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两百四十六章:戏精上身
作者:安溪柚      更新:2019-04-29 19:22      字数:3252
热门推荐:
    大型船用螺旋桨若是出了问题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答案自然是有,就拿铸造这项基础工艺来说,若是出现气泡、裂缝以及其他的缺陷,都可以用补焊这个工艺来解决。

    只不过这项工艺要求极高,毕竟船用螺旋桨的材质、自身结构以及独特的工作环境,造就了这类大型船用部件的不凡,正因为如此在加工工艺上要求非常高。

    就拿最普通的材质来说,大型船用螺旋桨绝大部分使用黄铜或者青铜合金,而铜及其合金由于熔点低,导热率高,热膨胀系数大,凝固率收缩率大,液态时与氧的亲和力强,氢在其中的溶解度大等等特点,使其在焊接过程中产生的很大的应力和变形,焊缝形成气孔和裂缝的倾向夜大。

    除此之外,由于铜的金属特性,加速焊接时金属冷却和结晶的过程,妨碍弧柱中卷入或溶解的气体从焊缝金属或近缝溢出。残留在金属中的气体可能造成气体的过饱和容易,过饱和溶液的形成会导致裂缝或造成气孔。

    至于导热率高的特性更是造成焊接铜合金时必须集中强热源,同时需要预热,可随之又带来了热影响区的扩大和组织的脆化。

    正是以上原因,铜合金螺旋桨不是不能焊,而是十分不好焊,设备和材料到是其次,关键是操作人的经验。

    就好比一桌上好的满汉全席,同样的食材调料,经验老到的大师傅,和刚出徒的菜鸟做出来的口味绝对不一样,究其原因就是经验,哪怕看不见摸不到,但它就存在。

    奋进厂能从汉鄂船院哪里知道螺旋桨的问题所在,自然也知道补救的办法,可为什么就是没成功,无他,没有经验,以至于上手的焊工不是用力过猛把螺旋桨焊废了,就是轻点几下聊胜于无。

    同样在铸造工艺上也是一样,没有经验的积累,火候的掌控,时机的把握根本就不知道,只能通过一次次的犯错,然后一次次的总结才能实现积累。

    关键是奋进厂有心这么搞,可外商哪有这个时间陪你玩儿?

    所以当他们发现奋进厂在关键的核心部件儿上差得一逼,便毫不犹豫的选择离开。

    同样当他们听到梁明秋平淡无奇的“补焊”两个字后,诧异之余,也停下来了脚步,因为这么长时间,从没听说过奋进厂有这个本事,不管是惊讶也好,好奇也罢,留下来看看究竟总是没错的。

    特别是卢瑟福这个很懂船舶制造流程的人,很清楚螺旋桨补焊的难度,一般具备这项能力的造船厂,无不是技术顶尖儿的大厂,而这类人个顶个儿都是厂里的宝贝疙瘩。

    卢瑟福在奋进厂带了快半年,就没听说过奋进厂有这样的牛人,而刚才却突然听说有人要给螺旋桨补焊,便有些不敢相信,所以带着几分疑惑,看看中国人究竟耍什么花招。

    艾克塔不懂那些高深的技术知识,但也知道补救螺旋桨的技术不一般,于是索性也留下来。

    至于田师傅则是一脸的懵逼,补焊他知道,也试过,可从未成功,至于新来的梁明秋究竟有没有这个能力他也不知道,当然这都不是事儿,问题是你小子做决定之前能不能跟我这个老同志打个商量,别想一出是一出,万一没兜住怎么办?

    “田,你怎么不说话?难不成又是在耍我们?”

    见田师傅一脸错愕,卢瑟福下意识便认为又是奋进厂的拖延把戏,三天前他们的蒙厂长就用过一次,如此厂长领导下的职工很难说不会有样学样。

    “这个……”田师傅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装模作样的拿起对讲机问道:“小梁,你有把握嘛?”

    “恩!”

    梁明秋的回答简洁而有力,却是把田师傅差点儿没憋出内伤,能多说两个字能死呀,可他也没办法,于是只能死马当活马医,总比就这么放两个外商跑去厂部闹要强,最起码拖延点儿时间,也能给蒙厂长他们想想应付的办法。

    于是老实的田师傅此刻也豁出去了,开启戏精模式,放下对讲机一脸希冀的说道:“卢瑟福先生,你也听到了,我们的梁明秋同志很有把握。”

    “梁明秋?我怎么没听说过?”卢瑟福皱眉问道。

    “因为他之前在江南某造船大厂工作和进修,期间还在日本横滨造船厂的轮机车间做过半年的见习工人,回国后又担任一年多江南某造船大厂轮机加工车间的工艺长,所以别看他年轻,在船用螺旋桨方面经验十分丰富。

    就拿我们这是几次失败的铸件儿来说,我们聘请的汉鄂船院的专家用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才搞清楚的问题,小梁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就弄明白了,正是看重他在这方面的能力,我们蒙厂长才废了九牛二虎之力把他给调过来,以便增强我们螺旋桨部件儿加工的技术能力,只不过他这个人比较内向,所以不太合群,你们两位多多见谅……”

    田师傅态度很诚恳,语气也很和蔼,一派总部党高官的画风,可心里却快吐了,活了大半辈子从没有过睁眼说瞎话的时候,今天算是彻底破戒了,什么去过日本,什么工艺长。

    我呸,被江南某造船大厂一脚踢出来的肄业生,老子本本分分的名声全被你小子给废了,等着过了这阵风儿,非要你小子请吃饭不可。

    卢瑟福和艾克塔并不知道田师傅的心路历程,都觉得平日里憨厚实在的田师傅很可靠,哪怕摊上一个不靠谱的厂长,也改变不了田师傅实在的本质,因此两人不疑有他的点点头,同时对梁明秋也更加好奇,于是纷纷转身回去,想看看这个田师傅口中的大牛究竟怎么个修补螺旋桨。

    而此刻,梁明秋早就把氩弧焊机调整好,随后拿着砂轮开始对裂缝周围开始打磨,随后又用丙酮和砂纸对特意加工的高猛铝焊丝上的氧化物进行清除。

    待一切处理妥当,方打开氩弧焊机,扣上面上,伏在临时组成的工作面上,开始开始心无旁骛的进行焊接操作。

    卢瑟福和艾塔克重新返回时正好看到梁明秋开始焊接的这一幕,不禁相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一份惊叹。6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