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百二十九章 炼丹盘炉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19-12-29 21:03      字数:4825
热门推荐:
    韩院长道:“有什么对不起的,是我不好意思才对,提起了你的伤心事。”

    张弛道:“也没什么,我已经习惯一个人生活了,我是个孤儿,我爸、我妈、我爷爷、我奶奶,全都在三年前的一场意外中去世了。”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我都惨到这份上了,你韩院长总不能再针对我了吧?

    周兴旺眼巴巴望着张弛,感同身受,他也是孤苦伶仃一个人,其实他比这货还惨,至少你能言善辩,至少你四肢健全,我不但孤家寡人一个,而且我还是个哑巴,我左腿还瘸了。

    我比你惨,最惨的是,我惨成这样我还说不出来,太惨了我!怎么有点想哭呢?

    韩院长叹了口气:“张弛,你这些年一定不容易吧。”

    张弛笑了笑道:“也没什么不容易的,人活一天就得认认真真地过,对得起自己,对得起良心,对得起众生,对得起天地。”

    韩院长刚开始对这小子的印象不好,毕竟是通过关系塞进来的。

    可今天看到了他的踏实肯干,然后这货又恭维她做饭好吃,然后又听到他凄惨的遭遇,然后又听到他的豪言壮语,老太太真是有些被感动了,这明明是个好孩子啊。

    韩院长开始深思的时候,张弛已经眼疾手快地收拾碗筷去刷碗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韩院长虽然知道这小子的表现中有讨好自己的成分在内,可面对这样的讨好谁又能拒绝呢?

    哑巴周兴旺望着韩院长,很想表达表达,千言万语说不出来,伸出右手一个大拇指,给韩院长的厨艺点赞。

    韩院长道:“小周,这孩子怎么样啊?”

    周兴旺把左手也伸了出来,两个大拇指点赞。

    韩院长是个不轻易表露感情的人,临行之前只问了一句话:“张弛,晚上想吃什么?”

    哑巴周兴旺怔怔地望着韩院长,在他的印象中韩院长好像从来没有帮忙送过晚饭呢。

    张弛一点都没客气:“您会做米粉肉吗?”

    林黛雨最近几天都在军训,父亲人在京城,打过几次电话,她都没有接,母亲甚至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只是通过qq问候了一下。

    自从离开北辰之后,林黛雨感觉和母亲之间变得越来越疏离了,究竟是自己的成长导致的改变,还是因为母亲在小姨经历变故之后改变了性情,她说不清楚,或许两者的原因兼而有之。

    有几天没见张弛了,林黛雨无聊的时候就会想到他,她很想找人谈谈,可每次拿起电话,翻到张弛的通讯录的时候,又打消了念头,她不知应该怎么说?

    有些事情或许注定要一个人去面对。而且不是应该他主动联系自己吗?自从那天在宴林苑吃饭之后,已经过去了一个星期,他连一个电话都没打过。

    就算在食堂也没有遇到过他,听说他进了学生会,以这厮喜欢出风头的尿性,说不定正在谋划着朝学生会会长的位子发起冲击呢。

    手机铃声打断了林黛雨的思绪,她拿起电话,看到是谢采妮,谢采妮是她在北辰一中的同届同学,打电话过来却是邀约他们同届在京城读大学的同学周末聚会。

    起因是这几天刚好他们的体育老师钟向南来京城开会,钟向南联系了在北体读书的霍青峰,他准备在这个周六的晚上也就是明天请这些在京城上学的学生吃饭。

    其他人都好联系,倒是张弛的手机号换了,所以谢采妮联系林黛雨让她去通知张弛。

    林黛雨想想也没什么安排,虽然她并不热衷这种形式的聚会,可如果不参加就会被别人视为不合群,更有甚者会给她冠以高傲的头衔,而且这次是过去的高中老师做东请客,林黛雨于是答应了下来。

    挂上电话翻到张弛的通讯页面,林黛雨想起自己这一周已经多次点开了这个页面,只是没有一次真正拨出,她意识到了自己的犹豫,却搞不清楚自己究竟在犹豫什么,这次的聚会倒是给了她一个打电话的理由。

    林黛雨按下了拨出键,电话响了一会儿,张弛才接通了电话:“喂!林黛雨,你找我。”

    听到这厮的声音,林黛雨居然感到有点生气,这不是废话吗?我不找你给你打电话?

    正想怼他一句,却听他又道:”你等等啊,我待会儿给你打回去。”

    挂了!他居然把自己的电话给挂了!

    林黛雨心里这个郁闷啊,从头到尾自己连一句话都没来及说呢,他说了两句话然后就把电话给挂上了,这厮究竟在忙什么?还有什么事情比接她的电话更重要?她有种被无视的感觉。

    张弛的确在忙,林黛雨打给他电话的时候,他正在维修教学楼的屋顶,和哑巴周兴旺一起更换屋顶天窗的玻璃。

    整整一周,他每天都呆在这里,在他和周兴旺的共同努力下,这座破败的院落已经焕然一新,除草、砌墙、内外墙粉刷,更换玻璃,更坏破损的地板,甚至连屋顶维修都是他们两人合作完成。

    周兴旺虽然口不能言,可任何工作都做得游刃有余,水电工、木工、泥瓦匠全都能胜任,如果给他充裕的时间,他能独自完成整栋楼的装修。

    这里只需要进行整修维护一下,在张弛的帮助下,一周内就已经接近完工了。

    张弛跟周兴旺配合把屋顶天窗玻璃更换之后,周兴旺表示剩下的工作他可以独自完成,张弛今天的工作可以结束了。

    张弛回到了屋顶的露台,擦了擦手,这才给林黛雨回拨了一个电话,林黛雨接通,不等张弛说话就给挂上了。

    张大仙人知道刚才可能得罪了这位大小姐,于是很耐心的又回拨了一个,林黛雨也不是当真因为这件小事跟他生气,接通电话之后道:“大忙人,现在有时间跟我通话了?”

    张弛笑了起来:“刚才修屋顶呢,站在高处,接电话太危险。”

    林黛雨听得有点云里雾里,修屋顶?没听说水木有这个专业?张弛难道转去了土木工程系?他到底是来上学还是来打工的?好奇道:“你不用军训?”

    问完之后又想起张弛的确不用军训,因为他所上的专业有些特殊,提前开学张弛中途耽搁了,没赶上他们系的外出军训,所以这段时间都在校园里无所事事,修屋顶估计是他闲着没事自己找来的事情。

    张弛将自己来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帮忙维修教学楼的事情说了,林黛雨也觉得奇怪,以水木那么好的教学条件,没听说过哪个系会那么寒碜。

    张弛感叹道:”别说是你,就连我都觉得自己上了个假的水木,可入学通知书是真的,我去查了一下,的确是今年新增的专业,而且听说这届还招了一位硕士生,就是水木的学生会会长楚江河。”

    他也是知道楚江河就读水木的硕士生之后,才放宽了心,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应该不是草台班子,不然学生会会长为何会选择一个新成立的专业继续深造?能让水木风云人物做出这样选择的院系,想必有过人之处。

    林黛雨把明天聚会的事情说了,张弛对聚会不热衷也不抗拒,林黛雨问他的意见,张弛笑道:”我听你的,你去我就去。”

    林黛雨因他的这句话俏脸有些发热,什么叫你听我的?讨厌死了,想了想道:“那就说定了,明天下午四点,咱们东门见。”

    “我直接去宿舍接你呗。”

    “不用!”

    张弛挂上电话,看到韩院长正在进行每天的例行工作检查,老太太很认真,对待工作一丝不苟。

    这一周相处下来,张弛发现她其实是那种外冷内热的人,性情虽然孤僻了一点,可自从对张弛改观之后,每天都变着花样给他送好吃的,根据周兴旺手势的表述,老太太过去从来没有给他送过那么多好吃的。

    张弛大概推断出韩院长应该住在学校内,而且是一个人生活,他没敢涉及这方面的问题,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好感,不能因为询问人家的**而毁掉。

    周兴旺应该知情,可他又偏偏是个哑巴,张弛学了点哑语但是不过关,让他郁闷的是,周兴旺的智商竟然有143,难怪韩老太见他第一面就嫌弃他的智商,连系里的杂工都是个天才。

    韩院长对两人的工作表示满意,张弛拍马屁的高明之处在于,他会让被拍的那一方感到自己知人善任慧眼识才,其实和他同龄的新生中,很少有人能像他这么吃苦耐劳,更很少有人比得上他察言观色的能力。

    韩院长道:“张弛,你明天休息吧,这两天师生就陆续返校了,下周一正式开学。”

    张弛道:“韩院长,我有件事一直都想问您。”

    韩院长点了点头,不知他想问什么事情,通过这一周的相处,她发现这小子虽然智商并不高,可情商极高,她甚至有些喜欢他了。

    张弛道:“您刚刚见到我的时候说我是关系生,我心里一直都很不服气,我高考总分748,是我们燕南省的文科状元,难道我的成绩配不上水木?”

    韩院长道:“成绩能说明什么问题?你的成绩当然配得上水木,可是你的成绩未必配得上我们这个系。”

    张弛有点明白了,敢情他们新世界精英管理系真是精英中的精英,学霸中的学霸?难不成这个系的新生全都是满分招进来的?

    韩院长没往下说,轻声道:“等周一开学你就明白了,如果没有秦家为你推荐,你是没机会进入我们系的。”

    其实这话已经说得够明白了,说你是关系生你就是关系生,张弛之所以能够被新世界精英管理系录取全都是因为秦老的推荐。

    张弛没好意思再往下问,伤自尊了,自己靠着通窍丹的加持考了个燕南省文科状元,到头来还是因为关系进得水木。

    韩院长安慰他道:“其实你不用产生自卑心理,既来之则安之,就算无法在同学中脱颖而出,踏踏实实帮系里做点事也是好的。”

    张大仙人心说你是认真的?看起来她的确是认真的,这分明是建议我把杂工进行到底的意思,凭啥啊?我也是来上大学的,还没开学呢,你凭啥就认为我一定要垫底?

    张弛回宿舍的途中接到学生会体育委员张宗强的电话,对方在电话中邀请他参加校足球队,却是张弛那天的惊艳脚法把校队的几人都给震住了。

    不打不成交,本来就是一个学校的校友,谁也没打算将仇恨进行到底,而且那天的确是他们不对在先,张宗强主动抛出橄榄枝也代表着球队的一种态度。

    张弛婉言谢绝了对方的邀请,他对这种集体活动兴趣不大,认为是浪费时间,有那功夫不如研究研究如何炼丹呢。

    最近几天除了每天去系里的例行打扫,他多半时间都在自己的地下室,利用如意乾坤炉开始炼制金丹,因为这种丹炉的特性,开炉养炉的过程非常谨慎。

    最稳妥的办法就是先从外门金丹炼起,然后逐步过渡到一品金丹。通常的状况是经过七七四十九次的炼制,稳定炉性,然后才能进行一品金丹的炼制。

    基础打得越牢靠,以后向上延展升级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那些为丹道正宗所不齿的外门丹法,反倒成了一开始巩固炉性的绝佳试炼。

    最早炼制的真言丹,可以让人吐露实话,张弛又炼制了辟火丹和大力丹,前者服下后可以让火焰退避三舍,后者可以在短时间内将身体的力量增加至三倍。

    这两种丹药都属于外门金丹,在修炼金丹大道者眼中,这些旁门左道根本不配称为金丹,最多也就是药丸,太上老君就称之为避火丸大力丸,听起来跟江湖打把式卖艺的差不多,如今这年月连天桥卖这玩意的也不多了。

    要说这种外门丹药和大道金丹的最大区别就是持续的时间,外门丹药具有炼制简单,炼制时长较短,但是见效快,持续时间短暂的特点,通常外门丹药持续的效果不会超过半个时辰,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以损耗自身能量为代价。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