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四二九、阴式灵算
作者:流浪的蛤蟆      更新:2019-12-29 20:40      字数:2463
热门推荐:
    王崇暗暗算了一下,自己和应扬的方位,心道:“这个方向,好像是去魔极宗!我不如去魔极宗装个逼,遮掩了迷路之尴尬。”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恰好魔极大典便在数日后,你可去搅乱一番。

    王崇微微心动,他可是知道魔极大典,当年在天心观修道的时候,举派上下,所有年轻一点的子弟,无不渴盼参加魔极大典。

    只要在魔极大典上露出资质,有培养的潜质,就会被本宗收去,传授最上乘的魔门大法,从百万魔门弟子中脱颖而出。

    王崇当年也是有资格参加魔极大典,并且被本宗挑走的人,只是天心观并不喜欢门人被挑走,大多是旁支门派也都不是太喜欢门人被本宗挑走。

    那些门人弟子加入了魔极宗,再也不会回来出身的旁支,与天心观之类的旁支,并无半分好处。

    所以天心观才想把王崇送去峨眉,窃取道法,如是能窃取了峨眉的道法,天心观上下才能尽获好处。

    就算峨眉觉察了此事,他们也能举派去投靠魔极宗,又或者其他强横的旁支,甚或直接就散了,大家各奔前程。

    天心观这等诞生自魔极宗的旁支,足有数百上千,生生灭灭,也说不上什么大事儿。

    总而言之,倒霉王崇一个,福利举派上下,是个比较有性价比的魔门天才弟子使用方式。

    那种举派供养出来一个天才,去了本宗就不回来……就相当缺乏投入产出值了。

    王崇拍了拍应扬的肩头,含笑说道:“莫要胡思乱想,师兄带你去开个眼界,瞧一瞧此界魔门第一大派的最大盛典!”

    应扬蓦然想到了关键,叫道:“我们这是去魔极宗的方向?他们近日就要举行魔极大典了吗?”

    王崇见应扬如此一脸钦佩的神色,知道自己没有露出马脚,脸上只是微微一笑,示意他猜的不错,肚内却暗暗忖道:“维持人设还真特么的难。”

    应扬心头震惊无比,暗暗忖道:“原来我想的都还是小家子气了!白胜师兄居然是要去魔极大典上闹事儿,这是何等之气魄!”

    王崇含笑说道:“也不须把此事想的太难。魔极宗虽然号称此界第一大魔宗,但如今实力衰落,连一位道君也无有,纵然有七位太乙境的魔门大圣,也都多是闭关苦修不会出来。”

    “只要没得三位以上的魔门大圣坐镇,到时候,你就且看为兄的手段。”

    王崇被玄叶狠狠操练了二十三年,道法剑术无不大进,虽然还差小剑仙欧阳图有一段距离,但此界的阳真之辈,已经没得谁人给他放在眼内了。

    至于魔门大圣……

    他“小霹雳白胜”斗不过,还不行吹个牛吗?

    吹个牛能死人吗?

    绝逼的不能。

    王崇这话说的是何等之轻描淡写,把个应扬忽悠得的心潮澎湃,暗暗忖道:“原来白胜师兄已经如此之厉害,就算二三位魔门大圣都留不住……”

    王崇笑呵呵的把自己迷路的尴尬事遮掩了过去。

    应扬对这位“白胜师兄”的钦佩,又复提高了一个小层次。

    两师兄弟驾驭剑光,将错就错的赶路,不过一日有余,路上就偶尔能够见到行色匆匆的魔门弟子了。

    王崇和应扬两人都是一身峨眉的道法,剑光又都极为耀眼,这种“路上行人皆魔子,就我两个是剑仙”的行为,又实在太特么的嚣张。

    所以一路上,两人接连斗了十余场的法。

    王崇都没怎么出手,应扬就单身独剑一一料理了。

    能够参加魔极大典的人,都是魔极宗旁支最为出色的弟子,但不管这些魔门弟子有多出色,还能比得上三百年后的应真君了?

    只是连厮杀了十余场,应扬实在忍不住了,趁得路上歇息的时候,问道:“白胜师兄!就算没人识得我们的样貌,也不知道我们是峨眉弟子,但这般招摇,怕是混不进去魔极大典,就要遭魔门的围攻了。

    王崇略略沉吟,就一拍大腿,叫道:“应扬师弟说的甚是,我们还是伪装一下吧。”

    应扬还真担心,这位“小霹雳白胜师兄”,就这么大摇大摆的闯入魔极大典,然后再肆无忌惮的乱杀一气,再扬长而去。

    这也未免太嚣张了?

    王崇略略掐算,他这一手《阴式灵算》,乃是阴定休集百家之长,所创的推算之术,他被玄叶强行逼迫,修习了一番。

    虽然小贼魔与此道,并无天份,但粗略的推算,却也能八九不离十,尤其是算那些凡俗,乃至修为低微的角色,极少出错。

    王崇推算了一阵,笑道:“有了!”

    应扬忙问:“师兄有了什么想法?”

    王崇伸手一指,说道:“此去三十里,正有一支魔门旁支的弟子修习,我们去杀了他们,便可冒充身份,混入了魔极大典。”

    应扬急忙说道:“我们不懂魔门功法,如何冒充的了?去魔极大典,斗法的时候甚多,总不能不出手吧?”

    王崇笑道:“不妨事,我好友季观鹰,联合东海金沙教,巨头龙王围剿重离邪教,得了一术,名为人妖相化,我们可以择一魔门弟子炼做妖身。尤其是这支魔门,叫做阎魔宗,当年我杀了几个害人的阎魔宗弟子,一时好奇逼问了一番,得了阎魔宗的功法,绝无半分破绽。”

    应扬闻言,也觉得不错,他当然知道人妖相化之术,此术对正道弟子来说,只是一门鸡肋的邪术,倒是没甚抵触。

    当初阎魔宗的卫悲也去围攻吕公山,却倒霉落在了王崇手里,被小贼魔逼问出来阎魔大法和他自己所创的独门操魔大法,居然就派上了用场。

    王崇和应扬略略休息,就御剑直扑三十里之外,那些倒霉的阎魔宗弟子,也没有料到,自己等人就是随便休息一下,就招惹了此界最凶残的两个家伙。

    王崇人在十里之外,就伸手一指,一个面容白净的阎魔宗弟子,说道:“那个生的不错,我就挑选他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