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四八三、天下最好的师父之三
作者:流浪的蛤蟆      更新:2020-01-04 20:50      字数:2562
热门推荐:
    朱红袖身上道气昂然,半点也看不出来是魔门中人。

    只是还有些散逸的丹气,不曾收束,显然是刚铸就金丹未久,已经是魔门宗师级人物了。

    王崇不由得煞是羡慕,叫道:“这么多年过去,你居然也铸就金丹了。”

    朱红袖笑意盈盈的答道:“数十年苦功,也算有些回报。倒是你这天魔幻变之术,越发的精纯了,居然能把修为压制在虚丹境,这又是要搞什么鬼?”

    王崇略略犹豫,先问了演天珠一句:“该怎么回答?”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天恨魔君杨琊是杨道人第二子,学贯七八家,最精天魔幻变之术……

    王崇有些怔仲的回了一句:“听起来好似天下最好的师父。”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杨琊性子乖戾,离经叛道,又复做人奇葩,才不是什么好师父。做个比方,他的弟子都是黑斯礼之流!

    演天珠送出了几道凉意,解释了来龙去脉,王崇思忖片刻,把一应细节,一一对照,这才明白,为何朱红袖会错判自己身份,又如何会这般态度。

    他背后的“魔门大佬”若是其他人,朱红袖也只会警惕,也只有跟九渊同出一门的天恨魔君,朱红袖才会觉得是“长辈”安排,不会有甚反抗。

    至于他施展道魔两道的功法……

    杨琊精通天魔幻变,若是他的弟子,还真能把天下间道魔两家的功法悉数催使。梁漱玉亦精通此术,连武当的镇派剑阵都能运用随心,由此可见这门天魔秘法之诡秘。

    天魔幻变和五识魔卷不同。

    五识魔卷是洗练功力,重头修炼,只是这个过程经过千百倍的加速,甚或一蹴而就,故而一身功力都是货真价实。

    天魔幻变却是以天魔心法,催动各种道法,这些道法是天魔秘法“变”出来的,只是天魔秘术,渊深难测,只要不能看破,就只能面对层出不穷,被“变”出来的种种道法。

    王崇的一身道法根基,在天魔五识,跟天魔幻变在某些层次,有异曲同工之妙。

    王崇得了演天珠指点,就笑道:“此种奥妙不足为外人道也!”

    朱红袖顿时露出不快,怒道:“我亦是外人?”

    王崇呵呵一笑,说道:“内人,红袖儿只能是内人。”

    这一句调笑出其不意,朱红袖有些嗔怒,却不是为刚才的事儿了,随手就一团小小的雷火发来。

    王崇衣袖一卷,化去了这团雷火,也不由得微微惊讶,叫道:“你的道力,似乎也不差龙吉吉了。”

    朱红袖有些讶然,叫道:“你最近还见过我龙师妹?”

    王崇苦笑一声,说道:“岂止!我刚才是被你大师姐打跑,这才来寻你诉苦。”

    朱红袖更是惊讶,叫道:“你居然能够在我大师姐跟前逃得性命,这本事……也算是可以啊!”

    王崇心道:“我本事岂止可以,简直非常可以。”

    他巧妙的解释了,怎么知道朱红袖的藏身之处,此亦是演天珠的指点。

    朱红袖果然没有在乎,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边藏身。

    不多一时,就有几个魔女过来,给王崇斟茶。

    这些魔女体态妖娆,举止撩人,动荡心魄,但王崇也不敢多看,举杯饮了一口,咂了咂嘴,觉得口感一般,放下茶盏就问道:“红袖儿为何不在万魔堂闭关?”

    朱红袖冷笑道:“万魔堂不知道多少人,盼望我修行出差,走火入魔呢!师父偏巧又神游天外去了,我哪里敢在万魔堂闭关?”

    王崇心头一苦,差点就吐血,心道:“早知道九渊神游天外,我怕个鸟的梁漱玉?”

    两人闲谈了一会儿,朱红袖把别来之后的事儿,说了一遍,只是她除了筹划取得丙灵剑,就是在十万大山闭关,也没什么惊心动魄之事。

    王崇倒是有好些风光旖旎,比如收了邀月,挑过小云儿,跟韩嫣勾勾搭搭……却如何敢说?

    九渊可还是会回来的。

    朱红袖一怒之下,跑去跟九渊告状,他这边可就坏菜了。

    朱红袖金丹刚成,王崇就跑了过来看望,心头也是欢喜,故而很快又叫门下魔女去准备酒宴,招待自家未婚夫婿。

    王崇吃得几口,觉得这酒菜十分一般,可也不敢卖弄,自家的凌虚洞天内有无数好物,不然朱红袖追问起来,不甚好应付。

    朱红袖陪王崇饮了几倍,脸颊红扑扑的,忽然笑道:“当年见你,还是个孩子,一身道行连天罡都没有,没想到居然也快要金丹了,待你金丹,便去见我九渊恩师如何?”

    王崇心头突突一跳,暗暗叫道:“我还是三百年后再金丹罢!”

    他可不敢去见九渊。

    只是这话,真不敢说出口。

    王崇哈哈一笑,说道:“红袖儿可是想嫁我?”

    朱红袖啐了他一口,明眸迷离的说道:“我是斗不过大师姐了,便是龙吉吉那泼妇,我也斗的有些吃力,若是有你帮我……”

    王崇还真难得见到,这位魔门女修如此软弱,朱红袖虽然平日也是魔女做派,但性子真不是太强,比起龙吉吉性格万变,心狠手辣,梁漱玉古灵精怪,天魔魅惑,她倒是更近道门女修,并不似两个同门。

    王崇伸手搂住了朱红袖,柔声说道:“梁漱玉我还斗不过,但龙吉吉那泼妇,我却也不怕,下次替你出一口恶气。”

    朱红袖吃吃笑道:“你才是虚丹境,我龙师妹可是金丹几十年了,已经过了一灾!就算几百年的老金丹,也未必都斗得过她!”

    王崇心道:“老子也能吊打几百年的老金丹,比如玄鹤之流。”

    只是这会儿,他宁可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把朱红袖搂的更紧一些。

    这种时候,气氛暧昧,如何要多嘴多舌?

    就该此时无声胜有声,夜半三更无语时!

    王崇正自思忖,该做些什么,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问问她怎么勾搭梁漱玉!

    王崇差点想砸了这破珠子,骂道:“这是问这种事儿的时候吗?你特么活腻了,我还没活够呢。”

    演天珠送出一道凉意:也是……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