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六百零八章 厉害了我的姐
作者:石章鱼      更新:2020-05-02 12:54      字数:4812
热门推荐:
    北城金刚用这把蓄能完成的大伞去怼张弛的时候,张大仙人没有选择躲避,却做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外的举动,这货将一块小牌子扔了出去,将军令,秦绿竹此前给他的将军令,他刚才偷偷捏在手里,用真火将热能源源不断地送入其中,将军令已经烧得发红。

    北城金刚用大伞挡住将军令,金刚伞伞面坚韧,寻常的武器都无法穿透伞面,更不用说一枚乌金令牌,北城金刚才不信邪。

    张大仙人也不信邪,世上万物相生相克,他们能吸收灵气转化为灵能,自己也能吸收怒火值转化为三昧真火,按照五行的说法,火克金,现场这些人手中的武器无一不含有金的成份,刚才秦绿竹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给了张弛很大的启发,秦绿竹可以利用对方的灵能攻击对方,自己虽然没这个本事,可他可以尝试利用三昧真火点燃对方的灵能。

    灵能聚集到最高点的时候,接下来就是激发而出,张大仙人要做得就是帮对手提前激发一下,催化一下,不是你想爆发就爆发,我特么帮你提前爆出来,说不定这块令牌就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灵能聚集差一点才到高峰,自己爆出来和别人帮忙爆出来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

    出乎意料!

    北城金刚完全出乎意料,他现在的感觉就像是去点炮,算好了时间点完之后再把炮扔出去,可人家提前帮他引爆了,炮炸手里了。

    北城金刚手中的金刚伞蓄满了灵能,如果灵能同时激发出来,张大仙人只怕也不能正面抗衡。

    蓬!

    金刚伞的伞面在爆炸声中变成了一个大光球,北城金刚虎躯巨震。

    偷偷帮忙点炮催化的张大仙人已经溜到了安全地带,他预感到灵能燃爆的威力肯定不小,事实果真如此,北城金刚手中的金刚伞伞面已经完全崩烂,只剩下一根光秃秃的伞柄,北辰金刚浑身上下衣服破破烂烂,头发全都被炸得支棱起来,脸上黑一块红一块,嘴巴都被炸肿了,脑袋瓜子嗡嗡的。

    北辰金刚懵逼了,他还没有完全搞清状况,我没来得及发大招啊?我的灵能何时变得这么强大了?

    将军令也被这次的灵能燃爆给崩飞,落在地上叮叮咣咣滚动到了张弛的脚下。

    张弛从地上捡起将军令,还有点烫,不过乌金材质结实,丝毫无损,张弛把将军令装好,抬头看了看爆炸头的北辰金刚,心中也暗暗佩服,这么大动静居然没把这个**给炸死,这货的体格还真是强悍。

    这声爆炸把现场所有人都吓了一跳,坐在高处观战的古沉鱼屁股也是剧震,可见爆炸之威,定睛望去看到那把金刚伞就能推断出发生了什么,不过她也没看清具体的情况,毕竟关注点都在秦绿竹身上呢,还以为是北辰金刚自己给玩砸了。

    北辰金刚握着光秃秃的伞柄,大吼一声,嘴巴一张,两颗大门牙掉了出来,门牙都被崩掉了,他赶紧躬下身去捡门牙。这货脑袋被炸糊涂了,忘了大敌当前。

    张大仙人岂会放过这个机会,猎豹一样冲了出去,抬腿就向北辰金刚的面门踢去。

    北辰金刚手指刚刚捻起门牙,脸部就挨了这货重重一脚。

    张大仙人用尽全力,力争一脚就击倒这个大个子,可北辰金刚的面部防御力也不弱,挨了他一脚,脑袋晃都没晃一下,伸手把张弛的脚脖子给抓住了,张弛暗叫不妙。

    北辰金刚怒到了极点,手臂用力将张弛的身躯整个抡起在空中,然后狠狠向地面上摔了下去。

    张大仙人的面门重重撞击在黑石地面上,地面被撞出一个大坑,脑袋有点懵,不过还好没有影响到思维,遇到突发状况,应对的方式不对,应该放松身体,老子也是达到柔弱无骨境界的人。

    北辰金刚把张弛的身体再度举起,准备再给这货狠狠一下的时候,张大仙人腿突然软了,北辰金刚手掌感觉异样,这货怎么突然变得跟没骨头似的。男人就要善变,软硬兼施才能取得出其不意的胜利,趁着北辰金刚没搞清状况的时候,张弛的身体就像蛇一样缠住了对方。

    北辰金刚无从发力,气得大叫一声向前方狂奔而去,他是要利用前方的石壁将张弛的身体狠狠撞击挤压。在即将撞上墙壁的刹那,张大仙人突然放开了北辰金刚,这样一来,变成了北辰金刚义无返顾地冲向石壁。

    蓬!这货蛮牛一样撞在石壁上,整个演武厅为之一震。

    北辰金刚的身体再强悍,也抗不过那厚重的石壁,这一撞撞得眼冒金星,他晕头转向摇摇晃晃地转过身来,张大仙人合身扑了上去,两条腿来了个老树盘根,盘绕在了北辰金刚的腰上,抓住对方的两只耳朵,用自己的大脸狠狠撞击在北辰金刚的鼻梁上。

    蓬!

    撞击声再次响起,外人听着都感觉到肉疼,只看到北辰金刚小山一样的躯体直挺挺倒了下去,张弛却毫发无损地从他身上跳了下来。

    另一侧的战局也发生了改变,秦绿竹以一记灵能闪击,击中了东城金刚的铁琵琶,铁琵琶重击在东城金刚的胸口,撞得这货口喷鲜血,一屁股坐倒在地上。

    四大金刚已经有三人丧失了战斗能力,现场只剩下西城金刚一个。

    秦绿竹手中细剑轻轻抖动了一下,美眸扫了她一眼道:“你不是对手!”

    西城金刚尖叫一声,手中长鞭向秦绿竹颈部横扫,秦绿竹扬起细剑,长鞭一圈圈绕向细剑的剑刃,这一鞭真正的用意是要吸引秦绿竹的注意力,长鞭缠绕住细剑。左手赤链蛇飞向秦绿竹,那赤链蛇竟然生有一双如同蜻蜓一般的薄薄翅膀。

    秦绿竹一直都在防备,看到那飞蛇出动,双眸一凛,两道蓝色光波直奔飞蛇射去。

    灵光闪现!

    飞蛇的身体被两道灵光切成三段,掉落在地上,仍然在扭曲挣扎。

    张大仙人一旁看着,倒吸了一口冷气,厉害了我的姐!

    秦绿竹这八年竟然炼成了以目杀敌的本领,目光可以杀人,厉害!厉害!

    西城金刚看到爱宠被杀,悲愤交加,又发出一声惨叫不顾一切地向秦绿竹冲去,秦绿竹长腿一个侧踢踹中她的小腹,西城金刚惨叫着飞了出去。

    张大仙人大摇大摆地来到秦绿竹身边,呵呵笑道:“还以为四大金刚多牛逼,搞了半天就这成色!”

    秦绿竹用目光制止了他,向坐在高台上观战的古沉鱼道:“古先生,希望您记得自己刚刚说过的话。”

    古沉鱼叹了口气道:“真是一群废物,张弛!”她算记住这个名字了。

    张大仙人有点郁闷,你刚刚骂完一群废物,又叫我的名字什么鬼?

    “你主修炼体啊,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炼体二重境?”

    张弛道:“我不知道!”

    古沉鱼道:“你师父一定是秦搏虎了。”

    “我没师父!”张大仙人听她叫出秦搏虎的名字,差不多就和秦大爷对上了号,她口中的秦搏虎应该就是秦大爷,张弛的师父是黄春丽和谢忠军,估计说出来古沉鱼也未必知道,这老娘们跟着秦君实流落幽冥墟至少二十年了。万一认识保不齐是仇人呢,谨慎起见还是一问三不知的好。

    古沉鱼道:“如此说来,你是个天才。”

    张大仙人恬不知耻地点了点头道:“别人都这么说。”

    秦绿竹强忍住笑,这种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很正常,她提醒古沉鱼道:“古先生,您可以把人放了吧?”

    古沉鱼沉默了一会儿,张大仙人心中警惕,如果古沉鱼再敢变卦,老子让你变成古咸鱼。

    秦绿竹道:“冤有头债有主,祸不及妻儿。”

    古沉鱼道:“好,我今天放了他,可如果下次他落在我的手里,我绝不会放过他的性命,来人!把楚江河带过来!”

    手下人赶紧去办。

    张弛和秦绿竹对望了一眼,两人都露出欣慰的表情。

    没多久古沉鱼的手下匆匆跑了回来,惊呼道:“古先生,大事不好,楚江河不见了……”

    “什么?”古沉鱼霍然站起身来。

    张大仙人低声向秦绿竹道:“套路,全特么是套路,这老娘们想赖账!”

    秦绿竹示意他不要乱说话,以她对古沉鱼的了解,她答应过的事情应该不会变卦。

    张弛这才看到古沉鱼的样子,这是个身材高瘦的中年女人,体型很好,气势凌人,不过脸上蒙着黑纱,看不到她的真容,她走下高台,示意他们两人跟着一起过来。

    秦绿竹和张弛跟着古沉鱼来到囚室,看到囚室的地面上有一个被挖穿的地洞,楚江河从地洞消失了。

    张弛当然知道楚江河没有遁地之能,看来是有人将他救走了,心中庆幸之余又感到好奇,到底是什么人帮了楚江河?在幽冥墟除了他和秦绿竹之外,楚江河还有认识的人吗?

    古沉鱼霍然转过身来,一双眼睛冷冷看着张弛,张弛就郁闷了,你自己看管不力,让楚江河从你们眼皮底下从容逃走,瞪我干毛?难不成还想把这件事赖在我的身上?

    古沉鱼道:“好一手声东击西!”她是认准了这两人借着挑战之名吸引众人的注意力,然后让人把楚江河从这里救走。

    秦绿竹不卑不亢道:“古先生此话怎讲,我们如果想要声东击西,就根本不必向四大金刚发起挑战,既然我们可以堂堂正正地带走楚江河,又何必用这么麻烦的办法?”

    古沉鱼道:“也许你担心没把握战胜四大金刚,也许你担心我不会兑现承诺……”

    话没说完,张大仙人嗤!的一声笑了起来。

    古沉鱼怒视张弛道:“你笑什么?”

    张大仙人道:“古先生这么好的想象力不去写日记可惜了。”

    古沉鱼恨恨点了点头,她焉能听不出这小子在嘲讽自己。

    秦绿竹担心她对张弛不利,向前一步挡住张弛,微笑道:“假设从来都不是事实,古先生不可以将这件事归咎到我们的身上。”

    张弛道:“分明是推卸责任,现在是我们赢了四大金刚,你答应将楚江河交给我们,人没了,你就是食言,你欠我们一个人才对!”古沉鱼既然能够倒打一耙,他当然可以奋起反击,更何况道理本来就在他们这一边。

    古沉鱼一脸傲娇道:“他以为逃得出去吗?只要在光明城,他就逃不出我的掌心。”

    张大仙人感觉这个老娘们很喜欢吹牛逼,光明城的领主都没敢那么吹,她就吹上了,有点越权了,不过如果光明城主就是秦君实,那么作为他妻子的古沉鱼还是有吹牛逼的资本的。

    张弛道:“古先生最好赶紧把他找到,以您的身份总不能让别人都觉得您出尔反尔言而无信吧?”

    “放肆!”古沉鱼怒斥道。

    秦绿竹道:“古先生息怒,他言行无状,我代他向您道歉。”

    古沉鱼道:“他又没死,用不着你替他。”

    张弛道:“道歉不是不可以,但凡事都有先后,您先把楚江河给找回来,只要能毫发无损地送到我们面前,我当然可以向您郑重道歉,磕头都行。可您要是找不回来,您打算怎么办啊?”

    古沉鱼被张弛反将了一军,在这件事上的确她不占理,她瞪了秦绿竹一眼,秦绿竹从哪儿找来的这个歪搅胡缠的玩意儿。

    秦绿竹暗暗想笑,她还是头一次看到古沉鱼搞得如此被动,轻声道:“张弛,古先生言出必行,她答应把楚江河交给我们,自然会做到。”这等于是落井下石,把古沉鱼彻底逼到墙角了。

    古沉鱼心中暗忖,我就是不把他给你们又怎么了?可现实情况却是她想给也给不了,人都跑了。

    张大仙人叹了口气道:“看在飞凤将军的面子上,我权且相信,古先生,三天,我给你三天的时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