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894章:凶魂厉兽
作者:张无忍      更新:2020-02-14 01:08      字数:3859
热门推荐:
    驱魔高手跟邪祟不一样,他们懂阴阳,知进退。会使用各种武器,头脑也极其的清晰。

    不像是那些万魔坑的妖魔鬼怪,只知道愣头愣脑的往前冲,就算手段厉害了一点,可终究脑子不是很灵光。

    我用黑白生死剑能斩的邪祟们抱头鼠窜,但这些驱魔高手们,却早就研究过如何对付黑白生死剑。

    表面上看来,这群叛乱者被我斩的四处逃窜,狼狈不堪。但我却知道,他们并非是慌不择路的逃跑,更像是有意识的消耗我的体力,并且扰乱我对阴阳气息的控制。

    只不过我的强悍远远超乎了他们的预料,剑芒闪烁,顷刻间就有五个叛乱者被我斩杀当场。

    冯吞天喝道:“肖志明!李刚田!动手!”

    两个叛乱者应声而出,其中一个家伙劈手一扬,无数粉末漫天飞舞,纷纷扬扬。

    我骂道:“卑鄙!”

    这些粉末一半是用驱魔人的骨头磨碎后形成,另一半是僵尸骨头磨碎后形成。两者夹杂在一起,飞在空中,就能影响驱魔人对阴阳气息的控制。

    以前这种手段,在驱魔人的争斗中经常被人使用,一旦周围的阴阳乱了,驱魔人的实力最少要打一个对折。

    我没想到冯吞天竟然用出了这种手段来对付我。

    不过我若是被这点小手段就能收拾了,也不配在这里耀武扬威。只见太阳真火的光芒骤然亮起,漫天粉末轰然炸开。

    另一个人冷笑一声,伸手从腰间摸出来一个葫芦,葫芦打开,只见阴风阵阵,吹的太阳真火摇摇欲坠。看的出来,他们早就预防到了我会用太阳真火来烧穿无数粉末。

    周围的叛乱者们纷纷向前,其中一个人猛地撒出一片大网,劈头盖脸的就朝我笼罩过来,那张大网是用钢丝混合着聚合材料制造而成,虽然柔软,却极其坚韧。

    我想都没想,拔剑便斩。不成想手腕一沉,却没能提起黑白生死剑来。

    低头一看,才发现一道影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笼罩住了我全身,不但我双手动弹不得,就连身体都觉得如同山岳,沉重无比。

    十几个叛乱者咬牙切齿,各自手持一个阴沉木制作的小人,并排站立。小人被雕刻的惟妙惟肖,赫然就是我的模样。

    小人的心口,还各自贴着一张符文,上面清清楚楚的写着张无心三个字!

    这他娘的是厌胜之术啊!

    倘若是一个人用厌胜之术对付我,我还真半点不惧。关键是十八个叛乱者一起出手,那种精神上的压力让我都有点顶不住。

    也就是这一刹那的时间,头顶上的巨网轰然落下,把我劈头盖脸的就笼罩的严严实实。

    抛出巨网的那个叛乱者大喜过望,叫道:“抓住了!”

    剩下的叛乱者们七手八脚就想把我给拖走,不成想我深吸一口气,虽然身体无法动弹,但脚下却稳稳的如同生根一样钉死在地面上。

    几个叛乱者想连人带网把我拖走,可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愣是没把我拖动一分!

    冯吞天喝道:“一起上!”

    十几个叛乱者一拥而上,想要使出蛮力来把我带走,冯吞天却带着几个叛乱者直接抢上,手中军刀符文闪烁,直接朝我心口扎过来。

    我虽然身子无法动弹,但思维却转的飞快。他们使用的军刀是驱魔军团中中高级将领才配备的,是出自第一研究院的精品法器。

    哪怕是我,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一刀也得倒霉。

    冯吞天是个干脆利索的性格,他低声喝道:“张无心!别怪我们,我们不想死!”

    话音刚落,就听到叮的一声,军刀差点就崩飞出去。

    那一刀没把我穿个透心凉,却是被水火辟邪衣给挡了下来。

    只见火光乱窜,寒冰骤起。水火辟邪衣的反击瞬间爆发。

    首先是正对着我的冯吞天等人,他们只觉得眼前红芒闪烁,却是火光骤起,直扑面门。只吓得冯吞天魂飞魄散,急忙后退,与此同时,他还顺手抓住了一个叛乱者直接挡在了身前。

    那叛乱者尖叫一声,当场就被烧的皮开肉绽,一股焦糊的味道直接就扑了过来。

    我背后那十几个手持小人的叛乱者,则瞬间被一股寒气所笼罩。只一时片刻,就全都被冻成了冰块。

    虽然对于驱魔人来说,这种程度的冰冻并不能要了他们的命,但身体阳气快速流逝,日后免不得要留下后遗症!

    也就趁着这爆发的片刻,我一声长啸,剑光闪烁之间,钢丝巨网瞬间就被我斩成几段。我一跃而起,眉宇之间杀意横生,已经下定了决心一个不留!

    却听到九个大小尊者一声长啸,眉心的第三只眼睛瞬间张开。只见目光炯炯,直扑我身前,各种稀奇古怪的手段已经迎面扑来。

    我微微皱眉,身子不得不落在城头上,再抬头的时候,十几个叛乱者已经手持冲锋枪,对着我就是一顿狂扫。

    我差点被这群家伙给气乐了,冲锋枪虽然厉害,但那也只是对付普通人。驱魔人眼疾手快,反应灵敏,完全可以根据他们枪口移动的轨迹进行躲避子弹。

    对于那些会使缩地成寸术的驱魔人就更没用了,想想看,连缩地成寸术的极快速度都能反应过来,还指望子弹打死他们?

    我身子一晃,剑光闪烁,七八只手掌连同手里的冲锋枪瞬间飞了起来。我如同虎入羊群一样,剑斩火烧,顷刻间就杀的叛乱者们节节败退。

    冯吞天见势不妙,转身就走,不成想忽然叮叮当当的悦耳声音从空中传来,一个英俊的青年很突兀的出现在他面前。

    叮叮当当的声音,是无心伞上不断碰撞的璎珞,英俊的青年,自然就是凶人榜第一的陈无夜了。

    陈无夜笑道:“冯副旗长,我都来了,您再跑就不合适了吧?死了这么多同袍,您不给个交代吗?”

    冯吞天双眼闪过一抹恐惧,低声道:“陈总教官!”

    陈无夜没理会他,只是无心伞的璎珞却翻翻滚滚,直接把周围给环绕了起来。在他身后,几十个身穿白色作战服的驱魔高手一跃而来,把几十个叛乱者全都包围在核心。

    看到陈无夜带人过来,我才总算是松了口气。陈无夜来了,估计冯吞天是活不过今晚了。除非青衣鬼王不放弃第一批投诚的叛乱者。

    陈无夜带人围了过来,旁边的青衣鬼王终于坐不住了。开玩笑,锡林郭勒城中,冯吞天等人可是第一批投靠死人的驱魔人。

    先不说冯吞天到底有没有立功,实力到底强不强。光是这个意义,就足以让他们大书特书了。

    按照青衣鬼王的打算,他还真没有想着卸磨杀驴,而且要把锡林郭勒城交给冯吞天,让他过一过城主的瘾。

    这样就可以给其余驱魔人传递一个消息:你看!连镇北军团的副旗长都投降了!

    你们活人气数已尽,再无活路了!

    想要活下去,就赶紧投降,越投降的早,好处就越多!

    这样一来,那些不想死的,心志又不坚定的驱魔人们,肯定会有了二心。一旦有了二心,驱魔军团的凝聚力就不在了,到手生死之战一旦打起来,逃跑的驱魔战兵肯定很多,甚至主动投降的都大有人在!

    说白了,冯吞天等人就是一面旗帜,是万魔坑准备拿来分化四大驱魔兵团的一个缺口!

    这也是邓伯川为什么非得要杀了冯吞天等人的原因,驱魔人同样要让那些摇摆不定的家伙知道,就算是真的投靠了死人,也绝对躲不过中土驱魔高手的惩罚!

    青衣鬼王一定要保冯吞天,陈无夜则一定要抓冯吞天回去明正典刑,昭告天下!

    陈无夜一身白色作战服,手里的无心伞滴溜溜的旋转,三年不见,陈无夜的进步似乎也极大。对面的青衣鬼王在气势上甚至都落了下风。

    北域尸王,西域蝎子王纷纷向前一步,肩并肩的站在了一起。在他们身后,来自各域的高手们缓缓围了过来,把陈无夜和他手下的特殊战斗营堵在了一起。

    青衣鬼王森然说道:“陈无夜,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传我命令!放凶魂出来!”

    北域尸王和西域蝎子王的身子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一下,似乎对所谓的凶魂极其忌惮。

    我看的暗暗好奇,别看北域尸王和西域蝎子王都是继任的,但能从万魔坑中脱颖而出,成为一域强者,手段自然是不差的。

    再说了,他们本就是邪祟,而且还是其中的佼佼者。怎么对凶魂这两个字如此忌惮呢?

    以至于听到名字都会下意识的哆嗦一下?

    不仅是他俩,就连陈无夜都脸色微微变化,不过他仍然气度淡然,嘿嘿冷笑:“你们也太看的起锡林郭勒城了,竟然连凶魂都带来了。”

    “不过就算是放出凶魂,也别想保住冯吞天的命!”

    他说到这的时候,忽然对我看了一眼,用极细极细的声音说道:“邓伯川有难!先去帮他!这里交给我!”

    这个声音极其尖细,以至于我听的时候都有点听不清。也就是我根据陈无夜的嘴型加上声音,才弄明白的这个意思。

    而且我这一惊也算是看出来了,别看陈无夜表面上淡然无比,谈笑自若,但他的眼神中,却隐隐约约透露着一股焦急的神色!

    他在急什么?邓伯川怎么了?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