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百九十四章 滚去写作业
作者:小刀锋利      更新:2020-02-14 20:40      字数:7691
热门推荐:
    无数的卫星密密麻麻布满大陆上空,围绕着这颗超级大陆不断运转着。

    各种飞行器在大陆上空纵横,拉出的航线都能形成一张密密麻麻的蛛网。

    问君一眼看下去,大陆上的城市里高楼林立,车水马龙。

    当光线暗下去的时候,那些城市明亮得如同一颗颗镶嵌在大地上的明珠一样!

    这样一个繁华的世界,怎么可能充满死气?

    就因为北方大天神寿元走了尽头?

    连带着这个世界也要死了吗?

    问君的视线落到其中最繁华的一座城市上。

    各种各样的信息瞬间涌入她的脑海当中,换做一个境界稍微差点的修行者,脑子都能被撑爆。

    关于这座城市的各种信息,也瞬间被问君掌握。

    这同样是一个科技文明的世界,但文明程度却相对较差。

    远远没有达到人类制定的二级文明标准。

    也就是说,这个世界的人,没办法从恒星上面提取能源。

    而这一切,也正是因为之前的北方大天神的压制。

    限制了这个世界人类的大脑,没有去点亮那些科技树。

    至于修行文明,更是完全没有开启。

    问君不知道是不是所有的疆土大域都是如此,还是说就这里是这样。

    反正在她看来,这个世界的万物生灵都有点可怜,就像是一群……被关在动物园里面的动物。

    表面看上去繁华热闹,实际上却充满了悲哀。

    这是一片……没有“灵魂”的大地。

    随后,问君那强大无比的神念突然间扫到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人。

    下一刻,她直接出现在那人面前。

    “你来啦?”一个看上去只有五六岁的小男孩,长的特别漂亮,一双大眼睛漆黑明亮。

    盯着问君看,似乎一点都不害怕,也不惊讶这样一个大美女凭空出现。

    “你……”问君看着眼前这个小男孩,突然有点不知说什么好的感觉。

    “坐吧姐姐,我来给你解惑。”小男孩笑嘻嘻的说道。

    这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家庭,三室一厅的房子,收拾得挺干净,但从各种陈设上来看,并不是那种特别富裕的家庭。

    客厅的电视柜上面,放着一台液晶电视,旁边还摆放着一张全家福。

    一对年轻夫妇,怀里抱着一个眼睛很亮的婴儿。

    小男孩跑到电视柜旁边的墙角饮水机处,给问君接了杯水,放到问君面前,笑道:“条件有限,将就点吧,反正你也不在意这些。”

    问君有些无语的看着小男孩,随后坐在有些年头的布艺沙发上。

    小男孩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茶几那边,跟问君面对面坐着,看着问君道:“是不是很惊讶?”

    “是挺惊讶的,”问君点点头,“想不到位列万神殿众神之巅的北方大天神,竟然会通过假死的方式,出现在这样一个死气沉沉的世界中,这是为点啥呢?”

    小男孩似乎思索了一下,然后笑道:“想好好体验一下。”

    问君微微蹙眉,看着他,一脸不解。

    “我出生在这浩瀚宇宙中那会儿,这片天地……还很年轻。”

    小男孩眼中露出回忆之色,轻声说道:“我们这批生灵,被称之为先天生灵,也就是说,我们先于天而生。其实是后世生灵对我们的一种尊称。”

    他轻笑:“这世上哪有生灵能比天还大?”

    “不过我们的确跟后来出现的生灵不大一样。”

    小男孩一脸认真,看着问君道:“比如我们天生就拥有各种各样的神通,有些可以驾驭风,有些可以驾驭水,有些则可以掌控雷电,还有些可以沟动山川大地乃至宇宙万物……”

    “后来有一天,机缘巧合之下,我得到了一滴造化液。”

    “那滴造化液成全了我,也毁了我。”

    “原本,一切都不应该是这样的。”

    小男孩眼中露出一抹淡淡惆怅。

    问君静静看着他,没有插话。

    虽然眼前小男孩说话还有点奶声奶气,同时说出来的东西也像是小孩子讲的幼稚童话故事,但她却听得非常认真。

    “先天生灵也并非不死的。”

    “其实这宇宙万物,自有它的运行规则,宇宙都会死,遑论生活在宇宙中的生灵了。”

    “但你也看见了,这世界多美!”

    小男孩看着问君:“只要是个有智慧的生灵,又有谁会愿意死去?”

    “从此后,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都感知不到了,只剩下无尽的虚无……”

    “那一点灵魂本源,就像是一颗种子,不知要过多少岁月,才能重新生根发芽,可再长出来的东西,那还是我吗?”

    “人说这世界没有两朵相同的花,可我们都在努力寻找着,可以开出两朵相同的花的土壤。”

    “于是,就有了……轮回。”

    小男孩微笑道:“你敢信吗,轮回是人为的!”

    “确实不敢信。”问君苦笑着摇摇头。

    “其实没什么,轮回看似很复杂,但其实也不过是一个系统罢了。”小男孩有些不以为意的道:“就像科技文明世界的计算机一样,只要它的运算能力足够强大,那么它甚至可以运算出整个宇宙的运行规则!”

    “轮回也是如此,只要服务器够强大,那么它足以支撑这个世界的正常运行。”

    “比如说,通过计算,得出一个生灵的是非功过,罪孽深重的,下地狱去吧,把罪遭够了,再去畜生道慢慢积累功德……我说的简单,你能理解吧?”

    问君点点头:“我能理解。”

    “这个初衷自然是好的,”小男孩舔舔嘴唇,拿起手边的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两口水,然后接着说道:“但任何一种机制,运行久了,就难免会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

    “比如人为的进行操纵。”

    他苦笑道:“世间生灵,除了像我这种,最早的先天生灵之外,谁敢说自己是无根浮萍?即便是太古时代的那些真正大能,也都会有三亲六故。”

    “即便是我这种……往上追溯不到根源,可往下,却也是一扯一大片!”

    他看着问君:“我的那些追随者跟部众,没有公开反你吧?”

    问君摇摇头:“他们很配合。”

    “就知道是这样,其实万神殿里的神灵,也并不是各个都该死。”小男孩看着问君。

    问君却保持着沉默。

    这个问题,她不想回答。

    因为在她看来,万神殿从太古到上古再到今天,一直都趴在世间万灵身上吸血。

    这样的地方,有一个生灵是无辜的吗?

    也正因为这种心态,她坑起青尊和黑尊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因为他们都该死!

    做过的坏事,罄竹难书。

    “你别不信,以后慢慢你就明白了。”小男孩也没跟问君多做解释。

    那张特别稚嫩的脸上,露出一抹跟年龄完全不相符的笑容,说道:“因为腐朽,所以早在太古年间,这世界就出问题了!”

    “最大的问题,还在六道轮回上。”

    “当然,其他问题也不少,我们不是没有尝试过去改变这一切,可惜积重难返……”

    他叹息,一脸遗憾。

    “后来终于有一天,我们无数太古先天之灵,厌倦了这种日子。”

    “厌倦了乱七八糟的六道轮回。”

    “更厌倦了某些存在高高在上……”

    “于是,”小男孩说着,眼神中露出复杂情绪,“于是万神殿出现了!”

    “它的初衷,也是为了改变这世界,至少我们那批人,从来没想过要通过万神殿给自己谋取什么利益跟好处。”小男孩一脸诚恳,非常认真的看着问君。

    “我们断了六道轮回之路,打碎了跟六道轮回有关的所有一切。”

    “我们推翻了天庭,将诸天大神全部横推一遍!”

    “在那时,我们很得意,也很开心。”

    “我们认为,胜利是属于我们这群正义者的。”

    说到这,小男孩语气变得失落起来,他苦笑道:“后来我们才知道,那诸天神佛,各路顶级存在,实际上一直都在天外天苦苦支撑着……如果没有他们守护这个世界,整个大世界,连同无数位面一起,早就崩碎了。”

    “可笑我们那时候还以为自己获得了胜利,以为自己可以重新建立起新的规则。”

    “让这世界变得更美好。”

    “我们也的确建立了新的规则,将万神殿无数神灵的思维链接在一起,形成一个运算能力超级恐怖的巨大服务器。”

    “然后,以此来计算着世间每一个生灵的善恶值,并因此来给他们制定奖惩。”

    问君看着小男孩:“可是没有了轮回,这种奖惩制度……还有什么意义吗?”

    “当然有,轮回没有了,但万物生灵的生命终究还是有尽头的。”小男孩笑着说道:“当他们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就要考虑下一世需要面对什么了。”

    小男孩叹息道:“因为我们打碎了轮回之路,毁掉了轮回,让万物生灵可以自由的活在这世上。又让所有一切邪恶,都暴晒于阳光之下,无从遁形!所以当那些生灵死后,他们的去处就已经很明确了。比如去做一只鹰,那在这生灵死后,被封印的灵魂就会自动去找一个有蛋的鹰的巢穴……”

    问君想了想,道:“通过将无数神灵的思维链接在一起,形成的超级计算机,来计算世间生灵的善恶值……这样虽然没有了轮回路,可实际效果却是一样的。而且因为所有人的思维都链接在一起,也几乎杜绝了那种舞弊的现象。理论上来说,这挺好。”

    “嗯,你也知道,是理论上的。”小男孩叹了口气,“实际操作起来,最初没问题,但久而久之,问题终究还是出现了。”

    “当一些神灵逐渐衰老,开始变得很虚弱的时候,变化就已经出现了!”

    “因为每一个神灵,其实也是这世间的一份子。”

    “那么当他们死去的时候,是不是也要跟世间万物生灵一样,被昔日同殿的那些神灵审判?”

    “即便这种审判无比公正,即便他自己的功德也没有任何问题……但这世间,又有谁,真的愿意死去呢?”

    小男孩再一次提起这个话题。

    他看着问君:“如果有一种方法,可以与天同寿,与世长存,你会不会动心?”

    问君沉默了一下,点点头:“我会。”

    “是的,大家都会!”小男孩说道。

    他看着问君:“更可怕的是,重生之后,即便是万灵之长的人类,记忆也是要被封印的!”

    “想想看,一尊高高在上,审判世间万灵的神祇,寿元干涸枯竭之后,首先要被昔日同殿的伙伴审判,就算功德圆满,都能成为一个幸福安康又天赋极高的人类。但又有谁敢保证,自己还能重新修炼回来,位列神殿?”

    问君摇摇头,这种事情,偶然性太大了!

    需要无数的偶然因素综合到一起,才能最终成就一个神灵。

    这些偶然因素,其实就是天地间的机缘,是气运!

    所以造化液才那么神奇!

    “你看,你也明白,对吧?”小男孩不紧不慢的说着,绷紧的小脸上,带着几分淡淡的惆怅,他再次叹息一声,“万神殿中的神灵,虽然思维链接在一起,但神灵的境界太高深了!想要分出一部分神念来干点别的,实在太简单。”

    “于是就产生了分歧?”问君看着他问道。

    “是的,分歧,非常严重的分歧!”小男孩道:“一部分神灵,认为万神殿中的神灵已经为世间众生创造了一个绝对公正的生存环境,这种付出,绝对堪比曾经的诸天神佛曾经发过的超级宏愿!”

    “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去受轮回之苦?”

    “既然是制定规则的,就应该跳出三界之外,不在五行当中。”

    “应该永远位列万神殿,高高在上,俯瞰人间。”

    “而在那时,其实大量神灵就已经开始经营属于自己的……疆土大域。”

    小男孩看着问君:“现在,你知道疆土大域是怎么来的了吧?”

    “目的又是什么呢?好玩?还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问君看着他问道。

    “当然是为了给自己留条后路。”小男孩看她一眼,“神灵不死,疆土大域不灭,神灵即便死了,疆土大域里只要有足够的资源,神灵照样可以在自己的地盘上重生!”

    “你要知道,在自己的地盘上重生,留下无数恢复记忆的线索……呵呵。”

    那张稚嫩的脸上,露出几分讽刺的笑容。

    “就像你现在?”问君突然问道。

    小男孩沉默了一下,坦然的点点头:“就像我现在。”

    “嗯,你继续说。”问君看着他。

    “那一次,赞同神灵就应该高高在上的,占了绝大多数,甚至可以说,是压倒性的胜利!智慧生灵的自私一面,在那次万神殿会议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小男孩苦笑。

    “那你呢?”问君问道。

    “我?我当然也是赞同的。”小男孩一脸坦诚:“我还没伟大到天外天那群诸天神佛的地步,当然是赞同的。”

    问君沉默起来。

    小男孩不以为意,接着说道:“再后来,又通过了收割人间智慧生灵灵魂,制成祖灵晶体的建议……”

    “那次你依然是赞同的?”问君看着他。

    小男孩目光纯净的看着问君,再次坦然的点头:“是的,我们几乎所有神灵,都违背了最初的初衷,到那时候,整个万神殿就已经腐朽不堪,早就忘记了最初的初心是什么。”

    “有一些反对的,也都被我们以各种各样的理由给干掉了。”

    “甚至永远消失在岁月的长河中。”

    问君深吸了一口气,看着小男孩:“那为什么……还会选择我?你这么厉害,古神中的最强者,贵为北方大天神,为什么会选择我?为什么又会引导我来这里,用你的轮回身,和我说这番话?”

    “因为这位置,本就是你的呀。”小男孩笑了,只是脸上的笑容,略显苦涩。

    “我的?”问君顿时有点懵。

    “是啊,北方大天神,本就是你的位置,只是在第一次会议当中,你就投了反对票……”

    “于是我被弄死了?”问君一脸懵的看着小男孩。

    “没有,你投了反对票,结果很惨,然后你一气之下,就消失了。你离开前,粉碎毕生道行,发下过一个誓言……”小男孩叹息着:“你说,耻于万神殿众神为伍,所以,你们都忘记我吧。然后,总有一天,我会回来,掀翻这座腐朽不堪的茅坑……”

    “我?”

    “你!”

    问君跟小男孩相互对视着,彼此的眼神都很倔强。

    “所以万神殿众神都不记得你了。”

    “你不是什么都知道?”

    小男孩笑笑:“我不知道,我的主元神不知道,早已死去的次元神和本体更不知道。要知道的话,估计你回来的第一时间,我就会不顾一切的杀了你。”

    问君看着他,他也看着问君,纯净的眼眸里,依然装满了倔强。

    “也就是说,我是太古生灵?”问君看着他。

    “昂。”小男孩点点头。

    问君满头黑线。

    她倒是怀疑小白那家伙是太古时代的某个大能转世,倒是从来没往自己身上想过。

    毕竟,她是拂面风仙子呀!

    怎么可能跟太古人物扯上关系?

    “你这次从外面回来,没有带回造化液,我当时不知为何,就像是人类的回光返照……一下子就看见了太多太多东西!”小男孩脸上露出一丝苦涩。

    “所以你才说出那番话?”问君看着他。

    “对,我们坚持了无数个纪元,终将湮灭,我已看见……未来神殿在崩塌,神灵在陨落,所有一切,终将不存!”

    “但我不甘心呐……”

    小男孩的声音明明很稚嫩,但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却仿佛充斥着一股无尽的腐朽气息。

    下一刻,整片天地,瞬间倾覆。

    无尽神能,丝丝缕缕的大道刹那间将问君的化成实质的元神死死锁住。

    伴随着的,还有小男孩那狂笑声:“告诉你一切又能如何?知不知道你当年发过的誓在我看来就是一个笑话?只是没想到你居然真的回来了,你知道洞悉一切那一刻我有多绝望吗?我和你说过,这世间的智慧生灵,谁愿意死去?谁愿意跟那些凡夫俗子一样,被人审判,梦寐轮回?谁愿意被收割灵魂,成为别人口中餐食?”

    问君浑身冰冷,感受着这个世界对自己元神的那种剧烈排斥。

    她明白,自己终究还是被对方给套路了!

    这里根本不是什么疆土大域!

    这地方,分明就是这位北方大天神早已设好的陷阱。

    是他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关键之地!

    “本来我的确是要死了,但有你这么古老而又新鲜还无比强大的灵魂吞噬,我肯定可以直接活出璀璨的第二世来!”

    小男孩得意张狂的笑声听起来甚至有些恐怖,那张稚嫩的脸也非常扭曲。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人用钥匙打开。

    走进来一个年轻少妇。

    少妇身姿窈窕,面容姣好,怀里单手抱着一个婴儿。

    跟电视柜上相框里那婴儿一模一样。

    少妇进来之后,先是看了一眼小男孩,愣了一下。

    然后看着他那一脸得意猖狂而又扭曲的笑容,当即就怒了,冲过来就是一巴掌,拍在小男孩脑袋上。

    “不好好在家写作业,傻笑什么?”

    “我走之前,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平时老娘怎么教育你的?”

    “你还要不要点脸了?”

    “天天写作业让人督促,让人督促,让人督促,你想长大之后变成一个废物是吧?”

    “现在!立刻!马上!滚!滚回你的房间!滚去写作业!!!”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