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百三十章 重逢!(情人节快落~~)
作者:逆苍天      更新:2020-02-14 17:50      字数:3343
热门推荐:
    陨落星眸上方,严禄、苏妍和柳莺,齐声欢呼。

    三人脸上的喜悦和激动,丝毫不加掩饰,是那么的由衷和真诚。

    “虞渊!”

    古荒宗,秽灵宗、血神教,还有云水宗的试炼者,也是精神一震。

    近日,他们听柳莺、严禄、苏妍等人,说过太多次虞渊这个名字。

    听的多了,他们对虞渊的好奇心,也逐渐浓烈起来。

    而他们也渐渐看出,柳莺驾驭着陨落星眸,在星烬海域的海岛四处游荡,最终的目标就是要找到虞渊!

    柳莺也没否认!

    终于,终于……

    古荒宗的杜璜等人,暗暗松了一口气,一道道眼神,顺着严禄、柳莺的视线,都凝聚在晶璃瓶。

    并一眼盯上虞渊!

    “虞渊!虞渊!”

    陨落星眸上的呼喊声,透过海水,居然直达晶璃瓶内。

    震的祁南斗,都不得不两手捂着耳朵,以免音波的冲击力,经晶璃瓶扩大后,伤到他的耳膜。

    众人能听到声音,都是他暗自动用晶璃瓶的玄奥,接纳了音波的传导。

    “那不是柳莺吗?”

    侯天照微惊,摸了一下耳垂的铜环,绕着虞渊看了看,“你和柳莺很熟很熟吗?”

    剑宗的孔半壁,在惊闻肆虐海底的天外异物,居然是“蓝魔之泪”后,整个人开始失神了,变得有些心神不宁。

    他浑浑噩噩地,重返到剑宗试炼者中央,脑海所想的,都是“蓝魔之泪”。

    在剑宗的古卷阁,知道蓝魔族的来历,知道“蓝魔之泪”和血灵祭坛的他,联想起虞渊的说辞,妖族的死亡,心里逐渐明朗了。

    反倒是祁南斗,侯天照两人,对“蓝魔之泪”一无所知,表现的很淡然。

    “算是比较熟悉吧。”

    虞渊微微一笑,眼看严禄、苏妍和柳莺都在,都安然无恙,心情稍稍放松。

    但在下一刻,他脸色便有些奇怪,“那些家伙……”

    古荒宗的杜璜,血神教的林嶽,秽灵宗衣着花花绿绿的池荫,还有魔宫的费羿,之前见过的施思等人,一个个看向自己的目光神情,仿佛要吃人般。

    心境强大的他,在那一道道眼神下,都一凛,暗道:什么情况?

    陨落星眸的速度,由快变慢,终于到了晶璃瓶前。

    柳莺笑颜如花,看着就心情愉悦地,朝着他扬手招呼,“你这家伙,我就知道应该还活着。到我们这边来,快点,不要让我们久等了。”

    此言一落,她轻咳一声,望着血神教和秽灵宗的两人

    ,道:“你们要不要,去那晶璃瓶?我听说过天邪宗此物,可攻可受,不比我的陨落星眸差多少。”

    她还是想要剔除一些负担。

    “不了,我和侯天照,祁南斗他们不熟。”

    血神教那位相貌俊美的少年,双眸暗红电光一闪而逝,舔了一下嘴角,轻笑着说:“另外,我也想见识见识,这位名叫虞渊的人。”

    秽灵宗的那位,眯着眼,就只是笑,不答话。

    两人乃血神教、秽灵宗的带头者,他们做出如此姿态,其余人就愈发不肯动。

    “虞渊。”

    祁南斗柔声细语,“陨落星眸能破开那深蓝幽幕,我手持之物,一样有如此效果。你……”

    “陨落星眸在前,晶璃瓶在后,一起冲离深蓝幽幕!”虞渊轻喝一声,便朝外而去。

    祁南斗看向侯天照,询问他的意思。

    侯天照点了点头,“这样也行。”

    晶璃瓶和海水之间,一层水莹玉光,悄然开了口子。

    虞渊蓦地穿过,向陨落星眸游去。

    “叨扰了,多谢。”

    剑宗的孔半壁,眼看那只怪鱼,紧随虞渊离开,冲着祁南斗抱拳道谢,也迅速离开。

    他一走,剑宗的那些人自然跟上。

    “无妨无妨。”侯天照摆摆手,一脸不介意的表情,“虞老弟说了,我们可以跟在后面。你手持之物,在破开深蓝幽幕的时候,会起大用。”

    “我也这么想的。”祁南斗耸耸肩,任由剑宗那些残存者的离去。

    “虞渊!你小子跑哪儿了?”严禄大笑。

    苏妍眉梢泛着喜悦,在虞渊被柳莺接纳到陨落星眸后,浅笑着说:“没事就好。”

    “我就知道,你肯定会活着。”柳莺以星能开道,裹着虞渊,将其直接带到了自己的面前,说:“你知不知到,海底发生了什么?”

    杜璜,林嶽,还有秽灵宗的池荫等人,魔宫的费羿,皆目光灼灼地瞪着虞渊。

    他们就想知道,被严禄、柳莺两人吹的神乎其神的虞渊,究竟是不是真的有本事。

    其中,和虞渊见过面的施思等人,也是半信半疑。

    “这些人,看我的神情,令我觉得怪怪的。”虞渊落定后,发现柳莺一开口后,所有人都瞪着自己,哑然道:“我好像和他们,没什么仇恨吧?”

    “哈哈哈!”

    严禄爽朗大笑起来,向他解惑,“我们找了你很久很久!我和柳莺就是不相信,你会死在星烬海域!而且我们都觉得,如果你还活着,你在我们身边的话,我们在海下生存的希望,将

    会大大提高!”

    “赞誉你太多次,别人也就记挂上了你。”苏妍也笑着说。

    不知为何,看到虞渊上了陨落星眸,她也莫名觉得心安。

    在如此恶劣的局面下,她都有点颓丧,感觉这次比陨月禁地还要凶险,认为即便是虞渊活着,恐怕也难力挽狂澜。

    可真正的见到虞渊,看着虞渊近在咫尺,她突然就镇定了。

    苏妍自己都说不清,她内心的转变,为何如此奇怪。

    “被魔宫、妖殿,秘密安放在星烬海域底下的蓝魔之泪,因新一轮流星雨的坠落,摆脱了封禁。”虞渊也不再遮掩什么,道出实情,“蓝魔之泪乃几乎灭族的域外天魔分支——蓝魔族的一座血灵祭坛,它在恢复运转前,会尽可能吞没强大血肉。”

    “蓝魔之泪?”

    “什么鬼东西?”

    “血灵祭坛,又是什么?”

    云水宗、古荒宗的残存者,还有秽灵宗、血神教的很多人,都感到莫名其妙。

    严禄和施思等人,同样挠头,眼巴巴地看着他。

    “蓝魔之泪……”

    同样出自魔宫的费羿,说起这四个字时,声音艰涩无比。

    “血灵祭坛!”

    血神教的林嶽,秽灵宗的池荫,则是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们不知道什么是“蓝魔之泪”,但是从师门长辈口中,听过域外天魔一族,神秘且可怕的血灵祭坛。

    柳莺,也因“血灵祭坛”四个字,惊的身形微震。

    “你御动陨落星眸,尽可能避过任何,气血强大的妖族,连靠近都不要。”虞渊很自然地,就给出指引,“然后,去星烬海域的边沿之地,试着破开因蓝魔之泪而成的深蓝幽幕。你的陨落星眸如果一次不行,还有后面的晶璃瓶,还有天邪宗另外一件天级器物配合。”

    “哦,好,我知道了!”

    柳莺在震惊过后,在虞渊给出方针后,立即又再次强提精神。

    陨落星眸的飞逝方向,立即做出调整。

    “那边不行。”虞渊连连摇头,“那个方向,有妖族的一头金色蛮牛,似乎是妖族此行下海的首脑。它原本在逃,现在可能已经死了,不要去那边。”

    “好!”

    柳莺很听话,马上改变陨落星眸的飞逝轨迹,重新变幻方向。

    “虞渊,我想和你好好谈谈,我叫费羿,出自魔宫!”

    ……

    ps:祝兄弟姐妹们,情人节快落哈!

    老逆这边大雨,然后电闪雷鸣!妈的,不知道什么混蛋乱发誓,蛮吓人滴~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