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百零九章:铁血女汉子(第四更,求订阅)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2-01 10:01      字数:2593
热门推荐:
    被焦大林这么一说,尚光荣也只能尴尬的笑了笑,这才不太确定的说道:“想要彻底解决……可能……可能要换焊接设备!”

    “换焊接设备?什么设备?”

    “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尚光荣是咬着牙把这组专用名词说出来的。

    这不是尚光荣故作矫情,实在是在当下的中国造船业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还是个新鲜玩意。

    虽说中国60年代就已经掌握了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和核心技术,相关的设备也可以自行生产,可由于种种原因,这类在造船领域效率极高的焊接技术并没有在整个船舶工业完全推广。

    只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大型造船厂才掌握这项技术,也正因为如此,导致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的相关设备的研发与生产受到了极大的限制,跟国外的同类设备相比变得越来越没有竞争力。

    尚光荣查找焊缝裂纹的解决办法真的是下了很大功夫,要不然也不可能找到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这个奋进厂从来没接触过的焊接技术。

    可也正因为如此,尚光荣始终拿不定主意,不是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不够好,而是相关的设备实在太贵了。

    没办法,国产设备不给力,就只能靠进口,而进口的设备价格昂贵不说,时间上也来不及。

    毕竟389号扫雷舰的维修工期只有两个半月,而一般的进口设备光审批就要半个多月,再加上运输、组装、人员培训,估计等奋进厂完全掌握这项焊接技术,黄花菜也就彻底凉透了。

    正是因为有这层顾虑,尚光荣才没有着急说出来,而是想等着蒙建业回来后跟这位技术顶梁柱好好商量商量,哪成想蒙建业没等回来,却被焦大林硬生生给敲了去,尚光荣别提有多郁闷了。

    焦大林和郭怀胜也不比尚光荣好到哪里去,都是造船行业里的内业人士,没见过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却多少也有些耳闻,特别是有关这类焊接技术的设备,据说国外的供应商买的一个比一个贵,哪怕是个二手设备,也要上万美元。

    没错,是美元,不是人民币,真的跟抢钱差不多,就这样某些国外厂商出于这样活那样的理由,还不愿意把设备卖给你。

    于是乎,原本眉头紧锁的焦大林和郭怀胜,这下彻底把眉毛在额前挤成了川字,最后还是郭怀胜打破了沉默:“老尚,如果能搞到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的设备,你有多大把握?”

    尚光荣沉吟了一下,最后报出个极为保守的数字:“六成左右!”

    显然六成的数值没有达到郭怀胜的预期,于是他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旁的焦大林看出些端倪,便开口问道:“老郭,你有办法弄到二氧化碳气体保护焊的设备?”

    “这个还不好说,不过389号扫雷舰的那些维修材料不是N舰队从总部的后勤仓库里要来的嘛,说不定那里面也有你们要的设备。”

    郭怀胜也没瞒着,一五一十的说出自己的想法.

    而事实上也的确如此,不同于内河游船这类的民船,技术要求不高,所以一般的地方工业企业完全可以做配套。

    然而389号扫雷舰却是实打实的军舰,技术要求比之民船要高出一大截,旁的不说,奋进厂建造的游船用普通的低碳钢足矣,但389号扫雷舰上最最普通的船板都是性能优异的高强度低碳合金钢。

    这倒也罢了,八十年代初的中国又不是不能生产高强度低碳合金钢,然而令人无语的是389号扫雷舰上的船用钢材用的却是苏联POA32船用特种合金钢。

    里面掺杂了极少量的锰和镍,以便增加钢材的压力强度。

    而这种钢材,如今国内还无法生产,因为其中重要的元素镍,在中国极为稀少,所以在60年代,中国便另辟蹊径,用稀土代替镍,这才研制出具有中国特色的高强度合金钢。

    可问题是不同成分的钢材想用焊接连接在一起的难度更大,而且内中的隐患颇多,所以想要把389号扫雷舰完全修复好,类似的操蛋材料必不可少。

    好在当年中苏蜜月期让中国获得不少苏联原装的好东西,哪怕这些东西已经过时,甚至退役,但拆下来的部件儿状态依旧不错,而这些东西大部分集中在海军后勤仓库里。

    于是N舰队一个物资申请发到海军总部,包括苏联POA32船用特种合金钢在内的大批物资就被发往奋进厂。

    听了郭怀胜的话焦大林的眼睛便亮了起来,可当他刚想问问具体的情况时,不远处的船舱里忽然传来一阵嘻嘻哈哈的吵闹声。

    “呦,红姐,您今天又来烤船板啦,我上午刚抓了两斤墨鱼仔,您勉为其难,帮我料理料理?”

    “没错,没错,听杰哥说,红姐的搞得那叫啥来着?对,铁板烧,据说还是南朝鲜棒子和小鬼子的玩意,红姐您拿着焊枪烤船板,多浪费,给咱哥几个露一手呗?”

    “对,对,也让咱们尝尝小鬼子的玩意,开开洋荤!”

    “滚~~滚~~,没看我正忙着呢?想吃,回家让你家婆娘给你做去,老娘可没工夫搭理你……你们几个没毛的家伙还想咋地?蹬鼻子上脸是不是?信不信我拿着焊枪把你们剩下的毛也给燎没喽!”在一群嬉笑的男声中,突然有一个不甘示弱的女声,突兀的响起,把一众男声全都压了下去。

    “好,好,我的红姑奶奶,您比我们还好爷们儿!咱们错了行不行?等蒙厂助回来,我们再去找他吃铁板烧,到时候看你这个婆娘给不给咱们做~~~哈哈~~~”

    “他要是敢让你们几个过来,老娘就敢把你们一起烧喽,不信你们试试?”女声依旧不示弱,结果自然是遭到那些男工们更加响亮的笑声。

    焦大林、郭怀胜以及尚光荣的脸同时黑了,他们这里为了焊缝的是殚精竭虑,船舱里却是笑闹成一片,这要是平常也就罢了,但在此时此刻两人怎么听怎么觉得心里别扭,于是三人便来到舷窗旁,往里这么一看,顿时便愣住了。

    只见孙宏红头戴焊工面罩,一手举着焊枪,一手叉着腰,横眉立目的对着几个男工晃了晃手上的焊枪,霸气十足的叫道:“你们不是不信嘛,来呀,看我敢不敢把你们烤成猪头!”

    :。: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