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188章 我有一个很高明的计策
作者:幻雨      更新:2020-10-16 22:50      字数:2925
热门推荐:
    他就不怕对方真的与其翻脸吗?

    毕竟凡事都有个度,不可以欺人太甚了!

    ……

    豆豆还真不怕。

    翻脸?

    对方能怎么做?

    同自己动手,他又打不过。

    难不成他还敢背叛师门么?

    别开玩笑了。

    对于柳师弟,豆豆还是非常了解地,虽然性格有些偏激,但从小就拜入了古剑门,所以他对于本门,那绝对是忠心耿耿。

    就算再生自己的气,也绝不可能因为这点小事,而背叛师门的。

    正因为了解,所以与秦炎不同,他一点都不担心,所以欺负起对方来,那是没有半点的压力。

    毫无顾忌!

    而且豆豆也不觉得自己做得过分。

    谁让他刚才要故意挑衅自己?

    甚至是用这种侮辱自己智商的方式。

    俗话说,来而不往非礼也,自己这么做,不过是礼尚往来,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

    就这样,豆豆摆出一副我吃定了你的表情。

    柳长老都要哭了。

    不,用欲哭无泪来形容更加适合。

    他觉得一定是今天早上,自己出门的时候没有看黄历。

    否则怎么会倒霉到这种程度?

    怎么办?

    难道真要忍气吞声?抱着头被那姓秦的小子打?

    一想到这种情况,他就气得差点将牙齿咬碎啊!

    不行,什么都可以妥协,但这件事情他真的是不能忍。

    不论从哪个角度考虑,自己也绝不能够认怂。

    那怎么办?

    事到如今,别无选择,解铃还需系铃人,这句老话将其中的道理讲得很清楚,自己如果想要摆脱危机,突破口还在师兄那里。

    可道理是这个道理,摆在眼前的困难,那也是显而易见。

    师兄根本不打算将自己放过,吃了秤砣铁了心,要给自己一个深刻教训。

    这种情况对他来说是如之奈何。

    自己要怎么做才能让掌门师兄回心转意呢?

    很难!

    两人做了几千年的师兄弟,就如同豆豆很了解他一样,他对于掌门师兄的性格,那同样是一清二楚。

    说得简单清楚一些,那就是喜欢吹牛逼,而且非常非常的小气。

    自己刚才既然得罪了他,仅仅是口头上的求饶,恐怕根本就没有用。

    那怎么办?

    必须找到豆豆的软肋才可以,让能让他投鼠忌器。

    否则以师兄的性格,是绝不会轻易善罢甘休的。

    但道理是这个道理,真想要做到,哪儿有那么容易?

    师兄可是一派宗主,实力也比自己强大得多,哪儿有这么容易去找到他的软肋呢?

    不过柳长老并没有灰心丧气,更没有因此而选择放弃。

    一来是没有退路,这种情况下自己绝不可以认怂。

    二来,他相信是人就会有弱点,就算渡劫级别的老怪物也不能免俗,更不要说师兄……

    所以他的软肋肯定有,不要急,仔细想想那是一定能够找到的。

    柳姓老者皱眉思索。

    现在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

    必须快点想到,让师兄投鼠忌器。

    否则,他很快就会让秦炎来打自己。

    可恶,师兄究竟有什么弱点呢?

    他冥思苦想。

    而事实证明,柳长老的运气还不错。

    在这关键时刻,他的脑海中有一道灵光闪过。

    别说,还真被他想到了。

    对自己而言,表面上掌门师兄还真没有什么弱点。

    不过如果将思维放得宽广一点,你就会发现,掌门师兄本身没弱点,但问题是,他并不是孤家寡人一个。

    老的咱打不过,但你儿子有那么厉害的实力吗?

    俗话说得好,父债子偿。

    对掌门师兄而言,儿子曹小原就是他的弱点。

    这个念头在脑海中转过,柳长老顿时像抓住救命稻草了。

    这时候他也顾不上去仔细思索,这么做会不会弄巧成拙,总而言之,先威胁了对方,再做定夺。

    于是他大声开口了:“师兄,凡事留一线,日后好见面,你不要将事情做绝了,你如果敢叫秦炎来打我,我一定会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哟,胆儿够肥的,现在居然还敢威胁我?”

    豆豆直接被对方给气笑了。

    他饶有兴致的开口道:“让我吃不了兜着走,你还真敢说,怎么,吹牛也不打下草稿,就凭你也敢威胁于我?”

    嘴上这样说,豆豆心中其实是很生气。

    他觉得这老小子怎么就这么倔呢?对师兄我,你就不能说几句软话?认怂难道很丢人吗?

    结果对方不仅不服软,居然还变本加厉,口出狂言的威胁自己。

    说什么让我吃不了兜着走,胆儿真是太肥了!

    关键是当着秦炎的面,你让自己这做师兄的,脸往哪儿搁?这不是故意让自己下不来台么?

    难道你不知道师兄我,生平是最要面子的?

    豆豆很生气!

    原本他还想着柳师弟只要认怂求饶,多说几句软话,自己就宽宏大量的原谅了他。

    现在看来是白日做梦啊,这老小子就是欠打。

    “师兄你不要逼我,你如果敢叫秦炎一起打我,我就……”

    “你什么,难道还想与我拼了,哼,你配吗?”

    豆豆的脸上露出一丝讥嘲之色,在他看来,这混账家伙根本就是自不量力来着。

    “哼,我当然打不赢你,但我可以打你儿子,只要你敢欺负我,以后我就天天去打曹小原。一天打三次,不,一天打五次。”

    柳姓老者恶狠狠的说,自以为找到了对方的软肋。

    “你居然拿小原来威胁我?”

    豆豆脸上的表情,则是完全冰冷了下去。

    不过他却是在做戏。

    实际上豆豆心中非常欢喜。

    这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要知道每天管教儿子,一天打三顿,那也同样是很累的。

    毕竟身为掌门,自己每天原本就有许多事情要做,何况修行也不能耽搁,平心而论,原本就没有时间,与那不成器的小家伙,天天在那里斗智斗勇。

    他早就感觉厌倦了!

    毕竟打儿子也是挺累人的。

    尤其是天天打,豆豆早就感觉不胜其烦了啊!

    但没办法,曹小云那小家伙再不争气,毕竟也是自己的儿子,身为父亲,他有责任也有义务,必须要好好教导他。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