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二百九十五章 天上掉馅饼(感谢lambency百万大赏)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1-04 20:19      字数:5933
热门推荐:
    “吹哪都行!”

    林黛雨看到这厮一脸的坏笑,知道他肯定又琢磨着把自己往沟里带,抬腿照着他身上踢了一脚:“怎么没把你打死!”

    张弛笑着逃走,林黛雨追过去打他,不知不觉被他引到了树林深处,张大仙人突然就不逃了,一把抓住林黛雨挥起的粉拳,用力一带,把她紧紧抱在了怀里,非常顺利,证明拥有一定武力值的林黛雨配合了,不然还真没那么容易搞定。

    林黛雨俏脸通红,吹气若兰,紧张地眼睛都闭上了,黑长的睫毛宛如风中蝴蝶翅膀一般扇动着。

    张弛的目光越过她笔挺的鼻梁落在她花瓣般鲜嫩的柔唇上,花开折时直须折,莫等无花空折枝。今天林黛雨可没喝酒,看来也不准备反抗了,天时地利人和,张大仙人缓缓低下头。

    手机响了起来。

    林黛雨睁开双眸:“你电话!”

    铃声唤醒了意乱情迷的小妮子,差点就被他得逞了。

    张弛暗骂,这是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打电话过来了,掏出手机看了看,是他师父谢忠军,老谢真是个坑货,今天上午把自己坑了一身伤,现在夕阳西下,我跟佳人相约黄昏后,刚准备深入探讨一下,您就给我来电提醒,这么不省心的师父,张弛连退出师门的心都有了。

    铃声一响,酝酿了半天的情绪都没了,浪漫氛围整个被破坏了,张大仙人情绪倒是高涨,只要林黛雨愿意,他肯定乐意重来一次,可人家林黛雨明显恢复了理智,挣脱开他的魔爪,跟他迅速保持了两米多远的距离。

    谢忠军打这个电话是特地兑现承诺的,说过了要给张弛买衣服,要送他摩托车,既然答应了说话就得算话,尤其是在徒弟面前,当然也因为谢忠军坑了徒弟心中有愧。

    谢忠军就在宿舍区门口等着,足见他的诚意,新买的保时捷帕莎梅拉GTS就停在路边,骚红色,符合老谢一贯恶俗的品味。

    谢忠军看到张弛和林黛雨一起过来,不由得笑了起来,一双小眼睛眯缝成了一条缝,这徒弟随我,我就喜欢香车美女。

    林黛雨在北辰的时候就和谢忠军见过面,不过当时她和张弛还不是目前的男女朋友关系,因为知道谢忠军是张弛的师父,这次见面就有了点见家长的性质了,俏脸有些发热,正眼都不敢看谢忠军,恭敬道:“谢叔叔好。”

    谢忠军笑逐颜开地点了点头:“小雨啊,呵呵,上车,上车!”

    张弛拉开车门,和林黛雨一起在后座坐了,里面还是新车的味道,老谢真成保时捷代言人了,张弛道:“师父,这车不便宜吧?”

    谢忠军淡淡然道:“办齐也就二百来万。”

    张大仙人心中暗叹老谢无时无刻不再装逼,啥叫也就二百来万,普通人辛辛苦苦干上一辈子也未必能够赚到这么多。

    他发现自己的周围有钱人多,大个子多,比如老谢,他个子不如自己,可钱比自己多太多,又比如李跃进,钱可能还不如自己多,但是个子比自己高,再比如路晋强,人家不但比自己钱多个子也比自己高不少。

    想想还真是有些郁闷呢,自己好歹也是一下凡的仙人,在凡人世界居然一点优越感都没有了。

    林黛雨主动牵住他的手,张弛握住林黛雨柔软的小手,刚才的那点郁闷顷刻间不见了,我女朋友有钱,我女朋友漂亮,只要我想吃软饭,几辈子都吃不完,咱只是不屑于吃。

    他有些嫌弃道:“二百多万的车就四个座位。”

    谢忠军道:“你懂个屁,越是好车座位越少。”

    张弛道:“也是啊,师父,改天我孝敬您一辆童车,我推着您。”按照老谢刚才的逻辑,童车最名贵。

    林黛雨咯咯笑了起来,可马上又忍住笑,觉得现在笑不礼貌,抓住张弛的胳膊,偷偷拧了一下,他可太坏了,刚才在小树林里差点就被他得逞了。

    谢忠军强忍着没爆粗口,可想想林黛雨在场就算了,念在他女朋友在,且让他口头上占点便宜。

    谢忠军带着两人去了位于前往国际机场的中途的一片别墅区,谢忠军也有日子没来了,因为别墅物业托管,所以打理得还算整洁,外面的游泳池因为长期无人使用,已经抽干了水,里面落了一层树叶。

    谢忠军答应送给张弛的摩托车就在车库里扔着呢,崭新的川崎Ninja250ABS,恶俗的绿色,张弛发现老谢对大红大绿情有独钟。

    这辆车动都没动过,包装膜都没撕,是谢忠军买这辆帕莎梅拉的时候车行送给他的,当时谢忠军就非常嫌弃,他没骑过摩托车,本想送给外甥女秦绿竹的,可秦绿竹嫌弃他这辆车档次太低,她的摩托车都是二十万起步,这车还不到五万。

    谢忠军于是就把这辆车扔在这里了,在训练馆的时候苦思冥想怎么能够激发张弛的斗志,突然就把这辆车给想起来了,于是就拿着一辆摩托车来利诱,这个徒弟虽然滑头可毕竟是三线城市出来的,没啥见识,眼光肯定不能像秦绿竹那么高。

    摩托车颜色虽然恶俗,可张弛喜欢,抬腿跨了上去,屁股自然撅起,看上去非常骚气。

    谢忠军道:“车是你的了,你有驾照吗?”

    张弛摇了摇头,买车根本不在他近年的计划内,所以没考驾照。

    谢忠军道:“没驾照你开个屁?”

    张弛认为老谢有赖账的意思,赶紧道:“没驾照我可以学啊!我们学校旁边就有驾校。”感觉不错,现在就想推走,好像有点远呢,我辛苦挨揍赢来的奖品,我今天必须得带走。

    林黛雨道:“我有驾照。”

    谢忠军眨了眨小眼睛:“摩托车驾照?”

    林黛雨道:“C照和D照我都有。”

    她已经知道张弛今天被揍得乌紫烂青就是为了这辆摩托车,虽然觉得有点不值,可关键时刻必须站在他的一边,她也感觉老谢想要赖账。

    谢忠军看到这夫唱妇随的架势忍不住笑了起来,他们该不是真觉得自己要赖账吧?

    我谢忠军好歹也是身家几十亿的人,我会在乎一辆摩托车?谢忠军找出摩托车办证的资料和临牌一并扔给了张弛:“我回头跟绿竹说一声,让她抽空帮你把车牌给办了,临牌快过期了。”

    张弛点了点头,非常开心,今天这顿揍没白挨,车有了,连头盔都是现成的,一个绿色的一个红色的,张弛想都没想就把绿头盔卡林黛雨脑袋上了,男人带绿犯忌讳。

    谢忠军道:“那边油桶里有汽油,你们自己加,我还有点急事,就不送你们回去了。”跟自己徒弟也没啥好客气的。

    张弛虽然拥有一定的理论知识,可面对这辆摩托车还是无处下手,幸亏林黛雨在,林黛雨指导他给油箱加满油,骑上摩托车顺利启动。

    师徒二人望着林黛雨跨上机车优美的腰臀曲线,同时眼睛一亮,谢忠军小眼睛只是亮了一下,马上就意识到徒弟正以鄙夷和唾弃的目光在自己的脸上打卡,谢忠军老脸一热,非礼勿视,身为师父,我不该看,特么的,我有点想舒兰了。

    张弛也上了车,后座有点高,当着谢忠军的面,双手规规矩矩扶在林黛雨的纤腰上,林黛雨向谢忠军道:“谢叔叔,我们走了!”

    谢忠军点了点头:“路上开车小心点!”朝张弛挤了挤眼,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知道了!”张弛道。

    林黛雨加油缓缓驶出了车库,谢忠军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大声道:“张弛,抓紧点啊!”

    张大仙人还用得上他交代,一出车库,双臂已经将林黛雨的纤腰搂住了。

    林黛雨道:“你搂那么紧干吗?我又不开快。”

    张弛道:“反正我把自己交给你了,你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到底是谢叔的得意门生啊!”林黛雨一棍子横扫师徒俩。

    林黛雨虽然有照,可驾驶技术和林黛雨不能比,驾驶风格非常温柔,摩托车在她手里开得比小电动车快不了多少,被雅迪、小牛之类连超多次。

    张大仙人不在乎,坐在二等座上很开心,美女骑着机车,我搂着美女骑着机车,这感觉不要太爽。遇到红灯刹车啥的,张大仙人就非常夸张,前胸就整个贴在了林黛雨的后背上,顺理成章地挤压着她的乘坐空间。

    林黛雨知道这货是存心故意,趁着等红灯的空隙,转身照着他的头盔上拍了一巴掌。

    张弛拍了拍她的翘臀:“专心开车,注意安全!”

    林黛雨脊梁下意识地挺直了,得寸进尺的家伙,我觉得他今天弄了辆机车那么兴奋,原来醉翁之意不在酒。

    不过张弛适可而止,不能让林黛雨觉得我米青虫上脑,占了便宜之后马上装得一本正经:“小雨,你等等啊,我查查看看前面什么地方限行。”现在开摩托车必须要跟有关部门斗智斗勇,保不齐就闯了禁区。

    林黛雨对他的狡猾感悟至深,刚摸完我这就转移话题,想稀里糊涂地把这事儿翻篇,坏蛋!可在心中骂这两个字的时候感觉心里暖暖的,一点都不讨厌。

    张弛拿出手机煞有其事搜索路线的时候,他的电话响起来了,是有人看到他在网上发布的求租广告,主动联系他说有房子租给他,房子的条件非常符合张弛的要求,距离烧烤店和学校都不远,而且是平房带小院,听说这个消息,张弛让林黛雨先带着自己去看房子。

    林黛雨开始开动脑筋了,总觉得张弛正在处心积虑的一步步把她往沟里带,不过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我是有原则的,哪怕我再喜欢你,也不能轻易放弃自己的底线。

    女孩子如果没有底线,毫无保留地奉献自己,反而不会得到对方的尊重,人对太容易得到的东西不懂得珍惜。

    林黛雨忽然想起了父母,想起他们的话,这个世界上只有父母的爱是不求回报的。

    两人来到约定的地点,这里距离烧烤店也就是一千米的距离,因为刚好位于一座市重点保护建筑的旁边,所以这一带的房屋普遍低矮,两人根据门牌号来到院门前,看到院子里已经有位中年男子在等着了。

    张弛走了进去,笑道:“您是房主陈先生吧?”

    那人笑着向张弛伸出手去,跟他握了握手道:“你一定是小张了。”

    他带着张弛简单参观了一下,院子有十几个平方,房屋有两间,加起来也就是二十个平方,这房子有年头了,不过维护的还不错,里面有些老家具,过去都是房主的父亲在住,老父亲过世之后就闲了下来。

    要说也不是十全十美,没有卫生间和洗澡间,不过出门左拐五十多米就是公共厕所,附近二百米的范围内就有两家澡堂子。

    本来是等拆迁的,可问过规划部门,这附近十年内都没有拆迁计划,闲着也是闲着,所以就想着租出去,房主也不缺钱,所以对租户非常挑剔。在网上看到张弛的条件,感觉非常合适,于是主动联系了一下。

    张弛感觉这房子的格局和他在北辰租黄春丽的那套差不多,只是小了点,可他又没打算在这里住,主要是炼丹,所以感觉满意,询问了一下价钱,对方开价不高,每月三千。

    张弛跟他又谈了谈,没想到对方很好说话,听说张弛是水木的大学生,主动又降了一千块,张弛都没想到那么顺利,看到对方这么爽利,本来打算只租半年的,干脆一咬牙租了一年,租金押一付三,两人私下就达成了协议。

    张弛付钱之后,房主就把钥匙给了他。

    林黛雨全程都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当一个旁观者,这家伙一肚子花花肠子,你打什么鬼主意以为我真不知道?

    张弛从林黛雨警惕的目光就知道她这次肯定想偏了,他征求林黛雨的意见道:“感觉怎么样?”

    林黛雨道:“不错啊,刚才还替你发愁去哪儿停摩托车呢,这下好了,连停车场都有了。”

    张弛道:“你帮我琢磨琢磨,咱们应该怎么布置?”

    林黛雨道:“你自己住的地方你怎么喜欢怎么布置。”防范意识非常强。

    张弛道:“你又不是不了解我,我审美不行,品味不行……”

    马上遭遇林黛雨愤怒的小眼神,张大仙人言多必失,说自己审美品味不行,那不是变相说林黛雨的不是吗?赶紧补充解释道:“你别误会啊。”

    林黛雨道:“我没误会,你这句话是说我的,说我审美不行品味不行,这么就看上你这个渣男了。”

    张大仙人哈哈大笑,这倒是,我外表虽然差了点,可内秀啊,我男友力爆棚啊!渣男?我受之有愧啊,我虽然有过渣的想法,可从来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渣举动啊。

    林黛雨;“这方面您可别妄自菲薄,你品味挺高,尤其是在女性审美方面,我都比不上您。”

    张大仙人心说这倒不假,我对女孩的审美眼光那可是一等一,脸上却装得非常委屈:“任何人的审美观都有极限,我吧也就那样,到你已经是极限了,你已经是我审美的最高标准了,再高也高不上去了,没有任何提升空间了。”

    林黛雨被他夸得心花怒放,咬着嘴唇,忍着笑,插着兜走近了小屋,她刚才一直都在外面,以为小屋也就是普普通通,可走进去一看却发现里面收拾的得干干净净,虽然和奢华挨不上边,可处处都能够见出主人的细致。

    窗明几净,室内一尘不染,外面房间里有一张茶海,有年头了,家具虽然不多,可都是上好的红木,林黛雨惊喜道:“张弛,你可捡到宝了,这小屋的主人应该不是一般人。”

    “何以见得?”

    林黛雨道:“家具全都是红木的,这茶海是金丝楠的,墙上挂得这幅字是李秋元的,我对书法没什么研究,不过如果是真品,单单这幅字就得值几十上百万。”

    张弛一听来了兴趣,刚才只是跟着房主随随便便扫了一眼,并没有仔细看,现在一看还真是,李秋元是当代书法大师,挂着的这幅字有署名有印章,这四个字是丹鼎飘香。

    张大仙人感觉这事儿有点玄妙了,我想租房炼丹的事情跟谁都没说过,这四个字好像好像跟我要干的事情有点牵连呢?难道那房主有未卜先知的本事,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个二傻子,凭什么把那么大便宜送给自己??

    两千一个月,这该不会是个坑吧?现在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比神仙下凡还稀有呢,林黛雨也怀疑这件事有猫腻,哪有那么大便宜就让张弛给遇上了?

    张弛给房主打了个电话,房主那边倒是马上就接了,张弛也没直接问,拐弯抹角提起房子里家具和墙上那幅字的事情,暗示房主这些家具比较名贵让他给拉走。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