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百四十六章 车轮战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19-12-29 21:04      字数:7263
热门推荐:
    沈嘉伟和葛文修虽然也是见过无数女生的人,可这次的视觉冲击力还是震撼,一个班的女生同时出现,而且颜值都很高,平均水准远远超出今年水木一年级女生的平均水准,忽然生出了一种误入夜场的震撼。

    当然其中还是没有能够在颜值和气质上全面胜过林黛玉的,尽管如此已经足够让人赏心悦目了。

    米小白道:“班长,同学们听说您要请客,热情都非常高涨,所以全都积极参加。”

    一群女生齐刷刷道:“班长,您好!”

    “我们不请自来,您欢不欢迎啊?”

    张大仙人仿佛一下掉进了万花丛中,我勒个草,本以为不给我面子,这下面子给大发了,一个班的女生全都赏脸光临了。

    面子是有了,可新的问题又来了,这两桌最多只能坐下二十四人,来了五十个,算上他们四个,一共五十四人,至少还得开三桌才够。

    菊宝源的生意火爆,平时都一桌难求,现在女同学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让他哪儿找桌去?

    米小白啊米小白,我事先可跟你反复确定过人数,你说最多十五个,结果是五十个,这种突然袭击有点不够意思了,这分明是给我难堪啊。

    张弛还是保持着豁达的风度,米小白虽然故意整他,可犯不着跟她一般见识,尤其是在林黛雨面前,得表现出自己的大度,好不容易立起的人设不能崩了。

    他一脸真诚地笑道:“欢迎欢迎!文修,你去看看还有多余的包间吧?实在没包间大厅也行。”

    五十位女同学同时大驾光临,他们预订的包间都快站不下了。

    葛文修赶紧去了,出门都不容易,得从女生方阵中穿行,眼花缭乱,目不暇接,一双眼睛真有点不够用的了。

    米小白道:“班长,不用去了,我事先订了三桌,总不能故意给您出难题啊!”

    女同学同声道:“我们就是过来给班长打个招呼,表示一下感谢,再顺便看看班长的女朋友!”

    五十位女生同时说话,好听!震撼,跟唱大合唱似的,包间的房顶都快被震透了。

    当晚的客人都觉得遇到了包场。

    沈嘉伟望着满脸堆笑的张弛,心中充满了羡慕,我咋就不知道有这么好的院系呢?早知道我也报精管系,被美女同学包围的感觉不要太爽啊,张弛的人生实在是太幸福了,太圆满了。

    张弛有点担心林黛雨面子上挂不住,却没想到林黛雨在如此震撼的集体场面下丝毫没有露怯,微微一笑道:“谢谢大家对张弛工作的支持,他有什么做得不到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沈嘉伟和葛文修对望了一眼,林黛雨也是厉害啊,别看就一个人,落落大方,不管你们五十位女生说什么,人家就以张弛的女朋友自居了,以今天晚宴的女主人自居了,说出的话也是给足了张弛面子,要说这两人没有暧昧,打死都不信。

    张大仙人脸上有光,笑道:“大家先请坐,回头我逐一敬酒,大家想吃什么喝什么,只管点,别跟我客气。”

    别人不知道张弛的底细,葛文修知道,心说你可真能吹,这五十名女生如果敞开肚皮吃喝,今晚这五桌没有小一万你可拿不下来,换成自己也心疼啊。

    记得张弛好像还是申请全额助学金的,不过想想林黛雨都不否认是他女朋友了,那可是超级富二代,搞不好人家林黛雨心甘情愿地替他刷卡结账呢,人生赢家啊!这么年轻就吃上软饭了。、,成功果然是有捷径可走的。

    米小白、大胸妹甄秀波、大眼妹李晶晶都在张弛这一桌坐下,张弛安排葛文修和沈嘉伟去别的桌招待其他女生,沈嘉伟瞅了个机会悄悄对张弛道:“钱要是不够说一声啊,我让我妈给转钱过来。”

    张弛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道:“放心吧,请客的钱我还有,你帮我招呼那些女同学,哪怕是牺牲色相,今天都得帮我搞定几个主动参加学生会的。”

    这顿饭不能白请了,必须要有所收获,力争把筹建学生会的事情给解决了。

    沈嘉伟压力山大,虽然做好了直面挑战的准备,可心里有些纳闷:“凭啥是我牺牲色相呢?你不能主动牺牲色相吗?”

    张大仙人叹了口气道:“我倒是想牺牲,可没人愿意要啊,不像你男女通杀。”

    “啊,你把话说清楚了!我怎么就男女通杀了?”沈嘉伟听出不是好话。

    张弛连哄带骗地把他给送出去,自己回包间坐下,发现米小白几人正在和林黛雨亲热地聊着,表面上还非常融洽。女人心海里针,不好妄自猜度。

    米小白道:“林黛雨同学,您可真漂亮,过去我们班长就说他女朋友长得如何出众,艳压群芳,我们都以为他吹牛,想不到是真的!”

    米小白黄花菜般的小脸荡漾着友善,一双眼睛闪闪发光透着狡黠。

    林黛雨却从她的目光中察觉到有意挑唆的恶意,她微笑道:“你们班美女才多,张弛总是在我面前夸,所以啊我才主动要求来见识见识,事实证明他一点都没夸张。”

    大胸妹甄秀波,故意向前挺了挺胸,娇滴滴道:“其实我们班长长得也很帅啊!”

    过去她可没那么夸过张弛,这话一说,两座十六位女同学同时跟着点头:“就是!”

    大眼妹李晶晶道:“班长很有男子气概的,人又特别大方,特别善解人意,对我们特别好,对我们的关心无微不至,跟他当同学特别有安全感。”

    张弛这时候来到林黛雨身边坐下,听着这群女同学口是心非地夸赞自己,她们真实的用意还不是要激起林黛雨的嫉妒,根本就是想坑自己,不过也好刚好可以看看林黛雨的态度。

    林黛雨朝张弛看了一眼,明澈双眸中充满了温柔,张大仙人却感到林黛雨的怒火值短时间内从0上升到了1000然后持续攀升到了5000,暗叫不妙,这傻丫头,你听不出这群唯恐天下不乱的女生故意在祸害咱们的关系?

    想想林黛雨的智商在这群女生中也属于弱势也就只能接受现实了。

    林黛雨当着众人的面居然主动挽住了张弛的手臂,轻声道:“我非常赞同,张弛待人真诚,仁义,而且对谁都是那么好,和人相处不懂得拒绝,所以我都担心他的善意会让别人误会呢。”

    张大仙人内心一凛,林黛雨厉害啊,她刚才不是被这群女生激怒,而是因为在乎自己所以生出的嫉妒,见不得别的女生对自己好,反击也是极其犀利。

    张弛仔细回想,林黛雨对自己态度的改变是从萧九九出现开始吧,她应该是紧张了,发现自己是块宝了,所以说是金子总会发光的,我这么优秀的人,市场前景只会越来越好。

    米小白笑眯眯望着林黛雨和张弛:“班长,你要小心哦,咱们学院对学生恋爱要求是非常严格的,如果被学院知道,属于违纪行为,说不定还会开除的。”她摆明了是要给张弛找不痛快的。

    张弛乐呵呵道:“米小白同学,你对学院的规章制度理解不深刻,学院是禁止学院内部学生在学习期间恋爱,可没其他的规定,我俩又不是一个系的。”

    林黛雨道:“米小白同学很可爱啊,看得出你做事很认真,可太认真也不好,会让人觉得古板固执,不近人情。”你欺负张弛,我就对你不客气。

    张弛为她介绍:“米小白同学是我们班的纪律委员。”

    米小白端起一杯白酒道:“我敬咱们林大美女一杯。”

    林黛雨可不敢喝酒,上次跟张弛喝酒出的洋相让她记忆犹新,她借口自己过敏,滴酒不沾,她必须要保持清醒,只有这样才能保持最佳的战斗状态。

    张弛主动请缨道:“我喝!”他起身替林黛雨喝了一杯。

    马上就有第二位女生起身来敬班长,林黛雨看出来了,这是要车轮战啊,张弛就算再能喝,也挡不住一个班级50名女生的轮番敬酒,她马上替张弛开脱道:“不好意思,张弛胃不好,不能多喝酒的,要不让他以茶代酒。”

    米小白道:“班长,林姐姐可真疼你。”

    林黛雨道:“他在这个世上的亲人本来就不多,我关心他也是应该的。”

    她对米小白有些反感,今晚伙同50名女同学前来根本就是要痛宰张弛一顿,现在又要搞车轮战轮番敬酒,这是非要让张弛难堪,既然我当众承认是他的女朋友,就不可以让你们欺负他。还叫我姐姐,你知道我年龄多大?

    一群女生笑了起来:“班长,您是不是得气管炎了。”

    林黛雨的火气攀升到了8000,她外柔内刚,从来都不是好脾气,既然这群女生满怀恶意,张弛又何必顾及面子?

    张弛从胸口的发热度已经知道林黛雨就快爆发了,微笑道:“小雨,你不用担心,我酒量好的很,难得今天大家那么高兴,人家敬我酒,我怎么能不喝呢。”他向林黛雨使了个眼色。

    林黛雨不知道他的酒量深浅,可知道如果真要是敞开了喝,今天倒在这里的肯定是他自己,眼前的状况真激起她对张弛的保护欲了。

    张大仙人对今天可能遭遇的状况其实已经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不打无把握之仗,只是没想到这次会来那么多女生,车轮战的场面他想到过,对今晚可能遭遇的情况有了足够的心理准备。

    所以提前炼好解酒丹,来此之前特地吃了一颗,老子现在是千杯不醉,别说你们五十名女生,五百个你们也灌不翻我,酒现在对我来说跟水一样,我喝多了最多多去两趟洗手间,多撒两泡尿。老子是一起化三清,我是一尿化三斤。

    当然也不能凭实力硬干,张弛提出让她们每桌选一个代表,如果五十个妹子排着队给他敬酒,被她们一圈轮下来一个小时就过去了。

    张弛开始跟女生干杯,不是每位女生都是海量,大胸妹甄秀波大概有一斤酒量,端着一玻璃杯百年牛二勇当先锋,她准备给张弛来个个下马威:“我和班长先干三杯,活跃一下气氛。”此言一出满堂喝彩。

    三杯就是六两,甄秀波吨吨吨三杯喝了个干净:“班长,我先干为敬!”按照她们制订的策略,先由她把张弛给灌蒙了,然后再由其他同学乘胜追击。

    张弛毫不露怯,也是吨吨吨连干三杯,林黛雨一旁看着他真是担心,这家伙死要面子活受罪,回头有他吐的时候,已经做好了照顾张弛的准备了,此前张弛已经照顾过她了,就当是还债了,可还是怕他身体受不了。

    甄秀波喝完准备换人,张弛哪那么容易放过她:“甄秀波,来而不往非礼也,我女朋友在这里,我可不能干非礼女同学的事儿,来,我回敬你三杯。”

    大胸妹甄秀波一听就愣了,非礼还有这种解释,要说连喝三杯她行,慢慢喝上六杯她也凑合,可接连干六杯,她还没尝试过,看了看米小白,纪律委员米小白分明是这群女生的主心骨。

    米小白点了点头,意思是你是先锋你只管往前冲,喝多了我们护送你回宿舍,历来胜利都是踩着先行者的身体打下来的,咱们面对得是一个狡诈阴险的敌人,不可能没有损失,总得有人牺牲吧。

    甄秀波硬着头皮又跟张弛干了两杯,第三杯实在喝不下了,有容乃大,事实证明倒过来并不适用。

    马上大眼妹李晶晶勇敢地顶了上来:“班长,我替她喝。”

    张弛谈笑自若:“好啊!”

    林黛雨现在算是看出来了,张弛坏着呢,他有谱,就像那天在这里把自己给灌多了一样,这厮做每一件事都会通过精心布局,他如果没有把握,是不敢接受这场车轮战的,看来自己并不清楚他的酒量。

    李晶晶和张弛干了一杯,张弛非但没有醉酒的迹象,反倒越发清醒了,笑咪咪的像个偷鸡成功的老狐狸。

    今晚的团体作战计划是米小白全盘策划并组织的,在她的计划中,要达到一举三得,要让张弛伤财、伤胃、伤心,可除了第一点容易达到,后面两点好像很难做到。

    张弛如同酒场战神,瞬间开场就六杯下肚,米小白这边主力干将,左右先锋已经先后丧失了战斗力,而张弛却仍然斗志昂扬,让女生们更郁闷得是,张弛的强势开场已经将米小白阵营中的女生吓住,内部阵营已经悄悄出现了分化,军心居然散了。

    米小白准备重新组织阵型进攻的时候,张弛已经直取中军,奔着米小白就来了:“米小白,咱们也喝三杯。”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米小白意识到自己终究还是轻敌了,竟然没调查张弛的酒量,这货根本就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

    “我不能喝酒的!我和林姐姐一样对酒精过敏!”

    林黛雨真是神烦这个米小白,刚才她明明端着一杯白酒找自己,怎么不说过敏,现在看到形势不对又说过敏。

    张弛也没勉强米小白,很绅士地说:“那你喝饮料,我喝白酒,我三杯,你也三杯。”

    米小白没想到张弛那么大度,林黛雨也深感不解,张弛为什么对米小白那么宽容?要知道今晚怂恿这群女生车轮战的罪魁祸首就是她,所有的阴招都是她想出来的,如果自己不是酒量不行,一定替张弛跟她干上三杯。

    张弛非但没有强迫米小白,而且亲自给米小白倒了三杯饮料,陪着米小白喝了三杯酒。

    他没安好心,给米小白倒的饮料里面掺了真身本相丹的粉末,如果米小白当真是白小米所扮,吃下去之后用不了多久就会现出本相,可结果却让张弛有点失望。

    米小白喝完三杯根本没有什么反应,还是原来那个样子,清醒得很正常得很,张弛甚至怀疑自己这次炼得丹药不灵。

    喝晕的大胸妹甄秀波也跟着喝了一杯,没多久就看到她的胸围大缩水。不少人都留意到了这一点,心里满是纳闷,难道她的假体破了?没见她今晚受到什么撞击啊?

    张弛瞄了一眼,事实证明自己的丹药很灵,甄秀波的本相并不大,大胸是虚的。

    张弛结账花了一万一千多,葛文修怕他喝多了,跟着过去算账,看到那么多也不禁咋舌,张弛的家庭条件他是知道的,充满同情道:“这帮女生够能吃的。”

    张弛笑道:“钱财乃身外之物,这么多美女平时想请都请不来呢。”

    林黛雨帮忙送人之后回来,刚好听到他这句话,轻声道:“这下多风光,可这事儿要是真传出去,我估计你的助学金要黄。”

    她拿起账单看了看,很为张弛感到不值,那些女生根本就是抱着吃大户的心理,没有表现出任何的善意。

    沈嘉伟喝得有点多,他颜值高很受女生欢迎,红着脸踉跄着脚步来到几人面前:“张弛,你们班女同学真多……”

    林黛雨道:“你那么羡慕可以申请转系啊!”

    沈嘉伟傻傻地笑:“我申请转系,我帮你看着张弛。”

    林黛雨也笑了起来:“别胡说啊,我和张弛就是同学关系。”

    沈嘉伟和葛文修对望了一眼,两人同时笑了起来,然后相互挎着膀子:“我们先走了!”

    张弛摇了摇头,林黛雨俏脸通红,现在连她自己都不相信刚才说的话了。

    “走吧!”张弛向她道。

    林黛雨低下头,两人一起来到外面,张弛准备打车,林黛雨却提出走回去。

    路灯将两人的身影时而拉长时而缩短,初秋的京城,夜色宁静,张弛道:“谢谢你今天陪我过来。”

    林黛雨道:“应该的。”

    张弛心头有些热,这火力值来自于他自己,他悄悄伸出手去,准备在夜色的掩护下牵住林黛雨的手,刚到中途,手机就响了起来,罪恶的右手赶紧缩了回去。

    林黛雨眼角的余光却将他的动作一览无遗,悄悄转过俏脸,夜色笼罩中,洁白面颊上两个梨涡若隐若现。

    张弛掏出电话,这个不合时宜的电话却是路晋强打来的,张弛暗叹老路不够意思,刚才我结账的时候你咋不打电话,我准备对林黛雨付诸行动的时候,你给我打什么电话?只能接通了电话。

    路晋强打电话过来却是为了帮他讨债的事情,张弛把欠条给他之后,他委托律师出马,没花费太大功夫就搞定了这件事,罗根生哪见过这个阵仗,没经过法院就老老实实把十万块打过来了。

    路晋强是问张弛要账号,好把这笔钱给他转过去。

    张弛刚刚花了一万多,这就来了十万,他乐呵呵将账号给路晋强发了过去。

    挂上电话,林黛雨看到他眉开眼笑的样子忍不住问:“怎么?中大奖了?”

    “差不多!”张弛把罗根生欠他钱的事情说了,除了没说蛐蛐吸了他的血,因洗骨丹蜕变的那一节。

    林黛雨也是听得双眸闪闪发光,想不到张弛的上学路上竟发生了那么多的奇遇,本来还在为他的经济状况担心,现在他有了十万块,短期内经济上是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林黛雨道:“我刚才还为你担心呢,一万多块对你可不是一个小数目。”

    张弛道:“这我可不爱听,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穷?”

    林黛雨抿嘴一笑,不是感觉,难道不是事实吗?柔声道:“人穷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没有志气,其实我爸过去也是贫苦出身,现在不一样成就了一番事业。”

    虽然和父亲产生了隔阂,可父亲仍然是她内心深处的骄傲。

    张弛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一定要多多赚钱,比你爸还有钱。”

    林黛雨抬头望着他,不知是张弛长得真得很耐看,还是自己看习惯了的缘故,感觉他好像变帅了。

    张弛近距离看着林黛雨,再度伸手去抓她的纤手,手指刚刚触及林黛雨柔嫩的指尖,林黛雨突然抬起手,捂住鼻子转过身,打了个喷嚏。

    张弛赶紧把罪恶之手落在自己后脑勺上了,顺势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给林黛雨披在肩头,一连串动作行云流水,就是那么的自然。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