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布下陷阱(求月票)
作者:寻青藤      更新:2019-10-09 10:46      字数:4723
热门推荐:
    宁志恒看着这一切,微微一笑,才若有所指的对影佐裕树说道:“影佐将军,看来这一趟青岛之行,你只怕不会轻松啊!”

    影佐裕树知道宁志恒的意思,他不以为意地摆手笑道:“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我们不得不做一些预防手段,老实说,如果会谈选在上海或者南京,我一定会好好布置一下,没想到这次特高课竟然没有做手脚,看来我是沾了藤原君的光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宁志恒并不介意影佐裕树借用藤原家的名头,他的身家势力都在华中,影响力仅限于上海地区,自然要和影佐裕树搞好关系,再说只是借用一下名头,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他并不以为意。

    他说道:“影佐将军,你我之间不用客套,不过我看土原将军那关你不好过。”

    影佐裕树深以为然,土原敬二是日本军界声名显赫的情报头目,算得上是影佐裕树这些人的前辈,一手策划过许多震惊中外的大行动,任谁做他的对手,都不会感到轻松。

    两个人交谈了片刻,便各自回房间收拾行李,宁志恒和易华安两个人的房间相邻,周围是松平秀实和木村真辉和护卫人员的房间。

    宁志恒示意易华安在门口警戒,自己在房间里仔细地查看了一番,这处房间显然是会迎宾馆里最豪华宽敞的一处,屋子里的空间显得很大,前后有卧室和客厅,还有独立的卫生间,整体是一个大套间,屋子里的装饰也极尽奢华,功能舒适齐全。

    主卧室连接有一个大型阳台,正对着平静蔚蓝的青岛湾,推开房门走到阳台上,顿时一股清新的海风袭来,深吸一口,顿感心旷神怡!

    宁志恒手扶栏杆,看着眼前的海景,满意地点了点头,此处确实是听风观海的好地方,只这眼前美好景致,就是不虚此行!

    不过他的目的当然不是观海看景,他是要把整个房间从里到外,重新的再检查一遍,他本人就是搜查行迹的大行家,在这个陌生的环境,只有自己确认无误之后,他才可以放心。

    他是绝不会让任何人有暗中窥伺他的机会,不要说土原敬二,就是影佐裕树也是有可能暗中布置,他可不想在阴沟里翻了船。

    这个时候,因为技术的原因,无线qiè ting技术还处在起步的阶段,虽然也有使用,但是还不成熟,性能极不稳定。

    情报部门的qiè ting,还大多数局限在有线qiè ting的状态,也就是说,qiè ting器还需要有电源的支持,qiè ting装置一般都连接有电线,相对来说,还算是不难查找。

    于是他从阳台开始查起,一步一步向卧室和客厅搜索,最后是卫生间,每一处电源和电话,甚至是家具,都仔细查验了一番,最后终于确认没有问题。

    接下来,他又对易华安的房间进行了搜查,要知道易华安的房间是要安置电台的,也是有可能涉及泄密,好在结果也是没有问题,看来土原敬二并没有做得太难看。

    一切收拾妥当,时间也已经到了傍晚,土原敬二派自己的联络官笠原少佐,前来请影佐裕树和宁志恒下楼赴宴,至于影佐机关和藤原会社的其他人员,自然另有人接待。

    晚宴就设在会迎宾馆的二楼宴会厅,与会人员很多,不仅有三谷和彦为首的华北驻军几位高级军官,还有土原敬二为首的华北特高课高级官员,就连本地的宪兵司令长官森冈大佐,还有兴亚院驻青岛的联络长官喜多大佐等人,也都一起赴宴,总之本地有实力的部门无一缺席,宴会的规格非常高,看得出来青岛本地实力派对于藤原家嫡系子弟的到来,都是非常重视的。

    毕竟他们对藤原家这样的千年顶级门阀是极为敬畏的,连带着对一旁的影佐裕树也客气了很多,这让影佐裕树不禁暗自欣喜,他之前也多次来到青岛,可从来还没有享受过这样高规格的待遇,看来这一次的青岛之行,应该能够顺利很多。

    这一次的晚宴进行得很成功,宁志恒作为宴会的主客,尽展过人的学识和才华,与在座之人娓娓而谈,一直牢牢把握着宴会上谈话的节奏和融洽的气氛,让大家都有如沐春风的感觉,表现出来的举止风度很快就折服了所有人,大家不禁暗自赞叹,不愧是藤原家嫡系子弟的风采。

    就是影佐裕树也是不住点头,藤原智仁能够有今日之成就,不只是单单因为其背景深厚,其个人魅力也是令人惊叹的!

    就在会迎宾馆里的宴会气氛正浓的时候,青岛东部市区的一条街道上,漆黑的夜色笼罩下,一辆黑色轿车正停在路边,轿车后座上坐着李志群和王汉民二人。

    李志群看着不远处的一栋别墅的大门,不禁有些头痛的说道:“几天过去了,丁明珍迟迟不现身,汉民兄,明天王先生一行人就要抵达青岛了,我们可不能这么耗着,我看不行就动手抓捕,撬开他们的口,找出丁明珍的下落。”

    原来这几天来,根据王汉民提供的线索,没用多长时间,他们就找出了丁明珍的家人,原来丁明珍是本地乡绅丁诚运的二女儿,锁定目标后,李志群马上开始对丁家进行了跟踪监视。

    可是到现在,他们也没有发现丁明珍的踪迹,李志群觉得不能再等了,还是想要采取强硬手段,追查丁明珍的下落。

    王汉民想了想,不禁有些犹豫,他开口说道:“主任,丁明珍肯定是潜伏在暗处,我们不能确定她的家人是否知道她的落脚点,如果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我们就这样抓捕,或者是动静过大,最后只能是打草惊蛇,反而会把这条线索给自行掐断,我们可就只剩下这一条线索了,如果断了,再想找他们可就难了!”

    李志群一听也是眉头皱起,他之前也是担心这一点,所以迟迟没有对丁家人下手,可是现在时间已经不允许他再拖下去了,他必须要在wěi zhèng fu一行人到达之前,找出军统青岛站,不然之前在影佐裕树面前拍胸脯夸下了海口,可就难以收场了。

    王汉民也知道李志群的为人性格,李志群多年屈居人下,得势之后一直是想极力表现自己的价值,不免有些求功心切,耐性上面就差了一些。

    想到这里,王汉民再次说道:“这样吧,据我们了解到的信息,丁明珍是很看顾她的家人,尤其是对她父亲丁诚运很孝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回来看望,那不如我们安排一场意外,让丁诚运住进医院,然后把消息扩散一下,看一看能不能把丁明珍引出来。”

    李志群一听,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当即点头同意,说道:“不错,守株待兔不成,就只能引蛇出洞,我们必须要掌握主动,不过这一次如果还不行,就只能来硬的了!”

    第二天的上午九时,本地乡绅丁诚运刚刚从自家的大门出来,就被一辆失控的轿车撞到在地,重伤不起。

    出事的时候,正好有一队警察在附近,很快就赶了过来,他们的动作及时,抓捕了肇事的司机,扣押了车辆,一起带回了警察局。

    丁家人也都被吓得不轻,大家慌成一团,七手八脚忙了好半天,这才把丁诚运紧急送往了附近的成济医院救治。

    好在丁诚运的伤势虽然严重,但因为发现和抢救的及时,总算没有生命危险,丁家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警察也出面通告了整件事故的情况,并告诉丁家人,说是肇事车辆的刹车失灵,才造成这场事故的发生,并一定严惩造肇事人员,给丁家一个交代云云,然后就离开了。

    丁家人只当是晦气,碰到了这样倒霉的事情,并没有多想。

    而发生的这一切,都被有心人看在眼里,一个身穿白色大褂,伪装成医护人员的特务悄然离开病房,转了两个弯,来到了医院一个角落,向等候在这里的王汉民汇报具体情况。

    因为李志群陪同影佐裕树去机场迎接王填海一行,所以留下王汉民在这里坐镇。

    王汉民先开口问道:“丁诚运的伤势怎么样?”

    “肋骨断了两根,但生命没有危险。”特务低声回答道。

    “丁家人起疑了吗?”

    特务摇了摇头:“应该没有,我们布置的周密,他们也认为是一场意外,表现的很气愤,一再要求警察严惩肇事者。”

    “很好!”王汉民满意地点了点头,“你们小心盯着丁家人的一举一动,有情况赶紧汇报。”

    “是!”特务点头领命,转身离去。

    王汉民看了看左右无人,也转身离开医院,来到医院大门附近的监视点,暗中观察一切动静。

    他亲手导演了这一场意外,就是要逼丁家人去联系丁明珍,或者是丁明珍有渠道了解丁家的变故,自己现身看望老父亲。

    此时医院的周围早就布控眼线,特务们散在四处,布下陷阱,静等着丁明珍出现。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