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十六节 走廊、门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6-13 23:50      字数:4133
热门推荐:
    舞台下方一片漆黑,费舍尔拉着赵雅,跌跌撞撞。赵雅的手腕被拽得生疼,但是她知道此时不是娇气的时候,咬牙忍住。

    前方出现墙壁。

    费舍尔松一口气,舞台搭建的时候,有一面靠着墙壁。刚才落地他无暇仔细看,只能凭感觉前进,万幸没有出错。外面响起轰鸣的枪声,打着舞台的薄钢板上,立即出现一个个碗口大的弹坑。舞台上方的灯光照在弹坑上,形成一根根手臂粗的光柱。

    费舍尔不在犹豫,手掌贴在墙壁。

    银色的液态金属侵蚀入墙壁,坚硬的金属墙壁无声无息出现一个大洞,但是没有打透。

    咚咚咚,一条笔直的弹链朝从远处朝他们所在的位置蜿蜒,一根根光柱急剧朝他们靠近。费舍尔眼角一跳,二话不说,一把拉住赵雅,团身钻进墙洞,后背拱起,猛然发力。

    轰!

    铁屑飞溅,后背一轻,费舍尔心中一喜,他和赵雅朝后翻滚。

    他们破开墙壁,来到墙壁另一侧的房间。房间里没有开灯,费舍尔不知道这是哪,但是他知道需要马上离开这里。

    啪啪啪,黑暗中突然响起鼓掌声。

    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响起:“果然不愧是费舍尔!好手段!如果不是今天时间有限,在下一定和阁下切磋一二。可惜……”

    “惜”字带着袅袅余音,还未在空中消散,费舍尔背后的汗毛陡然竖起来。

    没有半点迟疑,一道银色流体盾倏地在他背后张开。

    叮!

    清脆的撞击声,火光迸溅,借助这股力量,费舍尔拉着赵雅猛地朝侧前方扑去。

    落地的瞬间,用液态金属包裹赵雅,起身之后把赵雅护在身后。

    对方有两人!

    费舍心思电转,而且对方早就把手在此地,显然是故意把他们逼到此地。费此周章,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活捉赵雅小姐!

    刚才声音低沉的男子再度开口:“我等只是仰慕赵雅小姐已久,请小姐去寒舍暂住几天,并无恶意。需知刀剑无眼,伤着了赵小姐,岂不是伤了和气……”

    费舍尔知道这是对方故意干扰,为另一人创造机会。他凝神倾听,双目仔细在黑暗中搜寻,眼下处境危险,但是只要他能拖延下去,撑过几分钟就会有援军抵达。

    啪,灯光毫无征兆打开,雪亮的灯亮照得房间纤毫毕现,也让没有防备的费舍尔眼前白茫茫一片。

    糟了!中计了!

    目不视物的费舍尔,只能把液态金属撑起大盾,挡在身前。刚才那记斩击,潜伏的另一人极为擅长近战。

    费舍尔身后的赵雅脸色刷白,她刚才过于害怕把眼睛闭上,反而躲过突然照亮灯光带来的失明。

    她惊恐地看到一个瘦高的男子,短剑插在身前地面,脸上戴着防毒面具,手中多了一把形状奇怪的枪,枪口喷射着白色的雾气,翻滚着朝他们涌来。

    而另一位同样戴着防毒面具的男子,站在灯的开关处,冷冷注视着她。那目光冰冷彻骨,没有半分温度,看她就像看一块没有生命的石头一般。

    费舍尔反应极快,预想中的攻击没有到来,耳中捕捉到嘶嘶的微弱气流声。

    麻醉气体!

    全身的液态金属全部从他身上褪去,身前的银色大盾宛如张开怀抱,把他和赵雅笼罩在内,紧接着化作一个全封闭的银茧。

    他精神忽然一恍惚,不好,刚才不知不觉嗅入一丝麻醉气体。

    房间两人看着液态金属所化的银茧一阵抖动,便知道麻醉气体起作用。倘若不是要活捉赵雅,他们才不需要费这么大的力气。

    费舍尔狠狠咬了一口舌头,剧痛让他的神智稍稍清醒。

    到拼命的时候!

    银茧突然爆裂炸开,化作无数筷子粗细的尖锐金属刺朝四面八方爆射,咻,无数尖锐的啸音汇集在一起,震慑人心,钢铁风暴横扫整个房间。

    手持麻醉气体枪的男子,视线被麻醉气体阻挡,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噗噗噗,好几根尖锐的金属刺没入他的身体。转眼间,他全身插满银色金属刺,宛如刺猬,最致命的是眉心处,一根金属刺几乎没入大半。

    他瞪大眼睛,眼中尽是不能置信,鲜血蜿蜒流下,他仰面而倒。

    站在房灯开关前的男子身上插着好几根金属刺,他护住要害,没有大碍。等他看到插满银刺同伴倒地而亡,目眦欲裂,悲声痛呼:“老刘!”

    费舍尔现在的模样也好不到哪去,他的脸色苍白,眼眸黯淡。刚才那一下爆发,超出他的脑控能力,他感觉自己的脑袋几乎快要爆炸。

    他鼓起最后一丝余力,抓起赵雅,猛地朝房门掷去。

    “跑!”

    赵雅狠狠撞在门上,门轰然倒塌,她直接连门带人摔出门外。本来因为吸入一丝麻醉气体有些昏昏沉沉的赵雅,剧痛之下,陡然清醒过来。她挣扎着爬起来,披头散发哪里还有什么女神的形象,高跟鞋早就不知道丢在哪,她光着脚沿着走廊拼命往前跑。

    剩下那名的男子没有追击赵雅,扬起手中一把体积惊人的手枪,枪口直指费舍尔,扣动扳机。

    砰,费舍尔的脑袋像西瓜爆裂。

    无头尸体软软倒地。

    男子一把扯掉脸上的防毒面具,他的国字脸此时看上去异常狰狞,目光凶狠,脸颊刺着“罪”字。他拎着他最钟爱的武器,一把大口径手枪,著名的【冷锤】。

    【冷锤】,长44厘米,重9.6公斤,枪身厚重,出自著名手枪大匠丘离之手。掺有特殊金属,能够承载高功率能量的爆发,威力比常规步枪都要强,每一枪宛如重锤,堪比手持小炮。最奇妙的是,它的枪管不会过热,故被称为【冷锤】。

    【冷锤】的威力强大,射速惊人,但是重量比一般手枪沉重许多,强大的后坐力,也对使用者提出苛刻的要求,只有那些力量出众,擅长手枪技能的枪手,才能够发挥出它的威力。

    他花费重金购得,喜爱无比,枪不离手。

    一枪击毙费舍尔,他只觉得说不出的畅快,大步流星走出房间,朝前方赵雅走去。

    赵雅害怕极了,长长的走廊,一眼看到尽头,两侧都是房门,她不知道哪个房间有通道,不知道哪个房间有人可以救自己。

    她跌跌撞撞往前跑,经过一个房间,她用力推动房门,但都纹丝不动。

    走廊另一头,那名男子拎着枪,不紧不慢地走过来,就像地狱里的恶魔。

    “救命!”

    “谁来救救我!”

    没有回应,没有人,每个房间都没有人。

    走廊的尽头,最后一个房间,她推了推,门锁着,也没人。

    赵雅反而不喊了,她看着不断逼近自己的恶魔,拢了拢凌乱的头发,问:“你们到底是谁?你们想要钱?我付给你们,双倍!”

    走过来的男子脸上露出嘲笑:“跑啊,怎么不跑了?”

    赵雅故作平静:“我的提议怎么样,你们需要什么货币?开个价!”

    “开价?”男子脸上陡然变得狰狞,一把抓住赵雅的头发,歇斯底里:“你们很有钱是吗?哈哈哈,现在知道怕了?不是有钱吗?钱能救你吗?来啊,来啊!”

    赵雅头发被扯得疼得眼泪都快流下来,但是她知道此时,任何求饶都没有用,反而只会让激发对方心中的暴虐。

    她死死咬住嘴唇。

    “我兄弟死了知道吗?我兄弟死了知道吗?”

    他猛地一扯赵雅的头发,拉得赵雅朝他靠近,然后按住赵雅的脑袋,狠狠砸在旁边的房门上。

    砰,房门砸开。

    漆黑无光的房间,一个身影无声站在阴影之中,走廊灯光驱散黑暗,露出消瘦身形轮廓。

    有人!

    男子瞳孔骤然收缩,背后汗毛瞬间立起来。

    一门之隔,他竟然没有捕捉到任何气息。

    几乎本能地,他左手一把抓住赵雅的喉咙,把赵雅身体挡在自己面前,另一只手扬起手中的【冷锤】!

    龙城也没想到竟然这么倒霉,房门被撞开。隔着房门,他已经听明白个大概,不过他没有管闲事的意思,只等事后悄然离开。可是万万没想到,对方竟然撞开房门。

    男子眼中的杀机瞬间被龙城捕捉,强烈危险升上心头,在其刚刚要扬起手枪时,龙城动了。

    垫步、拧腰、扭胯、并掌、刺击。

    赵雅发现房间有人,还没看清楚对方身影,眼前一花,好似一阵微风。隐藏在阴影中半阖的眸子翻涌深沉晦涩的光芒,在她的视野划出一道微弱的光痕。

    一张冷漠的脸,毫无征兆出现在她面前。

    下一刻,右肩传来的剧痛让她几乎昏厥过去,她惊恐地睁大眼睛,脸色刷地苍白如纸,张大嘴巴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一只纤细的手臂,如同一把钢钎,刺穿她的右肩。

    刺穿她肩膀的手掌,一把抓住男子的喉咙。

    从未有过的剧痛让赵雅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身后传来咔嚓一声,好像是骨头粉碎的声音。

    手臂从她肩膀抽出来,强烈的剧痛让她发出一声惨叫,失去支撑身体一软,摔倒在地。她身后的男子,同样轰然倒地。

    赵雅瘫在地上无力挣扎,难以言喻的恐惧令赵雅全身冰冷,大脑一片空白。一双洗得发黄的旧白球鞋,肥大不合身的军绿色长裤,映入她视野。她曾在那些建筑工人、农夫身上看过类似的着装。明明门口位置灯光雪亮,打在男子身上不知为何模糊不清,反而照得他身后的阴影更加黑暗深沉。

    对方没有停留,没有检查战果,如同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旧白球鞋从她身上跨过。

    “你兄弟死了,你可以去陪他了。”

    一句飘忽不定的冷声低语,听不出喜悲。

    赵雅的意识开始模糊,隐约听到对方没有停留,空旷寂静的走廊回荡着脚步声,依稀远去。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