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八十章:杀鸡儆猴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1-20 17:30      字数:2459
热门推荐:
    然而孙宏杰和甄嘉用于100小时耐力测试的串联双层减震器却将固定的橡胶衬垫的钢板折成了方正的直角锐边,短时间的发动机运行还好说,时间一长,持续的震动便会使橡胶衬垫出于长期的膨胀缓震状态。

    势必会跟方正的直角锐边的钢制固定件儿产生相互挤压的破坏力,从而导致材料特性更软的橡胶出现破损,裂纹直至彻底报废。

    这方面蒙建业在减震器前期设计过程中不止一次强调过,孙宏杰和甄嘉也都遵行的很好,可怎么几天不见,就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呢?

    这事儿说来挺扯淡的,清淤船试验之后,两人就有点膨胀了,觉得自己那两把刷子把减震器弄得更好一些,特别是造型,不搞得横平竖直,具有工业美感,哪能对得起他们俩那颗都快飞到外太空的雄心。

    于是就背着蒙建业把钝角工件儿,拉成了横平竖直,孙师傅哪里知道两人的猫腻,还以为是例行改进,照这图纸就做了,哪成想一上试验台,立马就现原形了。

    “扣半个月工资,年终福利取消,上报厂党委,全厂通报批评!”

    听完两人的说辞后,蒙建业的脸沉得都快滴出水来,沉默了良久,终于说出处理决定,一听这话,梁明秋和牛晨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如犯错小学生一般低着头的孙宏杰和甄嘉更是诧异的抬起了头。

    没办法,这个处分实在是太严厉了,更让他们意想不到的是,如此严厉的处分竟然是从平日里嘻嘻哈哈的蒙建业嘴里说出来,这让他们都有些恍惚,眼前的人真的是他们认识的蒙建业嘛?

    “小业,这个处分是不是……”

    梁明秋看了看委屈的孙宏杰,想开口劝劝,可他的话还没等说完,就被蒙建业伸手拦住:“这事儿没得商量,工作台上无小事,一丝一毫须认真,要是都跟他们两个一样想一出是一出,还造什么船?”

    话音未落,蒙建业便转身离去,只留下几个人呆愣愣的站在原地,面面相觑了良久,孙宏杰终于一巴掌拍在工作台上,气咻咻的吼道:“老子不受这份罪了,这就回家告诉宏红,别再搭理那条白眼儿狼。”

    说完红着眼睛也跑出去了,甄嘉颓丧的狠吸了两口烟,冲着梁明秋和牛晨抱歉的点了点头:“我去劝劝他。”便急急的追了出去……

    ……

    处分的决定下的很快,瞬间便在奋进厂里引起了轩然大波,这倒不是处分的力度,而是被处分的人。

    谁不知道孙宏杰是蒙建业的死党,成天以蒙厂助大舅哥自居,靠着蒙建业在厂里说不上横行无忌,也算没人敢招惹的人物。

    至于甄嘉,更不用说,那是奋进厂上一代的技术支柱,尽管在渔船维修时,形象力稍微下降,可清淤船后又重新证明了自己,如今也是厂里机电方面的大拿,一般人捧臭脚还来不及,自然不敢得罪。

    就是这样两个要背景有背景,要技术有技术的知名牛人,却被蒙建业一句话全厂通报批评,这如何不让全厂为之震惊。

    “真没想到孙麻杆儿和假师傅也有今天!”

    “可不是嘛,看着他们牛气哄哄的,不知道的还以为厂子是他家开的呢。”

    “说的没错,尤其是孙宏杰那孙子,成天仗着有个漂亮妹妹就跟什么似的,结果看到了吧,人家蒙厂助根本就不吃那一套。”

    “谁说不是呢,唉,我听说蒙厂助这回可动真格的了,游船建造期间谁要是还跟以前一样吊儿郎当,全厂通报批评都是轻的。”

    “真的假的?”

    “当然是真的,我大表姐就在厂办,开会时他都听到了,焦厂长已经授权了,连孙红杰这个大舅哥蒙厂助都六亲不认,就别说咱们这些小虾米了。”

    类似的发酵议论在厂子各处不约而同的上演着,有幸灾乐祸的,有摇头同情的,当然也有消息灵通之辈暗自通气的,只不过他们的这次通的气有些让人忐忑,因为那句蒙厂助动真格六个字听着就让人瘆得慌。

    没办法,类似孙宏杰和甄嘉这种并不严谨的工作态度,在奋进厂可谓比比皆是,这倒不是因为奋进厂职工都是吊儿郎当的盲流,而是国企固有的思想僵化,以及大锅饭、铁饭碗带来的必然弊端。

    干多干少都一样,升职提拔看资历工龄,工资福利万年不变……

    种种固化的企业形态,让奋进厂就跟封闭生了锈的发条一样,始终沿着固定的路径越转越艰难。

    特别是游船开工之后,这种弊端就更加明显,先是工人们对壳、舾、涂一体化的抵制,因为这种模式让他们的施工难度增加不说,还连带着对工人素质的要求也提升了一大截,使得不少人心存不满。

    其次是厂里内部拉帮结伙想象严重,他们不已工作为中心,脑子里装的都是今天斗谁,明天拉谁的狗屁倒灶,严重影响游船施工。

    最后就是消极怠工,人浮于事,这些人占绝大部分,你要是批评他两句,他的嗓门儿比你还大,说急了,直接丢下一句:“厂子又不是你家开的。”直接拍拍屁股走人,他比你还硬气。

    当然这些弊端可以通过效益与工资挂钩来解决,可问题是奋进厂的效益只能说稍有起色,充其量只能勉强维持基本的运转,而效益与工资挂钩首先就得在基本工资外设立可升可降的绩效工资。

    是的,你没看错,是基本工资之外,因为职工的基本工资是国家指定的,在政府人事部门备案,并按照资历、职务与工龄由国家按照企业上缴利润的比例回拨企业固定发放,利润不足由国家出资补齐,容不得半点逾越。

    而绩效则完全由企业负担,操纵的自主权也更大,但前提是企业自身必须有钱。

    奋进厂只能说刚刚有起色,远算不上有钱,根本负担不起全厂三百多人的绩效增加款,既然经济手段行不通,那怎么办?蒙建业给出的办法很简单,那就是杀鸡儆猴!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