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百三十四章 高手驾到
作者:陈八仙      更新:2019-04-15 14:26      字数:2796
热门推荐:
    深呼一口气,我直接无视了魏仇的话,紧盯着魏军,轻笑道:“魏村长,不知道我这个使者的话,还好用么?”

    “好用!”那魏军想也没想,立马开口道。

    听着这话,我心里舒出一口气,玛德,就等这句话了,倘若魏军等人不站在我这一边,眼前的事就会变得极度棘手。

    要知道这魏仇一口咬定我将紫荆冰棺盗了出来。

    “哟,挺热闹的,怎能少的了我。”王木阳的声音传了过来。

    扭头一看,王木阳领着十几个人走了过来,他们一众人灰头土脸的,令我诧异的是,温雪居然不在其中。

    “陈兄,紫荆冰棺到手了?”那王木阳走到我边上,开门见山道。

    我稍微想了想,我跟王木阳之前约定过,不论我们俩谁先找到紫荆冰棺,另一方都要无条件帮忙。

    可,如果我承认找到紫荆冰棺了,也就是变相的告诉魏仇,紫荆冰棺在我们手里,尤为重要的是,我担心王木阳会反目成仇。

    倘若温雪在这里,情况或许会好点,但问题在于温雪不在啊!

    咋办

    咋办?

    咋跟他说?

    那王木阳见我没说话,又问了一句,“陈九,如今马上就到了玄学门第约定的时间,莫不成你还想隐瞒我?”

    我斟酌了一番,缓缓开口道:“知道紫荆冰棺在哪。

    “你们没弄出来?”王木阳失声道。

    我嗯了一声,就说:“我们能力有限,弄不出来,为了一个虚名,不值得我们冒着生命危险。”

    我说了一句实话。

    那王木阳呼吸一紧,忙说:“陈兄,可否带我们下去?”

    我想也没想,立马说:“可以!”

    毕竟,在这之前,我就想过让王木阳他们去,然后我们再来个拦截,如今他主动提出来,我自然不会拒绝。

    不过,他主动提出来了,我肯定还得提点要求。

    没半分迟疑,我朝魏仇望了过去。

    那王木阳立马明白我意思,轻笑道:“小问题。”

    说话间,他朝旁边那人招了招手,淡声道:“秀儿,去制服他。”

    只是,令我们所有没想到的是,就在王木阳话音落地的一瞬间,那魏仇忽然出现在王木阳身旁,照着王木阳脑袋就是一掌拍了下去。

    紧接着,王木阳整个人朝前边倾斜过去了。

    “小屁孩,也不怕风大煽了舌头!”

    看着眼前这一幕,我脑袋嗡嗡作响,这…这魏仇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甚至比魏军的速度还要快。

    玛德,难怪魏军会委托我来魏仇。

    捣鼓老半天,这魏仇还是武道高手啊!

    而那王木阳被魏仇这么一拍,脸色刷的一下沉了过去,双眼掠过一道阴鸷,紧盯着魏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这家伙估计从来没被人拍过脑袋。

    “怎么?想杀我?”那魏仇一脸冷漠之色,看向王木阳的眼神尽是戏虐。

    说实话,我也没想到魏仇会有这样的本事,我原本以为他应该比魏军厉害一点,但绝对不会很离谱。

    可,现在看来何止是厉害一点,分明就不是一个级别的啊!

    “你还我爸爸!”

    陡然之际,戴研帆的声音传了过来,她是用哭腔说出来的,在她身后跟着两个人,一个是魏婉晴,一个是那名没能进入坤陵的地仙。

    很快,那戴研帆跑到我面前,死死地抓住我手臂,抽泣道:“九哥哥,是他,是他,当年就是他骗我爸爸下的坤陵。”

    我抬手拍了拍她手背,柔声道:“放心,我会做主。”

    而那魏仇在看到戴研帆的一瞬间,双眼一凸,但仅仅是一秒,他立马回复冷静,轻笑道:“看来,今天可以送你跟你爸相聚了。”

    “试试看!”我紧盯着魏仇。

    不过,我心中疑惑的是,无论是人手,还是地址位置,明显是我们这边处于优势,可,这魏仇好似没丝毫担心,言语之中甚至还带着轻蔑的意思。

    玛德,这魏仇到底是何等高手,不然,他哪来的自信?

    我紧了紧手头上的火龙纯阳剑,虽说它已经断了一节,但直接告诉我,应该还能指挥它。

    “别浪费时间了,你们几个一起上。”那魏仇扫视了我们几人一眼,最终将目光留在我身上,淡声道:“放心,我不会杀了你,会留着你的性命带我们下坤陵。”

    我没说话,主要是直觉告诉我,这魏仇不像是吹牛。

    当即,我朝魏军望了过去。

    那魏军一见我眼神,立马站到我旁边,低声道:“这人武道上面很怪异,想要制服他很难,只有你的火龙纯阳剑方才有几分机会。”

    那王木阳则跟我们俩人保持了些许距离,但他的目光还是紧盯着魏仇。

    “九爷!”那张沐风凑了过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语气中竟然夹杂了些许颤抖,继续道:“这人应该是个高手。”

    我去!

    这不是废话么?

    在场谁没看出来他是个高手。

    那张沐风应该是看出的意思,低声道:“九爷,我意思是他不是我们这个世间的高手。”

    嗯?

    不是我们这个世间的高手?

    我忙问:“什么意思?”

    他紧盯着那魏仇,颤音道:“在我们这个俗世中,我的身手已经达到了顶尖,但这魏仇,我能在他身上感觉到浓郁的危险,所以,这人极有可能是玄学界的人。”

    嗯?

    玄学界的人?

    这不对啊!

    玄学界应该全是玄学高手啊!

    而这魏仇明显是武道高手,怎么可能是玄学界的人。

    就在我愣神这会功夫,那王木阳开口了,他说:“陈兄,你身边这位大叔说的可能是真的,他真的有可能是玄学界的人。”

    我紧盯着那魏仇,也不敢大意,下意识朝兜里摸了过去,就想着给梅天机发个信息,毕竟,那家伙在玄学界混的好。

    只是,一想到先前在坤陵遭遇的一切,此时手机应该坏了才对。

    “没看出来啊,你们几个还有点见识,居然还知道我是玄学界的人啊!”那魏仇饶有深意地打量着我们。

    听着这话,我心沉如铁,我特么只是一个抬棺匠啊,为什么要掺和到这件事当中啊!

    一时之间,我心中别提多郁闷了。

    就在这时,那魏仇动了。

    我甚至没能看清他的动作,就觉得脖颈一痛,整个人好似失去了知觉。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