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十四章 把酒言欢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19-11-26 20:34      字数:2827
热门推荐:
    炼制一颗丹药可不容易,且不说纷繁复杂的种种材料,单单是用来结丹的融合剂精金就极其难得

    炼培元丹的时候,张弛是侥幸从周家发现了精金,可那点儿精金也只够他用两次的,上次炼制培元丹的时候已经用去了一半,也就是说他现在拥有的精金只够他再炼一颗金丹了。

    张弛出手大方,点了一荤一素两道凉菜,烧了份羊肉,烧了份羊球,炒了个孜然羊腰,据说都是大补。

    张大仙人先天不足,只能寄希望于后天进补,说不定补补就能长高呢,夯实基础才能盖起高楼。阳气上行,自然多吃壮阳之物。

    羊肉馆都是大盘子大碗,李跃进客气道:“点那么多菜干啥,咱们两人吃不了那么多。”看到这一桌子菜他觉得有些隆重了。

    张弛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大老远地来看我,我非常感动。”

    他那感动是假的,可李跃进却实打实被张弛的热情和慷慨所感动。

    这一感动就有些内疚,自己刚才还追杀小胖子来着,人家不但不记仇,还陪着他去交罚款提车,现在又请自己来羊肉馆进补,还抢着把帐给结了。

    这不就是常说的以德报怨?自己三十一岁了,比他大一旬还多,和张弛相比,自己太喜欢较真,胸怀实在是有点狭窄了,小胖子做人大气啊……

    张弛发现李跃进这个人怕敬,别人越是敬他,他越不好意思。自己要是敬他一尺,李跃进往往会回敬两丈。只要是抓准了他的脾气,跟这种人相处是不会吃亏的。

    张弛道:“李大哥,主要是您开车了,不然就请您好好喝一场了。”

    李跃进道:“没事!”

    张弛没理解他的意思,认为他不介意这次不能喝酒:“那就下一次,等您下次不开车的时候,我陪您好好喝几杯。”这厮说话练达世故的根本不像是一个高中生。

    李跃进瞪大了眼睛道:“喝!为什么不喝?”

    张弛提醒他道:“您开车了……”

    李跃进道:“我今天可以不走!”

    张弛暗骂自己嘴欠,非得说要请人家喝酒,这下麻烦了,李跃进从来就是个认真的人,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货在喝酒方面绝对有心。

    张弛倒不是心疼那瓶酒钱,只是他跟李跃进不是一路人,两人智商情商都差了好几个层次,本来是黄春丽让他送送,本来他只想着送到门口,压根也想不到会耽搁那么长的时间啊。

    张弛问他喝什么,李跃进叫了一瓶53度的黄盖老玻汾,按照他的说法,这种酒包装虽然不怎么样,可是货真价实的固态纯粮酿造,喝这种酒,不上头,口不干。

    玻璃杯满上大概是二两酒,张弛端起酒杯道:“李大哥,我敬您!上次那事情对不住啊。”

    李跃进最怕得就是敬,端起玻璃杯一仰脖就干了,张弛被他的爽快给吓着了,一边招呼吃菜一边给李跃进斟酒。

    李跃进道:“那事儿我也有责任,我这个人做事想什么就是什么,别人都说我少根筋。”他掠起右颞的头发,指了指自己的脑袋道:“不瞒你说,我这里受过伤。”

    张弛听他这么说才留意看了看,看到李跃进的右侧颞骨处有一个铜钱大小的瘢痕:“这是……”

    “枪伤!”李跃进往嘴里塞了颗花生米,看到张弛没有把杯中酒喝完:“老弟,你咋不喝完?”

    张弛道:“我敬你的,当然是你喝。”心中暗自琢磨,枪伤?这厮过去是干什么的?命够大的,子弹射中脑袋居然还能够活下来。

    “也对啊!”

    李跃进端起面前的这杯酒道:“我回敬你一杯。”

    张弛道:“那可不成,我年龄那么小,受不起,受不起。”

    他心里有阴影,当初就是因为酒后误事才被剥夺仙籍,贬下凡尘的,总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疼,如果是慢慢喝,他还凑合,可李跃进喝酒的风格是一口闷,张弛有点心里没底。

    李跃进碰了碰他的杯子道:“干了,你不干就是看不起我。”一仰脖,一杯酒又下肚了。

    张大仙人这才知道李跃进是个海量,自从来到凡间,张弛喝酒最多的一次就是陪黄春丽过生日,大概喝了六两茅台,当时之所以喝了那么多,倒不是因为他馋酒,而是因为他察觉到茅台酒能够辅助培元丹,激发出培元丹内部的能量。

    酒后张弛也是浑身发热,口干舌燥了整整一夜,直到现在也没搞清是培元丹还是茅台酒的缘故。发现李跃进端着空杯直愣愣地看着自己,大有自己不喝完这一杯,马上就要翻脸的意思。

    张弛苦着脸,还是把这杯酒给喝了,还别说,这酒味道不错,清香型,和茅台是两种风味,后味虽然不如茅台醇厚,可想想这酒的价格也就没办法挑剔了。

    李跃进见他喝完了这杯酒,顿时眉开眼笑,向张弛竖起了大拇指道:“爽快,像个爷们!”

    张弛吞了个羊球,心说什么叫像个爷们,我本来就是。原来李跃进脑袋被枪打过,难怪行事偏激古怪,看来子弹十有八九伤了他的大脑,影响到了他的双商。

    李跃进给张弛倒了一杯,自己又满上,让服务员又送来一瓶。

    张弛再次向他解释自己酒量不行,而且还是个学生,学校也不让喝酒。

    李跃进这才留意到张弛穿着校服,有些不好意识地摸了摸后脑勺道:“我把这茬给忘了。”他指了指张弛面前的酒杯道:“这么着,你就这杯酒了,随意喝,咱们不勉强。”

    张弛点了点头,陪李跃进慢慢抿着,李跃进酒量惊人,不一会儿功夫第二瓶酒也喝完了,叫了两大碗拉面。这货不但能喝而且能吃,张弛又抢着结账,酒菜都请了,也不差这两碗面钱。

    酒足饭饱,两人离开羊肉馆,张弛看到李跃进朝面包车走去,赶紧追上去阻止,提醒他喝酒了,绝对不能开车,现在市里正是交通管制月,到处都在查酒驾,万一被抓了,吊销驾照都是轻的,重了那可是要拘留的。

    李跃进呵呵笑了起来:“我不开车,我今儿本来就没准备走,我去拿点东西,你等着,你等着啊!”

    他去车内拿了东西回来,向张弛笑了笑道:“老弟,你真够意思,我也没啥可送你的,这弹弓是我新近做的,你留着玩儿。”他将一把弹弓递给了张弛。

    弹弓是用紫色檀木打磨而成的,刚刚做好没多久,表面还没有形成包浆,弹射系统是用牛筋和鹿皮组成,张弛试了一下,弓体很强,他的臂力堪堪可以拉满。

    张弛也没跟李跃进客气,笑道:“谢谢李大哥。”

    李跃进道:“谢啥啊,你请我吃肉喝酒我都没谢你,那啥,你有空啊,一定要去清屏山看我,到时候我请你吃野味,喝咱自家酿的高粱酒,再带你在山里好好转转。”

    张弛随口答应他有机会一定去,话说出口想撤回就难了,对李跃进而言,一个唾沫一个坑,说出的每句话都等于海誓山盟。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