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百三十二章 自在天宫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2-24 13:02      字数:6246
热门推荐:
    张大仙人暗暗发笑,米小白白小米,起名字也不能有点创意,生怕别人猜不到你马甲吗?

    踩着那双无线充电板站起身来挥舞了一下手臂,趁着休息这段时间刚好可以继续真火炼体,这货准备先着重修炼一下右臂,昨天大战章鱼怪的时候,差点没把手臂给烧熟了,他现在就存在一个炼血肉和炼皮的过程,原本秦大爷告诉他,这两个过程要分开锻炼,可《炼体真经》上分明写着可以同修。

    同修的过程为皮糙肉厚,皮松肉紧,顽皮赖肉三大境界。张弛只希望达成皮糙肉厚就行了,达成第一境界,就不必担心三昧真火烧伤皮肉了。

    让张弛意外得是,他第一次尝试修炼皮肉,居然一蹴而就,右臂轻松松达成了皮糙肉厚的境界。

    仔细想了一下原因,应该是昨天对付大章鱼的时候无形中等于做了一次强化修炼,所以今天回头再来真火炼体中的炼皮肉,根本没有遇到障碍就成功,当然也不排除天坑之中灵气的含量比较充足,不过张弛认为这跟自己关系不大,毕竟他没有吸收灵气的本事。

    米小白从上游走了回来,来的时候比去的时候轻松了许多,毕竟卸下了包袱,走路有风。

    她向张弛道:“休息三个小时。”

    张弛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米小白找到两棵大树,将吊床栓在两棵大树之间,躺在吊床上睡去。

    马达在溪边的草地上铺了张防潮垫,呼呼大睡起来。

    赵磊这会儿醒了坐在担架上,向张弛道:“你们休息,我来望风。”他也知道自己现在是个累赘,所以尽可能想帮团队出点力。

    张弛倒是一点都不觉得困,他先吃培元丹,又服下了血气混元丹,近期连吃了两颗小还丹,身体素质方面不是一般的强悍,别说两晚上没睡,就算一个星期不合眼一样精神抖擞。

    盘膝在溪水中的这颗大圆石上静养了一会儿,利用真火炼体的方法先淬炼了一遍骨骼,又锻炼了一番内腑,最后将火力值集中于右手,手掌探入溪水中,马上升腾起一团水雾。

    张弛从口袋中掏出几颗绿豆粒大小的灵石,这是他刚才找马达要来的,米小白不是说灵石能够修复兵器吗?他到要试试,既然他能够将三昧火传达到油松棍上,就能导向到想去的地方,往古剑断裂处的空腔内分别塞入几颗灵石,然后按照缝隙对在一起。

    利用真火炼体的方法将三昧火导出体内,沿着骨骼最终行进到右手的骨骼,集中在捏住裂缝的拇指和食指,这部分的血肉已经达到了第一重境界皮糙肉厚,虽然只是最低境界短时间内已经不怕三昧真火的炙烤,很快就看到手捏得那部分剑刃开始发红,里面的灵石熔点没有想象中那么高,从裂缝处隐隐有蓝色气体透出,没过太久的时间灵石就已经将两部分重新融合成一体。

    张弛的手指也感到灼热非常,把手探入溪水中,嗤!溪水遇热再度滋生出大量的白雾。

    周围三名同伴都没有注意到这货在干什么。

    张弛活动了一下手腕,看了看接触剑身的皮肤,果然是皮糙肉厚,不过好像指纹变浅了,估计是皮肤温度太高被熨平了。

    他决定趁热打铁,冷却之后,用右掌贴住已经结合成为一体的剑身,继续将热能送入剑身之中,这样做的目的是让里面的几颗灵石全都融化,也只有这样才能均匀将里面的空隙填满,在熔化的过程中,张弛看到掌心下有一条蓝色的细线沿着剑脊向两端扩展,最终扩展到整个剑身,颜色也是由浓转淡,到最后完全消失不见。

    张大仙人认为大功告成,将古剑浸入溪水中。

    嗤!大量的白色水汽弥散开来,将张弛笼罩在水汽之中。

    躺在吊床上的米小白悄悄睁开了一只眼睛,望着雾气中的张弛,这货是不是在装神弄鬼?

    张弛通过这次对古剑的修复明白了一个道理,他的能力早就超越了对自己的认知,解开缠绕在剑柄上的肮脏红布,露出里面的青铜剑柄,剑柄上刻着两个字——自宫。

    张大仙人吓了一跳,马蒂歌波依德,还能再起个更惊吓的名字吗?翻过来一看,还有两个字——在天。琢磨了一下,这四个字应该是自在天宫。当初铸剑师估计也是个二百五,不会把字体好好组合一下。

    张弛斩了一段绳索重新将剑柄缠绕包裹,在手中挽了个剑花,感觉非常衬手。又将剑鞘在溪水中用肥皂好好洗刷了一下,清洗之后露出了本来的颜色,剑鞘的花纹像是蟒皮。

    马达这会儿醒了,好奇地走了过来,看到张弛在清洗剑鞘,惋惜地叹了口气道:“哥,您把包浆给洗没了。”

    张弛笑道:“这不叫包浆,这叫老灰。”

    马达又发现他身边的那把已经完好如初的剑,不可思议地眨了眨眼睛道:“大……大宝剑怎么好了?”

    张弛笑道:“拼起来的,中看不中用。”

    马达拿起古剑研究了一下,在剑身上就没找到裂纹,摸了摸后脑勺,实在想不透这其中的道理。

    这时候天越来越亮,米小白也拆了吊床,提醒他们趁着天亮继续出发。沿着这片溪流群继续向下走,不久就到了一个小型的翻水站,翻水站已经废弃不用,越过翻水站的堤坝,对面就是被称之为地心森林的地方,也是整个天坑的核心区。

    阳光从头顶投射下来,对天坑中的生命来说,这是一天最为珍贵的时光,即便是天坑的中心,一天最多也只有四个小时的光照时间,而这短暂的光照却生长出了大片茂密的森林。

    走过堤坝,就看到一棵足有五人合抱的大樟树,米小白拍了拍树干,抬头仰望,树木参天,从外表看这颗树至少有一千年,可事实上连三十年树龄都不到,米小白道:“不到三十年的时间就从一片不毛之地变成了地心森林,是不是很神奇?”

    马达道:“灵气泄漏改变了这里的生态环境。”

    张弛道:“既然那么牛逼怎么不用来做沙漠绿化?”

    躺在担架上的赵磊道:“怎么可以将灵气浪费在这么无聊的事情上?”

    张大仙人感觉和这货三观不合,沙漠绿化怎么是无聊呢?造福人类的事情,支负宝里不都在种树吗?这货缺少公德心。

    米小白道:“浓度的问题,不达到一定的浓度不会对环境产生那么大的影响,而且不是所有的植物都对灵气有反应。”

    赵磊和米小白不熟,他点了点头道:“米同学说得对,想不到你懂得这么多。”他认为张弛和米小白都是一年级的新生,这次跟着过来就是充数的。

    米小白道:“你到底是怎么掉下去的?”

    “我不是说过了。”

    米小白道:“可没说实话。”

    张弛以为米小白要揭穿赵磊,他觉得没什么必要,反正灵石被他找到了。

    赵磊笑得有些尴尬:“你误会我了。”

    米小白道:“腿是不是好了?装什么装?”

    张弛和马达停下脚步望着赵磊,赵磊脸红了,他的超能力就是康复,他的康复速度比其他人要快,在目前的环境中,康复速度比平时更快好几倍,虽然腿骨断裂,在复位后的五个小时就完全愈合了,他没想到会被米小白看出来。

    张弛和马达还有点不敢相信,米小白道:“还傻愣着,被人涮了都不知道?”

    张弛和马达同时动手将担架扔在了地上,赵磊一骨碌就从地上爬起来了,马达看到这货行动自如,气得冲上去就想揍他。

    赵磊捂着脑袋道:“别打别打,我不是存心要瞒着你们,我就是不想暴露自己的超能力。”

    马达骂道:“你大爷!依着我的暴脾气,我特么锤死你!”扬起了他的大铁锤。

    张弛拦住马达:“都是同学,不至于,我看赵磊不是没良心的人。”

    赵磊赶紧点头。

    张弛把背包扔在了地上,马达也明白了。

    三人的背包全都集中在赵磊一个人身上,马达觉得还不解恨,又把大铁锤递给他让他帮着拿。赵磊自知理亏,当然不敢有半句怨言。

    走入地心森林,光线瞬间黯淡下来,米小白拿出地图再次研究一下他们的路线,赵磊凑了上来。

    马达双眼一瞪:“干什么?”

    赵磊道:“我看看跟楚江河的地图有什么不同。”

    米小白没有反对,毕竟现在是一个团队,至少目前他们拥有共同的利益和目标。

    赵磊道:“地图不一样,这张地图不如楚江河的详细。”

    马达忍不住又骂了一句:“学院太黑了。”

    赵磊道:“我听楚江河说,地心森林才是最危险的地方,里面有许多凶兽,搞不好会送命的。”

    张弛道:“不至于吧,学院把我们送来见习,如果出了几条人命他们回去如何交代?”他环视周围道:“我总觉得有人在暗中窥视。”

    米小白道:“凡事还是小心为上。”

    他们进入地心森林不久,米小白就在树干上发现了标记,赵磊惊喜道:“这厮楚江河留下的记号,应该是给我指路的。”

    马达道:“不会给你指一条死路吧!”

    米小白看了看所指的方向和他们三人计划中的路线相同,决定相信楚江河一次。

    张弛对楚江河没多少好感,知道这条路线和楚江河所指得相同,反倒觉得可疑。晚上七点,他们来到了地心森林中的休息点。

    休息点是两栋建在大树上的树屋,从地上篝火的灰烬来看昨晚已经有人在这里休息过,马达找到了一些食物的包装,可以断定此前休息的人是楚江河他们。

    米小白道:“今晚咱们在这里休息,明天继续出发。

    赵磊将身上的背包放下,累得瘫坐在了地上。

    张弛率先爬了上去,检查了两间树屋,确信里面并无问题,米小白让马达和赵磊一间,剩下的那间树屋当然是分配给她和张弛。

    两人进入树屋,米小白低声道:“咱们好像一直在跟着楚江河走。”

    “你觉得路线有问题?”

    米小白摇了摇头,咬了咬嘴唇道:“赵磊这个人很奇怪。”

    张弛道:“哪里奇怪?”

    米小白道:“他的自愈力太强大了,拥有这么强大的自愈力其灵能必然极强。”

    张弛道:“你能看清他的灵压值吗?”

    米小白道:“300,不过我担心看错了。”

    “什么意思?”

    “如果一个人的灵压值超过我许多,那么他就可以利用伪装术骗过我的眼睛。”

    “扮猪吃虎?”

    米小白点了点头。

    张弛道:“我也有点奇怪,为什么会有那么大一颗灵石,我们之前都是杀死怪物得到灵石,而这么大一颗灵石就躺在裂缝里,又怎么那么巧被他发现了?”

    米小白道:“我现在甚至有些怀疑,他是故意让我发现他已经痊愈了。”

    张弛道:“他这么干图什么?”

    米小白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要不你去问问。”

    张弛点了点头道:“那我去跟马达换换,你俩睡。”

    “我才不跟他睡!”米小白脱口而出,看到张大仙人一脸的坏笑,顿时明白了,自己终究还是被他套路了,不愿意跟马达睡,那不就是要跟张弛睡,晕!这货什么时候都没个正形。

    “幼稚!”

    米小白送给张弛两个字的评语。

    张弛道:“要不干脆把这货捆起来严刑拷打,不信问不出实话。”

    米小白道:“我现在最担心就是,他的实力比咱们仨加起来都厉害,到时候就麻烦了。”

    张弛一脸阴险道:“那就给他下药,先把他给弄翻了,然后再严刑拷打。”

    “你有药?”

    张弛摇了摇头,因为这次见习的特殊情况,没敢带几颗丹药防身。

    “我有!”米小白笑得比张弛还要阴险。

    马达在树屋里闻到了香气,他吸了吸鼻子,探头出去寻找香气的来源,看到张弛和米小白在树下生起了一堆篝火,穿着两串鸟在火上烤,张弛道:“马达,下来吃肉,把赵磊也叫下来。”

    马达应了一声,抬腿在熟睡的赵磊身上踢了一脚,赵磊惊醒:“怎么了?怎么了?”

    马达一脸不屑道:“瞧你那没出息的熊样,下去吃烧鸟。”

    赵磊应了一声,跟着马达从放下的绳索从树屋上滑落下去。

    张弛递给马达一串烧鸟,米小白递给赵磊一串,马达道:“厉害啊,这么会功夫抓了那么多鸟。”

    张弛道:“米小白的功劳,百发百中,天生箭手!”

    米小白横了他一眼,别指望这货能说什么好话。

    马达咬了口鸟肉,皮酥肉嫩,香喷喷的,向张弛竖起了大拇指:”哥,太棒了,要是再配点酒就好了。”

    张弛递给他一瓶水:“凑合点吧。”他扔给赵磊一瓶。

    赵磊咬了口肉,灌了口水道:“这是我来到天坑吃得最美的一顿。”

    马达道:“所以说跟对人很重要,跟着我哥吃香的喝辣的,这日子过得美啊!”

    赵磊跟着笑:“张同学厉害啊!”他还没不要脸到喊张弛哥的份上。

    张弛道:“多亏了米小白。”

    米小白道:“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有限,现在最重要是团结,只有团结一心咱们才能顺利抵达集合地点。”

    马达举起水瓶道:“为了团结!干杯!”

    “干杯!”

    三人同时响应,碰了一下水瓶。

    张弛灌了一口水,忽然扶着脑袋道:“我怎么有点头晕呢?这不是酒啊?”

    马达笑道:“哥,您演得真像……”他忽然觉得天旋地转,咚!倒在了地上。

    张弛也倒了,米小白道:“你们……”她捂着头指着赵磊:“你……下毒……”

    赵磊一脸懵逼,他是真没搞清楚怎么回事,看了看手中的烧鸟串,怎么突然就倒了三个?

    装腔作势地喊了两声马达,然后伸手在马达脸上拍了拍,马达没有反应,赵磊扬起手狠狠抽了马达一记耳光,打完还是没反应,看来这货是真晕了。赵磊笑了起来:“呵呵!我没来及下毒啊!”

    他将手中的烧鸟串又咬了一口,自言自语道:“奇怪,真是奇怪,难道这鸟肉有毒?呵呵,知不知道我百毒不侵。”

    赵磊将啃完的树枝扔在地上,来到米小白的面前:“我还以为抓你多么困难,呵呵,简直不要太容易了。”说完先去张弛身上搜查,想找出那颗灵石。

    去翻这货上衣口袋的时候,张弛突然睁开了双眼,赵磊吓了一跳,可这么近的距离已经来不及反应了,张大仙人以强悍的大黑脸狠狠撞击在赵磊的面门上。

    这一撞将赵磊撞得眼前金星乱冒,整个世界都旋转了起来。他伸手想要攻击张弛,可在遭遇重击之后攻击力已经大打折扣。

    张大仙人没有给他任何的反击机会,抓住这厮的手臂猛然一拧,喀嚓!赵磊听到自己手臂骨骼断裂的声音,爆发出一声惨叫:“哎呦喂!”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