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六百八十七章 假装
作者:小圆源      更新:2020-06-26 20:52      字数:6443
热门推荐:
    尽管这次的寒毒格外顽强,但在静雪浩瀚圣力之下,花费一段时间依然将其尽数驱除。

    她睁开美目,起身,便是见到楚天脸上满是忧伤之色。

    用一种心疼的眼神看着她。

    静雪略有些疑惑。

    然而,不待她作何反应,仿佛受本能驱使一般,楚天快速上前一步,直接将静雪拥入怀中。

    静雪手无所错任由他抱着,吃惊道:“楚天同学,你…”

    “小静,老爹说得对,或许是我太钻牛角尖了,我打算忘掉过去的事,好好和你在一起。我们都忘记那些不愉快的事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楚天拥着她,似乎沉寂已久的感情,忽然在此时爆发,一滴滴泪珠抛洒而下,瞬间就泪流满面了。

    “一切都会好起来吗?”

    静雪任由他拥着,借助自身天赋,似乎清楚的听到楚天狂跳的心跳声变得平稳。

    “只要这么做,楚天哥哥你心中便会真正安定吗?那我们还是回到从前吧。”

    她芳心叹息一声,螓首轻点,也有一滴滴晶莹泪珠抛洒而下。

    两人彼此相拥,彼此泪流满面。

    仿佛几年来的思念和委屈尽在这一瞬间爆发。

    良久,他们分开。

    “按照正常的反应,我应该关心一下,他为何忽然原谅我。”

    虽然无须发问,静雪也能从楚天此时的想法中,得知答案,但她还是微扬着嫣红的精致俏脸,美目露出一抹不敢置信的惊喜,深深凝视着他。

    凝视良久,伸出纤纤玉手,向楚天英俊的脸庞摸去。

    但那玉手,终究停顿在中途,似乎有些害怕,不敢触摸上去。

    仿佛若是真的触摸上去,眼前那张日思夜想,深深恋慕着的脸庞,就会变成镜中花,水中月,化作一圈圈不可把握的涟漪,四散化开,再也消失不见一般。

    楚天忽然伸手,抓住那只玉手放在自己脸上,任由对方摸索着自己,脸上浮现出一抹浓郁的歉然,道:“小静,都怪我钻牛角尖,委屈你这么多年,现在虽然晚了点,但是我回来了。”

    “这个时候,因为几年的委屈和孤独,我应该哭出来。”

    静雪芳心一片明亮,她的委屈倒是现成的,不用另找,稍一酝酿,便是再度哭了出来,泪珠零落成雨。

    楚天见状,一时慌了,不知该如何安慰,仿佛受本能驱使,再度将对方娇躯拥入怀中。

    狠狠的拥入怀中。

    如胶似漆般不愿分开。

    几年的委屈似乎在静雪心底彻底爆发,因此她在楚天怀中剧烈挣扎,粉拳发泄般一下下捶在他的胸口,美目中晶莹泪珠再度流出,泪流满面。

    那纤纤玉手攒成的粉拳,打在身上分量竟也不算太轻,即便以楚天现今的修为,都感到微微疼痛,但不管她是挣扎,还是粉拳捶他胸口,他都一动不动,宛如一尊雕塑,只管将对方揽入怀中,似乎海枯石烂,天荒地老也再不会松开。

    就像是一个小孩在单纯而执着的守护自己心爱的糖果。

    他也似怀中绝美少女悲伤的感染,也很快就泪流满面了。

    楚天并不松手。

    然而,捶他胸口的粉拳力道却越来越小,静雪俏脸上的悲伤也渐渐散去,因身高差距,她微扬精致俏脸看向楚天,一脸不敢置信的问道:“一切都好起来了吗?既然如此,我可以叫你天哥吗?”

    “可以的,小静,你叫我什么,我都会开心的。我这一生,最喜欢的就是小静了。”

    楚天一脸怜惜的看向她。

    不料静雪忽然毫不留情推开他,背过身去便往回走去。

    “哼,骗人。”

    楚天似乎生怕她离开一般,一下子从背后将她拥入怀中,急道:“我才没有骗你。”

    静雪挣了几下,挣不开,只得转过身来,灵动美眸兀自带着一抹狐疑,问道:“你真的没有骗我?”

    楚天年轻英俊脸上,却突然露出一抹农民伯伯般质朴爽朗的笑容,摇头道:“怎么会呢?我从不骗人,你知道的,我这个人性子直白,心里藏不住事,就算有骗人,也没有这个能力啊,而且…”

    “而且?”

    “而且我家小静这么聪明,就算再怎么深的伪装,能骗得了天下人,难道还能骗得了你吗?我这种人在你面前耍心眼,难道不是班门弄斧,不自量力吗?我不会这么蠢的,天下也不会有这么蠢的人的。”

    迎来的却是静雪小小得意和娇嗔。

    “哼,你知道就好,不过…”

    “不过?”

    “不过你这个人,很奇怪啊。”

    静雪不由如实评价他。

    “我啊,奇怪吗?我觉得我很正常啊。”楚天一脸莫名其妙。

    “因为楚楚姐姐那件事,你之前还记恨人家呢,脸臭的不要不要的,怎么突然就好起来了,你不觉得很假吗?”

    “我假?”

    楚天回应了自己所作所为。

    的确有点假。

    但他对此早成竹在胸,便将目光怜惜的盯着静雪,答非所问的道:“小静,我从不知道你竟然这么多年都活在寒毒的折磨之下。”

    “是吗?”

    楚天银瞳中泪珠渐渐凝聚,反问道:“小静,你知道你刚才被寒毒折磨时,我有多心疼吗?”

    静雪微微沉默,旋即点头道:“我知道的,天哥,你一向疼我。”

    楚天忽然扬脸,仿佛里面不经意进了沙子,连抬起手揉了揉,依然泪光闪烁的凝视着静雪。

    静雪也凝视着他。

    楚天感慨道:“小静,刚才我见到你被寒毒折磨的样子时,我就在想啊,我这么记恨你,如果有一天你不在了,我一定会伤心的要死的,并会懊悔自己,为何因为那件事和你过不去,该过去的事,就应该让他过去。”

    又说:“其实,你先前的提议就很好,我们一起到乾神族向姐姐道歉,我向老爹说时,他就问我为什么不按你的提议做,可惜我当时没想开,否则我们就能早点和好,老爹没有冤枉我,我这个人确实爱钻牛角尖。”

    “的确,天哥你现在还困在牛角尖里呢,就是不知到何时为止,不知有没有尽头。只是伯父那个时候就能原谅我,这等气量,非常人可比。”

    静雪芳心叹息,当然,表面上却是嗔道:“你呀。”

    又忐忑的问道:“你说,姐姐她会不会原谅我?”

    “其实,她已经原谅你了,她还劝我要和你和好呢,只怪我当时鬼迷心窍,没听进去,否则便能少点波折。”

    “真的?”静雪也是欣喜。

    这可是她今晚听到的第一个好消息。

    “千真万确,不信你尽管问她。”

    “我有点怕见到姐姐呢。”静雪道。

    毕竟明面上,她是打伤楚楚姐姐的凶手。

    以凶手的身份,她也不知该如何与其相处。

    那场面未免太尴尬了。

    楚天双手握住她的一对玉手。

    “放心吧,我可不舍得让你受委屈,乾神族,我将来会陪你一起去,我帮你向姐姐道歉,如果她不愿意原谅,要打要骂,都由我一身承担…”

    楚天依葫芦画瓢,按照当时楚云的吩咐,大包大揽道。

    “如果是真的,我应该会很感动。”

    静雪这么想,于是,她美眸浮现出一抹感动。

    “天哥。”

    “小静,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让我们还像先前一样,甜蜜的恋爱吧,就这样在一起,永远幸福下去。我最喜欢小静了,我会永远守护着你的。”

    “不过,你实力比我强太多,你守护我,让我吃软饭也无不可,都没关系,不必在意这些细节,哈哈,哈哈。”

    楚天轻松的笑容中,静雪微闭美眸。

    眼角不经意有泪珠滴落。

    “咦,小静,你怎么了,你流泪了啊?”

    “有吗?”静雪眨巴了下美目,抬手擦了擦。

    “有的。”

    “或许,我是高兴的流泪了,天哥你知道了,今天这一幕我已经期待了好久好久。”静雪美目浮现出一抹流光溢彩的憧憬和希冀道。

    “之前是我委屈你了,不过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静雪嘴角微扬,露出一抹白莲般恬静绝美的笑容。

    然而,她心中却有无边悲伤凝聚涌动。

    “天哥,如果这么做,能让你感到心安,小静就如你所愿好了,让我们都假装回到从前,幸福快乐的在一起吧,直到你不愿伪装的那一天。”

    一念至此,她体内便有游丝般的寒毒凝聚,宛如附骨之蛆一般,丝丝缕缕在她体内游荡,让她精致俏脸愈显惨白,曼妙娇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请大家关注威信“小 说 全 搜”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