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十节 消息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6-13 23:51      字数:4099
热门推荐:
    云洲娱乐有限公司,总裁办公室。

    “阿雅怎么样了?”

    浑厚的男声,透着慑人的威严。

    男子双手撑在书桌,十指交叉顶着下巴,看着面前下属。他大约四十多岁,皮肤保养得很好,黑亮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着金丝眼镜,气质儒雅,好似学校里的教授。

    赵源,云洲娱乐的总裁,也是赵雅的亲叔叔。这次发生的事情,把他吓得半死。

    负责的医生连忙汇报:“手臂已经修复,各项特征都恢复正常,休息半个月就可以痊愈。不过阿雅小姐受到惊吓,造成心理创伤,最好还是安排心理医生疏导。”

    赵源点头:“去办吧,找最好的医生。”

    “是。”

    赵源转过脸,接着对公司安保主管吩咐道:“这次牺牲的兄弟,按照平时抚恤的双倍下发。哪家有困难,你们想办法解决,解决不了的汇报给我。给云洲卖命,不能让大伙还有后顾之忧。”

    安保主管连忙道:“属下马上去办。”

    赵源淡淡道:“去吧。”

    下属很识趣闭嘴,连忙退出办公室。

    办公室只留下一名短发男子,坐在沙发上无动于衷。男子身材魁梧,眼角一道刀疤延伸到太阳穴,鼓起的肌肉把衬衫撑起,袖子半挽,露出粗壮的手臂肌肉分明。

    赵源向椅背一仰,随口道:“查出来了,是【罪团】干的。背后指使的人,暂时还没头绪。”

    短发男子哦了一声:“罪团啊,听说这两年发展比较野。”

    “带队的是刘鹗,不过已经被杀了。”赵源按下遥控器,面前的墙壁投影,赫然是刘鹗的尸体:“对方埋伏在储物间,在刘鹗抓住阿雅的时候发动,一击致命。刘鹗抓住阿雅,对方的手臂,穿透阿雅的肩膀,抓住刘鹗的脖子,就像捏一只小鸡,把他的脖子捏得粉碎。”

    沙发上懒洋洋的短发男子起身,站在投影面前端详,神情凝重。

    赵源接着道:“可惜,对方没有动刘鹗的东西,包括那把【冷锤】,要不然还可以追踪调查一下。对方很谨慎,没有留下任何线索。奉仁方面说,不是他们的人。”

    短发男子没说话。

    全息影像一变,换成赵雅被洞穿的肩膀:“这是阿雅的伤口,你能发现什么吗?“

    短发男子盯着全息影像,首次开口,沉声道:“老手,很强,有杀手的味道。”

    赵源大感意外:“杀手?刘鹗得罪什么人了吗?”

    短发男子目光没有离开全息影像上的伤痕,接着道:“只是有点像,对方实力很强,力量很大,很擅长利用自己的身体。就算正面对抗,刘鹗也没有胜算。”

    赵源好奇地问:“如果是你呢?胜算几何?”

    短发男子沉吟:“很难说。”

    赵源闻言,脸色微变,吃惊道:“你也没把握?这么厉害吗?”

    “别去惹他。”短发男子投来一瞥,带着几分警告:“他没杀赵雅,说明目标不是你们。如果你的目标是他,我拒绝。”

    赵源皱起眉头:“这和你的承诺可不一样,堂堂【雷刀】,说过的话不算数吗?”

    短发男子淡淡道:“承诺归承诺,我不想给自己找麻烦。”

    赵源虽然有些恼怒对方前后不一,但是也知道拿对方没办法,沉声到:“那【罪团】呢?”

    短发男子神情自若:“你若是要我灭了罪团,那我没那个本事。要是杀他们几个骨干,没什么问题。”

    “几个?”

    “3个。”

    赵源盯着对方:“五个!我要他们五条命!”

    短发男子正欲拒绝,赵源接着道:“不要急着拒绝,我再加一公斤极光钛。”

    短发男子闻言,双目猛地圆睁,周身气势暴涨,斩钉截铁道:“一周后,我送人头来。”

    说罢,他不再停留,转身离去。

    赵源长舒一口气,他后背全都湿透。果然不愧是【雷刀】莫问川,气场不是一般的强大。他也是长期身居高位之人,面对莫问川,依然感受到强大的压力。

    想到刚才莫问川所言的神秘人,赵源决定还是不要招惹。

    罪团才是他的主要目标。

    罪团的骨干总共十二人,刘鹗排位最末已死,还剩下十一人。莫问川杀死五人,罪团折损过半,元气大伤。

    而这,仅仅是开始,赵源太了解自己的兄长,不把罪团掀个底朝天就不是他兄长了。他揉着脑门,自己这次没有把阿雅照顾好,少不了到时挨兄长的数落。

    刘鹗背后之人,赵源隐约能猜个大概,还没找到证据。不过这种事,有没有证据无所谓。

    他没有擅动,等待兄长来定夺。

    赵雅受伤的事情,并没有演化成大新闻。赵家花费了大量的资源,才把这件事压下来,毕竟当场看到的人太多。

    奉仁光甲学院风平浪静,仿佛丝毫没受这件事的影响。只不过提前两天关闭装备中心,不再对外开放,后面所有的活动都取消。学校还发送相关的提醒消息,提醒同学们这几天注意安全,已经抵达学校的同学尽量不要出校门。

    这则消息引来大家一片嘲讽,校内比校外安全?学校也不知哪来的自信。

    而另一条消息的发布,则立即在学生中引起轩然大波。

    龙城足不出户,躲在他的乌龟壳基地里,沉迷训练无法自拔。

    比起铁耕王,燕隼的操控性可以用如丝般顺滑来形容。对于师士来说,这是无法抵挡的诱惑。

    龙城的基地缺乏一个光甲训练场。光甲训练场除了需要足够大的面积,还需要配套的训练设施,造价不低。龙城如今身上只剩下一万块,这点钱光是来挖场地都不够。

    没有训练场,龙城只能够做一些小训练。

    比如控制燕隼用鬼火剑来削苹果,这极其考验师士的脑控的精细度。鬼火剑是一把重剑,重达12吨,如此惊人的重量,稍有不慎轻轻碰一下苹果,苹果都会碾压粉碎。同样,对燕隼的手掌而言也是如此,抓住一颗苹果却不捏碎,控制难度很高。

    对当年的龙城来说,完成不是问题,问题是没有苹果。

    如今水平退步,连续捏爆了三个苹果,龙城心疼得不行,改成削石头。

    石头好,不要钱,又不能吃。

    切完石头,是步伐训练,在3X3米的空间内,完成6种基础步伐的高速切换,光甲不能触碰边界线。

    步伐训练之后,是挥剑训练。挥剑一万次,熟悉鬼火剑。每一把武器都有着不同的特征,比如重心,比如剑身长度、宽度、剑刃弧线等等。这是一个不断熟悉的过程,只有足够熟悉,才能发挥出武器真正的威力。

    无法取巧。

    然后是呼吸训练,它可以有效恢复身体的疲劳。

    再然后……

    龙城把所有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两年的空白期,想要找回来,并非易事,不过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沉静在训练的龙城,没有注意到一条学校发送的消息。

    聂小茹的宿舍,躁动的重金属旋律一波接一波,炸得空气都要点燃。聂小茹躺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看着华丽的水晶吊灯,忽然她喊:“阿怒,我要吃枇杷。”

    正在训练的阿怒没好气地回了一句:“自己下单。”

    昨天被刘叔批评了整整一个小时,刘叔是阿怒最尊敬的人,他不敢反驳,老老实实地听着,但是憋了一肚子火。小姐非要往人多的地方冲,他有什么办法?

    于是两人被禁足了,开学之前不准出门。

    “阿怒,你说赵雅怎么样了?怎么新闻都没有?”

    “阿怒,你先停停,咱们先聊一会呗。”

    “阿怒,好无聊!这什么破学校啊!鸟不拉屎的地方!”

    ……

    阿怒感觉自己快疯了,这是他第一次跟在小姐身边保护小姐安全,他现在才明白当时其他兄弟看他的眼神,那就是“自求多福”啊!

    好烦!

    他恨不得找个胶带把小姐嘴巴封住,找个绳子把小姐绑起来,找把刀……

    算了算了,老爷对自己恩重如山。

    冷静、冷静!

    就在此时,忽然他视野中弹出一条消息。

    “本学年,为了更好适应时代发展,学校将重启风纪处。龙城同学将担任本校风纪处首任督查,负责整风肃纪,巡视校园,希望全校同学积极配合,为共同打造美好校园做出属于自己的贡献。”

    消息不长。

    阿怒呆了一下,龙城?不就是那个铁耕王吗?风纪处首任督查?就凭他?

    百无聊赖的聂小茹腾地坐起来:“哎,龙城,风纪处!这下好玩了,可以光明正大盘他了啊!”

    聂继虎身居要职,聂小茹从小耳濡目染,比一般人要敏感得多。龙城这是明显被学校推出来做替死鬼啊,站在所有同学的对立面。

    龙城那瘦小的身板,能受得了全校同学的怒火吗?

    果然,这世界上免费的都要付出代价。

    她来兴趣了。

    如聂小茹所料,全校学生都炸了。风纪处?那不就是对付他们的吗?

    “龙城是谁?”

    这是今天被问得最多的问题,新生还有人知道,老生就彻底茫然了。

    很快,有消息灵通的同学,打听到龙城就是前几天被免费录取的铁耕王。这下如同捅马蜂窝,各种冷嘲热讽层出不穷。

    “农甲龙城?还风纪处,农机处好了,让他教我们去种地。”

    “一个种地的就想骑在老子头上拉屎拉尿?”

    “兄弟们,搞死他!”

    闲了一个假期的学生,立即来劲,闻风而动,想着怎么“好好”迎接一下他们的督查大人!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