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百四十六章 惹火烧身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3-01 00:20      字数:4174
热门推荐:
    张大仙人目瞪口呆,叶锦堂对齐国民这么高的评价真不是吹捧,齐国民绝对是个大土豪。

    齐冰道:“干嘛这种眼神看着我?”

    张弛道:“你是不是在暗示我做好吃软饭的准备?”

    齐冰照着他肩膀上捶了一拳:“你吃个屁。”

    “你的就行。”

    “哎哟,你太不要脸了!”

    张弛道:“我身子都能给你,要脸干啥?”

    齐冰道:“你个大骗子,就会忽悠,中午还骗我去吃好吃的,结果就一碗炸酱面。”她对这事儿耿耿于怀,一碗炸酱面就把她打发了,还强行索取了三小时的贴身服务。

    张弛乐了:“那我带你去吃阳春面。”

    “不要!”

    “那我亲自下面给你吃!”

    “你就使坏吧!”齐冰扬起手袋抽他。

    张大仙人乐呵呵往前跑,齐冰穿着高跟鞋追不上他,追了几步就停下来:“站住!”

    张弛老老实实站住。

    “我累了!”

    张弛笑着躬下身去,齐冰娇笑着扑到了他后背上,张弛背起齐冰,齐冰搂着他的肩膀,脸紧紧贴在他的脖子上:“想你!”

    “知道!”

    “你知道什么?”

    张弛缓缓往前走着,感觉脖子上凉凉的,齐冰居然掉泪了,这还是很少有的状况。

    “好好的哭什么?”

    “没哭!”齐冰抹了下眼泪,还是有泪珠掉了下去。

    张弛道:“吃碗炸酱面就委屈成这样?”

    “没委屈,你给我毒药我都敢吃,谁让我喜欢你。”抱得越发紧了。

    张弛道:“那哭什么?”

    “其实我挺后悔的,那天你装醉,哄我去开房,我特想拒绝你,可我又害怕如果拒绝你,你以后再也不理我了。”

    张弛笑道:“我那么小心眼啊?”

    “是我小心眼,你出去这段时间,我整天都在想,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把自己交代给你了,你会不会看不起我,觉得我是个随便的女孩子。”

    “我从来没那么想过,就我这魅力,别说是你,就是古往今来第一号贞洁烈女也无法抵挡。”

    齐冰忍不住笑了起来,凑上去在他脸上香了一下:“我信!我就是你说的贞洁烈女。”

    “还想吃炸酱面不?”

    齐冰气得一巴掌拍他脑瓜子上:“不许提炸酱面的事儿。”

    “好,我不提,我不提!”

    齐冰道:“你跟我说实话,你对我是不是逢场作戏,是不是想玩玩就算了?”

    “你这个小同志思想有点不单纯啊。”

    “我知道你的事儿,特后悔。”

    张弛道:“这话有点伤我自尊啊!”

    齐冰道:“后悔认识你晚了,那天你跳青春舞曲的时候,我才第一次见到你,我对你一见钟情你信吗?”

    张弛点了点头,发现自己还是很虚荣的,齐冰应该也发现了,说话真是贴心。

    “我就想反正是晚了,可我就算不能成为你爱的女人,也要成为你忘不掉的女人。”

    张弛道:“我真有那么大魅力?”

    齐冰笑着点头。

    “要是天下美女都像你这么想,我得多累啊?”

    齐冰道:“真要这样,你累死都心甘情愿。”

    “你真了解我。”

    张弛从兜里掏出来一个小包装递给齐冰,齐冰接过一看,禁不住笑了起来,是她在张弛出门前往零食里面塞得保险套,想不到他一直都留着。

    齐冰道:“你倒是蛮节省的。”

    “我是个特别注重仪式感的人,一定要留着给你亲自用。”

    齐冰柔声道:“我这会儿有点想吃炸酱面了!”

    ****

    谢忠军病了,张弛得知消息之后第一时间去医院探望。到了VIP病房看到老谢正躺在床上啃着酱猪蹄,房间里也没其他人。

    张弛敲门走进去:“哟,师父,您都病成这样了?”

    谢忠军把半拉猪蹄啃完,拿起床头柜的半听啤酒咕嘟咕嘟喝干净了,随手扔在垃圾桶里,让张弛帮忙把湿巾递给他。

    谢忠军擦了擦嘴道:“什么时候回来的?”

    “昨天!”

    张弛凑在床头卡上看了看,上面写得是眩晕待查,伸手拿起一旁的CT片,装模作样地看了看。

    “你装什么装?你看得懂吗?”

    张弛摇了摇头。

    谢忠军叹了口气道:“看不懂还装,年轻轻的能不能学点好?”

    张弛发现老谢心情不好,赶紧把果篮在他眼前晃了晃:“师父,我带东西看您来了。”

    谢忠军道:“拿走,我又不吃这玩意儿。”

    “什么病啊?”

    “没病,我装得!”

    张弛笑起来了,他也觉得谢忠军没病。

    “师父,春暖花开,正是一年之中最好的季节,您不去云游四海,浪尽天涯,躺病房里算什么事啊?”

    谢忠军长叹了一口气道:“你当我想啊,我遇到大麻烦了!”

    “什么情况?”

    谢忠军有些难为情,趴在他耳边低声道:“我出事了。”

    张弛看了老谢一眼,往后撤了撤:“中标了?”

    “放屁,我特么身体好的很,免疫力强得很,怎么可能中标?”谢忠军今天明显有些狂躁。

    张弛道:“该不是闹出人命了吧?”

    谢忠军点了点头,居然有点不好意思了。

    “师父厉害啊,老当益壮,跟兰姐?”

    老谢脸红了:“不是……”

    张弛伸出手指指点着他,心中暗骂老不要脸的,这种年龄还能搞出这种事情,不得把秦老给气出毛病来。

    老谢挠了挠头道:“跟一个三线小明星,我也没想到自己这么厉害啊,就一次居然她就怀上了。”

    “您不是一直单着吗?这不刚好,婚礼喜面一起办了,老婆孩子都有了,给师公也算有交代了。”

    谢忠军苦着脸道:“问题是,那丫头不是好人,有目的的。”

    “图你钱啊,那就给人家啊,您得负责任啊!”张弛认为老谢也不缺钱,这种事应该难不住他。

    谢忠军道:“不是钱的问题,她非要嫁给我,还说要把孩子生下来,不然她就去找你师公要说法,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

    “所以您就装病躲这儿来了?”

    谢忠军道:“我肯定不能跟她结婚啊,舒兰跟我这么多年,我都没动结婚的心思。”

    “可逃避不是办法啊!”

    谢忠军叹了口气道:“我跟你说实话吧,我怀疑那孩子不是我的,她跟我就是逢场作戏。我倒不怕花钱,可我不能稀里糊涂地背锅啊,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师公交代。”

    “师父,您把我叫过来是想我去跟师公解释?”

    谢忠军道:“那小明星叫朱思谨是锦城的签约艺人。”

    张弛这才明白为什么老谢会联系自己,他知道叶锦堂是自己的干爹,所以想通过这种关系把这个三流小明星摆平,张弛不是不想帮谢忠军,可这种事对叶锦堂还真有点难以启齿。

    谢忠军看出他为难,低声道:“乖徒弟,要不你跟她谈谈,帮我问问她,到底要多少钱?”

    张弛道:“这事儿都有谁知道?”

    “又不是啥光荣的事儿,我就跟你说了,一定帮我保密。”

    谢忠军把联系方式给了张弛,让张弛去找朱思谨谈谈,张弛虽然不想接这种棘手的差事,可毕竟是自己师父,老谢还是头一次开口求自己,要是不帮忙也说过不去。

    张弛让谢忠军给朱思谨约了一下,老谢看到张弛愿意出面,还特地给他拿了五万块的活动经费。

    正如谢忠军所说,朱思谨只是锦城的一个三流小明星,今年26岁,属于那种长相妖娆身材劲爆的女星,乍看还过得去,可仔细看就会发现人工雕琢的痕迹太重,不过现在这种形象一抓一大把,也就是在影视中边边角角的存在。

    约朱思谨的是谢忠军,可来见面的却是张弛,朱思谨还以为走错了地方,说了声不好意思就准备离开。

    张弛道:“你是朱思谨小姐吧?”

    朱思谨愣了一下,转过身来,摘下墨镜。

    张弛发现这是演艺圈的通病,不管多大腕儿都喜欢戴墨镜,顺便瞄了一眼朱思谨的肚子,好像没啥变化。

    朱思谨打量着张弛道:“你谁啊?老谢呢?”

    张弛笑道:“我叫张弛,谢忠军是我师父。”

    朱思谨点了点头,她倒是听说过张弛的名字:“知道,水木高材生,老谢经常提起你。”

    张弛赶紧过来帮她拉椅子,朱思谨将手中的宝格丽蛇头包放在桌上,张弛看到她戴着劳力士彩虹圈的腕表,心中暗叹老谢在她的身上估计已经出了不少血。

    朱思谨翘起二郎腿,双臂交叉抱在一起,样子很强势,打量着张弛道:“老谢让你跟我来谈判的?自己不敢来啊?”

    张弛笑道:“朱小姐真年轻,长得还漂亮,难怪我师父那么喜欢你。”

    朱思谨白了他一眼道:“少跟我上眼药,把老谢给我叫过来,没担当的东西。”

    张弛道:“我还是叫你姐吧,先喝点茶!”

    朱思谨道:“张弛,我时间挺宝贵的,你别跟我绕弯子,我跟你也说不明白,你把老谢给我叫来。”

    张弛道:“白桃乌龙茶吧,日本茶,尝尝。”他提前点好了茶和点心。

    朱思谨给谢忠军打了个电话,对方关机。

    张弛道:“他病了。”

    “什么病?”

    张弛没说,笑了笑道:“也不算什么大病,姐,您先喝茶,咱们慢慢聊。”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