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四十七章 伤心凯尔顿
作者:永恒之火      更新:2020-01-04 21:01      字数:2687
热门推荐:
    这时候,赫顿轻哼几声,迷迷糊糊睁开眼。

    他迷茫了好一会儿,才想起发生了什么,眼泪扑簌簌落下,然后用手轻轻擦拭鼻子下厚厚的凝固血液。

    一边擦一边哭,一句话也不敢说。

    哈尔蒙颓废地坐在地上,看着儿子可怜的模样,又心疼又后悔。

    苏业缓缓走到赫顿面前,赫顿吓得拼命蜷缩着身躯,像是受到攻击的穿山甲一样。

    苏业又看向哈尔蒙,道:“每个人都是父亲的儿子,但认识赫顿后我才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有妈。”

    哈尔蒙愣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苏业在骂什么。

    凯尔顿指着苏业对哈克说:“看到没,苏业这张嘴啊,能气死人。”

    苏业突然伸手对着赫顿,手指轻轻一晃,赫顿的腰带竟然松动,缓缓飞到半空。

    在场所有人瞪大眼睛,死死地看着飘到半空的腰带,然后转头盯着苏业。

    赫顿的喉咙里发出漏气的声音,他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

    苏业,怎么可能是魔法学徒!

    怎么可能!

    这时候他才明白,为什么苏业根本就不怕跟自己上车,只要苏业亮出魔法学徒的身份,给自己十个胆子也不敢动手。

    赫顿心中充满绝望。

    塞尼特看了一眼老友哈尔蒙,恨得差点咬碎牙齿,恨不得顺手割喉。

    哈蒙和赫顿口口声声说苏业是个差生,绝对成不了魔法师,所以他才出面。

    现在,苏业不仅是魔法学徒,而且是柏拉图学院二年级的魔法学徒,放在全世界可能不算什么,但在雅典城,这种天才的身份不亚于青铜战士。

    塞尼特宁可得罪十个普通法师,也不愿意得罪一个柏拉图学院的魔法学徒。

    哈尔蒙的手止不住颤抖起来,他再富有,再有见识,也终究是普通人,现在亲眼见到苏业动用魔法的力量,已经千疮百孔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

    哈尔蒙彻底疯狂,冲到赫顿前,挥拳对着赫顿疯狂砸下。

    “你这个小畜生,你这是要咱们全家灭门啊!”

    “幸好他没受伤!他要是伤在这里,老子只能流亡!你竟然敢侮辱一位魔法师!谁给你的胆子!谁给你的胆子!”

    “小畜生!差点被你害死……”

    哈尔蒙完全忘记自己是父亲,更像是复仇者,用拳打还不够,还上脚踢。

    赫顿本来就深受重伤,几下就被打昏过去。

    哈克看着飘在半空中的腰带,低头沉思:自己的魔法短剑到底能不能要回来了?

    凯尔顿看着苏业,突然感到,仅仅隔了一天,苏业就好像脱胎换骨,自己甚至有点看不透这个人。

    二年级的魔法学徒,还是刚开学两天,哪怕在天才云集的柏拉图学院,也足以算得上优秀。

    苏业收回魔法,走到门口,道:“哈尔蒙说我不放满一杯血,今天出不了这个门。那今天就让他们在门里住一晚吧。”说完向外走。

    “没问题。”凯尔顿起身。

    塞尼特急忙弯腰低头道:“凯尔顿先生、苏业先生、哈克先生,你们放心,我一定看好他们。”

    凯尔顿看了哈克一眼,示意他收尾,然后跟着苏业出去。

    一路上,众多客人跟凯尔顿打招呼,凯尔顿大都是轻点一下头,只有遇到少数客人才笑着说去送客,一会儿再聊。

    能来海豚河餐厅吃饭的人非富即贵,他们立刻聚焦在苏业身上,很好奇到底是什么人能让凯尔顿亲自送客。

    苏业谁也不认识,直接走到门外。

    “不留下来吃个晚饭?”凯尔顿站在门外道。

    “吃两顿了。”苏业道。

    凯尔顿点点头,道:“学院的食堂除了味道差点,别的方面不比我这里差。不过,你怎么突然晋升魔法学徒?据我所知,晋升魔法学徒远比晋升战士难。”

    “可能我运气比较好。”苏业道。

    “成就者都喜欢用运气来掩盖努力,展现谦逊。对了,那一百金雄鹰,不再是借款,而是完全属于你,算是我的投资。”凯尔顿微笑道。

    苏业正要谢过,突然问:“你什么时候做出这个决定的?”

    “那天哈克回来跟我讲了你去钝刀酒馆的过程后。”凯尔顿道。

    苏业若有所思,随后微笑道:“原来如此,你现在也拥有魔法师的友谊了。”

    “你的意思是我之前没拥有?”凯尔顿哭笑不得。

    两个人在门口聊了几句,凯尔顿安排马车把苏业送走。

    看着马车消失在街头,凯尔顿脸上的笑容消失,转身走进餐厅,笑容再度恢复,也不管其他客人,重新走回那个房间。

    赫顿的两个青年仆从蹲在地上,赫顿一身是血,昏迷不醒。

    哈尔蒙打累了,坐在椅子上直喘气。

    塞尼特完全把自己当监工,无比配合地盯着其余人。

    哈克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凯尔顿一进门,脸上的笑容再次消失。

    他坐在椅子上,盯着哈尔蒙。

    哈尔蒙感觉到凯尔顿冰冷的视线,头皮发麻,忙道:“凯尔顿先生,我不知道苏业是您的朋友。如果知道,我绝对会让赫顿那个小杂种认错。”

    “你儿子是小杂种,那你是什么?”凯尔顿阴着脸道。

    “我是大杂种!”哈尔蒙的语气竟然有点理直气壮。

    凯尔顿看哈尔蒙如此自辱,面色缓和。

    “这件事怎么解决?”凯尔顿道。

    哈尔蒙急忙道:“你放心,等出了这里,我就带着赫顿去苏业家,磕头认错,一定要让苏业先生满意。”

    “他满意了,我呢?”

    哈尔蒙一听都快哭了,心想关你什么事啊,嘴上却道:“您放心,我一定赔偿弄脏您房间的费用。十倍赔偿摔坏的东西。”

    “是你让苏业伤了我的心!”凯尔顿道。

    “啊?”哈尔蒙一脸疑惑,跟自己有什么关系。

    哈克嘴角的笑意一闪而过。

    凯尔顿道:“苏业竟然说你比我有眼光,我很伤心!”

    “我真不懂什么意思啊。”哈尔蒙以为凯尔顿找借口整治自己,带着哭腔道。

    凯尔顿冷哼一声,道:“我前天在他身上投资了一百金雄鹰,你竟然敢拿出两百金雄鹰投资!”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