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十二章 被鄙视了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19-11-26 20:34      字数:2990
热门推荐:
    跟着银发青年一起过来的那群人谁也想不到局势会突然发生这样的变化,一群人慌忙抽出铁棍和钢管向张弛冲去。

    此时那名姗姗来迟的黑衣人已经冲了上来,抬脚就将其中一人踹飞,他出手狠辣,但凡出手均无落空,那十多人在他面前根本没有招架之力,转眼的功夫已经被他尽数击倒在地。

    银发青年彻底丧失了反抗能力,被张弛揍得满面是血,惨叫道:“松手……你快松手……”脸部的疼痛还在其次,裆下被这厮捏得肚子一阵阵刀绞般的疼痛,仿佛肠子都要被他薅出来一样,半条命就快折腾没了。

    趁你病要你命,狠人压根没有停手的打算。一边打一边道:“你还敢牛逼不?”

    “不……不……敢了……”

    “我都不认识你,你找我麻烦干什么?”

    “你欺负我堂弟……罗……罗旭光……”

    张弛总算搞明白了,原来这件事归根结底还是因林黛雨而起,那天嘉治公学的罗旭光在体育场门口纠缠林黛雨,张弛正好赶上了,用脸撞翻了罗旭光,也是从那天结下了梁子。

    眼前的银发青年叫罗旭成,是罗旭光的堂哥,弟弟受了欺负,当哥哥的过来给出气。

    这罗旭成平时喜欢玩摩托车,所以也纠集了一群小伙伴,整天吆五喝六,招摇过市,以为自己是个人物,可没想到今天会在一个高中生手里栽了跟头,他们今天来了十二个人,除了罗旭成被张弛拿下之外,其他十一人全都被那黑衣人击倒。

    张弛认得这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黑衣人,这货分明就是那天跟在黄春晓身边的保镖姜东河,当时自己还寒碜他来着。想想他出现在这里并不意外,毕竟林黛雨在这里,可能他一直都在,之所以没第一时间出手,就是想看自己出洋相。

    林黛雨朝张弛看了一眼,又赶紧扭过头去,偷偷咬了咬嘴唇,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张弛实在是太阴险了,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只是这样子也实在是太不雅了。

    姜东河来到张弛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你真打算把他给捏死啊?”

    张弛咬牙切齿道:“斩草除根,我不捏死他,他以后还得报复我。”

    罗旭成听他这么说吓得魂飞魄散,这小胖子实在是个狠人啊,杀人不过头点地,你这不是要我命,你是要我的命根子,他本想帮堂弟出口气,谁曾想会遇到这么难啃的骨头。

    姜东河伸手在罗旭成满是银毛的脑袋上拍了一巴掌:“他是真想弄死你,我管不了,你就认命吧。”

    罗旭成哀嚎道:“我不会报复,我发誓我……我再也不找你麻烦了,我发誓……你松手,你松手……你再不松手我报警了……”

    张弛扬起右手抽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骂道:“报你麻痹!人民警察是保护我们这些爱国守法公民的,不是你们这些为非作歹的社会败类。”这句话说得虽然解气,可魅力值却因粗口而直线下降,来到了-1500。

    林黛雨皱了皱眉头,这个张弛满口的污言秽语,素质堪忧,既然危机已经过去,她决定离开这里,不然还不知道这厮会飚出多少脏话。

    侯博平听到远处隐约传来警笛声,赶紧将手中的砖头给丢了,从头到尾,他还没有用上这块砖头的机会。

    张弛终于还是放开了手,罗旭成捂着裤裆,在同伴的搀扶下狼狈不堪地逃走了。

    姜东河向张弛笑了笑道:“你不用谢我,我只是凑巧赶上了。”

    张弛呵呵笑道:“你想多了,这种小场面我自己就能对付!你是不是特别喜欢出风头?”

    我要是不出手,你现在都被揍成猪头了,姜东河怒火值2000+,附送了这厮一句话:“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张弛道:“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我要你管了?赶紧回去表功去吧,估计你这个月能领到一笔笔额外奖金。”

    姜东河双眼一翻,怒火值5000+,我特么怎么那么想揍这个小胖子?带着恨得发痒的牙龈离开了现场,车里有王老吉,得赶紧喝两听王老吉凉茶败败火。

    周良民去临近的派出所报了警,警察赶到的时候现场已经曲终人散,只剩下张弛插着兜正准备最后一个离开现场。两名警察一脸懵逼地望着这厮大摇大摆的背影,彼此交递了一个恍然大悟的眼神。

    “有人报假警!”

    “消遣我们玩呢。”

    “得好好追究一下那小子的责任。”

    因为报假警的事情周良民被老师批评,周良民很冤枉,自己明明说的是事实,为什么警察叔叔不相信自己?为此他专门去找了刘文静,刘文静知道自己没有报假警,报警的时候他们一起去的,只是刘文静在派出所外面等着没进去。

    刘文静知道周良民是冤枉的,可事情已经结束了,她觉得没必要专门去找老师解释,不然还要去派出所说明情况,很快就要高考了,昨晚又没出什么大事,没必要将精力花费在这种无聊的事情上,再说老师只是批评了周良民几句,并没有处罚他,何必画蛇添足?

    周良民却认为这件事很重要,关乎到自己在老师心目中的形象,他一直都是一个乖学生,怎么可能背负报假警的罪名,侯博平已经办完了离校手续,不会再来学校了,就算他来也未必肯帮自己解释,至于张弛,今天也没露面,他向来都不参加星期天补课的。

    周良民思来想去,只能去找林黛雨,他去找林黛雨的原因不仅仅是想她帮自己解释,更是要借着这个机会向林黛雨解释一下,自己昨晚不是临阵脱逃,不是胆小懦弱。

    中午的时候,林黛雨离开教室准备去食堂的时候遇到了周良民,周良民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林黛雨道:“你希望我去派出所说明情况?”

    周良民点了点头道:“现在派出所的警察认为我报假警,还将这件事告诉了老师,你应该知道我是冤枉的,应该愿意帮我解释清楚对不对?”

    林黛雨反问道:“什么叫应该?”

    周良民被她问得愣住了。

    林黛雨道:“你报警的时候我不在场,你离开之后,现场发生了什么状况你也不清楚。”

    “不是有一群混混找张弛的麻烦……”周良民这才意识到自己的确不知道走后又发生了什么。

    林黛雨道:“你向警察反映的状况不属实,你走之后,什么都没发生,警察也的确白跑了一趟。”她的意思很明白,警察说你报假警一点都不冤枉。

    周良民道:“可是我当时离开也是为了帮助你们……也是为了帮助张弛……”

    林黛雨有些不耐烦了:“你不用拿张弛当借口,你也没必要向我解释你的理由,我没兴趣知道。”

    周良民尴尬极了,他有些后悔来找林黛雨了,没想到对方这么不近人情,他艰难地说:“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林黛雨道:“一个人不管遇到什么状况都不能丢掉责任和勇气,而这两点你恰恰都没有,你这样的人不可能成为我的朋友。”说完她丢下周良民向远处走去。

    周良民咬了咬嘴唇,转身道:“林黛雨同学,当时明明是你让我送刘文静先走的。”

    林黛雨停下脚步,头都没回,轻声道:“还有,那封信写得真是矫情,空洞且乏味,如果你不了解诗中的含义就不要滥用,否则是对诗人的亵渎和不敬。”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