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一三六、杨墨
作者:流浪的蛤蟆      更新:2019-10-12 00:25      字数:2463
热门推荐:
    王崇瞧了一眼张玉娘和剩下的十余人,叹息一声,叫道:“你们留在此处,稍后自然有人来安排。”

    他知道自己的花毯,遁光不及琴画迅速,也只能身子一晃,把巨鲸妖身使出,先把金丹境的法力,压制到了大衍,这才一记大火流金,隔空拍去。

    黑袍人附体的琴画,猛然一翻身,一掌托出,和王崇硬对了一掌。

    黑袍人身子一晃,居然化解了这一记大火流金,桀桀一声怪笑,扑向了一处斗剑台。

    王崇也是心头一愣,暗暗忖道:“这掌力……好生古怪。”

    王崇能够一拳轰败魔门大衍境的修士,一来对方不是什么魔门真传,二来也是山海经法力雄厚,对拼拳劲掌力,从不会吃亏。

    但黑袍人附体的琴画,掌力却宛如生出一个无尽的旋涡,生生把王崇如山似海的拳劲吞吸。若非王崇功力太过雄浑,他还差了小半,不能尽数吞吸,只怕对方就趁势反击了。

    “这种功法,我似乎最近有过耳闻?”

    “……岂不是,千叶据称,他精熟的两门功法之一的万魔山?”

    万魔山是一种域外大魔,亦是魔极宗的一门绝世神通,只是此法修炼稍有不慎,就会生出畸变,化为血肉魔山,不成人形,故而魔极宗也没多少人修炼。

    就算想要修行此门魔法,也要似千叶一般,辅佐以天魔幻身,两门邪异的魔功相生相克,才能保持某种微妙平衡。

    王崇出身的天心观,虽然是魔极宗的旁支,但根本没有机会,接触如此高深莫测的魔门大法,所以他也不清楚,修行万魔山究竟是什么感觉。

    琴画冲上了斗剑台,冲向了一名女修,这名女修骇然把手中长剑一挑,使了一招精妙之极的剑法。琴画根本不闪不避,生生撞了上去,任由长剑贯体而过,长臂抱住了对方,浑身血肉就如融化了一般,在女修的惊叫声中,把对方吞噬。

    吞噬了这名女修,琴画又复扑向了第二人,此时他已经不成了人样子,全身都是溃烂的血肉,四五名参加斗剑的修士,联手想要挡住他,但琴画对任何法术,都比闪避,就是那么合身扑上,须臾间,又吞噬了几名修士。

    王崇稍缓片刻,也自追来,如今“琴画”,已经不能叫做“琴画”了,全身血肉都如觉醒了一般,每一块血肉都在蠕动。

    “它”发出桀桀的怪笑,但却已经找不出来,身上哪里有嘴,显得怪异绝伦。

    王崇一拳崩天,生出天地覆压之势,想要彻底磨灭了这头魔物。

    黑袍人的声音,忽然响起,充满了桀骜不驯。

    “天下间,也未必只有山海经的法力,第一雄浑。你且也接我万魔山的一击。”

    吞噬数人的血肉,这头魔物浑身黑色魔气缭绕,双掌一托,硬接了王崇这一拳。

    山海拳劲和万魔山的气劲,狠狠的绞磨在了一起,王崇只感觉,自己的山海真气,不断被如山大磨盘,一点一滴磨耗。

    他嘿然一笑,怡然不惧,这里可是接天关,只要能够缠住这头魔物,迟早有人出手,何况他如今换了巨鲸妖身,真气雄浑远远胜出了对方。

    黑袍人本拟,自己的万魔山,足以抵挡王崇的山海经,但双方真气魔息绞磨,不过片刻,他发现渐渐不支的居然是自己。

    “不垢大魔君派出的这位特使,果然深藏不露,居然没有现出原身,不使用本身的魔功,就能跟我的寄魂之体,相持不下。”

    黑袍使想要逼出,使用魔功的王崇,不是要跟他分出胜负,当下双掌一撤,任由王崇拳力压下,顿时把自己打了一个四崩五裂。

    可就在下一个瞬息,被王崇打崩裂的血肉,就犹如生出了自己的性命,如飞游动,扑向斗剑台上的各派弟子。

    在一处斗剑台的人,都不是什么大派弟子,还不如张玉娘的那处,故而一时间没得几人,有办法抵挡如此诡异的魔物,先后被黑袍人的寄魂之体,吞噬了七八人,无数血肉合一,又复化为了一头无数血肉拧合的血肉之躯。

    王崇喝道:“所有人,尽皆散开!”

    这处斗剑台上的人和前来围观之人,早就都怕了,闻言立刻四散,王崇施展山海经的法力,跟这头魔物恶斗。

    双方交手数十招,顿时打的天崩地裂,顷刻间这处斗剑台都崩塌了。

    王崇暗暗忖道:“这魔物好生诡异,不能让他继续逞威了,须得速战速决。”

    王崇把手一拿,十二枚太元珠一起飞出,他转化了一成的雷霆玉经的功力,借以驾驭这件法宝,顿时锁困住了对方。

    黑袍人还想挣扎,却骇然发现,王崇的功力居然渊深不可测,远在他之上。

    王崇不惜运使金丹境的功力,也要击杀对方,自然不会给黑袍人的寄魂之体,再有什么挣扎的余地。

    山海经的拳劲,乱翻轰下,不过片刻,这位曾经叫做琴画的书童,就被砸的血肉糜烂,太元珠操纵雷电轰下,不过一刻,就把所有血肉都殛成了飞灰。

    王崇杀了这具寄魂之体,收了太元珠,又复恢复了原身,呆立了片刻,就有一个老者翩然从天降落。

    他瞧了一眼,刚才王崇斩杀黑袍人寄魂之体的地方,叹了口气,说道:“季观鹰!你这次做的不错,我亦没想到,居然还有天魔混入。”

    王崇很想说,不是天魔,是有人勾结不垢大魔君,但终于还是没说,只是躬身一礼,说道:“份内之事!”

    老者哈哈一笑,说道:“我就是杨墨,这一关的镇守使,若非知道张法乐那老东西,绝不肯放你,我都想把你留在第九关了。”

    王崇这才知道,这个老者就是峨眉另外一支,杨道人的嫡传,烟道人这一支,几乎全都留在了接天关,为了守御天之漏洞,勤勤恳恳,寸步不离。

    就连当年杨道人坐化,杨家也只拍了几人,送了一程便回。

    人族能够抵挡天魔,守住天之漏洞,杨家可说的上居功甚伟,就连王崇也暗暗钦佩,礼数特别周到。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