市建造游船之际,拉动省内工业经济的意愿自然是遭到外地传统船舶供应厂的抵制。

    结果挑来挑去,也只有奋进厂这个毫无供应厂的小船厂还有达成省里的意愿可能,所以这事儿才可能一拖再拖。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