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百三十七章 诈骗电话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19-11-26 21:11      字数:3749
热门推荐:
    常国威不是一个人来的,他今天过生日,在绿泥小厨宴请一帮老友,可谁曾想张弛和秦绿竹当着常国威一众好友的面将这货修理了一顿。

    秦绿竹看了看周围已经明白了他们的处境,望着张弛轻声叹了口气道:“吃你一顿饭可真不容易,你要是心疼饭钱,你打我就是,干嘛打别人?”

    满脸是血的常国威捂着鼻子在同伴的搀扶下站起身来,气急败坏的怒吼道:“姓张的,今儿我不弄残你我跟你姓!”

    秦绿竹道:“你可真能惹麻烦,人家都要跟你姓了,赖上你了。”

    张弛道:“我可没打他耳光。”这场战争的挑起者明明是你秦绿竹好嘛。

    绿泥小厨的老板吓得面无人色,他生怕在自己饭店里打起来,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拱手道:“各位别生气,别生气,有话好说。”

    张弛向他招了招手道:“老板,结账!”

    那老板颤声道:“不要了,不要了,算我请,算我请……”他现在只想赶紧送走这帮瘟神。

    无心吃霸王餐的张弛和秦绿竹终于没忍心拒绝老板的好意。

    他们起身走出绿泥小厨,常国威和他的十多个朋友马上跟了出去。

    秦绿竹道:“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决。”大有和张弛划清界限的意思。

    张弛点了点头道:“别拦着我,我就不信他们今儿能把我给打死。”

    秦绿竹忍不住笑了起来,这小子可真是无赖,今天这场事端她可看的清清楚楚,是这臭小子心情不爽,没事找事,最可恶的是还要把自己拉下水。

    秦绿竹认为这是因为张弛有恃无恐,见识过自己和李跃进交手,清楚自己的武力值,所以才会生出狐假虎威的念头,他想借着自己的手把这群混混教训一顿。

    秦绿竹意识到张弛把自己定位成了一个食客兼打手,吃人家的嘴软,可自从绿泥小厨的老板慷慨地表示不用结账,那么秦绿竹就不再这么想了,今天晚上吃了顿白食,没花张弛一分钱。

    心安理得的秦绿竹双手抱在一起,轻声道:“真把你打死了我帮你收尸!”

    常国威那群人已经将他们两人包围了起来,秦绿竹抱着双臂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架势,她倒要看看张弛如何处理这个烂摊子。

    张弛左手拎着空酒瓶,右手抓着一块板砖,面对这十几个人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怯懦。

    常国威一手拎着酒瓶子,一手捂着仍然没有止住血流的鼻子大叫道:“我今天非弄死你不可。”

    张弛咧开嘴笑了笑,然后拿起酒瓶照着自己的脑门就是一下子,空酒瓶碰了个粉碎,他的举动把秦绿竹都吓了一跳,战斗还未打响,他就先开始自残了。敢情是不需要别人把他弄死,他先自我了断。

    港片里倒是常有这样的镜头,打架之前先把自己给开瓢了,满脸鲜血手拿半截酒瓶子,杀气腾腾,这叫置死地而后生。

    可张大仙人的脸皮绝不是普通酒瓶能划破的,酒瓶碎了半个,他的额头安然无恙。

    不等这群人反应过来,张弛右手的板砖也拍在自己的脑门子上,板砖从中断裂,张弛活动了一下脖子:“谁先来!”

    跟我比狠,我特么狠起来连自己都打。

    人多势众,可人心不齐,张弛凶悍的表现已经让众人胆颤心惊,先用额头撞碎空酒瓶,然后又硬断板砖,这两下全特么是硬气功啊!

    这货对自己下手都能那么狠,更何况是对别人。

    常国威也有点发憷了,实力啊!难怪这小子这么嚣张,他是真有实力啊!常国威动摇了,自己手中的酒瓶显然对张弛起不到任何的伤害作用。

    张弛大吼道:“来啊!过来弄死我啊!我今儿倒要看看谁先死!”

    常国威身边都是酒肉朋友,今天本来冲着给他过生日混吃混喝,要说帮着壮壮胆打打架也没什么,可遇上了一个不要命的狠货,一张口就要死要活的,过个生日吃顿饭而已,谁也不能当真为常国威拼命去。

    有人已经打起了退堂鼓:“小子,你赶紧给常哥道歉!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张弛恶狠狠盯着他,手中的半截酒瓶指着说话的那货,大有要冲上去拼命的架势,说话那人吞了口唾沫,看了看常国威。

    常国威被张弛弄得下不来台,马蒂歌波依德,我特么招你惹你了?怎么又遇到你这个不要命的莽货?现在是法治社会,谁还玩命啊?上次你明明普法知识讲得挺好,怎么论到自己就都给忘了了?

    张弛却得理不饶人地向前走了过去,一群人看到张弛走过来,吓得居然向后退去,其中一个胆小的家伙已经惊叫道:“你别过来啊……你……你再过来我就报警了……”

    常国威一方感觉脸都被丢尽了,有没有搞错,现在是我们人多势众,优势在我们这边,害怕得应当是张弛才对。

    秦绿竹叹了口气,本以为能看到一场热血沸腾的战斗,也随时做好了加入战斗的准备,可战斗还未打响,敌方阵营已经垮塌了,而且是完全垮塌,果然是一帮乌合之众。

    秦绿竹捡起张弛刚才用头撞断的半块板砖,右手轻轻一握,板砖如同豆腐一样被她捏了个粉碎。

    常国威一颗心凉了半截,再看自己的两旁,刚才给自己过生日称兄道弟的哥们已经走了大半。

    常国威向后退了一步,转过身去,大骂道:“说好了请我吃烧烤呢?麻辣隔壁滴,没一个讲究的。”撒开两条腿,风紧扯呼!

    秦绿竹和张弛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秦绿竹指了指他的额头道:“疼吗?”

    张弛摇了摇头指了指秦绿竹的右手。

    秦绿竹道:“要是用我的右拳落在你的额头上,你猜咱们谁会更疼一些?”

    张弛知道答案,秦绿竹的巅峰攻击力不会超过500,可自己这张脸防御值达到了10000+,如果秦绿竹全力攻击,其结果必然是右手骨折。

    张大仙人将之定性为以卵击石的自杀行为,可他对专程前来雪中送炭,并为自己两肋插刀的秦绿竹心存感激,很谦虚地回答道:“我可能会被你打死。”

    秦绿竹得意洋洋地笑了:“所以你以后最好不要得罪我。”

    张弛的心情好多了,他抬起头看了看夜空,云开雾散,一轮圆月重新浮现在中天之上,圆润如盘,光洁如玉,张弛认为就算上不了水木也不是什么世界末日,条条道路通罗马。

    他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秦校长,红星小学还缺代课老师吗?”

    秦绿竹知道他的意思,笑眯眯审视着他,过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懒洋洋道:“不是什么人都能当老师的,你没有教师资格证,不过……还缺一个厨子,没工资的那种。”

    张弛道:“我不要工资,只要你教我几手武功就行。”

    张大仙人立志学武,可在拜师学艺的路上一直坎坷不断。

    先是黄春丽遭遇不测,然后又遇到好为人师但毫无耐心的李跃进,他倒是热心想教,可张弛不想跟他学,再说李跃进去了滇南一时半会也回不来。

    秦绿竹的武功显然要高过李跃进不少,所以张弛才生出了这个想法。

    秦绿竹道:“好说!”

    张大仙人已经下定决心去红星小学当当义工,那里适合修心养性,他可以沉淀一下这段时间被红尘俗世干扰的浮躁内心,还可以走遍清屏山,采集晶石和药物。

    对他而言最应该去做的事情就是练成招魂丹和凝神丹,他要治好黄春丽。

    人活在世上必须要有目标,只有目标明确,才会一直坚持并为之努力奋斗下去,男人大丈夫说到就得做到。

    张弛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十点,洗漱之后,他往秦绿竹的房间打电话,喊她一起去吃早餐,却被告知秦绿竹一大早就已经退房走人了。

    张弛有些纳闷,昨晚不是说好了她要聘请自己当厨子,他也做好了准备,今天就搭秦绿竹的顺风车回清屏山,秦绿竹也答应得好好的,可怎么一声不吭地就把自己给甩了?

    张弛昨天才感觉人间自有真情在,一觉醒来却又觉得世态炎凉无人爱,连秦绿竹这个吃货都嫌弃自己了。

    想起秦绿竹说过自己没有教师资格证的事情,在当今社会没有文凭简直是寸步难行。

    别看自己是燕南省今年高考的文科状元,在没读大学之前也就是高中毕业,只有一张高中毕业证还真找不到什么高技术含量的职位。

    不过以秦绿竹的吃货本性就算嫌弃自己没有教师资格证,也不至于抛弃自己这个还算过得去的野厨子。

    再说了她从清屏山风尘仆仆地来到这里来探望自己,总不至于因为自己提出要去红星小学帮忙就吓得落荒而逃。

    张弛一头雾水,正考虑是不是给秦绿竹打个电话问问情况,他的电话响起来了,看区号应该是京城那边的长途,张弛接通了电话,反正接电话又不要钱。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和蔼可亲的声音,对方自我介绍是水木大学招办的,正式通知他已经被水木大学新世界管理学院精英管理系录取。

    张弛的第一反应对方是个骗子。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