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注册用户忘记密码?
第231章 灰河镇的火焰
作者:永恒之火      更新:2020-02-29 12:00      字数:4492
热门推荐:
    苏业起身,打开魔法书,将写满四十四个名字的那页转向大厅内。

    “你们的每一个名字,都在这上面。而我,回去之后,会写一部名为《扎克雷》的,写一部同名戏剧,你们的每一个人,都会出现在在和戏剧中。一个都不会少。”苏业脸上带着淡淡的微笑。

    人们看着明亮的魔法书页面,看着不认识却熟悉的名字,笑得越发开心。

    “经历了这场战斗,你们应该已经理解我之前说的那些话。当坎蒙拉用金钱利诱的时候,他用唯利是图定义你们,你们没有屈服,突破这个定义。当坎蒙拉亮出家世的时候,他用弱小定义你们,你们没有低头,突破这个定义。当坎蒙拉用死亡威胁你们的时候,他用胆小定义你们,你们没有停手,突破这个定义。”

    他们继续笑着,哪怕有的人嘴角缓缓溢出鲜血。

    “他把你们定义为暴民,定义为强盗,定义为两脚的畜生,但是,你们返回这里,砸碎一个又一个他强加给你们的定义,然后展现出你们的力量,你们的精神,你们的意志。在最后,你们成功重新定义了坎蒙拉,他不仅是一个傲慢、自大和卑劣的贵族,他更是一个无能、胆小和懦弱的人。你们,首先战胜了自己,然后战胜了坎蒙拉,战胜了贵族。”

    “你们,战胜了最大的敌人,自己。”

    “从现在开始,你们的眼中,再也没有贵族与平民,只有人!”

    “从今天起,我会用尽力量传播你们的故事,让更多的平民认识到,自己是人,也让更多的贵族认识到,自己是人。”

    “你们会鼓励更多的人摆脱强加给自己的定义,那些贵族的定义,那些恶毒者的定义,那些敌人的定义,那些家人的定义,那些同学的定义,那些社会的定义,一切负面的、不好的定义。甚至,摆脱过去的自己给自己的定义。”

    “那个时候,你们不仅仅是人,也是指路的人,是前进的人,是激励的人,是伟大的人,是英雄!让更多的人,找到更美好的自我定义。”

    大厅里的人不停地笑着,眼泪不停地流着。

    “我,向你们致敬。”

    苏业第二次鞠躬。

    挺直身体,苏业的表情渐渐变冷。

    “贵族的血洗去你们的定义,但,洗不掉你们身上的罪。”

    所有人的笑容凝固,慢慢消失。

    “现在,你们应该明白我为什么让扎克雷挑选你们。我们每一个人的手上,都沾满无辜者的血。我们每一个人的心里,都藏着一头吃过人的野兽。我们每一个人的脚下,都有一条染血之路。所以,你们走不出这座大厅。”

    扎克雷望着战友们,本以为这个时候他们会愤怒,会绝望,会喝骂,但没有。

    每一个人都格外平静,甚至有人微笑起来,好像获得解脱。

    “我经常听说一句话,雪崩之下,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对,这句话本身没有错,但说这话的人,往往卑劣地隐藏最重要的事情,是谁引发了雪崩?有没有谁比所有雪花加起来更罪恶?你们并不无辜,但你们在灰河镇的雪崩中,解决了引发雪崩的罪魁祸首,避免下一场雪崩。”

    “这个世界上,时时刻刻都在雪崩,连绵不断,从未停止。”

    “魔法师阻止雪崩的方法,是让贵族看到他们的光芒,那么,被定义为平民的你们,破除了定义,已经拥有了光芒,接下来,就是让贵族们看到。”

    “我原本认为,在雅典城的大门口燃起火焰,让贵族们在近处看到,让火焰炙烤他们的皮肤,让利剑刺穿他们的心脏,只有在近距离感受到痛苦,他们才能看到你们身上的光芒。”

    “但可惜,走到这里,已经是你们的极限。”

    苏业看着他们,他们的眼中,浮动着虚弱与无力。

    即便是扎克雷,也不敢直视雅典城。

    杀死坎蒙拉,已经是他们的极限。

    “或许,以后有更合适的人选。”苏业道。

    “接下来,我会点燃这里,让雅典城,看到灰河镇的火焰。”

    “看到焚烧贵族的火焰。”

    “看到你们四十四个人的火焰。”

    “看到突破定义的火焰。”

    “我,向你们致以歉意。”

    苏业第三次鞠躬。

    大厅中的人望着苏业,没有愤怒,没有恐惧,没有迷茫。

    他们的目光中,充满感激。

    扎克雷站在大厅的中间,抬起脚,踩着坎蒙拉的头颅。

    “大家都过来,我们站在一起。”扎克雷面朝门外,面朝苏业,面朝天与地。

    其余的人或拖着战友的尸体,或搀扶着朋友,或慢慢地爬过去。

    最终,四十四个人,或躺在地面,或坐着,或相互搀扶着站立。

    他们紧紧靠在一起。

    他们居于在坎蒙拉的尸体之上、血泊之中,一起望着苏业。

    他们微笑着。

    他们身上有破衣,有尘土,有污垢,有血迹。

    没有泪。

    他们的眼睛仿佛在高歌。

    “我不是一个好丈夫,也不是一个好父亲,但今天,感谢你让我知道,这一生做什么最有意义。我不是畜生,我是扎克雷。”

    “感谢你没有让我们的头颅挂在木桩上。我不是两脚羊,我是豪森。”

    “感谢你没有让我们跪倒在雅典城下。我不是强盗,我是泰勒。”

    “感谢你记得我的名字。我不是暴徒,我是多丽丝。”

    ……

    大厅之中,魔法灯盏的光芒下,紫色帷幔、白色墙壁与血色地面围成的世界中,衣衫褴褛的浴血之人,诉说着感谢,诉说着自己的名字。

    苏业以门为画框,把这副动态的油画烙印在脑海之中。

    “今天之后,我们在戏剧中再相见。”扎克雷抓起矛头,猛地扎进自己的喉咙。

    鲜血顺着战矛流下。

    扎克雷面带微笑,闭上眼睛,身体挺立。

    “我们在人们的眼中相见!”豪森一剑划开自己的喉咙。

    “我们在呼喊中相见。”泰勒伸手捡起豪森的剑,刺进心脏。

    “我们在未来相见。”

    多丽丝笑着,抓起坎蒙拉的碎肉,一边塞进嘴里咀嚼,一边将匕首刺进自己的喉咙。

    血都停止流动,但咀嚼没有停下。

    ……

    苏业垂下头,伸手擦干脸上雅典的灰尘。

    “把所有的木头都搬进来,放到大厅中。”苏业道。

    “叽叽咕咕。”三个火焰地精立刻跑出去。

    不一会儿,三个火焰地精各拖着大块木板走到门口,仰头看着苏业。

    苏业抬起头,看向大厅的中间。

    四十四个人堆在一起。

    眼前的山,比奥林波斯山更巍峨。

    山下的海,比爱琴海更广阔。

    “放到他们身上,把所有的木头都放进来。”苏业道。

    三个火焰地精立刻快速搬运木材,他们个子小小的,但身体仿佛充满无限的精力。

    不多时,这座宅院里的木头都被扔进大厅之中。

    包括那扇橡木大门的碎片。

    木头完全覆盖住四十四个人,堆成一座木山。

    苏业走上前,开始不断施法。

    “面包果树……”

    最终,整座大厅塞满密密麻麻的面包果树。

    魔化面包果的清香,掩盖血腥味。

    “地傲天,你砸开屋顶。”

    “叽叽咕咕!”

    地傲天如同小猴子一样,窜到屋顶上,挥舞尖刺骨棒,砸开屋顶。

    一些石头落在大厅中,一些石头落在墙外。

    黑夜洒进只有四壁的大厅内。

    “火球术!”

    苏业抬着头,不停释放火球术。

    一个又一个火球落进被木材和面包果树塞满的大厅中。

    火焰蔓延,燃烧一切。

    熊熊火焰冲上四壁,冲破天空。

    这片火焰,在希腊的黑夜,点燃一个小小的点。

    这个小小的点,比万家灯火更明亮,比天幕群星更明亮。

    苏业转头望向雅典城。

    雅典城墙上的人,会看到这里的火焰。

    “我们走。”

    苏业转身,一边走,一边看着门口的三个同桌。

    黑夜中,三个人眼中倒映火焰,仿佛有群星溢出。

    “回雅典吧。”苏业道。

    三个人轻轻点头。

    夜色下,一行四人离开小镇,骑着马返回雅典城。

    四人刚离开小镇,一座高大的蓝色传送门出现在坎蒙拉宅院门外,以教务长拉伦斯为首的法师们陆续走了出来。

    他们看着前方,熊熊的火焰在他们眼中燃烧,许久不语。

    “终究是孩子,做事太糙。”一个黄金法师扫视周围的环境,甚至能看到小镇的一些居民和坎蒙拉家的仆从。

    “或许,他在考验我们。”拉伦斯望着燃烧的屋宇,竟然露出微笑。

    其余法师愣了一下,若有所思。

    “先解决隐患再说。”

    就见说话的黄金法师拿出一件圣域七弦琴,其余法师纷纷手握准备好的魔法琴弦,避免被魔法琴干扰。

    黄金法师轻轻拨动七弦琴,优美的旋律向外扩散,直至覆盖整座灰河镇。

    灰河镇所有的人双目呆滞,慢慢走向弹奏者。

    最终,镇内的所有人如同行尸走肉一样聚集在魔法师们的前方。

    突然,七弦琴音调一变,变得急切,如暴雨打棕榈叶。

    所有居民痛苦地摇晃着脑袋,最后缓缓地瘫在地上,昏死过去。

    “记忆消除,接下来就是掩盖他们的踪迹,避免被预言类法术回溯过去。”

    拉伦斯亲缓缓伸出右手,徐徐念诵咒语。

    不多时,漫天蝴蝶从他手中飞出,像寻找花蜜一样,飞到苏业走过的每一个地方,对着虚空不断吮吸,身体不断涨大,翅膀不断扇动,随后纷纷爆裂。

    拉伦斯拿出一具柏拉图的小木雕,低头施礼,然后扔进火堆之中。

    “我们回去。”

    众人点点头,进入传送门中。

    不一会儿,火焰中的小木雕化为灰烬,淡淡的白光宛如波纹瞬间扩散到方圆数里的地方,很快慢慢消散。

    雅典城中,响起急促的警钟。

    一队人马冲出雅典城,奔向向灰河镇。
其他人都在看什么: