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一卷、剑之起源 第六十二章 我五行属水
作者:乱世狂刀      更新:2020-01-14 12:03      字数:3213
热门推荐:
    林北辰打的也有一点儿腰酸背痛了,才停手。

    “妈的,贱种,非要老子打你一顿才老实。”

    林北辰出了气,又踹了几脚,才道:“走,前面带路。”

    “是是是……”

    吴笑方已经吓破了胆,点头如捣蒜,鼻青脸肿,懒呗地地爬起来,同时万分好奇地道:“你不问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问什么问?到时候去了就知道了。”

    林北辰理所当然地道。

    吴笑方呆住,欲哭无泪。

    那你他妈的刚才打我干什么啊?

    一开始本来我就是要带你去的啊。

    分明就是找个借口故意打我吧?

    ……

    半个小时之后。

    距离训练营六十里,一处颇为漂亮的月亮形小湖泊之畔。

    林北辰看到了正在湖边优哉游哉地钓鱼的陶万成。

    三十多名追随陶万成的各学院天才学院,在湖边的沙滩周围,布置起了几个警戒圈,将四周都围起来,一副训练有素的样子,可见在短短的九天时间里,他们已经形成了一个严密有序的组织结构,像是一个小型帮派一样。

    嗖!

    钓竿猛地一甩。

    “呵呵,鱼儿上钩了。”

    陶万成钓起一条白色的大鱼,缓缓收钩,扭头看了一眼林北辰,冷笑道:“呵呵,林北辰,没想到你这个人渣,还是一个怜香惜玉的种,真的敢来见我。”

    “快别他妈的摆POSE装逼了。”

    林北辰不耐烦地道:“岳红香人呢?”

    陶万成脸色一阴,放下钓竿,拍了拍手。

    啪啪。

    远处,一堆青草被移开。

    一个被埋在沙滩中只剩下了一颗头颅露在外面的面孔在草堆后出现。

    不是岳红香又是谁?

    古典书卷气美女披头散发,连嘴都被塞住了,动弹不得。

    四个女学员手持长剑,守在岳红香的身边。

    林北辰一怔之后,顿时大怒。

    “你们可真他妈的是一群畜生。”

    他冲向岳红香。

    “你最好别动。”

    陶万成冷冷地一笑,道:“如果你不想她受到伤害的话。”

    林北辰止步,冷声道:“预选赛有规定,不许故意重伤、杀害同学,我不信你们敢对她怎么样。”

    陶万成很无耻地笑了笑,道:“只是不许重伤,轻伤总是可以的吧?再说了,她的石牌,现在就在我们的手中,我只需要一句话,石牌就会被捏碎,她就要被淘汰了,如果你想因为自己的失误,而导致岳同学被淘汰的话,那你就试试吧。”

    林北辰沉默了。

    他相信岳红香不会有生命危险。

    因为这是学院的预选赛,不是生死搏杀。

    杀人是犯法的。

    很过很严重。

    陶万成不至于这么蠢。

    但他绝对敢让人捏碎石牌。

    若是因此而导致岳红香被淘汰……

    那就的确是有点儿对不起这个古典书卷少女了。

    这些日子,他一直疯狂挖掘星辰徽章,白天都顾不上吃饭狩猎,一直都是岳红香摘采野菜水果来给他垫肚子,偶尔甚至还能提供点儿烤肉,虽说有一鸡之恩在前,但林北辰还是觉得欠了人家姑娘的,所以也做了一个计划,来帮助岳红香晋级正赛。

    此时如果冲动,导致岳红香被淘汰,那就前功尽弃了。

    “你想怎么样?”

    林北辰道。

    陶万成这才满意地笑了起来:“这就对了嘛,好好配合,我又不是针对你……说实话,就你这样的废物,连被我针对的资格都没有,但谁让你是凌晨的男朋友呢?只好利用你来请凌晨来这里喽。”

    林北辰恍然大悟:“你想利用我来对付凌晨?”

    陶万成道:“当然。”

    “就凭你?”

    林北辰无语道。

    虽然没有和凌晨交手过,但是,这些日子,随着他精神力的修为,逐渐登堂入室,已经产生了一种类似于第七感的敏锐直觉,这种直觉可以比以往更加清晰地感知危险性,它告诉林北辰,凌晨的危险性,超过陶万成十倍。

    就算是这三十多名学员加起来,也未必是凌晨的对手。

    “是啊,就凭我一个人,当然不是凌晨的对手。她是那样高高在上的骄傲公主,”陶万成的眼中,闪过一种不甘的恨色,道:“但她太骄傲了,藐视所有人,自然也会得罪所有人,要对付她的人,不止我一个,你想想看,如果云梦城二年级——不,云梦城最卓绝的天骄,在天骄争霸战的预选赛,就直接被淘汰掉,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景?”

    林北辰想了想,好像的确挺震撼的。

    “但她和我只是逢场作戏啊,你就算是抓住了我,她也未必来。”

    林北辰反驳道。

    “呵呵,你最好祈祷她会来。”

    陶万成恶狠狠地道:“来人,给我绑上,埋了。”

    有学员立刻拿着软绳冲了过来。

    “等等。”林北辰大声地道:“绑可以,埋不行,我的五行命格属水,土克我。”

    陶万成:“……”

    “属水是吧?”他冷笑道:“行,绑起来,丢水里。”

    一会儿。

    噗通。

    林北辰被绑起来丢在了水中。

    他的‘德行之剑’,被下下来,交到了吴笑方的手中。

    “拿着这个给凌晨看,如果不想林北辰被淘汰的话,就直接来湖边找我们。”陶万成叮嘱道。

    吴笑方那着剑,就去找凌晨了。

    整个计划安排的很周密,今天凌晨的行踪,早就在陶万成等人的监控之中。

    “她不会来的。”

    林北辰在水里飘着,大声地道:“她只是玩玩而已,你没见这几天时间,她都没有怎么找过我了吗?”

    “那就不是你操心的事情了,如果她不来,你还是担心担心你自己吧。”

    陶万成坐在岩石上,继续钓鱼。

    林北辰又大喊道:“我都已经束手就擒了,不如这样,你们先把岳红香同学放出来吧,你好歹也是国立皇家初级学院的顶级天骄,这样欺负一个女学员算什么?有辱你国立皇家初级学院顶级天才的威名。”

    陶万成想了想,觉得也对。

    于是他没有在这点上继续羞辱岳红香。

    “挖出来,看守好。”

    很快,书卷气古典美少女就像是挖萝卜一样,从地里面被挖出来了,然后被捆着看守在了沙滩边的树林里,暂时肯定是不会放她走,以免走漏消息。

    林北辰在水里飘着。

    他手腕在水下微微一挣,【无相剑骨】之力迸发,即将手腕上的牛筋软绳直接崩断。

    不过,他依旧假装着被捆住,双手背在后面,在水里飘来飘去。

    只要他愿意,一瞬间,就可以将身上的牛筋软绳挣断。

    很好。

    这下就放心了。

    我且先不动声色,扮猪吃老虎吧。

    “先看看这个陶万成,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他静观其变。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吴笑方回来了。

    只见这位非著名舔狗,鼻青脸肿像是被大象踩了一样,一瘸一拐,走一步惨叫一步地回来了。

    身后跟着骄傲的小凤凰凌晨。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