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768章 不忘初心
作者:曾经拥有的方向感      更新:2020-01-14 14:40      字数:3677
热门推荐:
    片刻后,许旌阳和王家四口就在篝火边,吃着烤肉喝着果酒欢快交流中,一道身影才微笑着走来,隔着十多米开口,“辣手判官许旌阳?河东省有你这样的豪侠,还真是平民之福了。”

    来的是苏恒,旁观这位豪侠互不相识,路见不平就出手的一连串事迹,他越发欣赏这个家伙了。

    苏恒也不得不感慨,这世界上有太多的恶,他曾经遇到的大唐各种资本新贵、士绅,还有大商这里云州府知府一票士绅官僚,丑恶思想和嘴脸,简直让人想吐。

    不过,这人间也充满了不少善,许继民那个农家大贤,墨家里众多为理想奉献一切的人物,还有许旌阳,都是如此。

    伴随苏恒的笑语,正背对他大口喝酒,大碗吃肉的许旌阳猛地起身,一脸不可思议的看向苏恒,看清苏恒的模样后,又愣了……就是王家四口看清了苏恒模样,一样愣了。

    不管神态气质,还是衣装穿着,你一眼就能看清苏恒和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不对,应该说这不是一个阶级的存在。

    也不是苏恒非要穿名贵华丽的袍服对外炫耀,是在这样的封建时代,你穿的好一点,能省却很多事。

    就如他第一次见唐皇李归,若非他穿的华丽,气质出众,李归都未必会和他面对面交谈,可能是一声令下先让禁军和供奉们,莽一波再说。

    大唐贫民区里另一个王家王培忠一家,正在被高利贷逼迫为奴时,若非苏恒穿的华贵,气质不凡,那么他开口要帮王培忠时,估计几个高利贷青壮年也会先莽一波,让他别多管闲事……或者莽不动了再报一下背景去威胁。

    林林总总,苏恒每次出现都是一身华袍美服,普通人一见就能猜到他非富即贵,不是炫耀,是能省却很多不必要的小环节。

    愣过后,十几米外还是许旌阳最先反应过来,“许旌阳见过这位公子,公子谬赞了,我可当不起那样的厚赞。”

    有他许旌阳,是河东平民之福?

    这样的夸奖虽然听起来很刺激,也很大气,但真要传出去,估计河东省的巡抚、总督都会气歪了鼻子。

    你是平民之福,那我们这些巡抚总督、知府同知等等算什么?平民的祸害么?

    这句赞扬,他真的不敢接。

    苏恒笑着走向篝火堆,好奇的开口,“你的行事作风,几乎和墨家的墨侠们相当了,为什么没有加入墨家?”

    许旌阳行事和墨家很像,王金盛一家的事发生时,若没有许旌阳路过,是一个墨侠路过……墨侠肯定也会出手,轻松摆平飞花帮。

    每一个墨侠,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而是随时能拉起来大军,墨侠出手了,飞花帮只会一哄而散,不可能有胆子抵抗,更不可能谈什么报复。

    王金盛一家也就不需要从启县逃亡了。

    苏恒的确对此有点好奇。

    许旌阳愣了一下才苦笑道,“公子见谅,许某虽然对墨侠们充满了向往,但是,还是放不下这些口舌之欲,做不到墨侠们那么伟大,我有自知之明,也就成了两回事。”

    开玩笑,他当然知道,若他是墨侠的话,成了墨家之人,在河东行侠仗义会便利无数倍,轻松无数倍,但他做不到墨家里各种清规戒律。

    墨家追求的是什么?连一代代巨子,一个个手掌大权的令长,能轻松借助墨商们赚取的财富花天酒地,各种享受,可那些巨子,令长,也全是穿着粗布麻衣,吃着清淡小菜,喝酒,都是喝那些百姓酿造的卖不出去的低劣酒水。

    你可以想象一个个墨侠,过得又是什么生活了,不管是否富贵,墨家从上到下都是一样的生活条件。

    因为这样,墨家里也经常会出现叛徒,背叛了墨家的规律被逐出墨家。

    人都是有私欲的,豪侠许旌阳不爱美色不爱权势,但唯独吃喝这一方面,他可以在没条件的时候,随便一点食物都能对付,有了条件,就是大吃大喝,怎么爽怎么来。

    苏恒笑着打趣,“没想到是你还是个吃货。”

    他真没想到,这家伙没加入墨家,就是一个吃字。

    以往的大商虽然没有吃货的说辞,可这直白的词汇,也很容易理解,许旌阳很快就红了脸,尴尬的厉害。

    反倒王虎头见苏恒评价的许叔叔尴尬狼狈,顿时跳起来怒道,“不许你这样子说许叔叔……”

    一句话没讲完,王金盛急急捂住了儿子的嘴。

    “吃货也没什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权利,爱好美食也是你的权利,反倒墨家太过于理想化了,我对你还是很欣赏的,加油,这是一条不错的道路,不管环境怎么变,你只要本心不变,我就很好看你。”

    苏恒不可能和一个小屁孩计较什么,笑着拿出一枚储物戒指丢在了许旌阳手里,同时还有一股灵魂波动去科普。

    做完这些他就消失无踪了。

    他给对方的超凡起步套餐,对应的也是万万里挑一的天赋灵液,是针对肉身向的天赋,若是以后许旌阳修炼混沌战体、五帝杀拳之类武技,进度绝对超快。

    “鬼啊~”

    苏恒用术法离去,一念消失无踪,许旌阳还在沉浸在无数知识中难以挣脱,王家四口则吓傻了,原本也是有点犯花痴盯着苏恒偷看的王盼盼,直接尖叫一声倒在了她母亲怀里。

    大白天的,这里还是荒野,你的视线几乎就是一览无遗,这给王家四口带来的冲击,的确超猛。

    等他们吓得瑟瑟发抖更同时看向主心骨许旌阳,发现这个主心骨一直在发呆?

    王虎头急的哭喊,“许叔叔,许叔叔你怎么了……”

    许旌阳一个激灵清醒过来,“别担心,我没事,那位公子也不是鬼,而是……算了,你们安心吃饭,等我缓一缓,我还有好多东西想搞清楚。”

    他远远看完所有科普知识,是暂时分心安抚王家众人的。

    一炷香时间后,大致明白了什么,许旌阳才在王家四人担心不已的关注下起身,放目眺望各方,看不到苏恒一点痕迹,他就跪在地上道谢起来,“多谢仙人垂青,赐下仙缘,许旌阳此生,一定不忘初心,若有违背,甘愿受千刀万剐之刑,神魂俱灭!”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