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百九十五章 幽冥墟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4-24 18:54      字数:4763
热门推荐:
    楚江河这才知道纪先生居然拥有灵通术,灵通术是在拥有灵能的生物之间沟通的法术,可以跨物种,心中暗忖,这厮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典狱长,也是一个深藏不露的人物,幸亏张弛将他保了下来,如果没有纪先生,单凭他和张弛两人在幽冥墟只怕要举步维艰了。

    从干掉的两名黑骑士身上得到了武器装备还有两匹骏马,他们又从房屋中抢救出了一些干粮。

    张弛来到另外一匹马前,话都没说一句,直接一拉缰绳翻身上马,他过去在天庭就在天马苑干过,天马都能驯服,幽冥墟的这些马只是比起凡间的马多了些灵气,自然不在话下。

    三人中骑术最好的就是张弛,张弛翻身上马,纪先生和楚江河同乘一匹,这也是别无选择的事情,至少现在,楚江河无法独自驾驭坐骑。

    楚江河征求纪先生的意见,他们现在应当往哪里去?纪先生道:“还是听张弛的。”

    张弛道:“循着他们的印记追上去。”

    楚江河提醒他道:“追上去就意味着要跟那十人正面相逢,你是想救那些老弱妇孺吗?”心中越发认定张弛是个大善人,楚江河对妇人之仁是不认同的,在目前这种状况下应当选择明哲保身,而不是兵行险着。

    张弛道:“咱们三人都不了解这里的情况,那些人逃走绝不会是要自寻死路,这些黑骑士如果追上他们必然展开一场屠杀,我觉得咱们三人还是有些胜算的。”

    楚江河道:“如果我们救了他们,那些村民应该会知恩图报。”

    张弛道:“他们会不会知恩图报我不知道,可我觉得这是我们的一个机会,更何况那小女孩帮助过我们。”

    纪先生静静望着张弛,心中暗赞,张弛的确要比楚江河看得长远。

    楚江河点了点头,右手抖了一下马缰,沿着那群黑衣骑士留下的马蹄迎着风雪追逐而去。

    两匹马并辔行进于冰天雪地之中,地上雪橇和马蹄的印记非常清晰,这些印记让追踪变得非常容易。头顶传来凄厉的啸叫声,他们抬头望去,却见空中数道灰色的虚影掠过,是纪先生口中所说的恶枭,其中一只飞得很低,恶枭像极了秃鹫,只是通体羽毛是灰色,体型更大,目测翼展超过了三米。

    张弛道:“纪先生,它们当真不会主动攻击我们吗?”

    纪先生道:“我也不清楚,只是看到的资料上这么说,恶枭只对死人有兴趣,它们的嗅觉非常机敏,能够闻到死亡的气息。”

    张弛心中一沉,如此说来那些逃走的村民很可能已经被追上了,而且应该发生了伤亡,所以这些恶枭才会争先恐后地赶过去。

    前方传来阵阵喊杀之声。

    一个天然形成的雪坑内,十几名村民已经被黑衣骑士追上,虽然村民也有武器,可双方实力悬殊太大,有五人被格杀当场。

    那名驼背老者护着小红樱和其他两个孩子,一名黑衣骑士横刀跃马向他们冲了上去,驼背老者双手挥舞,蓬!前方雪地炸裂,现出一道半米长度的壕沟,眼看坐骑就要马失前蹄落入壕沟之中,黑衣骑士左手一提缰绳,坐骑腾空跃起,轻松越过那条壕沟。

    老者双手在雪地上一拍,身前两米处隆起了一面雪墙,老者大吼道:“小红樱,带弟弟们先逃!”

    三个孩子转身就逃。

    马蹄踏碎了雪墙,黑衣骑士挥动手中长刀照着老者的头顶劈去。

    咻!

    一箭从后方射来直奔黑衣骑士的颈部,烈焰箭穿透了黑衣骑士的咽喉,然后爆炸开来,烈焰箭爆炸的威力不小,将黑衣骑士的上半身整个炸没了。坐骑受惊,带着半截身体落荒而逃。

    射出这一箭的是张弛,楚江河虽然射术精准,但是骑术欠佳,射出的一箭错失了目标。不过误打误撞,刚好射在两名黑衣骑士之间的雪地上,烈焰箭在雪地上引爆,冰雪四溅,爆炸引起的冲击波将两匹马掀翻在地,两名黑衣骑士也随着坐骑摔倒在了雪地上,原本坐以待毙的村民看到这个机会,马上拿着钢叉冲了上去狠狠将钢叉刺入骑士的脖子。

    黑衣骑士抓住钢叉一把拧断,然后一拳重击在那名村民的面门之上,全力的一击,直接洞穿了村民的头颅,血淋淋的拳头从村民的后脑勺探伸出来,和这些黑骑士不同,村民全都是平凡的血肉之躯。

    楚江河从马背上腾跃而起,尚未落地已经接连射出三箭,三箭射中三名目标,爆炸声接连而起。

    张大仙人骑术卓绝,操纵坐骑在敌群中横冲直撞,刚刚跌落下马的黑骑士刚刚从地上爬起来,张弛就驾驭黑马冲了过去,黑马强劲有力的马蹄直接蹬踏在那黑骑士的面门上。

    黑骑士被踹到在地,骏马踩着黑骑士的身体向前方继续奔行,黑骑士体格强悍,虽然摔倒但是受伤不重,马上又从雪地上爬了起来,因为暴怒发出一声怒吼,张弛于马背转身,弓如满月,近距离一箭射出。

    烈焰箭从黑骑士张开的嘴巴射了进去,烈焰箭蓬!的爆炸开来,黑骑士的头颅被炸了个稀巴烂,断裂的腔子内黑色的血雾烟尘般升腾而起。

    三人加入战团之后,瞬间已经铲除了五名黑骑士,战局立刻反转,幸存的十余名村民和张弛一方合力向剩下的五名黑骑士发起围攻。

    老者口中念念有词,雪地上突然凸起树根竹笋一般的冰刺,一名黑骑士勒马不及,连人带马冲入冰刺丛中,冰刺倏然增长,刺入黑骑士和坐骑的体内,两名村民冲了上去,挥刀砍断了黑骑士的头颅。

    张弛和楚江河同时瞄准了一名黑骑士施射,两支爆裂箭几乎同时射入黑骑士的体内,爆炸的威力前所未有,黑骑士在爆炸中化成一团黑色血尘,连丁点儿肉身都找不到了。

    张弛向楚江河道:“我先去救人!”

    远方的雪野上,小红樱牵着两个弟弟的手拼命向前方奔跑,后面一名黑骑士策马狂追,眼看已经接近了。

    张弛催马追去,黑马狂奔的过程中伸手去拿箭囊中的烈焰箭,但是摸了个空,刚才只顾着杀敌痛快,却没有留意烈焰箭已经用完了。

    黑骑士挥舞弯刀向三个孩子冲去,一刀横削,面对孩童丝毫没有怜悯之心。

    张大仙人鞭长莫及,眼看一场惨剧就要发生,黑骑士的坐骑突然发出一声恢律律的长嘶,突然硬生生钉在了雪面上,前蹄高扬而起,黑骑士猝不及防被坐骑掀翻在地,却是纪先生及时控制了那匹黑马。

    张弛不知发生了什么情况,不过重要是这三个孩子躲过一劫,他从马背跳了下去,从身后用角弓套住黑骑士的脖子,以弓弦向后牵拉。

    黑骑士双手抓住弓弦,张弛岂能给他反击的机会,双臂用力,坚韧纤细的弓弦如同刀锋般割开了黑骑士的咽喉,黑色的雪雾从黑骑士颈部的伤口中飘逸而出。

    张弛右膝盖狠狠顶在黑骑士的背脊之上,他已经练成了炼骨二重境,周身骨骼可软可硬,软时柔若无骨,硬时坚逾金石,真火炼体的目的就是将身体锻造成为一件无坚不摧的武器,大成之后,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可以变成致命武器。

    右膝如同重锤,击中黑骑士的腰椎,右膝顶撞的同时,双手用力向后扳动黑骑士的肩膀,响起清脆的骨骼碎裂声,黑骑士的腰椎被张大仙人生生折断。趁着黑骑士失去反抗力,张弛抽出腰刀,一刀砍断黑骑士的头颅,头颅滚到了地上,还未停稳,一道灰影从空中俯冲而下,却是一只硕大的恶枭,张开巨喙,一口将黑骑士的头颅衔起,双翅一震,飙风卷起积雪,张弛下意识地眨了一下眼睛,再看的时候,那恶枭已经重新飞升而起,将黑骑士的头颅甩了出去,另外一头恶枭张开巨喙,准确无误地接住,咔嚓一声,竟然将黑骑士的脑壳咬碎。

    张弛将黑骑士无头的尸体踹开,尸体虽然失去了头颅,仍然在雪地上挣扎,两头恶枭几乎同时俯冲而至,各自衔住尸体的一条大腿,撕扯之下,黑骑士的尸体一分为二,黑色的血雾飘散得到处都是,恶枭吞噬着黑骑士的尸身,吸收着飘逸的血雾。

    小红樱和两个弟弟看到眼前情景吓得瘫软在雪地上走不动路了,一只大胆的恶枭竟然打起了这三个小孩子的主意,向他们飞扑而来。

    纪先生纵马杀到,右手一挥,一道蓝色灵光闪电射向恶枭的头部。

    啪!击打了个正着,一时间电光四射,恶枭头顶的翎毛被烧得焦糊一片。

    纪先生怒道:“孽障,还不给我速速退去!”

    张弛也赶了过来拉满弓弦作出要射的架势,崩!的一声,恶枭吓得落荒而逃,其实张弛弓弦上根本没有羽箭。

    纪先生笑道:“真成了惊弓之鸟了。”

    三个小孩子吓得不行,小红樱还算坚强没哭,其余两个男孩子哇!地哭了起来。

    张大仙人笑道:“哭什么?你们是男孩子难道还不如一个女孩?”这一说,两名男孩强行止住哭声,可身体的反应却控制不住,仍然不停抽泣着。

    纪先生看到他们憋得如此痛苦,叹了口气道:“想哭就哭嘛,憋着反而不好。”

    此时楚江河和那些幸存的村民过来了,小红樱的爷爷也在其中,三个孩子全都围到那老者身边。

    老者摸了摸孩子们的头顶,转身看了一眼那些正在分食尸体的恶枭,低声道:“走!尽快离开这个地方。”

    楚江河本以为那老者会对他们感恩戴德,可那老者仿佛没有看到他们一样,更不用说谢谢。

    楚江河道:“老大爷,你们这是去什么地方啊?”

    老者冷冷道:“与你们这些异乡人何干?”

    “走了!”

    幸存的村民去整理雪橇,刚才被追杀的时候,那些雪橇犬四处逃离,都不知去了什么地方,老者拿起挂在胸前的哨子吹了起来,双臂张开,口中念念有词,不多时看到十多头雪橇犬向他们的方向奔来。

    张弛只看到老者的动作却没有听到哨子发出声音,心中暗忖哨子应该发出得是超声波或次声波,狗能够听到,正常人类反倒听不到。

    楚江河来到张弛的身边向他无奈摇了摇头。

    张弛对老者的反应并没有感到意外,也许那老者认为是他们带来了这场灾祸,眼睁睁看着这群人准备离去,小红樱又从雪橇上下来,她朝楚江河跑了过来,塞给楚江河一把匕首,然后又转身飞快地跑了。

    楚江河低头望去,却见匕首外面包裹着一层皮革,展开一看,上面绘制着一幅地图,楚江河抬头望去,那群村民已经驾驭雪橇飞速离去。

    楚江河将地图递给了纪先生,纪先生借着雪光看了看地图,激动道:“这里果然就是幽冥墟!这幅就是地图。”

    张弛凑过去,纪先生坐在马上,所以他也看不到地图上画着什么。

    纪先生道:“穿过正北的雪松林就能够抵达城市。”

    张弛道:“这里有城市?”

    纪先生道:“山川湖泊一样不少,幽冥墟也是一个小世界。”

    张弛道:“四野茫茫,怎么分得出方向?”

    楚江河道:“我有办法。”他的匕首手柄尾端镶嵌着一个小小的指北针,他们随身都带来了指北针,不过到了幽冥墟全部失灵,小红樱送给他的这个一看就是好的。

    张弛翻身上马向楚江河笑道:“那小姑娘喜欢你啊。”

    楚江河居然被他说得脸红了,啐道:“你要不要脸,人家才多大啊。”

    张弛道:“如果咱们十年出不去,她不就成大姑娘了?”

    楚江河还是和纪先生同乘,周围还有两匹马,张弛将那两匹马栓起,又打扫了一下战场搜集了一些武器,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步步危机,他们必须做好随时战斗的准备。

    :。: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