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三百零六章 豆花儿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1-04 20:19      字数:3829
热门推荐:
    张弛厚着脸皮道:“那就一起睡,都睡着了谁也不用担心谁。”

    林黛雨有些难为情道:“你再这样说话我走了啊。”

    张弛道:“别啊,我又没准备跟你在一张床上睡,你是不是想多了。”

    林黛雨含羞道:“我睡床,你在外面躺椅上睡。”

    张弛道:“得嘞,我睡躺椅,说好了,晚上你别出来骚扰我。”

    林黛雨朝他扮了个鬼脸,心情好多了,逃到里屋关门前道:“那可不一定哦!”

    张弛道:“告诉你一个秘密。”

    林黛雨将俏脸留在门外。

    “我习惯裸睡!”

    林黛雨把门蓬!地给关上了,过会儿又给张弛送了被褥出来,有点不敢看他,低着头踩着小碎步溜回房间很快又把门飞快地给插上了。

    张弛暗叹,都这么熟了,还防贼一样防着我,革命尚未成功,同志还需努力。

    拿着被子去躺椅上睡了,刚刚躺下,手机响了一声,拿起一看,里屋的姑娘给他发了条信息——我也有这个习惯。

    腾!张大仙人的火一下就上来了,这根本是给我暗示啊,我特么要是不去亲自临床确诊一下,我还算男人嘛?激动啊!这货带着熊熊欲火光着脚丫一路小猫步来到门前,轻轻一推,希望里面的姑娘给留门了。

    没推开!

    又推了一下,还是没开,这动静她应该能听到啊。

    “晚安!”里面传来林黛雨温柔的声音。

    张弛站在门外,坚强挺立着,确信无法叩开这扇门,这货只能摇了摇头,带着失落回到了躺椅上坐下,月光从一旁的窗户透入,将他的身影投射在一旁的墙面上,形成了一个大大的匕字。

    内心焦躁无比的张大仙人站起身来,拉开房门,让月光静静流淌满屋,让秋风轻轻吹走内心的焦躁,站在门前徘徊在良心和道德的边缘,他想在今晚将两者全都抛弃,可里面的姑娘她不配合。

    张弛在月光和秋风中足足站了半个小时,方才感觉舒服了许多,回头看,白墙上的身影好像一个卜字,汉字果然博大精深!

    林黛雨醒来的时候天还黑着,看了看时间刚刚早晨六点,她蹑手蹑脚的起来,先把房门拉开一条缝,看到躺椅上已经没了人,林黛雨有些奇怪了,他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来到外面,发现张弛不在,她摇了摇头,说好了要在外面守护自己的,居然偷偷跑了,这个出尔反尔的家伙。

    林黛雨洗漱完毕,张弛买了早点从外面回来了,眼圈有点发青,因为林黛雨的这个信息,这一夜可没睡好,火气太大了。

    林黛雨眼睛有点肿,因为昨天流了不少的眼泪,情绪宣泄之后,今天心情好多了:“早!”

    张弛道:“我去买了点**包子,顺便给你买了豆花,记得你爱喝。”

    林黛雨点了点头,接过他手上的东西:“我来吧,你昨晚睡得好吗?”

    “好!好的不得了。”

    林黛雨道:“昨晚你推门了?”

    张弛心说你不是明知故问吗?他点了点头道:“我是看门关好了吗,担心你出来骚扰我。”

    林黛雨笑了起来,转身去准备早点了。

    张弛望着她的纤腰,心中有点郁闷,早知道我就应该在床头装个摄像头,你也有裸睡的习惯,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两人吃着早点,谁都没说话,张大仙人是郁闷的,林黛雨是硬绷着,终于绷不住了,先是低着头肩膀抖了起来,然后转过身,还是控制不住,起身跑到了院子里,吃吃笑了起来。

    张弛跟过去,林黛雨把手伸出来拦着他,红着俏脸道:“你是不是一夜没睡啊?”

    “昂!”

    张大仙人怨气冲天。

    林黛雨又是心疼又是好笑道:“好好的折腾什么?安心睡觉不行啊?”

    张弛道:“豆花好喝不?”

    林黛雨点了点头:“还成。”

    嘿嘿,张大仙人一脸的阴险。

    林黛雨总觉得这厮笑得不正常:“怎么了?”

    “嘿嘿!我给你加了点料,尝出来了吗?”脸上的笑容非常猥琐非常的霪荡。

    林黛雨抹了抹嘴巴。

    “变态你!”

    “谁变态啊!外面传来方大航的声音。”

    林黛雨脸红了,还真是隔墙有耳,张弛也纳闷,怎么方大航这么早就来了,这下肯定误会了,我特么毛都没捞到一根,以方大航学渣的头脑肯定会胡思乱想了。

    方大航在外面敲了敲门:“送奶的。”说完就感觉这个理由不是太有说服力,张弛应该不缺奶吃。

    张弛去开了门,方大航低着头就往里面冲。张弛将他拦住:“我说你丫有毛病啊,这么早过来干什么的?”

    方大航的右眼还乌青乌青的,比起那天林黛雨刚打那会儿还严重,看起来无法形容的滑稽,笑道:“哟,怎么回事儿?不是老死不相往来吗?这大清早的怎么回事?”

    林黛雨俏脸通红,知道肯定被他误会了,瞪了他一眼道:“跟你有关系吗?”

    方大航委屈死了。

    “怎么能没关系,你看我眼,我眼还青着呢,你们俩闹别扭,你打我干啥?你们要是那天分了我也就认了,可这没两天又捣鼓一起去了,合着最倒霉的那个是我!我这拳白挨了,凭啥打我啊。”

    林黛雨看了看张弛,意思是你跟他解释。

    张弛朝她挤挤眼,意思是你跟他道个歉,其实这件事追根溯源的确是林黛雨不对,你那天生我气,你打我,你打人家方大航干啥。

    林黛雨道:“对不住了,那天我不该打你右眼。”心中想着我应该把你两只眼睛一起给打了,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大清早就跑过来了,你查岗呢?害得人豆花都没喝完。

    方大航闻到了早点的味道,毫不客气地往里面走:“我还没吃早饭呢。”

    林黛雨跟张弛对望了一眼,林黛雨的表情带着嗔怪,意思是你怎么把他给叫来了,这件事上张弛还真是冤枉,他也不知道这货要来啊,方大航根本是不请自来的。

    林黛雨道:“我先走了!回头还有课。”

    张弛道:“等我一起呗!”

    林黛雨摆了摆手,主要是尴尬,虽然两人清清白白的,可方大航肯定不会这么想,真是没勇气继续呆下去了,担心方大航那张破嘴有不知说出什么混账话来,让张弛晚点走的意思是好给他解释清楚。

    林黛雨说了声匆匆走了,方大航也不见外:“嗳,早点都没吃呢。”

    张弛送林黛雨出门回来,看到方大航已经吃上了,端着林黛雨没喝完的豆花呼噜呼噜的喝。

    张大仙人真是服了他:“你丫一大早跑来干什么?”好端端的一个浪漫早餐被他给搅和了,这货来得可真不是时候。

    方大航抬起头嘿嘿笑道:“我也不知道你这边有情况啊,昨天晚上战况激烈吧?”

    张弛横了他一眼:“不要脸你!”我特么要是说激烈是吹牛逼,我要是说实话,你丫得笑我没本事,我凭啥把隐私告诉你,满足你的YY心理。

    方大航点了点头道:“我就是不要脸地说说,您可是不要脸的实打实干了不要脸的事。”心里羡慕啊。

    张大仙人懒得解释,方大航继续呼噜呼噜地喝。

    张弛道:“最近看了一棒子三级片不错。”

    方大航抬起头,两只小眼睛放光:“啥片子?”这话题他非常感兴趣。

    “色……色什么来着?色即是……”

    方大航也努力帮着张弛想,这类型他阅片无数啊:“色即是空吧,老片了,看过了。”方大航继续低头喝豆花,心说张弛这方面比自己差远了,还以为看了什么刺激的新片。

    张弛提醒他道:“里面有个煎蛋的情节你还记得不?”

    方大航点了点头,忽然停了下来,小眼睛透过碗上沿望着张弛,看到对方一脸阴险的笑容,方大航的内心抽搐了一下,目光近距离观察了一下白白糯糯的豆花儿,忽然感觉一股寒意从尾椎迅速蹿升上来,这股寒气顶住了他的胃,方大航捂着嘴巴就向门外冲去。

    张大仙人很快就听到方大航深沉带回音的呕吐声,叹了口气摇了摇头,方大航的思想太不单纯了。

    方大航一丁点早点都没带走,还把隔夜饭留在小院里了,哭丧着脸扁着嘴,委屈地骂:“张弛!你个死变态!”

    张弛拍了拍方大航宽厚的肩膀:“哥们你想多了,我真是啥都没干,这豆花干净的。”

    “我才不信!我就觉得味道不对嘛……呕……”

    方大航的表情像极了初次怀孕的老姑娘。

    张弛懒得跟他解释:“我上课去了,你打扫干净把门给我带上。”

    方大航还是想吐,直到听到关门声才想起自己过来找他干啥的?吐得都忘了呢。

    张弛快到学院的时候接到方大航的电话,方大航首先问:“你真没往里加料?”

    张弛忍着笑道:“我没那么变态。”

    方大航道:“我准备拿去化验,我心里过不去这道坎,中秋的月饼都吐出来了。”

    “随你!”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