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五百九十九章 花季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4-26 11:02      字数:4802
热门推荐:
    狼骑士听起来威风,可真正骑上去并不容易,张大仙人骑过天马,很快就适应了骑狼的节奏,纪先生懂得兽语,擅长和坐骑沟通,最苦的就是楚江河,他给自己的坐骑命名为狂风,名字虽然拉风,可跑起来却是三头疾风之狼中最慢的一个,饶是如此,一开始加速,楚江河就因惯性身体后仰掉落在雪地上。

    积雪很厚,摔得倒是不疼,但是非常狼狈,向来注意形象的楚江河很丢面子,他重新爬了上去,拍了拍狂风的脑袋,狂风扭过头恶狠狠看着他。

    张弛向闪电道:“闪电!”

    闪电明白他的意思,嗷嗷叫了两声,提醒狂风放慢节奏,乖乖听话。

    刚开始骑狼还是以适应为主,张大仙人很快就发现得到宝了,他虽然听不懂狼语,可胯下的这头疾风之狼能够听懂他的话,张弛只说了一声前往光明之城,然后它就率领两名忠心耿耿的部下朝着光明之城的方向行进,张弛让它快它就快,让它慢它就慢。

    疾风之狼在不加速的前提下走得四平八稳,楚江河和纪先生一左一右,张弛在中心行进,楚江河望着张弛胯下的闪电充满羡慕道:“闪电厉害了,简直成精了。”

    张弛道:“这算什么,白龙马还能幻化成人呢。”

    纪先生道:“它能够激发风刃,利用灵能攻击,应该已经是灵道第三境负气含灵,等到它修炼到灵道第五境心灵性慧就能变身。”

    张弛和楚江河同时望着这个万事通,纪先生意识到自己失言了,笑道:“我听说,我全都是听说来的。”

    张弛暗骂这绝对是个老阴逼,老纪知道的事情远超他们的想像,保不齐他都知道怎么出去,就是不告诉他们。

    楚江河也和张弛一般想法,轻轻摸了摸疾风的顶门道:“老纪,你有没有听说过如何从幽冥墟里面回到原来的地方?”

    “除非有回去的传送阵,据我所知应当是没有的,如果有传送阵,幽冥界的这些灵兽魔物早就搞得咱们那边世界大乱了。”

    张弛道:“难道就没有回去的办法?既然我们能够通过传送阵进来,就能够通过传送阵出去,也许在幽冥墟同样有高明的灵阵师,可以摆出送我们回去的传送阵。”

    纪先生道:“浩瀚宇宙,大千世界,之所以能够亘古永存,其根本就在于平衡二字,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五行八卦,天干地支,平衡渗入到万事万物之中,大到宇宙,小到草木,谁都逃脱不了这个规律,一旦平衡被打破,势必会引发出一连串的严重后果。”

    张弛道:“我们进入传送阵来到幽冥界本身就是破坏了平衡,只有咱们回去才能恢复平衡。”

    纪先生道:“我也想回去,可惜我没有那个本事。”

    楚江河道:“怎么回去?谁有那个本事?”

    纪先生想了想道:“我听说有本《通天经》上面不但记载了九大神墟,而且还详细记叙了进入神墟和离开神墟的方法,如果你们有通天经,咱们应该就能够出去。”

    “通天经在什么地方?”

    纪先生道:“我听说通天经曾经落在首任神秘局局长向天行的手里。”他向楚江河看了一眼,楚江河心中一怔,顿时明白他看自己是什么意思,向天行是父亲的姑父,老纪莫非怀疑通天经在自己的手中?

    纪先生道:“通天经应该流落在我们的世界,所以咱们出去的希望微乎其微,除非这幽冥墟里也有一本通天经。”

    楚江河没好气道:“你当通天经是毛爷爷语录,人手一册?”

    纪先生道:“我都是听说,你们千万别当真。”听说二字已经成为这货屡试不爽的借口。

    走出雪松林的时候,天色明亮了许多,张弛本以为是因为到了开阔地带,因为雪光映照的缘故,可天色越来越亮,西北的天空现出黎明般的青灰色。

    楚江河也有些慌了,不是说好了这里没有白天只有漫漫黑夜吗?

    纪先生觉察到两人充满质疑的眼神,马上道:“你们别这么看着我,我和你们一样,也是第一次来,也是听说这里永远都是黑夜。”

    闪电的嘴巴歪了一下,表情分明在嘲笑,这货的小表情没有瞒过张大仙人的眼睛,张弛挥手照着它脑门子拍了一巴掌:“笑个屁啊?”

    他的行为提醒了纪先生,这三头疾风之狼可是幽冥界土生土长的灵兽,它们肯定知道,纪先生叽里咕噜地跟闪电攀谈起来,趁着纪先生打探情况的时候,张弛和楚江河去准备食物,张弛生火,楚江河负责准备食材,两头疾风之狼去打猎,没多久就拖着一头刺角鹿回来了。

    楚江河将刺角鹿剥皮清理,一大半扔给三头疾风之狼享用,取了一部分好肉交给张弛烧烤。

    张弛这边烤好了鹿腿,三人分食,闪电也凑了上来,张弛于是扔给它一块熟肉,闪电吃了,狼吞虎咽地吃完转身走了。

    楚江河道:“它吃不惯熟肉。”

    纪先生道:“灵兽也是野兽,野兽都喜欢吃生肉……”

    话没说完呢,就看到闪电叼着一条鹿腿过来放在张弛身边,抬起前爪拍了拍张弛,又指了指篝火的方向,这货感觉烤肉的味道不错,于是把属于自己的那条鹿腿叼过来让张弛帮忙烧烤。

    纪先生尴尬了,咳嗽了一声道:“有灵性,到底是灵境三品。”

    张大仙人只能抄起鹿腿去篝火旁帮忙烧烤,这条鹿腿还没烤好呢,另外两头疾风之狼,一头叼着鹿头,一头叼着鹿后臀,也都凑了上来,有样学样,排队等着张大仙人给加工。

    张大仙人这个懊悔啊,自己真是犯贱,没事给闪电肉吃,就自己这烤肉水平,一次就把这货的胃口给养叼了。

    楚江河一双眼睛巴巴望着天空,天越来越亮了,说好的漫漫长夜到了尽头,天亮了!他的心情很不好。

    纪先生道:“幽冥墟只有两个季节,每三年的冰雪季,然后是一个月的短暂花季,冰雪季全程处于黑暗之中,花季都是白天。”

    “你也不早说!”

    纪先生尴尬道:“我也不知道,刚刚问闪电才清楚。”

    张大仙人总算把肉烤完,向闪电表示下不为例,要是每天都给它们烤肉得被累个半死,毕竟疾风之狼的饭量太大了。

    三头疾风之狼吃完烤肉,继续咀嚼着骨头,咔啪咔啪,经过烧烤骨髓都好吃了许多,闪电望着张弛的脸,又回想起他们决斗的事情,这货的脸皮咋就那么厚?我都用尽洪荒之力了,怎么还是没把他的脸皮给咬破?

    白天的到来宣布着花季的开始,出了雪松林,就是一望无际的冰原,朝着光明之城的方向进发,走了没多久就看到冰雪消融,草原上绿草茵茵,草丛中点缀着五颜六色的野花,空气也变得温和湿润。

    张弛脱掉皮袄,感受着带着花香的晨风,应该是早晨,天空澄澈蔚蓝,没有一丝云,也没有太阳,光线柔和,就像是加过滤镜一样。

    张弛来了兴致:“咱们比比脚程如何!”

    纪先生和楚江河同时响应,通过一段时间的适应,就算骑术最差的楚江河也已经渐入佳境,伴随着一声呼喝,三人驾驭坐骑向前方冲去,三头疾风之狼并驾齐驱,奔跑的速度超出马匹一倍有余。

    闪电刚开始明显有所保留,等到中途才开始发力,张大仙人只觉得眼前景物突然模糊起来,耳旁风声呼呼,他身体低伏,双手抓住闪电脖子上的白毛,避免因加速产生的惯性被这货甩出去。

    胜负已经分出,闪电仍然奔跑不停,这一口气至少跑出了五十里,直到来到草原内一个清澈湖泊旁方才停下脚步,张弛翻身从狼背上跳下去,转身望去,已经看不到纪先生和楚江河的身影,也不用担心走失,两头疾风之狼循着闪电的踪迹很快就会找过来。

    张弛来到湖边,想捧一把水洗洗脸,水面平整如镜,映照出他的倒影,张大仙人看到水里出现了一个头发支棱老高,满脸胡须的大汉,这货被吓了一跳,随后才反应过来,这水中生着爆炸头,络腮胡形象的男子是他,来到幽冥墟之前他和楚江河被关了一个月,这段时间事情层出不穷,根本没有时间顾及形象。

    张弛笑着摇了摇头,躬身撩水洗脸,冷不防闪电绕到他背后,用脑袋照着他屁股就是一顶,张大仙人失去平衡,噗通一声落入了湖水里面。

    张弛犹如落汤鸡一般从水中爬起,湖水清凉,抹去脸上的水渍,看到闪电蹲在湖水边,歪着嘴,一脸的无赖相。

    张弛乐呵呵撩起水向闪电泼去,闪电飞身向湖水中奔去,张弛本以为这货也要下来游泳,却想不到闪电壮硕的身体竟然玩起了蹬萍渡水,凌波微步,四只狼爪以惊人的频率在水面拨动,踏着水面溜达了一圈,重新回到了原地,蹲在岸边,歪着嘴笑眯眯望着水中的张弛。

    张大仙人懂了,这货是在向自己显摆。

    张弛脱掉衣服扔到了岸上,仅穿着小裤衩在清澈见底的湖水中游了起来。

    闪电张大了嘴吧,伸出了舌头,到底是自己的主人,厉害啊,居然可以像鱼一样游。因为幽冥墟特殊的地理环境和季节更替,像这种液态的天然水体很少,所以会游泳的生物也少,在平凡世界中极其普通的技能在这里反倒成了让人惊艳的绝技。

    张大仙人有一卖弄,蛙泳、蝶泳、自由泳、仰泳、龙游式耍了个遍,纪先生和楚江河也赶到了,看到这湖泊两人也是格外亲切,反正周围也没有异性,也学着张弛一样脱去衣服跳进湖水里。

    两人跳进去之后没多久就狼狈地爬了上去,水太凉了,真不知道这货是怎么下去的。

    张弛悠然自得地在湖里游了个痛快,把自己洗干净,来到岸边用匕首把脸上的胡须给刮了,才意识到楚江河不长胡子。头发太长,洗头比较麻烦,干脆用刀挂了个秃头,这下清爽,实在找不到水洗脸的时候直接抓一把雪搓搓就行了。

    楚江河和纪先生在湖畔升起了一堆篝火,看到张弛在湖边将衣服洗了,然后直接**穿在身上,不多时看到他周身水气腾腾,云蒸霞蔚,却是张弛激发体内的热能用来烘干衣服,真火炼体的另外一个功能就是将自己变成大号的人体烘干机。

    三头疾风只狼狼顾张弛,目光中充满了敬畏,厉害!此人可以操纵水火,厉害!

    纪先生道:“张弛,它们在议论你,说你是绝世高手。”

    张弛乐呵呵道:“世界观不同罢了。”烘干了衣服,来到篝火旁坐下。

    此时三头疾风之狼警惕地将耳朵支楞了起来,远方传来銮铃之声,看到一支百余人的马队从正北的方向走来,他们显然也是本着这湖泊过来的。

    纪先生提醒他们,幽冥墟灵气浩荡,所以这里无论生物还是人类多半都拥有灵能,不乏灵道高手存在,所以尽量要小心谨慎。

    商队在距离他们百余米的地方扎营,两名身穿皮袍的大汉朝他们这边走了过来,其中一人主动向他们招呼道:“尊贵的朋友,你们好,我们是来自于风暴城的皇家商团,打扰了你们的宁静,还望多多见谅。”

    纪先生笑道:“尊贵的朋友,您太客气了。”

    另外那名黑脸大汉没有说话,目光盯着三头疾风之狼,明显有些惊奇,他向纪先生道:“这三只是疾风之狼吗?”

    纪先生没有隐瞒点了点头。

    黑脸大汉道:“能够驯服疾风之狼的一定不是普通人物,请接受我的敬意。”他右手握拳在心口砸了三下,然后向纪先生深深一躬。

    纪先生也没解释,张弛和楚江河对望了一眼,都觉得这货的反应有些夸张。两名大汉离去之后,纪先生道:“他们两人都是灵武双修的高手,那个黑脸的已经是灵道第四境百灵百验。”

    楚江河道:“普通的商人都那么厉害吗?”

    张弛道:“这里是神墟,高手多如狗,神仙遍地走。”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