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百零七节 撤退奉仁
作者:方想      更新:2019-09-03 22:14      字数:4316
热门推荐:
    警用通讯频道,徐柏岩低沉有力的声音响起。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福利区的海盗全部肃清。”

    “大好了!”“校长万岁!”

    参战的师士们欢声雷动,紧绷的神经松缓下来,一些年轻的警员喜极而泣。胜利总是像一杯经历岁月时光陈酿的美酒,最能醉人心。

    在他们入职之初,热血和理想,还在他们青涩的心脏里跳动。可渐渐,平凡的生活不动声色消磨着那些注定与他们无关的梦,拿一份薪水,混混日子,一天又一天。

    灾难突如其来。

    他们现在心中混杂着庆幸、喜悦和骄傲。庆幸自己没有退缩,劫后余生的喜悦,骄傲的是,他们终于触碰到内心渴望却总自嘲可笑、天真的那个梦。

    尘封心脏多年那层叫做世故的厚厚苔藓,被突然掀开。落满尘埃锈迹斑斑的心脏里,被扔进了火种。

    此刻它轰隆隆跳动。

    徐柏岩跳出警用光甲的驾驶舱,从他们面前走过,拍拍年轻的肩膀,不断鼓励和赞扬。

    荒木明手下的师士,则要矜持平静得多,他们都是精锐,实战经验丰富。哪怕在这个时刻,他们依然保持警惕,守在荒木明四周。

    一架优雅的白色光甲落到众人面前,驾驶舱打开,一名有些拘谨和内向的少年跳出来。

    他走到徐柏岩面前,乖巧道:“老师。”

    徐柏岩眼中透着欣慰,点头表扬:“干得不错!”

    姚远本来神情有些拘谨的脸,立即咧嘴笑了,看上去有些傻气。在他心中,没有什么比老师的赞许更令他开心。

    老师是他最尊敬最感激之人。

    福利区的孩子,这一生都无法离开福利区。福利区通往外面世界的路畅通无阻,当福利区的孩子去外面世界的没有路。

    福利区的孩子,幸运者就像是木桐,成为这片区未来的老大。不幸运者,会经历这个世界所有的不幸。

    老师把他从福利区带走,改了名字,叫姚北寺,名字是老师取的。他问老师,北寺在哪,老师每次都只是笑,从不回答他。

    在福利区,他是姚远。

    离开福利区,他是姚北寺,一个没有任何福利区纪录的普通合法居民。

    姚北寺的出现,立即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他们亲眼目睹刚才的战斗,白色的【九皋】,就像一只优雅的白鹤,收割着海盗的生命。

    荒木明的目光陡然炽热起来。

    龙城的实力如何,他还没亲眼见过。但是眼前这个有些拘谨害羞的少年,那恐怖绝伦的天赋,简直要溢出光甲!

    这架白色光甲一出现,就成为整个战场最耀眼的明星。

    就连他手下那些眼高于顶的老油条们,都被白色光甲精彩的表现折服,赞不绝口。他的护卫首领更是劝他无论如何,一定要把白色光甲招揽过来。

    荒木明大步上前,朗声道:“徐校长,这是您爱徒?”

    徐柏岩微笑道:“这是我的学生,姚北寺。”

    他接着对姚远介绍道:“这位是荒木公子,是荒木神刀的兄长。你们都是年轻人,好好亲近亲近。荒木公子年纪轻轻就独挡一面,你要好好向荒木公子请教。”

    姚北寺听到是荒木神刀的哥哥,露出恍然之色,腼腆地朝荒木明笑了笑。

    荒木明十分热情:“北寺哪里人?”

    “本地人。”

    荒木明不由感慨道:“岄星真是个人杰地灵的好地方。”

    他这句话绝对是发自内心,有龙城这个评估得到“S”的天才,没想到还有姚北寺这个意外之喜。

    姚北寺腼腆一笑,没说话。

    荒木明热情如火,拉着姚北寺拉起家常:“北寺今年多大?什么时候毕业,对未来有什么打算……”

    而在同时,徐柏岩正在和西奉市当地政府的高层沟通。

    徐柏岩沉吟:“撤到奉仁么?”

    通讯另一端是市长低沉悲伤的声音:“是的。徐校长,我们请求您能挽救这些市民。去撤到奉仁是我们唯一的出路。城市防御中心已经完全被摧毁,我们没有任何防护。如果海盗来了,我们除了投降什么都做不了。”

    徐柏岩苦笑道:“好吧。”

    挂断通讯后,徐柏岩立即和林南沟通。过了一会,他挂断通讯,面色深沉,久久不语,不知在想什么。

    警用通讯频道和全市的广播同时在播报公告。

    “西奉市的市民们,在这里我们抱歉地通知,由于海盗袭击,我们必须马上撤退到奉仁光甲学院。我们会组织运输飞船,把大家安全送达。请大家根据《紧急安全条例》,保持安静,遵守秩序,妇女儿童优先。任何扰乱秩序、煽动其他市民等行为,是严重违法行为。如有发现形迹可疑的人,请立即向警方报告。”

    “在此,我们发布紧急征调令,征调本市所有飞行器,用于运输市民前往奉仁光甲学院。”

    “西奉市市政府和所有警务人员,在此庄严承诺,我们将尽一切努力,保护所有市民的人身安全。”

    在场所有的目光全都汇集在徐柏岩身上。

    徐柏岩做了个摊手的动作,开玩笑道:“欢迎兄弟们到我奉仁做客!”

    人群顿时响起哄笑声。

    徐柏岩拍了拍手掌,大声喊:“好了,兄弟们,该干活了!运输的事有市政府的人来干,咱们得维持秩序。现在分配任务。所有的警用光甲,前往安全中心,每个安全中心一架光甲坐镇,维持现场秩序。人手不够,让上面马上支援。”

    警员们立即回应:“是!”

    他转过脸:“荒木公子。”

    荒木明上前一步,慨然道:“徐校长请吩咐!”

    “荒木公子,你和你的人,前往东城区,组织低空巡逻。”

    “没问题!”

    徐柏岩接着道:“聂家兄弟,你们去西城区进行低空巡逻。”

    聂家子弟为首之人站出来,恭敬道:“当不得兄弟之称,晚辈遵命!”

    徐柏岩接着吩咐:“北寺,你在我身边,以应付突发情况。”

    “是!老师!”

    徐柏岩接着神情严肃:“各位,当下是特殊情况。请大家切记,乱世重典。人群之中极有可能混有海盗的奸细,大家要小心提防。但凡是发生不听号令,不听警示,形迹可疑却不接受盘查之辈,当场击毙!不要心慈手软!”

    荒木明点头道:“校长说得是!”

    聂家子弟也纷纷道:“没错!”

    警员们却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些犹豫。他们平时执法,受到的约束颇多,听到徐柏岩杀气腾腾的话,有些不适应。

    双方的差异徐柏岩看在眼里,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一挥手:“行动!”

    大家纷纷跳上自己的光甲,发动引擎,腾空而起。

    忽然之间,周围变得空荡荡,只有徐柏岩和姚北寺两人。

    姚北寺看到老师揉着脑门,神情疲倦,不由劝道:“老师要不要休息一下?老师放心,有北寺守着,连只苍蝇都飞不过来。”

    徐柏岩哈哈一笑,看着姚北寺欲言又止的神情,他心中明了。

    他收起笑容,说:“你和老爹说一声,告诉他,让他带着福利区也撤到奉仁吧。”

    徐柏岩和霍老爹打过交道,知道霍老爹是福利区的老大。当初他想把姚北寺带到奉仁,亦是经过霍老爹同意。

    “老师!”

    姚北寺眼眶一下红了。

    徐柏岩拍拍姚北寺的肩膀,说:“你是我学生,你重情义,老师也很高兴。市政府肯定不会管福利区,不会拨运输船过来,不过我相信霍老爹肯定有办法,你和他去说就行。去吧。”

    姚北寺强忍着眼泪,嗯了一声。

    他立即呼叫老爹,把老师的话重复了一遍。霍老爹沉默了片刻,点头说知道了,便挂断了通讯。

    遇到自然灾害、海盗攻城之类,政府从来不会管福利区的死活。理由很简单,说什么福利区从来不纳税,反而政府要贴钱之类。

    姚北寺从小就明白,福利区和福利区外面是泾渭分明的两个世界。

    有的时候,他经常会觉得,福利区就是个牢笼,把他们关在里面。福利区的婴儿从一出生,就失去所有的权利,整个人生都被深深打上“福利区”的烙印。他们不允许离开所在城市,不允许乘坐星际飞船,没有任何人会雇佣有福利区记录的员工,没有任何一个学校会招收一名福利区儿童。

    联盟政府说,福利区有福利区的学校。

    从小在福利区的姚北寺,从来没见过什么学校。

    老师真的和其他人不一样!

    徐柏岩察觉到姚北寺有些悲伤,鼓励到:“打起精神!今天可是你一战成名的好日子!我说,霍老爹给你准备的光甲真不错,老头以前看来混得不错。”

    姚北寺注意力立即被转移,看着光甲的目光也带着几分痴迷:“它叫九皋!”

    “九皋?好名字!知道什么意思吗?”

    姚北寺茫然摇头:“不知道。”

    徐柏岩耐心解释:“九皋本意是指沼泽,后来指在沼泽里生活的白鹤。你出身福利区,是不是很像淤泥重重的沼泽?你没沾染恶习,就像白鹤一样爱惜自己。霍老爹估计是希望你能像白鹤一样,出淤泥而不染,有一天能一飞冲天。他是第一个发现你天赋的人,对你寄以厚望,你不要辜负。”

    姚北寺眼眶又红了,哽咽道:“学生明白!”

    徐柏岩笑道:“他没看错人。你今天大杀四方,也算得上初露峥嵘。连荒木公子都眼红了。你若是点头,他马上给你一份优厚的待遇。”

    姚北寺摇头:“学生要侍奉老师左右。”

    徐柏岩摇头笑道:“岄星太小。”

    姚北寺固执地摇头,他不想谈这个话题,他忽然道:“老师,我今天遇到一个比我厉害的人。”

    徐柏岩有些意外:“说说经过,怎么回事?”

    姚北寺便把今天遭遇的袭击仔细描述一遍,每个细节都没放过。

    徐柏岩越听神情越凝重,当听到姚北寺说起对方光甲时,愣了一下,接着反问:“你说那是一架老爷光甲?没有装甲?武器还是一把……老式步枪?”

    等等,老式步枪?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