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193章:云中鹤回京!皇帝大喜!天大功劳
作者:沉默的糕点      更新:2020-02-14 04:56      字数:9517
热门推荐:
    云中鹤真是差一点点就喊出声来了。

    因为眼前这个女子真的和井中月几乎一模一样。

    当然是几乎,不是真正的一模一样。

    首先两个人的身材确实很相似啊,都是看上去骨架很细,修长如同杨柳,但是上下关键部位,却又凸翘得惊人,但偏偏又不适合生养的那种,因为盆骨不够宽。

    而两个人面孔也非常非常相似,但是……气质完全不一样。

    井中月是孤寂,略微的神经质。

    而眼前这个女人是孤傲,还是那种藐视终生,充满了优越感的孤高。

    这两种气质看上去很相似,都算是绝世而独立。

    但实际上是完全不同的,眼前这个女人是太过于高傲了,所以显得寂寞。

    而井中月是小时候经历太凄惨了,内心太过于黑暗,所以显得寂寞,这算是一种孤僻。

    眼前这个女人真是目空一切,一股在场众人都是垃圾的既视感。

    而且你是刺客啊,不用戴面纱的吗?

    当时刺杀大赢帝国四皇子赢佉的那个刺客都没有你那么嚣张啊,人家好歹还非常神秘。

    而你就这样露着绝世无双的面孔,仿佛压根不在乎别人认出来。

    当然了,眼前这个女子确实不在意别人认出来,因为她会把所有人都杀光的。

    “保护目标撤退,我们断后!”随着黑冰台武士首领一声令下,十几名黑冰台武士护送着云中鹤飞快撤退,剩下几十名黑冰台武士,再一次前仆后继朝着那个女子冲过去。

    他们已经知道,绝对不可能打得过这个女子了,只能尽量拖住她,让云中鹤逃走。

    不过,他们依旧想多了。

    这个女子不缓不慢,手中的利剑轻飘飘地刺出。

    “唰,唰,唰……”

    仅仅几秒钟时间,这几十名黑冰台武士全部就被杀了。

    杀得干干净净,而且连一丝烟花火气都没有,杀人就仿佛是摘花一般轻而易举。

    而这个女子,依旧一身雪白长裙,一尘不染,甚至剑上都没有沾染血迹。

    此时,十几名黑冰台武士才护送着云中鹤逃出十几米而已。

    女子玉足轻轻一点,几乎是瞬间闪现一般,转眼就到了云中鹤面前。真是有点不符合重力学啊,轻轻一点,整个娇躯就如同纸鸢一般飘了过来。

    这下子云中鹤看得更加清楚了。

    眼前这个女子,肯定就是井中月的那个妹妹了,或者说她就是真正的井中月。

    她从小就是一个天才,绝顶天才,十来岁就去了白云城习武,然后被井中月替换了,之后她的下落就成为了谜团。

    没有想到竟然在这里出现了,而且武功竟然高到了这样匪夷所思的地步。原本云中鹤还想着,这个真正的井中月或许挺惨的,还需要他拯救呢。

    没有想到,人家这么牛逼,她这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啊?

    保护云中鹤的十几名黑冰台武士,此时终于稍稍有些崩溃了,因为这个女子实在太强了。

    “请问姑娘何人,竟然拦杀我们黑冰台……”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脑袋就无声无息地落地了。

    然后,他身边的十几个人也顷刻之间,被杀完了。

    此时,他们甚至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了。

    护送云中鹤的一百多名黑冰台武士全部被杀光了,就剩下云中鹤一人。

    此时这个绝色女子才微微抬起头,望向了他。

    “你就是我要杀的人啊?”女子问道。

    靠,你连你要杀的人是谁都不知道?你就来杀?实在是太嚣张了啊,太目中无人了吧。

    “你不会武功?那比闭上眼睛吧,我很快。”绝色女子道。

    云中鹤闭上了眼睛。

    尽管他很想高喊井中月的名字,很想说我是你姐夫等等,但是他依旧什么都没有说。

    而九号精神病人量子,也在不断高呼:不要开口,千万不要开口,闭上眼睛。

    对于这场刺杀,九号量子倒是有所预测,但依旧让云中鹤走这条路。

    见到云中鹤闭上眼睛,而且手无缚鸡之力,这个绝色女子并没有什么怜悯之意,直接一剑刺出,就要了结他的性命。

    天若有情天亦老,像她这么强大的人,如果随便对一个人都要保持怜悯之心的话,那内心早已经千疮百孔了,这个世界最不缺乏的就是悲惨的故事。

    但是剑尖刚刚触碰到云中鹤脖子的时候,她就停了下来。

    不是因为她后悔了,也不是因为她在云中鹤身上发现了什么。

    而是她的背后出现了一个人,同样的绝顶高手。

    下一秒钟,云中鹤只觉得空气有一股非常离奇的幽香,然后他直接昏厥了过去。

    “谁?”

    “一个故人。”

    “做什么?”

    “请你放过他一命。”

    女子叹息道:“先生,你一定要救他吗?”

    “对!”

    “为此甚至不惜得罪我?”

    “对!”

    女子道:“行,他归你了。”

    来人道:“多谢无霜公主殿下的恩情。”

    女子道:“我不是公主。”

    来人道:“您不是公主,谁又是公主,我欠您一个人情。”

    绝色女子道:“告辞!”

    然后她玉足轻轻一点,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这个救了云中鹤的人缓缓来到他的面前,然后夹起云中鹤的身体,脚下一弹瞬间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如果云中鹤看到这个人的话,一定会无比的惊骇。

    因为这个人就是他在南境最大的敌人,大圣师袁天邪,那个神鬼莫测的袁天邪。他不但没有死,而且一直秘密跟随云中鹤。

    谁能从无霜公主手中救下她要杀的人,当然是武功不亚于她的人。

    而袁天邪的武功有多高,就完全不必说了。

    他竟然出现救下了云中鹤,他想要干什么啊?

    ………………………………………………

    正月初九!

    距离皇帝陛下最后的期限已经到了,但云中鹤依旧没有出现。

    上午时分。

    敖心,柳氏,敖宁宁等上百人,从大理寺监狱里面押送了出来,来到了端门之外。

    过去的这段时间内,敖心先是被罢免了骠骑大将军之职,然后又被剥夺了爵位,从宗正寺移送到大理寺。

    然后进行了几次大会审,而且都是最高级别的三司会审,审讯他关于南境谋反之事。

    敖心当然不认罪,一次又一次辩驳。

    但是这也并不妨碍三司会审的结果,敖乍和敖器谋反,土人守备军谋反,敖心罪责难逃,判处斩刑,正月初九正午时分,正式行刑。

    当时要斩燕蹁跹的时候,大皇子叩头出血,但终究没能救得了燕蹁跹。

    如今要斩敖心,有人为他出头,为他求情吗?

    还是有的,总共有三个官员,一个文官,两个武将,跪在宫门之外,为敖心求情。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完全想不到的人,跪在宫门之外。

    因为他没有官身,仅仅只是举人的功名,所以距离皇宫还不能太远。

    此人就是敖鸣!

    他曾经是敖心的嗣子,尽管在敖玉夺了沧浪行省解元之后,他公开宣布,放弃怒浪侯爵府的任何继承权。

    但是现在,他依旧跪在宫门之外为敖心求情。

    而且他已经跪了整整三天三夜了,形容枯槁。

    不仅如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为敖心辩白。

    “陛下,我乃敖心嗣子,我愿意以身相代,为父而死!”

    “陛下,我愿意以身相代,为父而死!”

    他的行为顿时在仕林之中引起了巨大的反响,甚至整个京城的老百姓都知道出现了敖鸣这么一个大孝子。

    敖心为了偏袒自己的儿子,剥夺了敖鸣的继承权,但关键时刻敖鸣依旧愿意以身相代,何等感人肺腑?

    但是却没有人知道,魏国公府的段莺莺小姐,此时乔装打扮就在刑场之上。

    她痛恨敖玉入骨,此时敖心要被杀头了,她当然不会错过,一定要过来亲眼看敖心全家是如何惨死的。

    这次的监斩官正是刑部尚书。

    只要时辰一到,立刻开刀问斩。

    这位刑部尚书内心也非常无奈,他不算是林相之人,但是和敖心也没有任何交情,甚至是有过龌龊的,因为他当时也被敖心打脸过。

    敖心当时铁面无私,不知道打了多少人的脸面。

    但哪怕是这样,这位刑部尚书此时心中也充满了不忍。

    这可是敖心啊!

    国之栋梁啊,曾经立下了多少功劳?

    说杀就杀了?

    但又能有什么办法呢?去年和大赢帝国的大战失败,敖心就要背负黑锅。

    而这次南境造反,敖心怎么都脱不了干系的。

    谋反的人是你的义子,而且是你一手组建的军队,谁也保不了你。

    况且你敖心在朝堂上得罪了多少人啊?关键时刻又有谁能为你说话啊?

    重量级的大臣,一个都没有。

    仗义执言的成本太高了,为敖心说话,就意味着会得罪林相,得罪二皇子,得罪傅炎图。

    距离正午时分,还有不到一个时辰了。

    届时如果皇帝没有旨意,太上皇也不出旨意的话。

    那敖心全家就死定了。

    …………………………………………

    皇宫之内。

    香香公主双眸通红,颤抖道:“祖母,不应该是这样的对吗?敖心明明是忠臣,有功于我大周帝国,为何还要杀?”

    太后双眸通红道:“香香啊,谁让他得罪了太多人,谁让他一手组建的军队谋反了啊。”

    香香公主道:“敖心是得罪过很多人,但他是我们大周皇室的孤臣,我们不是应该保护他吗?为何明明知道他是忠诚的,还要杀他?”

    太后道:“香香,女子不得干政,女子不得干政啊。”

    香香公主道:“祖母,您是太后,怎么忍心看到国之栋梁就这么被杀掉啊?当日燕蹁跹被杀,现在敖心又要被杀?我们大周就算人才再多,也挡不住这样杀呀,求求祖母,去向父皇求情吧,饶过敖心一命吧,饶过敖心全家吧,不能断送了这个一个功臣的性命呀。”

    太后看着泪眼婆娑的香香公主道:“好,好,我去,我去……”

    …………………………………………

    皇帝的书房内,他依旧在和无心和尚下棋。

    听闻太后驾临,立刻前去迎接。

    “母后,您有什么事情,召唤儿臣去一趟便是了,怎么还劳您亲自来呢?”皇帝叹息道。

    太后娘娘朝着无心和尚道:“大和尚,你好。”

    无心和尚双手合十道:“太后好。”

    然后,他直接就告退了,也没有说什么草民告辞之类。

    皇帝道:“母后,您有何吩咐?”

    太后道:“皇帝,后宫不得干政,这一点哀家非常清楚。但是敖心于我父亲,是有过救命之恩的。”

    皇帝道:“我记得,当时敖心还很年轻,萧国丈被大凉铁骑包围于雍州城外,危在旦夕,是敖心率兵救出的。”

    太后道:“救命之恩,不得不报,还请皇帝成全。”

    皇帝赶紧跪下道:“母后,您折煞儿臣了。但是您也知道,这次南境谋反,如同熊熊烈火,叛军有几十万,而且可能越来越多。而这叛军就是敖心当年成立的土人守备军,叛军首领就是他的义子伏乍,而且已经称王了。”

    太后娘娘道:“我们心中都清楚,伏乍谋反,土人谋反,是有些人欺压太过,根本和敖心无关的。”

    皇帝道:“母后啊,君无戏言啊。我已经给了敖玉机会了,让他前往南境平叛,今日便是最后期限了,但是南境依旧没有好消息传来,他也依旧没有回来。如果赦免了敖心,就是儿臣食言了啊!”

    太后娘娘道:“敖玉只是一介书生而已,他怎么可能平息得了叛乱?这不是说梦话吗?”

    …………………………………………

    皇宫之内。

    傅贵妃房内,她正焦灼地看着沙漏。

    时间流逝得也太慢了,正午时分为何还没有到啊?

    害得她连吃饭的心思都没有了,就等着敖心全家被杀头。

    傅贵妃是傅炎图的妹妹,且不说傅炎图和敖心之间的仇恨,就单单她傅贵妃便对敖心恨之入骨。

    两年前,大皇子周离声势显赫,颇有要成为太子的气势。

    傅贵妃为了扶自己的儿子上位,就曾经去拉拢过敖心,接过对方的回复是贵妃自重。

    顿时间,傅贵妃都要气炸了,他还从来都没有受过这样的耻辱。

    从那之后,她也恨敖心入骨。

    旁边的太监道:“娘娘稍安勿躁,这敖心死定了,他全家都死定了。陛下不是派了敖玉去南境平叛吗?他一个只会写书的痴肥废物,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平息得了几十万人的叛乱,早已经被碎尸万段了,他要是能平叛成功,太阳就从西边出来了。所以娘娘放心,再过两刻钟,敖心全家就死定了,您要是不耐烦的话,奴婢给您唱个曲儿?也算是送敖心全家上路?”

    ……………………………………

    皇帝书房内。

    太后娘娘道:“皇帝啊,你这是不给我报恩的机会了是吗?”

    皇帝道:“母后啊,距离正午时分还有近两刻钟的,万一……万一会有奇迹发生呢?”

    太后娘娘道:“奇迹?敖玉一个写书的书生,去平息几十万人的叛乱?你会相信吗?”

    皇帝叹息道:“是啊,几十万的大叛乱,一个人平息?怎么可能?天下真有这样的奇迹?如果真的有,那真是天佑我大周了,能够减少多少伤亡?能够省下多少国帑啊?”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

    一个人狂冲而入,正是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

    “陛下大喜,陛下大喜啊。”

    “南境的叛乱被平息了,十几万叛军全部死了,判将李文化被斩了,叛军首领伏乍也死了。”

    “这是周隆公爵的奏折,这是叛将李文化的首级!”

    南宫错双手将箱子举起打开,里面躺着的不就是前忠勇伯李文化的人头吗?

    皇帝不敢置信望着这一切,然后发出了大笑。

    “哈哈哈哈哈!真是天大之喜啊!”

    太后娘娘道:“这,这怎么可能?是谁平息了这一场叛乱?”

    南宫错道:“大部分,都是敖玉的功劳。”

    太后娘娘也狂喜,完全不敢置信,足足好一会儿后,他才双手合十,不断念道:“祖宗保佑,祖宗保佑啊,这敖玉真是有大才啊,真是大才啊?”

    “他一个书生,竟然平息了这么大的叛乱,没有任何人帮忙,太了不起了,太了不起了。”

    “皇帝啊,你也说了,南境叛乱就这么平息了,能够节省多少国帑,能够减少多少将士的伤亡,这敖玉是为我们大周立下大功了啊,你要好好奖赏人家!”

    皇帝哈哈大笑道:“当然,当然要赏了。”

    接着皇帝道:“传旨,传旨端门,刀下留人,停止斩刑!”

    顿时,一名大太监立刻朝着端门飞奔而去,一边飞奔,一边高呼道:“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太后荣光满面,高兴道:“我这便去将这大好的消息告诉列祖列宗。”

    其实,她是要去告诉香香公主。

    皇帝躬身道:“恭送母后!”

    ……………………………………

    等到太后走了之后。

    皇帝脸上狂喜的表情稍稍收敛一些。

    “终于送来了。”皇帝道:“这颗人头,终于在最后关头送来了。”

    其实,南境叛乱平息的消息皇帝几天之前就已经知道了,但还是上演了这么一出。

    不过,也算是对当时狂喜和震惊的重演了。

    几天前他收到这个消息的时候,真的有些不敢置信。

    因为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这可是几十万人的叛乱啊,而且袁天邪何等厉害?

    南境的叛乱之火,已经熊熊燃烧,几乎无法扑灭了。

    为了平息这场叛乱,皇帝都已经准备动用四十万大军了。

    为了平息这场叛乱,皇帝和大夏帝国也签订了密约,对付大赢帝国的密约。

    为了平息这场叛乱,皇帝甚至正在和白云城密谈,甚至和大凉王国也开始密谈了。

    因为受到南境的情报也多,他越发知道这场叛乱的严重性。

    没有想到,竟然真的就这么平息了,被敖玉平息了。

    真是让人难以置信啊。

    当然,一开始传来的消息都是黑冰台的情报,而且还比较模糊。

    今日,南境大都护周隆公爵的奏报,大南行省总督的奏报都来了。

    最重要的是叛将首领李文化的首级也送来了。

    这样皇帝就可以昭告天下了,在朝堂之上公开展示了,以显示他的威严了。

    “真是天大的功劳啊!”皇帝叹息道:“不仅保住了南境五行省免受战火,至少为我大周节省了上千万两白银的军费,至少避免了十几万大军的伤亡。”

    可不是吗?

    一旦南境叛乱彻底蔓延的话,那军费就不止是一千万两白银这么简单了。

    而且损失的大周军队,也不是十几万人,甚至会更多。

    加上战争的破坏,间接的损失会超过几千万两银子。

    如今这场叛乱被制止了,这一切都省下来了。

    …………………………………………

    端门!

    距离正午时分只有一刻钟不到了。

    观刑众人无比肃穆,京城万民受到舆论的影响,也有些痛恨敖心,因为叛乱的人是他的义子,是敖心一手建立的军队谋反了。

    但是……敖心在民间的名声太高了。

    这几十年他立下的功勋太大了,军方第一人,如同擎天玉柱。

    而且敖心在朝中的人缘超级差,但是在民众的心目中形象却还是不错的。

    绝大部分的民众都觉得这是一个好官,现在他要被砍头了,绝大部分民众是不忍的。

    唯有段莺莺,还有许多敌对派系的成员,只恨时间流逝得太慢了,恨不得立刻就到了正午,立刻杀了敖心全家。

    “快,快,快啊……”段莺莺心中不断念道。

    敖玉贼子,真是便宜你了,让你死在了南境,不然今日一并在这里被斩首,那才是最好的结果,不能看着你死,真是遗憾啊。

    关于南境发生的一切还是绝密,段莺莺还不知道,她是坚决不信敖玉能够凭借一个人平息叛乱的,都觉得他早已经被袁天邪和伏乍杀了。

    而就在此时,从皇宫里面传出来了太监的高呼。

    “刀下留人,刀下留人。”

    “陛下有旨,刀下留人!”

    听到这个声音之后,大部分人松了了一口气,甚至包括监斩官刑部尚书。

    唯有段莺莺脸上剧变,内心狂呼:凭什么?凭什么?为何不杀了!难道敖玉小贼那边真的成功了?不可能,绝不可能!

    ……………………………………

    皇宫之内。

    皇帝漫不经心问道:“南宫,你可有受到什么压力啊?可有人让你把消息压住,不让上报给朕?”

    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道:“那倒是没有。”

    接着,南宫错又道:“傅炎图距离南境很近,按说他也收到信息了,他的奏报还没有到吗?”

    皇帝从书架上抽出了一份奏折,道:“收到了,两个时辰前送来的,说他听闻南境的叛乱已经平息了,但不敢肯定,只敢密奏于我,并且祈祷这是真的,尽管那样一来他不能立功了,却是帝国之幸,天下之幸。”

    南宫错道:“这么看来,傅炎图大将军还是识得大体的。”

    之前傅炎图明明说过,要想办法把这个消息压下来,至少压倒正月初十。

    但是现在他有发来了奏报,告知皇帝南境叛乱平息的情报,并且还恭喜皇帝。

    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变化?

    皇帝道:“你觉得应该让傅炎图停止南下吗?”

    一旦傅炎图停止南下的话,那他这个征南大都督就名不副实了,而且刚刚到手没有多久的兵权就要丢了,那真是莫大的悲剧。

    南宫错道:“臣觉得,应该让傅炎图大军继续南下。但是告诫他,一定一定不要再激化矛盾,对南境土人当然要震慑,但也要安抚,不能大开杀戒。他率军南下,主要还是要防备镇海王府史氏家族。”

    皇帝无可无不可地点了点头,然后他问道:“还没有敖玉的下落吗?”

    南宫错道:“还没有,我已经派出了几千人,沿路搜查,都没有找到敖玉,只找到了一百多具尸体,敖玉不知所踪。”

    皇帝道:“继续找,派出更多的人去找。”

    南宫错道:“是,陛下!”

    而就在此时,外面又响起了太监的声音。

    “陛下,南宫大求见陛下,说有急事告知。”

    皇帝道:“让他进来。”

    黑冰台大都督南宫错的义子,南宫大步入书房之内,跪下叩首道:“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起来吧!”皇帝道。

    南宫大这才朝南宫错躬身道:“父亲。”

    南宫错皱眉道:“陛下之前,只有君臣,哪有父子,胡闹什么?”

    皇帝道:“他们孝顺,何错之有?”

    然后,皇帝朝南宫大道:“何事啊?这么急匆匆的?”

    南宫大道:“陛下,我们找到敖玉公子了。”

    皇帝直接站起,大声道:“在哪里?在哪里?”

    南宫大道:“敖玉公子就在宫外!”

    万允皇帝道:“快,快让他进来,快让我们的大功臣进来。”

    ……………………

    注:第二更送上,累到求票都没有力气了,只能一头磕键盘上。

    恩公们,月票给我吧,糕点给大家拜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