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百一十七章 我本天上仙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19-11-26 21:10      字数:3691
热门推荐:
    张弛很快就明白李跃进所说的理解是什么了,李跃进果然没在五点钟打扰他,晚了半个小时,五点半方才把张弛叫醒。

    迷迷糊糊的张弛在李跃进的命令下围着150米一圈的操场跑了二十圈,然后李跃进带着他来到了器械区。

    红星小学的器械区非常简陋,除了用铁管焊得单双杠之外只有一对石锁。李跃进向张弛解释了如何利用最简单的器械锻炼全身各处的肌肉。

    张弛最大的强项就是他的理论知识非常扎实,因为此前他就已经将各种体育理论技巧的书籍看了个遍,博览群书的最大好处就是,在结合实际的时候能够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李跃进对张弛的学习能力表示满意,可是对他的耐力表示不满,毕竟李跃进的性子太急,恨不能让张弛一口就吃个胖子,当张弛做了个三十个倒挂金钩折体向上表示再也玩不动的时候,李跃进扬起藤条照着这货的屁股就抽了过去。

    张弛在疼痛的刺激下居然又成功完成了三个。

    李跃进得意洋洋地告诉张弛,这是他过去在军队训练得到的经验,疼痛可以激发一个人的潜力。他提醒张弛,在训练的时候,不要叫自己大哥,要称呼他为教官。

    张弛发现好为人师的李教官终于从自己身上找到了阔别多年的成就感,这货是打算把自己当成特种兵一样训练,当训练结束,共计挨了七记藤条的张弛揉着屁股走回自己房间,马上产生要卷铺盖逃走的冲动,说好的度假呢?

    门前一片雏菊在晨光中迎风招展。

    虽然是返校日,可过来的学生不多,总共只来了一百多个孩子,大都是低年级的学生。

    老校长已经见怪不怪,山里的孩子,只要考完试,他们就如同出笼的小鸟,自在地在山野中到处乱飞,老校长虽然特地用红纸写了通知,告诉这些孩子们今天上午十一点,今年省高考文科状元会来给他们介绍学习经验。可孩子们在领完暑假作业之后,又走了一大半。

    等到十点的时候,只剩下不到二十个一年级的孩子留下来准备听高考状元的报告。

    老校长实在是有些尴尬了,他这时才意识到,什么省高考状元,这些孩子眼中还不如掏鸟窝摸小鱼更有吸引力。可定好的事情总不能改,他还是把张弛请了过来。

    本来打算在小操场进行的报告会,改到了一年级教室进行,只剩下二十个孩子,装得下,还有不少空位。

    张弛来到破破烂烂的讲台前,看着眼前这些穿得破破烂烂,一个个灰头土脑的孩子,张弛有些无语,他本以为得多大场面呢,可现实的落差有点大,就这二十个孩子也找不出一个狂热的粉丝。

    张弛酝酿了一下情绪,然后在后面的黑板上写下了两个苍劲有力的大字——张弛,微笑望着孩子们道:“弟弟妹妹们好,这是我的名字,谁认识这两个字啊?”

    一个流着鼻涕的小男孩举起手来,得到张弛的点名后起身响亮道:“zh~ang张,l~v驴!”

    孩子们满堂哄笑起来,作为旁听者的李跃进笑得比谁都大声,额昂,额昂,活生生笑成了驴叫。

    张大仙人瀑布汗,这就尴尬了,转身一看自己这两个字写得有点连了,可怎么看也不能看成一个驴字。

    老校长把脸一板:“不许笑,不许笑!没礼貌!”

    所有孩子都不笑了,可李跃进还控制不住笑,老校长狠狠瞪了他一眼,指着他道:“你,出去!”这货是来砸场子的吗?

    李跃进站起身来,灰溜溜离开了教室,一出教室门又忍不住笑了起来,老校长怒道:“给我操场上罚站去!”

    张弛微笑道:“这位小朋友很聪明啊,第一个字念张,没错,第二个字念弛,才一年级就能答对百分之五十了,很厉害,我像你那么小的时候,我还不识字呢。”

    张弛道:“李校长让我来给大家作报告的时候,我其实很想拒绝的,因为我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我害怕自己说错了话,给你们这些祖国的花朵做出了错误的引导和示范,可现在我知道了。”他望着刚才回答问题的小男孩道:“你能再读一遍这两个字吗?”

    那小男孩点了点头,怯怯回答道:“张弛!”

    张弛笑道:“这就是学习的作用,通过学习你改正了错误,学到了新的知识,认识了一个新的朋友,下次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你会准确地叫出我的名字,不用担心在人群中错失和我见面的机会。”

    小男孩的双眼开始发光,这大忽悠好像在夸自己呢。

    张弛道:“我不想强调学习的重要性,可是我想问问,你们都有什么理想?”

    一个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举起手来,张弛示意她起来说话,小女孩道:“我的理想是能和爸爸妈妈在一起,我不想学习。”教室内的其他孩子也跟着说道:“学习可以见到爸爸妈妈吗,我们不想学习。”

    这里坐着的大都是留守儿童,张弛同情地望着一张张稚嫩的面孔,他轻声道:“有没有想过,如果爸爸妈妈不在了呢?还要不要学习?”

    现场静了下去,这些孩子从未想过这么沉重的问题。

    张弛道:“三年前,我的父母死于一场车祸,那场车祸还夺去了我爷爷、奶奶、姥爷、姥姥,我几位至亲的生命。

    如果我的理想和你们一样,我会放弃上学,可是我知道亲人的希望,他们希望我努力读书,希望我学业有成,希望我能够成为对祖国有用的人,希望我能够成为社会的栋梁之才,支持我坚持到今天并取得优异成绩的动力就是亲人的希望。

    你们中的多数人要比我幸福,因为你们的父母只是暂时离开,他们的离开也是为了你们去拼搏,他们希望赚更多的钱,让你们过上更好的生活,让你们拥有更好的学习条件,想想爸爸妈妈那么辛苦,咱们又有什么理由辜负他们的期望呢?

    等你们长大之后,你们就会明白今天的努力将来都是值得的。也只有努力学习,你们才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和父母每天都生活在一起。”

    李校长率先鼓掌,让张弛给这些低年级的学生作报告实在是难为他了。下面的小学生也跟着鼓掌,可从一个个的表情来看,显然没有被张弛的发言感动,正能量有余,煽情不足。

    李校长在向张弛致谢之后,给这些早就心猿意马的孩子们放了假,刚才扎着羊角辫的小女孩特地留下来向张弛告了一状:“老师,李土豆认识那个字,他是故意念成驴的。”

    张大仙人送给这位积极要求进步努力向组织靠拢的小女孩几块糖作为鼓励,心中感叹,现在的小孩子都那么有心机了。看来自己不适合当老师,也没这方面的亲和力。

    李校长午后就离开了学校,李跃进开着面包车把他送去火车站,一来一回估计得接近四个小时,他让张弛别走远,就在学校附近转转。

    张弛望着李跃进的破面包消失在弯弯山路之上,沿着校园后面的小路来到小河边。

    河水清澈见底,游鱼历历可数,张弛坐在岩石上将鞋袜脱了,双脚泡在水里。清凉的感觉一直从脚心传到内心深处。

    张弛回想着自己刚才报告的表现,还是差了点意思,其实自己应该看看儿童教育心理学方面的书,人无完人,自己总不能把什么好事都独占了,也得给其他的聪明人留条活路。

    正享受着这难得的惬意清凉之际,听到手机响了两下,没想到这里居然有信号,张弛掏出手机,打开新收到的短信。发件人居然是林黛雨,信息言简意赅——对不起!

    张弛想了想,林黛雨的这句对不起究竟是霸着自己的香炉不还良心发现?还是前阵子利用财力把自己逐出酒店的事情?应该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他本不想回,可考虑了一下,男人还是应该大度一点,于是回了一条——来点实际的。

    很快林黛雨的信息就回来了——别过份!

    张弛真是无语,我过份,我怎么就过分了?明明是你霸占了我的香炉,还把我从酒店里扫地出门,美其名曰让我体验一下流浪的生活,本来说句对不起我也就不计较了,可转眼间就让我别过分,没诚意,一点诚意都没有。

    张弛编了条信息准备回过去,发现又没信号了,于是放弃,这山里到底偏僻。

    林黛雨的信息再次过来的时候是十分钟以后——你去哪儿玩了?

    闲着也是闲着,张弛回了一句——清屏山。

    林黛雨又很快回了过来——逍遥大仙!

    张弛心说这可让你说准了一半,我被贬下凡之前,的确是仙人。叹了口气,此情此境突然诗兴大发,必须赋诗一首:“我本天上仙,奈何落凡间!世道太艰险,逼我不要脸!”

    再看信号没了,张弛举起手机向四周找了找,还是探测不到信号,手机这会儿又没电了,到底是二手机,续航不行。

    张弛也没在河边久呆,毕竟人生地不熟的,穿好鞋袜回到学校,把手机充上电补了个午觉,今天早晨被好为人师的李教练折腾得不轻,屁股到现在都还有点疼。

    小河边一丛金黄色的雏菊在夕阳下熠熠生辉。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