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百七十八章 铁锅与打碟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3-25 21:03      字数:5853
热门推荐:
    张大仙人飞翔在云端,确切地说不是飞翔,而是被弹射到了云端,飞到顶点紧接着就迎来了高速坠落,正如人生巅峰之后就是低谷。

    这货琢磨着摆出一个比较拉风的落地方式,选超人还是魔鬼终结者?

    还是超人吧,至少那货有条内裤穿在外面,可这下坠的幅度实在是太快,张大仙人处于本能,最后还是选择脸着地。

    蓬!

    他感觉自己的脑袋狠狠楔入了一个软绵绵的地方,绝不是齐冰的胸膛,没那么细腻,张弛双手摸了摸周围,应该是黄沙,双手用力一撑,把陷入黄沙中的脑袋拔了出来。啵!居然发出开红酒的声音,楔合度很紧,有点不科学。

    张大仙人哈巴狗一样摇晃了一下脑袋,抖落了身上的红沙,睁开双目,看着这存在于虚幻中的神奇世界。

    天影系统最牛逼的地方在于场景的营造,比起朴素的生命场系统,这里看上去实在是太高大尚了,浩瀚无际的红色沙漠,沙丘起伏,景色美不胜收,蓝色的天空一**得惊人的圆月挂在那里,银色的月光将周围的一切映照得亮如白昼,场景真是梦幻。

    张弛的目光随着沙丘延展,在地平线处依稀看到了建筑的剪影,按照地图他本该出现在地下城的周围,现在看来,距离好像有些远。目光所及的范围并没有看到和他一起参加营救行动的周兴旺和曹明敏,不知他们有没有成功突破系统墙。

    张弛看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白色厨师上装,黑色工装大裤衩,足蹬一双洞洞鞋,张大仙人有点郁闷了,自己的潜意识里到底都装着些什么啊,投影出来的装备全是这些东西?烧烤的烟火气早已深入他的骨髓。

    秦君卿曾经教给他怎样隐藏能量的方法,可那次的目的是为了隐藏不被对手发现,这次过来的目的却是要尽快找到同伴。

    张弛向远处的建筑走去,既然来了就做好了艰苦战斗的准备,今时不同往日,他虽然灵压依旧为零,但是他体内储藏三昧真火的能力增加了太多,在进入系统之前,他还特地偷吃了一颗烈火融阳丹,如果遇到上次的守护者,相信自己可以凭实力将他干掉。

    在沙漠中徒步行走并不容易,张弛从沙漠中捡起了一根枯枝,当成手杖,可拄了没几下,缺少韧性的枯枝就折断了,远方的建筑物还耸立在地平线,虽然能够看到,可距离并不近,跟人一种望山跑死马的感觉。

    虽然在系统中的时间会被放大一些,可张弛也不敢耽搁,耽搁的一秒可能就会牺牲一个人的生命,困在里面的所有人都跟他息息相关,身为班长必须要有责任感。

    身后传来脚步声,张弛转身望去,却见一只身高足有三米的公鸵鸟正朝他优雅地跑了过来,一边跑还一边摇屁股,步态非常风骚啊,这种鸵鸟奔行的速度可以轻松达到五十公里每小时,发动冲刺的时候甚至能够达到每小时八十公里。

    张弛原本以为是偶遇,可那只鸵鸟在发现他之后突然朝他飞奔而来,两只翅膀扇呼扇呼的,张弛知道它俩翅膀是摆设根本飞不起来,可鸵鸟的攻击力也不容小觑,一不小心让扁毛畜生给踢成马赛克,现在连能量导向定位系统都没有,马赛克之后可能就彻底完蛋了。

    鸵鸟的羽毛都竖起来了,摆出了攻击架势,来到张弛面前脑袋一缩一伸,直奔张弛的面门而来。

    张大仙人早有准备,右手一记摆拳打了出去,将鸵鸟的小脑袋打得甩向了一边,鸵鸟的右脚猛然踢向他的下阴。

    张弛在它抬脚的时候已经启动,宛如足球运动员的铲球动作,一记飞铲踹在鸵鸟立在沙漠的左脚上,鸵鸟踢了个空,张弛的飞铲却让它失去了平衡,惨叫着飞向了半空,然又掉落在沙面上。

    张大仙人以惊人的速度爬起冲上去,一脚就把鸵鸟脑袋给踩进了沙漠里。如果这沙地在硬点儿,估计一脚就把鸵鸟脑袋给踩爆了。

    地面突然震动了起来,张大仙人还以为地震了,转身望去,只见身后扬起沙尘滚滚,定睛望去,却见数千只鸵鸟向他狂奔而来。

    张大仙人这个郁闷,不科学,这系统完全不科学,陆百渊到底有没有常识?制造那么多障碍干什么?让他搞训练,又不是搞动物世界,老陆这个人就是过于注重表面形式,就喜欢搞华而不实的东西。

    张弛已经顾不上多想,迈开两条腿向前方狂奔,跑了没几步,洞洞鞋里就灌满了沙子,都说在系统中的意识投影是自身潜意识的体现,这身行头真是太逊了,张弛干脆把两只洞洞鞋给脱掉,光着脚板往前跑,洞洞鞋也没舍得扔,双手各拎着一只,到了目的地说不定还能用上。

    光脚板狂奔在月光下的红色沙漠上,如果没有那群身后狂追不舍的鸵鸟,这画面多么唯美,可哪会有那么多唯美的事情,在虚拟系统中,张大仙人没有了千层底的速度加持,移动速度显然无法和在天坑中相比。

    眼看那群鸵鸟越追越近,而且两翼开始进行包抄,张弛这个郁闷呐!感觉天影系统中的鸵鸟比现实中聪明多了,都懂得战术运用了。

    要说这个陆百渊是不是有毛病啊,对场景的细节也太重视了,美工搞得再好有个屁用啊!只恨自己不能生出俩翅膀,飞起来才能撇开这帮扁毛牲口。

    鸵鸟群距离张弛越来越近,张大仙人仿佛看到自己被鸟踏为泥的场面,凄惨!让鸵鸟踩死还不如让马踩死呢。

    前方突然传来一声恢律律的马鸣,张弛举目望去,却见一匹油光华亮的黑马出现在前方,朝他飞奔而来,他认得这黑马,就是在天坑中被铁山一拳给锤死的。

    按照张弛对系统的了解,系统中的多数场景和道具都来源于自己的意识投影,也就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张弛一直对黑马的死抱憾不已,想不到在天影系统中居然把它给感召出来了。

    张弛大喜过望,大叫道:“黑炭头,过来!过来!”叫得都声嘶力竭了。

    黑炭头向他狂奔而来,眼看越来越近,却突然放慢了脚步,应该是被张弛身后那成百上千只愤怒的鸵鸟给吓住了,转身就逃。

    张弛大叫道:“等等我,等等我……”嗓子都喊劈了。

    心中暗暗提醒自己要冷静,目前证明系统还在正常运转,能量交换是可行的,置换装备,置换装备,最好能有个套马索,套住这胆小的黑马。

    想着想着就来了,右手中果然出现了一根套马索,张大仙人一边跑一边转动着套马索,咻!飞了出去,准确无误地套住了黑马的脖子,黑马继续狂奔,张弛的速度哪跟的上它的速度,两条腿飙到最高速,还是摸不到马屁股。

    鸵鸟已经追到了他的身后,领先的那只鸵鸟探出头去啄张弛的屁股。

    笃!

    嘴喙撞在一口铁锅上,撞得火星四射,力量非常惊人。

    张大仙人需要的铁锅终于及时召唤出来了,铁锅扣在屁股上挡住鸵鸟的啄击,可双腿再也跟不上黑马的速度,身体向前扑到之时,他把大铁锅往前一扔,人跳了进去。

    黑马拖着张弛继续狂奔,张弛坐在铁锅内,身体后仰,以免铁锅在被骏马高速拖行中倾覆,只觉得速度瞬间被增到了极致,这口铁锅在沙面上滑行,后方激起滚滚沙浪,乍看上去犹如一条破浪行进的小船。

    鸵鸟群分成两部分,从两翼进行包抄。

    黑马全速奔跑,犹如一道撕裂红色沙漠的黑色闪电,很快就将鸵鸟群甩在了身后,那群鸵鸟知道追赶无望终于放弃了追逐。黑马越跑越慢,来到安全地带,终于停下了下来。

    张大仙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迅速从铁锅里跳出来,锅底都被沙子磨得发红,裤子后面被烧出了一个大洞,风吹屁屁凉,露出红腚帮,再过一会儿估计屁股就烫熟了。

    黑马折返回来,脑袋在张弛身上蹭了蹭显得非常亲热,张大仙人拍了拍马脸,叹道:“胆子小了点,不过还是一匹好马。”拎起地上的那口大锅,将把手反扣在后背上,翻身上马,光屁股坐在马鞍上的感觉居然还不错。

    张弛指了指地平线的城堡剪影:“黑炭头,出发吧!得儿!驾!”

    黑马发出恢律律的鸣叫,扬起四蹄向地下城的方向狂奔而去。

    地下城从外表看上去有点像古罗马竞技场,张弛认为陆百渊在设计天影系统的程式的时候一定对世界各国的著名建筑进行了建模分析,翻身下马,拍了拍黑马道:“我需要你的时候,你要马上赶过来啊!”

    黑马听懂了他的意思,点了点头,然后一溜烟向远方跑去,转瞬之间就变成了一个小黑点。

    张弛走入了地下城,从巨大的石拱门进入城内的广场,迎面夜风送来血腥的气息,广场上横七竖八地躺了十几具尸体,张弛有些奇怪,按照正常的程式,即便是NPC被干掉,也会马赛克化,难道眼前的场面就是地下城预设的场景?陆百渊心理有点问题,这场景不适合十五岁以下的孩子。

    张弛听到脚步声,他慌忙来到石柱后方藏身,却见一个身穿黑色甲胄的魁梧男子出现在月光下,他看得真切,来人正是哑巴周兴旺。

    周兴旺手中拿着一把大剑,张弛叫了声:“周叔!”有点羡慕哑巴的装备,为啥自己总是万年不变的烧烤服?

    周兴旺循声向他看来,发现是张弛之后,他松了口气,低声道:“我还以为只有我进入了系统。”他降落得位置比张弛稍近一些,历经一番艰苦跋涉才走到了这里。

    张弛有些诧异,想不到来到系统中哑巴居然也能开口说话了。

    周兴旺道:“吓到你了?”

    张弛摇了摇头,指了指周兴旺赞道:“装备不错。”

    周兴旺道:“你背后是一口大锅吗?”

    “昂!”

    “蛮帅的!”

    张大仙人发现哑巴一旦会说话也不说实话,月光那么好,他能看到自己在地上的投影,背着大锅跟忍者神龟似的,得多违心才能说出帅这个字。

    周兴旺发现张弛没有武器,解下匕首递给了他,作为防身之用。

    张弛道:“这里怎么死了那么多人?”

    “场景,不过我记得地下城的场景不是这个样子,陆院长为何搞得如此血腥?”

    张弛踢了踢地上的尸体,发现他胸口插着一把古剑,伸手抓住剑柄想抽出来当武器,可抽出古剑的时候,那尸体却突然伸手抓住了他的手腕。

    张大仙人被吓了一跳,太突然了点,诈尸了!

    周兴旺及时出手,挥剑砍掉了那尸体的脑袋,尸体脑袋滚落到一旁之后,身体瞬间散落了一地的马赛克,张弛握住的古剑也瞬间解体,一颗颗金属马赛克掉落在地上,碎裂成好几般,然后分裂为沙,随风散落一地。

    张弛的行为如同触发了开关,躺在广场上的十几具武士尸体全都活动了起来,张弛愕然道:“拍恐怖片吗?老陆心理有点阴暗啊!”

    周兴旺道:“原本的场景不该是这个样子,这些是NPC,应该是被激活了保护程式,所以场景才发生了改变。”他双手持剑和张弛背靠背站着。

    张弛道:“一共十三个,咱们一人一半,左边三个给我。”

    “好!”周兴旺说完才反应过来,十三个,一人一半就算你少分一点也得是六个吧,怎么变成三个了?这小子倒是滑头。

    张大仙人把铁锅取了下来,左手拿着大铁锅,右手握着小匕首,大吼一声已经率先向那个戴着黄金头盔的家伙冲去,穿那么奢侈应该是个领头的。

    对方摇摇晃晃跟僵尸似的,速度太慢,扬起了斧头。

    张弛不等它完成攻击的动作,已经用锅底重击在它的丑脸上,然后小匕首,噗!地戳进了它的咽喉,毫无反应,看来没有命中要害。

    对方扬起的小斧头这时候才完成了攻击动作,劈在铁锅上,有点打滑,吱拗!尖锐的高频声,几名僵尸武士都被这刺耳的声音给刺激到了,同时捂住了耳朵。

    戴着黄金头盔的僵尸武士也发出一声尖叫,斧头丢了捂住耳朵,皱巴巴干枯的蓝黑色舌头伸出老长。

    张弛发现匕首根本对它没什么作用,抬脚踹在它胸膛上:“叫你麻痹!”

    僵尸武士被张弛一脚踹得飞了出去,摔在地上,一身甲胄撞击在石板地面上,发出叮叮咣咣的声音。

    蓬!蓬!蓬!周围露出好几个地洞,不断有僵尸武士爬了出来,从建筑的外面也有僵尸武士涌入。

    周兴旺一剑砍掉了一名僵尸武士的脑袋,眼看着它马赛克化,向张弛道:“一人一半!”

    张弛望着蜂拥而出的僵尸武士感觉很不好,他们只有两个,对方已经有几十个而且还不断增加中,每人一半也干不掉啊,他忽然想起刚才的状况,用手里的匕首在铁锅上敲了一下。

    咚!

    僵尸武士没反应,挥舞着武器缓缓向他们包围而来。

    周兴旺和张弛背贴背,周兴旺低声道:“右边三十个归我。”他发现左边最少得有一百个,其实现在讨论多少根本没有任何意义,反正都是以寡敌众。

    咚!

    张弛又敲了下锅底,还是毫无反应,日了!刚才到底怎么回事?张大仙人琢磨了一下,用匕首尖端在锅底哧溜了一趟。

    吱扭!

    卧槽!周兴旺头皮发麻,刮锅底的声音实在是太难听了,他有种想堵耳朵的冲动,他只是想想,可那群僵尸武士全都举起手把耳朵堵上了。

    叮叮咣咣,武器防具掉了一地。

    吱扭!

    张大仙人又哧溜了一趟,这次划了一条几乎贯穿锅底的直线。

    吱吱扭扭!

    一群僵尸武士捂着耳朵随着这扭曲尖锐的声音浑身抖动。

    伴随着张大仙人刮锅底的声音,重金属BGM响起。

    打起鼓来我敲起锅,心中燃烧着正义之火。

    宁杀错,不放过!大锅也能斩妖除魔。

    全班女生选举我。

    烧烤美容我来承诺。

    全都是颜值惹得祸。

    危难时候不怕背锅。

    握匕首,刮大锅,看看谁特么小瞧我?

    管你僵尸多少窝,杀敌只需一把火。

    何况我还有大铁锅。

    所有月票都给我!

    吱吱扭扭!张大仙人刮锅底竟然刮出了打碟一般的气场。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